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复国之王>第 六章;神医,为友,为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六章;神医,为友,为臣

小说:复国之王 作者:复国之王 更新时间:2019/1/3 23:37:55

 云公子,醒醒。

  云浩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猛地睁开眼,发现有四双眼睛正在盯着他看。

  “云公子小儿顽皮,不慎将你打伤,真是不好意思。”

  “无碍。”云浩站起来向后看去,身后站着一个20多岁的男子,正看着自己手中拿着一个长棍也好,心想这不会就是李老爷家的公子。

  “李老爷,这男子是?”

  “这正是家子。”

  “还请公子为内人看病。”

  “好。”

  云浩走进房中,李夫人正靠在床上休息。

  “夫人。”

  “老爷,方婷怕是不能陪姥爷老。”

  “没事的云公子来了。”

  “夫人,请将手放在手指上。”

  方婷将放到手枕上,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放到方婷的脉处。

  “从脉相看来,夫人的身像是中毒的反应。”

  “那夫人种的是何毒。”

  “此都很少见我需要回去找找

  “来人,送公子。

  “是,老爷。”

  “小玉,你们家夫人与公子为什么都得了病,而且都是很少见的病。”

  “夫人在公子幼年时去了一趟娘家回来后公子就变得痴傻,夫人也渐渐身体出现了问题。”

  他们都是在小玉的身后向大门走去,走到转弯处,一个男子从云浩身边的走过,手打在了云浩的肩膀上。以云浩刚要将男子的手拨开,却发现男子的手下有一张纸,云浩将纸握在手里,跟着小玉走出了大门,上了马车,马车向前飞速的奔跑着,云浩坐在马车里拿出纸。

  上面写着“此病可救,但不可急,等到一切水落石出自会痊愈。”

  原来是苏送我先送我的礼物,这是我和蒋高下的一盘棋,而这次苏田墨轩帮我选了一枚棋,我要好好运用这棋。”其玄昊并不知云浩说的这枚棋是何人人,因为他并不直接触这次的行动。

  云浩那我们下一步该如何?”

  “我故国还在时,我这个太子从未露过正面。就算在处露过面,也末露过真名所以这华硕国除蒋高外都未见过我真面所以。只要我不在蒋高面前露面,其他人定认不出我来。”

  “明日生时,苏墨轩会去沉香茶楼,商议此事,哦,对了,奕寒。把药给李老爷送去。”

  “是。”

  苏墨轩连夜从元天国赶到华硕……

  第二申时…

  玄昊和云浩来的沉香茶楼,此时苏墨轩正在荣楼的三号房里等候,走进群茶楼迎面而来的是茶香和满茶楼的听书人。

  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二位是听书还是买茶?”

  “ 找人,苏公子。”

  两位楼上请。你是一个王爷来茶楼你也不要一壶好茶。”云浩一脸调笑的说道。

  “小二,上一壶好茶。”

  “墨轩,你这么急叫我过来是想到了什么其他办法吗?”

  “华硕国兵力雄厚,暗很难进入,华硕国中也就只有几个而已,其他的大臣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臣十分受蒋高信任,现在就只能靠李老爷了。”

  “好,那我们先走了。” 走出了茶楼

  “云公子,云公子。”小玉从远处跑了过来

  “小玉怎么了?”

  “夫人又头疼了。”

  “你们快些去看看。”云浩和玄浩跟着小玉来到李府,此时夫人正在花园中,李老爷走过来。

  “云公子,夫人吃了您开的药,只有几天头没疼,方才刚用完午膳,夫人就说头疼。”

  “云公子,还请你想想办法。”

  “李老爷,先让夫人,吃我之前开的药让我回阁中想想。”

  “好,请吧。”

  云浩并没有回去,而是在李府中寻找……

  云浩在李府上到处寻找,突然看见了一个很眼熟的花,小玉走了过来。“云公子看着一朵花干什么?”

  “这是关键。”

听见云浩所说的,离姥爷突然走了过来。

  “李老爷,你们家怎么会有这种花?”

  “公子,老夫不知这是何物?”

  “这就是夫人的病因,如果如果夫人的病好,夫人就会有生命危险。”李老爷看看身后的小玉,问小玉。“你知道这花是从哪儿来的吗?”

