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战函谷关>第六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小说:血战函谷关 作者:野茶 更新时间:2018/6/11 17:19:28

日 外 阎李村口

李昭弼和郭谷钰等人还未走到阎李村口,就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大作。我军与敌军已乱作一团。

李昭弼用洪亮的声音大喊:“弟兄们,沉着应战!上刺刀!”

肉搏已经开始,敌军便衣无比凶狠。一个日军士兵一刀砍在了我军士兵的脖子上,该士兵当场死亡。李昭弼看到后大喝一声上前直接拿出手枪,给了他一枪。忽然一个日军的刺刀扑了过来,李昭弼一脚把他踹飞,郭谷钰给直接刺在他的胸口上。李昭弼看到,直接乐了。

李昭弼对郭谷钰:“你小子,有两下子,不是怂包。”

这时从沟里又偷偷溜过来许多鬼子,被涤连长发现后,连着开了几枪解决了几个。可是这时敌军开始时不时打黑枪,我军多个士兵伤亡。李昭弼开始警惕起来,以抬头看到树上有伪装的鬼子。

李昭弼:“涤连长,把树上伪装的鬼子给老子干掉!”

涤连长:“放心吧,参谋长,交给我了!”

涤连长连同另外两个神枪手不大一会儿就干掉了十几个树上的鬼子。

一场战斗结束,敌军弃尸遍野。167师部扔坚守在阎李村。

李昭弼:“迅速打扫战场,加强警戒,严防敌军再次偷袭。”

涤连长:“是!”

日 外 虢略镇以西阵地

张卓看着硝烟滚滚的战场,看着已经驶进阵地嚣张不已的战车,看着我军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不禁感概起来:“败局已无力挽回,必须要突围出去,另辟防御战线!”

说完便骑马回到军部。

日 内 灵宝小常村

副官甲:“报告,周家山、西涧口、杨公寨等167师阵地失守,师部被敌军包围。”

副官乙:“报告,马家寨、毕家寨、高家庄等97师和第8师阵地再次失守,第8师副师长王剑岳战死殉国!”

参谋长:“什么?第8师不是在后方待命吗?怎么又跑到前线去了?”

副官乙:“回长官。毕家寨317团被敌军围困,王副师长见状直接率领8师余部前去支援!”

李延年:“这才是我中华男儿真豪杰!”

电话员:“总司令,蒋委员长电话!”

李延年走上去接电话:“委座,我是李延年。”

蒋介石:“吉甫,不论战争有多么艰难,必须死守虢、灵一线阵地!否则,按连坐法枪决!”

李延年惊恐:“委座,属下以为此时战机已不再虢、灵一线!没必要死守!我军完全可另辟阻敌之线,职下已令......”

蒋介石严厉道:“李延年!我并不是在跟你讨论战况,我是在给你下命令!你只管执行就好!”

李延年无奈:“是!”

挂了电话的李延年一脸无奈和委屈。

李延年:“马上打电话给张卓!”

电话员:“是!”接通电话,“喂喂,第一军指挥所吗?请接张卓军长!”递给李延年,“司令,通了!”

李延年接过电话:“喂,张卓吗?我是李延年!”

张卓:“总司令,属下正要跟您汇报!如若此时不退,我军必将被敌军包围!还望......”

李延年:“张卓,情况我都知道了,可是刚才委座来电让我军死守!如若后退,当按连坐法枪决!你,照办吧!”

日 内 第一军指挥所

张卓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一脸茫然,之后,直接摁下电话重新拨下号码。

张卓电话接通:“我是张卓,帮我接胡长官!(接通)喂,胡长官,我是张卓......”

日 内 灵宝小常村

李延年正在跟参谋长商议如果撤退将如何进展布防之事。

李延年:“目前态势在阵地内歼灭敌人,怕是根本做不到。”

参谋长:“可是委员长又不让撤!”

李延年:“难就难在此处。唉!”

电话员走过来:“总司令,胡长官电话。”

李延年走过去接电话:“喂,我是李延年!”

胡宗南:“李延年,张卓说167师阵地和97师阵地已经被敌军突破数次,预备队都快被打光了,已无力再战,此事当真?”

