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复国之王>第四章;旧怨,之复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旧怨,之复仇

小说:复国之王 作者:复国之王 更新时间:2018/11/13 21:37:27

 “有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太傅 这位是

  “是,梦雪。”

  “妹妹?可母亲说你三岁的时候就死了呀?”

  “梦雪,好像是从未见过亲人,也没有被任何事感动过,所以她的脸上,只带着冷漠就连见到自己的亲哥哥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太子,公主当初是被人抓走,可他们不知道先皇在皇后的住所周围暗藏着护卫,那天的时候梦雪被一只小雪狐吸引所以跑到了玉湖附近才被抓住的,梦雪的哭声被护卫们听到所以救了她先帝呢,是怕她再回去受到伤害,所以就把他带到了宫中,但宫中的妃子却因为她的身份不明而打她害她所以皇上就把梦雪带到了我这,让我偷偷的把梦雪藏到我的府中,灭国那日别人不记得了可是老臣还记得,那日是太子,您的生辰,先皇原本是想让梦雪进宫见你,为你庆生,可梦雪还未入城,就……

  梦雪,未进皇宫就出了城,

  “悲伤之事还是不必提了吧?,太傅我已经想到了复国的办法。”

  我是齐云国的公主,我也应该为复国出力。”

  “可我听太傅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你的武功。”

  “太子,梦雪从八岁就习武,每日都在书房里研习兵法。”

  “好,真不愧是我云浩的妹妹。”

  “但你要听皇兄,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出手。”

  “是,皇兄”

  “以后不能叫我皇兄,我现在叫云慕浩,叫我哥哥。”

  “是,兄长。”

  话还未说完,云慕浩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叫他,他转过头来,“慕浩,雪舞和文泽听村里的人说今天晚上有万灯节,所以想去看看你去吗?”

  “好。”

“他们还等着呢,快点快点。” 

  “我怎么感觉不像是他们很想去?而是你特别想去呢。” 

  “行了,走吧!”

  “慕浩带着他们一起到了街上,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很热闹,万盏灯火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彩灯,还有富贵人家放的烟火。”

  “慕浩哥,之前的万灯节都这么热闹,我之前一直住在深宫大院,从未见过,如此热闹的景象

  “舞雪转个头去站在文泽面前。

  哥,你看那个彩灯好漂亮是五彩的荷花灯好漂亮,我从未见过。”

  “哥,你给我买嘛,求你了。”

  “好。”

  “哥,快点,要不然卖完了。”

  “玄昊,墨轩,这公主太子不会走丢吧?”

  他买的多大了,别管了,咱们去那边看看吧,那边还有荷花灯,我们放一盏吧!

  这个皇帝怎么跟小孩一样?没见过这么贪玩的人呢?

  “好,走吧。”

  其实每次放荷花灯我都会看见我的亲人,被杀死的场面,血流成了一条带着仇恨带着怨的一条用血铸成的河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被杀,而我却只能站在城上看着,我也没有还手的能力

云慕浩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此时正在一旁放灯的玄昊,看见云慕浩有泪珠已经发红的眼上落了下来,玄昊伸手去碰了一下慕浩,而此时的云慕浩心里满怀仇恨,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手,转身就把玄昊甩到了水里,等到他反应过来,玄落和苏墨轩已经跳下水去救人了。

  “玄吴对不起,我……” 

  “不碍事。”

  “云将军,我先带着皇兄去换身衣服。”

  “好。”

  “玄落带着玄昊去换衣。”

  “玄落和玄昊刚走。”

  “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两个人,云浩来了我的地方,我就应该好好招待所以来请你去观月楼喝酒。”

  “叶先生,多年不见,何必亲自来请呢?你发一邀帖我肯定准时到。”

  “多年不见,云浩成长了不少啊。”

  “不是我成长太快,而是事态变化太快,我须顺着事态来做才能有我齐云国复国之日。”

  “那云浩就请到我观月楼你我叙叙旧吧。”

  “请。”

  “叶先生,清。”

 “好……”

  “叶先生,没想到你这还有如此好酒,看来我之前是没白送你。”

  “白玄暗玉。”

  “我这就是为了感谢你把暗玉抢来,而且也看出了你的武功不低,要不然怎么可能从暗灵使者那里抢来暗玉呢?”