  “老爷这是之前小公子去街上时,一位年轻人送给公子的小公子看着喜欢就拿回来了,种在盆里,夫人说这花好看,小公子便放了一盆在夫人的房中。”

  那就是了。那有可能是小公子,江华放到夫人房中。夫人自己种的毒,此毒不难解,但是很难分辨,选玄昊,你去阁中取药来。”

  “好。”

  “云公子,老夫看你医术了得,今天又救了夫人的命,正好今日皇上赐了我一瓶好酒,不如今日云公子就在我府中用膳。”

  “可是…这。”

  “小玉,今晚把所有的好菜都做一遍。把我那玉酒给我拿来。”

  “是,老爷。”

  “那我晚些再来与李老爷品酒。”

  “云公子,请。”云浩回到望川阁,

  “玄昊,你把药给李老爷送去了吗?”

  “自然是送去了。”

  “哦,对了,你今晚与我一同去李府。”

  “嗯…”

   “天色暗了下来,云浩和玄昊上了马车,马车驶向了李府。不一会儿就到了李府门口此时李府管家正站在门口等候。“二位公子请。”此时,李府的下人们都端着菜正向着李府的荷花亭走去。云浩和玄昊,跟在后面…

  刚走了几步,眼前便浮现出了一片翠竹,翠竹间有一条小路,四周都能听见蝉的叫声,走出了竹林,到了一片荷花之中,在荷花处有一座小桥,桥中有个凉亭里老爷和夫人正坐在亭中等候。

  小玉走了过来“两位公子这边请。”

  你姥爷这是我望川阁最好的补药千金难求。”

  “好,云公子请坐,这是夫人为了,感谢您,亲手所做之菜,都是夫人的拿手好菜。

  “云浩多谢夫人,夫人大病初愈,还是应该多多息。”

  “云浩?云浩是云公子的真实姓名。”

  “正是,李老爷你怎么了?”

  “你的姓名?与当年被我华硕国所灭的齐云太子相同,我听说那个齐云国太子早已死无全尸。”

  “云浩看了一眼李老爷,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何处。”

  “原来如此,我说了你李老爷为什么会如此惊讶?我自幼父亲病故,母亲改嫁,我与义父妹妹一直生活在村野之中,五岁之时,一位行医行到村中,我拜他为师,他教我医术,他说我聪慧,两年时间我便学会了他所有的医术,他说他只想做个行医我却愿扎根一处,所以我便在华硕国城外建了一个小草亭,行医。”

  “如今云公子重归我华硕国,可真是我华硕国之福。”

  “李大人言重了,我只是一介草医,怎会是华硕国之福呢?”

  “喝酒…请…”

  “云公子啊,今夜就住在李府,明日辰时再归,”云浩还未醉。玄昊己分不清方向。

  “多谢大人。”

  “小玉带两位公子去客房休息是。”

  “是。”

  小玉带着云浩和玄昊来到客房……。

  早晨云浩和玄昊提前起床,正要向李老爷告辞,然而李老爷突然跑了过来。

  “云公子,作夜圣上病突然复发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还请云公子随我入宫。

  “可可可…我一介草衣……”

  “这无碍。”

  “好,玄昊你先回望川阁,让乾风把药箱送到宫门口,大人还请你让下手在宫门口等候,我的手下。”

  “好。”

  云浩,上了马车与李大人一同前往宫中为皇帝治病。

  云浩与李大人一同进宫,李松来到了蒋白的寝殿,此时蒋白倒在床上,闭着双眼,云浩走上前去,被护卫拦下来,蒋白听见有响,睁开眼,李松走上前去。

  “圣上,这正臣府上的医人医术高超,所以臣请他来为圣上治病。”

  “那请医人过来。”蒋白吃力的说,云浩走到床前,还未上手,心里便知他走了下来,站在李松一边说李大人皇上他年岁已高,并非疑难杂症。我想御医是看出来了,但不想说……”

 李松,朕是得了何病。”

  “皇上您是天子,定会长命,老医与云医人有事要说,便先行告退。”蒋高闭着眼睛,什么也没说,李松与云浩走出皇宫,就看到几名御医,在一起讨论,此时太子蒋萧然,正向寝殿走来。

  “李大人不知父皇病情如何,可能治否。”

  “云医人说圣上的身体不如从前。”

  李大人这位云医人是?”

  “草民,云浩拜见太子。”

  “不必多礼,父皇病情要紧。”

  “这草民定当尽力而为,李大人,草民阁中有事先行告退,圣上之事,我定会尽力而为。”

  云浩出宫上了马车玄昊正坐在马车之中。

  玄昊问:“那蒋白身体如何?”