李延年:“确如张军长所言。如果现在不撤退,恐怕我军有全军覆没之险。”

胡宗南:“怎会如此严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此时预3师应该已经到达前线,怎么着也能再扛个一两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延年:“预3师被从夫妇峪插入我军侧背的地兵团给牵制住了,根本无法调到前线。所以,167师和97师现在已是孤军。”

胡宗南:“即便如此,不是还有第8师吗?”

李延年:“8师已经基本打光了。就连副师长王剑岳都牺牲在阵地上了!”

胡宗南:“那,说说你的备用方案吧。”

李延年:“是!属下以为,目前阵地内歼灭敌人,已经不可能,属下建议我军趁夜转进,诱敌深入我东西长安亘盘豆镇一线。第40军之39师即于长安亘盘豆镇占领阵地,阻敌西犯。预3师以一部掩护第40军占领阵地后,于夫妇峪、太湖峪后山山地占领侧面阵地,侧击西犯之敌。再以109师占领朱阳镇及其东部高地,以攻击敌之侧背。预8师此时已绕至敌后祖师庙等地,可随时由东向西,袭扰敌后,协同主力正面堵截敌人。”

胡宗南:“嗯,计划不错,你有把握吗?”

李延年:“属下不敢妄称有十分把握,但是,这是目前最有效之歼敌方案。”

胡宗南:“好吧!你马上把诱敌计划发给我,胡某即刻向委座奏请。”

李延年:“是!谢谢胡长官!”

傍晚 内 第一军指挥所

张卓正在屋里跟李儒和研究地图。

张卓:“撤退命令现在还没有下来,如果再不撤,我们只能被日军围困致死。”

李儒和:“是呀,可是委员长不同意,谁也不敢动啊!”

韩旭东和祝暖玲走过来。

韩旭东:“张军长,您找我们?”

张卓:“嗯。胡长官说最近你们的报道写的非常不错,要嘉奖你们呢!不过眼下,日本人进攻异常猛烈,估计最多两日就打到灵宝城了。为了你们的安全,我想先派人将你二位送走。”

祝暖玲:“不!我不走!日本人来了,恰好我就能写一部真正的战地报导了!”

张卓:“不,你必须要走!韩记者,请你们收拾一下,汽车就在门外,十分钟后出发。”

韩旭东:“既然张军长已经安排好了,韩某服从就是了。谢长军长。(对祝暖玲)走吧!”

祝暖玲很不情愿地跟着韩旭东走了。

日 外 路上

汽车里的韩旭东忽然一个激灵想起了什么。

韩旭东:“遭了!那群孩子!”

祝暖玲:“对!那群孩子!停车!停车!”

司机:“祝记者,怎么了?”(司机停车)

韩旭东:“小兄弟,谢谢你!你回去吧,我也会开车,我们自己走就行!”

司机:“不,军长说务必让我把你们送到潼关。”

韩旭东:“现在立刻下车!”拿出手枪抵着司机的头。

司机惊恐地下车。

韩旭东:“小兄弟,对不住了,这车回头到了潼关,会还你的!”

说完一脚油门走了。司机在后面喊了两声,只能停下,眼看着车被开走。

傍晚 外 路上

韩旭东拉着一车孩子,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艰难走着。

祝暖玲:“我们为什么不走大路,这小路太颠了。”

韩旭东:“大路都提前埋好了地雷和炸药,根本无法通过。大家再忍一忍,过了前面的梨湾原和马家寨就安全了。”

祝暖玲:“对了,张主编和樊主任怎么办?”

韩旭东犹豫了一下:“他们,嗯,也撤走了。”

(闪回:《我们的生活》报社

韩旭东:“张主编,灵宝马上就守不住了,您这个报社也抓紧时间撤吧!”

张少英:“我们不会撤的。如果灵宝沦陷,我们必须留下。只有留下,才能更好的为党为人民服务。”

樊文炳:“是啊,旭东,你的身份很重要,不能冒险留在这里,抓紧时间撤离吧!”

韩旭东:“不,我要跟你们在一起。”

张少英:“旭东,文炳说的对,你的身份将来能做很多事情,所以你必须撤退。”)

韩旭东话音刚落,便有几个鬼子发现了这辆汽车,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射击。

韩旭东:“趴下!都趴下!”