  “苏墨轩一脸呆的坐在慕浩一边。”

  “慕浩,刚要起来拿酒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苏墨轩踩到了脚下。”

  “苏墨轩,苏墨轩你踩到我的彼风了。”

  “啊,不好意思。”

  “没事,对了,你好像不认识这位叶先生。”

  “嗯。”

  “墨轩,这位是是卓羽先生的爱徒弟也算是我的师兄,旁边的这位是叶先生的徒弟,名唤星硕。”

  “卓太傅的徒弟。“

  “对啊,叶先生二十有一是卓太傅的关门弟子,他的兵法和学识都在你我之上,而且叶师兄还有辨别古代之物之能。”

  “话刚说完,慕炎就跑了过来凑着墨轩的耳朵上。”

  “好了,你退下去吧”

  “是公子。”

  “慕浩以前几日托办的事情我我已经托人帮忙找到你之前托我帮你找的那把剑,方才慕炎回报说东西已经找到了,你明天同我一同前往。”

  “好。”

  “不知叶先生可愿一同前往。”

  “多谢苏公子邀请,但我明日还有要事缠身,所以就不去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叶兄,后会有期。”

  “好,云兄后会有期。”

  “云慕浩和苏墨轩,向回卓家走去,此时已是深夜。”

  “街上除了打更的更夫以外已无观灯的游人,只有几家酒馆还有客人喝酒聊天。”

  “公子。”

  突然有一辆马车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公子!”

  “出事了,夜弈寒着急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何事如此慌张。”

  “皇上和王爷不见了。”

  “哥。”

  “云梦雪从马车里跳了出来。”

  “刚才王爷带着皇上去换衣服,我和夜奕寒,冷乾风,去了酒馆喝酒,灯会散了,我们回到卓家问起皇上与王爷时,义父说他们并没有回来,我带人到处寻找也未曾找到。”

  “那咱们先回义父那里,再想办法。”

  “好。”

  赶回卓府后,冷乾风跑了过来。

  “公子。”

  “何事,公子,刚才在皇上的床上发现了一封信。”

  信上说:“皇兄,明日子时望月楼邀请皇兄一聚不知皇兄可否来聚。”

  “皇弟,玄宁。”

 “这封信好像是玄宁的写给玄昊的,这个玄宁是谁?”

  “我听玄昊说,他有一个弟弟名为玄宁,与他同父不同母,玄宁的母亲上官氏,性情温柔,待人亲和,在后宫受人爱戴。

  “在玄昊六岁时,偷偷的在皇宫的池塘边嬉戏不小心跌入水中,上官情,跳下水把他救了上来,可她刚把玄昊送上来,就被水草缠住了脚,等到宫奴到的时候,她已经沉入水中,玄宁得知母亲因此事而死,所以就不愿意与其他的皇子说话。

  而在玄宁的心中早已与玄昊结下了怨恨,新皇登基,他被分封到了云州就再没回过宫里。

  我好像也听说过,当年我云天国使臣也参加了新皇的登基大典,好像听说有一位皇子连登基大典都没来庆贺。

  “这次可能是知道是谁了,他这次可能不知从谁那里打听到皇上出宫的事,所以就跟到此处。”

  “不过,义父这望月楼在何处?”

  “望月楼是这里最隐蔽的酒楼,一般没有邀请帖的人,是进不去这望月楼,不过有进去的人说,说这里面不只有上当的美酒,听说还有很多市面上见不到的宝贝。”

  “墨轩,你不是经常与这些江湖之人混在一起吗?你知道望月楼在哪吗?”