  “依我看来怕是活不过20天,可我没想到的是二皇子蒋萧然竟是一员猛将,今日在宫中看见蒋萧然一身战甲,从他动作上也看出他是一个习武之人。”

  “那不如我们就。”

  第二曰,云浩进宫给蒋白看病,正要回阁就被太子的人带到了太子府,下了马车,一进去就看到一池的荷花。

  “云公子,太子在书房随我这边走。”

  “有劳。”

  云浩跟着丫鬟来到了书房,没想到的是这书房竟是一座大亭子,四面由白色丝绸所遮盖。亭子底部紧抓地面十分坚固,从缝隙中可以看出好像有一位穿着水蓝色长衣的人站在亭中。

  “太子,公子到了。”

  “云浩不知我父皇的病如何了?”

  蒋萧然放下笔,从亭子中走了出来。

  “不知父皇的病如何了。”

  “草民定会尽全力,请太子放心,那有劳员云公子了。”

  “我听说我华硕国学人,才子都经常出进望川阁。”

  “草民从小喜爱书画,城中学人常来阁中寻我与他们讨论画作。”

  “我方才画了一幅画,还请云公子帮我看看。”蒋萧然向亭中走去,他从亭中的石桌上拿起一幅墨迹未干画,放到了云浩的面前上面画的是荷花。

  “此画与太子平日所画不同,这亭子中所摆的荷花画与今日太子画的荷花选色不同,所画之角度不同,而且此亭中所挂是画于池中荷花极美之时,画之人定长久住于荷花之中,守着荷花池,对荷花当十分了解。”

  “若太子定要说这亭中所挂之画是太子之所作,那草民便有疑问了,这亭中床榻上的被褥为普通民家女子所用,方才草民靠近这床时床上有一种香味,是富贵人家之女所用之香料。”

  “好。”

  “我只听说云公子武功了得,没想到……”

  公子!公子,一个人跑了过来,脚步急促,向亭子中跑来。

  “公子,皇上吐血了。”

  “什么!快走!”云浩,蒋萧然赶去了皇宫,此时蒋白正躺在床上,宫女们正收拾着地上的血液,蒋白无力的从床上坐起来,宫女从床边上拿起了一个盒子放到了蒋白的手中。“然儿此物就交由你保管,定要保护好,不得丢失。”

  “父皇!父皇……”

  蒋白逝去,新皇萧然受父命挺起了华硕国,同样也有了保护华硕国百姓的责任。

  “新皇登基大典,众臣叩拜新皇。”

  “吾皇万岁。”

  大殿之上,大臣跪于地面,蒋萧然从一边走上龙椅“众爱卿平身。”

  刘鑫走了上来。“今日新皇登基,新皇定能是吾国强盛。”

  “刘大人,你以后行事要小心,无用之话就不必说了,退朝,”

  下了朝蒋萧然脱去龙袍,在花园中观赏,看到花园中有一处白色的花,此花是蒋萧然母妃生前所喜的花,这花也是他为母后所种。

  此时云浩已到了望川阁,云浩与玄昊在亭中讨论事情。

  “没想到这华硕国中竟有对蒋白有如此仇恨之人。”

  “为何。”

  “在我下毒之前蒋白早已中毒已久,而我下的毒刺激到了他所种的毒,蒋白就毒发身亡了,可现在新皇登基,蒋萧然文武双全,而且疑心很重,但我听说他喜人才…”

  云浩话还未说完,夜奕寒从房顶跳了下来。

  “公子华顾国皇帝来了,正在前厅等候。”

  云浩和玄昊两人起身向前厅走去……。

  “草民,参见圣上。”

  “无需多礼。”

  “不知皇上来,我望川国有何事?”

  “云公子,年少有为,见识广泛,比我那些老臣有趣的多,前些日你我所观之画是我府上花女所画。她常在于花亭中,每日观赏百花,她所画皆为生动,我所画皆是模仿。

  “哦,对了,云公子,你身边这位是?”

  “我哥,他之前一直住在义父家中。玄昊参见皇上。”玄昊内心挣扎的跪下。

  “平身,朕听说你这望川阁中有百花,所以特来观赏,正好清儿也来了让她也为你这园中之花画一幅画吧,她最喜欢画百花了。”

  “皇后娘娘到…”

  “参见皇后。”

  “平身。”皇后淡淡的扫了一眼身后之人。

  “画莲之人竟是娘娘。“

  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面相清秀,身后跟着两位宫女身着一身紫衣走过来。

  “那些皆为皇后所画?”