不多久汽车轮胎就被打爆了。几个鬼子眼看越来越近,可是韩旭东的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祝暖玲抱着一个小女孩儿惊恐地闭上了眼睛,后面的孩子们早就互相抱着缩成了一团,嘤嘤地哭起来。

正在这紧要关头,一辆车冲着几个鬼子就撞了后来,顿时几人被撞死。阿生从车里下来。

阿生:“小姐,快!上车!”

祝暖玲终于从惊恐中反映过来:“阿生?快,孩子们快下车,到另一辆车上。”

韩旭东:“快,快,鬼子马上就追来了!”

阿生也下车帮着祝暖玲和韩旭东指挥孩子上车。除了韩旭东和阿生外,所有人都上了车。此时鬼子已经追上来了。阿生把韩旭东一把塞进驾驶舱。

阿生:“快走,保护好我们家小姐。”

韩旭东:“不,不,一起走!”

阿生扔给韩旭东一把枪:“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祝暖玲:“阿生!阿生!”

阿生此时已经被身后的鬼子打伤了。

韩旭东看了看越来越近的鬼子,无奈只能把车迅速开走了。身后的阿生拿着手榴弹跟鬼子同归于尽了。

日 外 毕家寨后方

林光亮把王剑岳的尸体抗了过来。吴俊、何国祥、黄孝宣、钟叶坤等人急忙围上去。吴俊颤抖着双手站到尸体旁边,一个趔趄,钟叶坤急忙扶住:“师座,您要挺住啊!”

吴俊满脸泪水:“王剑岳呀王剑岳,你怎么能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

何国祥一把抓住林光亮的衣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林光亮!你是怎么保护副师长的?!啊,你说啊,说!”

林光亮痛哭流涕:“对不起!对不起!都怨我,都怨我!”边哭边扇自己耳光。

谢本英扑上去一把抱住他:“林哥,你别这样,别这样!这不怪你!”

钟叶坤:“都疯够了没有!副师长要是活着,愿意看到你们这样吗?”

吴俊:“参谋长,把尸体整理干净了!带走!”

钟叶坤:“是!”

傍晚 内 重庆统帅部

蒋介石:“敬之,你怎么看李延年的这份诱敌计划。”

何应钦:“职下以为,可行。此时若是固守灵宝,已然不太现实。灵宝至潼关一带多山地,适合做阻截防线的阵地非常之多,此时没必要在意一城一池之得失。”

蒋介石:“道理确实如此。可是眼下于灵宝之战而言,重要的是国军之荣誉。你听听外面大家都在说些什么,说我党国军人个个贪生怕死,见了敌人就跑。蒋鼎文和汤恩伯二人在河南战场的溃败更是印证了这一观点。现如今,大家都知道他胡宗南第八战区出关了,倘若也如蒋、汤二人一般,打打就撤了,那我党国之尊严何在?”

何应钦:“职下明白了,此战是荣誉之战,不能轻易言退!”

蒋介石:“嗯。史迪威天天盯着灵宝,就等着拿到我军撤退之证据威胁于我。断不可让他得逞。”

何应钦:“史迪威确有此心。近日确实常听其扬言我国军毫无军人之气节。第八战区必定重蹈第一战区之覆辙。”

蒋介石:“这也是我几次三番电令胡宗南和李延年必须死守灵宝,不能有丝毫后退之根本原因。”

何应钦:“委座思虑周全,我等确实不如。”

蒋介石:“敬之,你一向懂我。慰文!”

林蔚:“在!”

蒋介石:“你马上给李延年打电话。命令他本晚必须维持原阵地,不得撤退,明日以一部固守虢略镇、函谷关、灵宝等各据点,其余部分向突入我阵地内包围之敌反击,与敌决战,达成阵地内歼敌之任务,以保持国家之荣誉!”

林蔚:“是!”

傍晚 内 灵宝小常村

李延年正在接林蔚的电话:“知道了,也烦请林主任转告委座,对敌之战车在本阵地前难能予以歼灭打击,我军只要一出击,即刻遭遇敌军猛烈还击,此线防御尚还勉强,攻击则不可能奏效。”说完生气地挂了电话。

林蔚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小声嘀咕:“呵,火气还不小。”

参谋长对李延年:“委座又下令死守了?”