  “这……”

  “怎么了?”

  “这望月楼本就是我云天岛所有,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过我不能带你们进去。”

  “为什么?”

  “这望月楼,不单单只是酒楼,即是勾栏之地也是在中原大地上最大的黑市,虽然我们是好兄弟,但是我也不能赔上云天岛去救那个皇帝。”

  “那就对不起了,来人把苏墨轩绑了。”

  “给我把他绑到外面的树上,不管他喊什么都不许过去。”

  第二天晚上

  “慕浩放本王爷下来,放本王爷下来,本王爷帮你复国?你就这么对待本王爷的。”

  “行,我带你去望月楼。”

  “你只要答应,不惊动官府的人我就带你去。”

  “苏墨轩刚被放下来,就昏了过去,就差一点摔到地下,云慕浩一个转身一把扶起了苏墨轩,之前听你属下说你在研习武功,墨轩这就是你练了三年的成果,你们几个先扶着苏慕轩内屋休息,晚些在商量。

傍晚时分

  望月楼,子时开门,寅时关门,午时送客,这这是从我师傅那时就定下的规矩。”

  “听你的意思,我们如果不按规定就进不去。”

  那倒也不是,我是云天岛的主人这望月楼,怎敢拦我。”

 “好,我们先商议一下对策,明日子时进望月楼。”

  “好。”

  到了子时夜苏墨轩,云慕浩,云梦雪就出发前往望月楼。

  “他们跟着墨轩刚走到门口,走过来。”

  “这位公子有本楼发放的邀请令牌吗?如果没有请速回。”

 苏墨轩把那个小厮叫到一旁 。

  “令牌我倒是没有但是这个你认识吗?”

  “教主。”

  “参见教主。”

  “这次我总可以进去吧。”

  “教主请,教主请。”

  “刀三娘去哪儿了,速把她叫来。”

  “是,教主。”

  “各位客官,今日我望月酒楼,头牌姑娘樱兰愿为各位客官献歌一曲。”

  “好,好。”

 “妈妈,您家的这些姑娘没一个和我的品味,李公子啊我们这啊,还有几位西域来的姑娘。”

  “嗯,带上来给本少爷瞧瞧”。

  “珠雅,希娜,吉多雅有客人找。”

  “来了妈妈。”

  “呦,个个都是美人儿。”

  “来公子,这边请,我们呀陪你喝几杯酒,再给你唱几句小曲儿。”

  “好。”

  “三娘!三娘!”

  如此急急忙忙的有何事,护卫凑到三娘的耳朵上说。

  三娘,教主来了。”

  “教主…”

 “今日可有带血色玉佩的人到望月楼。”苏墨轩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望月楼,神色淡漠。”

  教主,有一个少年带着几个人来过,其中有一个人的身上就一块血色的玉佩,刀三娘看着面前几乎从未出现过的教主。

  “去向。”苏墨轩的神色恍惚一下。

  “三号房间。”

  “带几个人,跟本教进去。”

  “是。”刀三娘转身,走进了望月楼如果他当时能够回头的话,一定不会错过,苏墨轩眼前闪过的眼神。”

  不久……

  主人人到齐了,到三娘走到孙墨轩的三步停下,身后跟了三个人。”

  “你们三个跟我走。”

  “是。”

  苏墨轩带着三个姑娘,在三号房前停下。

  “敲门。”

  “是。”

  其中有一个姑娘走上前去敲了敲三号房的门号房的门。

  “主人,敲不开。”

  “忽然苏墨轩听到从门里传来敲门声当,当,当声音很微弱。”

  “救命,救命。”

  苏墨轩一刀将门锁砍开,地上倒着四个,浑身是血的女子。

  “把她们带下去,其他的随着我进去看看。”

  云慕浩听到了苏墨轩砍门的声音,跑到楼上。

 “出了什么事情?”