  “欣颜多谢云公子夸奖。难得云公子也是懂画之人,本宫昨日又做了一幅新画送予公子,来人拿上来。”

  宫女将一幅画送到了云浩手中一幅凤凰图,画中一只彩色凤凰站在牡丹之中。

  “此画可称之为惟妙惟肖,多谢皇后,草民手中有几张名画是凌一兑国一位画者所画的春景图,草民见娘娘也是懂画之人,愿将此画赠予娘娘,玄昊,去书房将画拿来给娘娘。”

 “ 是。”

  玄昊从云浩的书房中拿出了几个长木匣,皇后从玄昊手中接过木匣,木匣所用之材是上等的红木,十分精致。欣颜打开长木匣,里面有一幅画。

  “《春意图:清水》。”欣颜又打开其他几个匣子。“本宫记得。在几年前凌苍国已将此画赠于齐云国为何今日会在云公子手中。”

  “这是草民的朋友所赠,但是他是从何处得来,我便不知了。”

  “那本宫,就多谢云公子了。”

  “对了,皇上说,皇后是来我望川阁观花的,那这边请。”云浩转身向花园走去……

  “皇后娘娘,我这花园不大,娘娘请。”欣颜走进园中,其中有许多都是欣颜从未见过的花,欣颜向花园的深处走去,突然一名女子从园中的石头上跳了下来。欣颜受惊摔倒在地。

  云浩走过去扶起欣颜,娘娘这是草民的妹妹云梦雪。十分抱歉之前花园从来不让任何人进入,妹妹不识娘娘……”

  “无碍,梦雪走过去,将欣颜扶到了花园的石椅上,蒋萧然,突然走到云浩面前,朕找你有事。不知今日皇上到底来找草民何事。朕朝中大臣千万,多为父王老臣所以朕想让你进宫为官,之前听李松说你武功很高,医术极高。文武双全,所以正想让你,做朕的贴身护卫。

  “谢皇上。”

  蒋萧然可是你自找的

  欣颜走过来说:“皇上。我想先回宫了。”

  “那好,朕便告辞了,明日你来宫中找朕。”

  “是。”

  蒋萧然出了门,上了马车,云浩关上大门,走进书房,玄昊和奕寒跟着进入房中,冷乾风正站在桌边。

  “公子,看样子苏教主应该已经让李夫人把公子的能力告诉李松了,李大人可是一心为了华硕,他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用之人。”

 “ 那明日我便进宫去。”

  第二日,云浩身着一身白衣,站在蒋萧然的身后,云浩只做蒋萧然命令之事,也只听蒋萧然一人的命令。

  “云浩,朕有一件事要交于你去办,三日后你……”

  此时的东阳国主玄宁也正在改变治理国家的方案。

  “皇上。您先前要选暗卫之臣已经选出了20多位臣带来宫中,请皇上选吧。”

  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玄宁站起身来,正要向前走去,衣服却不小心打到了杯子。一个暗卫冲了上去一把便抓住了茶杯,滴水未出玄走到这个暗卫的面前,暗卫将杯子放到玄宁手中。

  “你叫什么名字?”

  暗卫跪在地下说:“属下为暗卫便无姓也无身世,只有一名,浩。”

 “ 既然如此,你就先留在本皇身边。”

  此时浩与玄宁在御书房中。”

  “朕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做暗卫?”

  “属下从小父母因战乱而死,我一直流浪,没想意被一位村中老者收养,老者教我习武,教我练字,但请皇上放心,属下虽然识字,但绝不会将眼见之物告诉他人。”

  “无碍这暗卫当中也有不少是字的他们只是为了。能当上暗卫而装,像你这般老实的还真是不多。”

  “老者死后,我便只有一身武艺,无处施展,我便参军,在与其他将士比武而被选入暗卫。”

  “朕是皇上从小所用之物皆为世间最好的物品,但我也有悲伤之事,朕幼时母妃便跌入水中身亡,我怀着仇恨在这宫中,受到了不少人的冷眼,而我迈出了一步,就要为这一部负责,朕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每天都是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朕生怕有一天自己不小心便死在宫中。”

  浩在御书房中站了一夜,听着玄宁讲着自己的人生过往,直到天放亮玄宁才看完,玄宁趴在奏折之中睡着了。

  玄宁睁开眼,正看见浩端着一碗汤站在一旁。

  “皇上方才有一位娘娘送来了一碗人参汤,见你还在休息就将汤放下走了。”玄宁喝完汤到房中换了件衣服,便去上朝,浩也回到了暗卫所住的园中,此时暗卫们还正在休息,浩回到房中,脱了鞋子,一沾床就睡着了,直到有其他暗卫,叫他,他才从睡梦中醒来。

0

第 六章;神医,为友,为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