李延年:“一天三次命令死守灵宝。这是多怕我李延年不战而逃啊!”

参谋长:“如此看来委座是不同意我们的诱敌计划了。”

李延年:“再跟胡长官联系,今夜必须向阳平、阌乡转进!”

参谋长:“是!”

傍晚 内 熊兵团临时指挥所

山路秀男:“吉本将军,根据冈村将军的命令,我部今日必须返回洛阳。实在抱歉。”

吉本贞一:“山路阁下,我知道今天是你们必须返回洛阳的日子,可是,我们的战斗任务并没有完成,所以......”

山路秀男:“不,吉本君,是你的战斗任务没有完成。我坦克第三师团只是配合你第一军作战。而且我部已然超额完成任务。余下便是你地兵团和洋兵团的事情了。”

吉本贞一:“山路将军,请您再坚持最后一天。我已经把第一军王牌部队,独立步兵第120大队调来接替熊兵团。他们最迟明日一早便能到达,届时你熊兵团再返回洛阳,也不算太迟。再说,你若现在退兵,敌军必定会紧追不放,反而不利。”

山路秀男:“那就连夜撤退。”

吉本贞一:“山路将军,如果你能坚持到明天早上,我们便能等到胜利的曙光。我的地兵团此时已经绕到敌军后背,我们只需在敌军正面阵地加强攻势,便能将中国军歼灭于阵地内。如果我们能顺利拿下灵宝,攻下潼关,那么您,就是帝国第一大功臣。我想这将也是山路将军您第三师团最渴望的荣誉。”

山路秀男:“嗯,吉本君言之有理。那好吧,我答应你明天早上再退兵返回洛阳。”

吉本贞一:“你我都相信山路君做了最英明的决定。”

山路秀男:“吉本君不要高兴的太早,明日一早不论你的独立步兵120大队,来不来,我熊兵团都必须返回洛阳。”

基本之一:“好!一言为定!”

傍晚 外 57军临时指挥所

刘安祺:“刘营长,让你突围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掩护炮兵4团先行撤退至阌底镇。你马上准备一下,现在就走。”

刘舜元:“不行!我要是走了,军部怎么办?交给打的残缺不全的3营吗?那不等同于弃军部于不顾?弃您于不顾吗?”

刘安祺:“刘舜元!都这个时候了,我一个军长的命算个屁?可炮兵部队是国家的火力骨干!咱这可是德制105炮,是日军最怕的炮。要是被打光了,或者俘虏了,就没有了。”

刘舜元:“可是,可是......”

刘安祺:“行了,别可是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是信任你。快走吧,我这好歹还有个8师呢,出不了事儿!”

刘舜元:“是!师座,您保重!”含泪离去!

夜 内 灵宝小常村

副官:“报告!预8师敌后侦察队发现从渑池方向过来一支装备非常精良的日军队伍,大约有将近三千到四千人。”

参谋长:“糟了,敌军还在不停的增援。”

李延年:“是呀,如果我们还不向阌底镇、盘豆镇方向转进,必将全军覆没。命令预8师不惜一切代价拦截该部日军。”

副官:“是!”

李延年:“不能再等了!马上请示胡长官,下达撤退命令!”

参谋长:“是!”

转眼参谋长回来报告。

参谋长:“司令,胡长官同意撤退!还说委座要是追究他顶着!”

李延年:“我相信委座会明白李某一片苦心!如果真要怪罪,我李延年堂堂七尺男儿断不会让长官顶罪!参谋长!拟令!”

参谋长:“是!”

李延年走向作战沙盘:“第一军张军长指挥所部速向突入之敌逆袭,予敌以打击后,即于今夜十二点时开始,分向堡里、阌底镇附近地区转进,第九军炮兵营沿张华公路西进至谢家营附近,归四十军马兼军长法五指挥。具体如下:167师由坪村经巴鲁、官庄向马蜂峪转进,集结兵力于马蜂峪待命。106师经张华公路向安家底附近转进,到达后归还四十军建制。五十七军沿陇海铁路经阌乡向阌底镇转进,即在该处待命。第四十军马兼军长指挥39师、106师并五二团战防炮两连、第九军炮兵营于寒山南、故县、亘盘豆之线占领阵地,阻敌西进,并以一部担任黄河南岸之守备。所有第一线掩护部队,由张军长统一指挥,节节抵抗,并将交通、通信彻底破坏。”

6月11日

拂晓 外 虢略镇以西

此时头戴树叶等伪装物的反坦克小突击队个个聚精会神地等待着。忽然远处传来了隆隆的马达声,日军坦克行至我军最西侧火力点的正前方时。

上校参谋一声令下:“打!”