  “自看。”

  云慕浩只看到了满地的鲜血他忽然看见有东西藏在血液里面拿起一看,正是双龙佩。

  “快看,楼顶。”苏墨轩和云慕浩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向楼顶,只看到楼顶上挂着一个人,血液从衣角流下。

  “是,玄昊,。”

  “救人。”

  “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

  “谁要是敢动?我便杀了玄落。”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人将到刀架到了,玄落的脖子上,站在二楼

  苏某轩刚想动身冲上去杀了玄宁,却被云慕浩拦了下来。

 “看现在的情况只能动手,如果再不动手的话,他们就死定了。”

  “可是……”

  “闭嘴。”

  苏墨轩,打出暗器重伤了白衣者的手。

  他一步跃上去将玄落家住,而白衣人在苏墨轩的背后划了一道深伤口,他白色的衣服被血液渲染了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文之,你没事吧你的背。“

  “无碍。”

  “可是。”

  “闭嘴,废话真多。”

  苏墨轩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云慕浩抬头一看就站在身后手上拿着一把刀向绳子砍去,玄昊从楼顶向下飞落,正好被梦雪从二楼上一跃接住,苏墨轩下令射箭,玄宁突然消失。所有人都在四处寻找而玄宁从受伤的白衣人身后杀了出来,一把利剑直冲玄昊而去。云慕浩、用岚钦剑将玄宁的剑挡下与玄宁打斗他们的武功不相上下,而在他们打斗之时冷乾风从一侧、一剑刺中玄宁的腹部。

  玄宁倒在地上、口中流出鲜血,昏迷了过去。

  苏墨轩突然倒在地上,玄落因为扶着苏墨轩,所以也被同时拉倒苏墨轩摔倒在玄落身上。

  刀三娘把大夫叫了过来,将苏墨轩和玄昊和玄落扶进房中,云慕浩转过头去,看玄宁的时候,发现玄宁不见了。四处观望未找到玄宁。这时梦雪走了过来。

  “哥,玄昊公子有事找你”。

  “好”。

 黑夜挡住了月光,在黑暗中有一点亮光,有一个满身鲜血的男人,跪在地上,一个身穿黑长袍,带面纱的女子,手中拿了一把剑

  “阁主,属下……”

  玄宁,你不要忘了雪阁的规矩”。

  “属下,不敢”。

  “来人,将玄宁带去邢室”

   “是 。”

  从暗处走出来四个人,将玄宁带到了一间,又冷又黑门口放着两匹狼,玄宁被带进里面,里面是一个水池,池水是血红的,池中有一个圆形的高台,白衣者,将玄宁带到台上,将玄宁的手脚用铁链锁在高台上,突然从墙上出来上百个小孔,小孔中飞出了上百把飞刀,一把剑接一把剑,在玄宁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的流血孔。

  黑衣女子走进受刑室,”对玄宁说今天的曲子甚是好听可是声音不够大略有些无聊算了,不玩了,把他带下去如果还有气的话,就把他送去大夫呢?如果没气了就随便找个地方丢了吧?”

  “是。”

  此时玄宁已经半昏半醒,跪在高台上低着头,白衣者将玄宁带到了山下,让一个山下的大夫稍微包扎一下

  他的身上全是刀口。

  “白衣侍卫,都站在门口议论“你说这个小子,好好的王爷不当,当什么杀手?”

  就是啊我们当杀手,那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要是有钱的话,我才不当这杀手。”

  “别人都说男子有泪,不轻弹”而此时玄宁却只能闭着眼睛在床上听着她的眼角忽然流下了一滴泪珠。

  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没有把握住,自己,真是太没用了,他用未受伤的手去打自己的伤口,手上都是血。

  阁主走了进来。

  “哼,真是个废物。”

  “阁主,我……”

  “没想到你是这样无用之人,真是丢本阁主的脸。”

  “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办得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多谢,阁主。”

  “你不要忘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败了我就会让你死无全尸。”

  “是,属下定不负阁主厚望。”

1

第四章;旧怨,之复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