11部火箭筒一齐发射,全部准确命中目标。弹头与坦克钢甲接触的一瞬间,炸药爆炸产生的高温、高压、高速金属射流发出刺眼的白光,迅速穿透钢甲,坦克当即爆炸起火。紧接着又听到上尉参谋下令:“打!”

只见射手与弹药手之间配合非常默契,再次弹无虚发。

日军遭此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乱了手脚。起初后面的坦克还一个劲儿地往前冲,以坦克炮和机枪盲目射击。当我军再次机会其十多辆坦克车后,日军坦克停止还击,急忙掉头逃跑。我们趁机又击毁数辆。侥幸逃跑的日军坦克越跑越远,撇下约二十几辆坦克,横七竖八地趴在公路上熊熊燃烧,火光映红了黎明前的夜空。

日 内 郭家庄第一军指挥部

堀毛:“吉本将军,支援灵宝的坦克队被中国军用巴祖卡给打回来了!”

吉本贞一:“巴祖卡?胡宗南竟然有巴祖卡?”

副官:“报告将军阁下,独立步兵120大队遭到中国军猛烈攻击,无法前往前线替代熊兵团!”

吉本贞一:“怎么会有中国军在我军敌后!”

副官:“报告将军,第59旅旅团长木村千代太少将,在翻越秦岭的路上被敌军埋伏的炸弹,炸死殉国了!地兵团此时群龙无首!斗志全无!”

吉本贞一听后一个趔趄,堀毛赶紧扶住他。

吉本贞一无力道:“堀毛君,退兵返陕。”

堀毛:“是!”

注:日军6月11日午时下达撤退命令。6月13日,李延年下达追击令:第16军李正先指挥预3师、109师,第40军马法五指挥39师、106师追击东进。6月14日,收复函谷关。6月15日,收复灵宝城、虢略镇。6月17日李延年、马法五先后下令重建灵虢防线,并在灵陕边界地带加派警戒部队,监视敌军。

本书完。

后记:灵宝战役,国民党投入作战部队计十万余人,日军投入计三万余人。战役背景是在“中原会战”洛阳沦陷后,国民党军正处于士气极其低落,且没有制空权、装备低劣状况下,而日军则是正处于士气高昂,骄横疯狂,且装备优良背景条件下的中日对决。所以说,灵宝战役尽管是中日双方打了个“对峙结局”的平手战役,但从保住潼关,稳定了全国抗日大局看,此役是打了个“非胜而胜”的战役。

至于众人均表示对此战了解甚少,原因,嗯,我想应该是史学界对“西安与重庆、延安”的关系研究的略少。反而对“长沙与重庆、延安”的关系研究的略多。以下摘录一些别人发表过的关于此内容的解释。

1944年4月,冈村宁次指挥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等部渡过黄河,西取郑州,南攻许昌、确山,很快打通了平汉线。5月,第十二军主力西移,进攻洛阳。日军第一军(司令官吉本贞一)也从晋南渡过黄河,企图围歼中国军队。中国在河南布防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长官汤恩伯)所部沿陇海线纷纷西逃。日本第一军沿线追击,已深入豫西灵宝地区,关中震动。“蒋介石一面严令败军不许无端撤向陕县,一面由第八战区抽调兵力东来参战”。6月上旬,双方在灵宝展开激战,日军被迫退回山西境内。

这次日军沿陇海线深入豫西,是八年抗战中日军对西安和关中地区构成的唯一一次实质性威胁。所以,6月16日,毛泽东认为:“目前最严重的任务是保卫西安,保卫陕西与西北。这是今天唯一的一条国际通道,此处若失,则威胁四川。”蒋介石在灵宝地区组织了有效抵抗,所以日军并没有增兵沿陇海线继续西进,西安和关中地区又避免了一次炮火的摧残。

5

第六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