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冰洲漫舞之花神有泪>第十章 猝然遇“”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猝然遇“”险

小说:冰洲漫舞之花神有泪 作者:六中先生 更新时间:2018/7/10 20:46:10

有情兮天易老,无常兮岁月遥。

  “父王……父王……”

  是勾践在一旁低声地说。

  那越王允常正倚靠在榻上,时而睁开眼看看,旦多数的时间都已经半眯着,似乎疲倦到没有多少力气了。

  这宫堂之中,其余的几人都静静地看着。

  唯一跪在地上的,是那季菀!

  “父王……父王……菀儿给你蒙羞了……菀儿……”

  “菀儿!”

  “父王……父王救我!”

  “女儿……女儿……我的女儿……”,越王允常连声唤道。

  “季菀……辜负了父王的信任……孩儿的身……”

  “季菀……我的女儿……”

  “父王……季菀……季菀,回来了!”

  季菀已然有些语无伦次,伴着内心的几分慌张,不断地喊道。

  周围的几人,自然也很气愤。纷纷怒视着,这几位随季菀而来的持剑卫士。

  “灵姑浮何在!给我杀了他们!”

  一旁的勾践看到此情此景,自然更为愤怒,连忙大声喝道。

  “是!”

  不觉勾践身后,出现一员大将。径直拔起佩剑,走向前去。

  那车夫与卫士不过七人而已,如何会不害怕……纷纷朝后撤,唯恐对方的利剑无眼,一不留神就送走了性命!

  倒也有个大胆的,也持剑欲与灵姑浮较量。

  只听他说出几句话来,“某家几位兄弟……保护公主身家性命……终于到了会稽……如此下场,怎能无冤!”

  句句似乎在理,也很是大声地喊道。

  送季菀公主而来的七人,如今个个持剑,怒眉对视。

  “咳……咳……”

  “父王……父王……”

  季菀连声喊道。

  越王允常情急之下,连吐了几口鲜血。

  “灵姑浮,放过他们吧!”,勾践一看父王允常的形势不妙,连忙打住了那刚才一下子冒出的“怒火”,“你们都滚吧……以后可不想……再次见到你们!”

  勾践很是愤怒。此番吴王阖闾实在是欺人太甚!此番无道之举,竟能轻易做出如此之事……可不是在挑战越国的“底线”吗?

  仍旧是天上的云,在无所目的地飘来飘去。仿佛那岁月,无从说起,便会眨眼飘去……自然就没了踪影,只留下那观望者答几声叹息……

  平时寂静的小镇,今天却是格外热闹。

  “看好……一旁的纺轮……快都坐好!”

  不远处正有一个高台。台上是一个胖子在高声喊道。

  “一会将二十人组成一组……开始比试!”

  “下面来听好时刻……日禺一过,第一轮结束!”

  “日央望西,第二轮结束!”

  “最后一轮,待到日铺之时!”

  但见下面的织娘们都安静地听着,唯恐错过了什么地方。这样那胖子的话,自也能听得清楚!

  “旦儿,想好织什么图案了吗?”

  “姝儿姐,我想织个大头猪来……嘿……”

  “做梦呢!”

  我跟着回应道。

  “你看那儿……在那儿不是……正有只……大头猪吗?”

  旦儿一边说着,一边朝我挤了挤眼。我有些想笑,却又抬头看向那胖子——我们这儿织娘比试的主考大人!

  “好了,旦儿……可不能再笑了……不然……”

  我故意放慢了语气,想让旦儿很“严肃”起来。可那丫头仍旧低声地笑个不止。

  “下面,开始第一轮……按顺序来,听到名就过来!”

  虽然有一些骚动,旦还是处在比较安静的状态。那胖子的声音自然还是响亮的,一个个听到名字的都慢慢地走渐渐过去。

  “翠瑶!”

  “金蔷红!”

  “少薇!”

  “郑旦!”

  ……

  人群之中的我,自然很认真地,听到了“旦儿”的名字。

  “你快去吧!”

  我连忙说道,便轻轻地拍了一下她。

  “知道……姝儿姐!”,旦儿笑盈盈地说道,“一会我会织一朵大莲花来……肯定会让人喜欢的……嘿……等着吧!”

  她朝我挥了下手,便赶忙朝那边走去。我看着那背影渐渐混在了人群之中,不由得低声念道:“好运啊……好运来……让旦儿顺利地……当上织娘吧!”

  眨眼第一轮就开始,我们这些其余的参赛者,也只能在远处静静地等着。

  越王宫中,正一片死寂。带着愤怒而“昏沉”的越王允常,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榻上。如今,正是“火上浇油”加上老病托累,甚为危险!

  “你快说……快说……”

  季菀拉着那医者的手,慌忙地问道。

  “说……说……我父王到底怎么样了?”

  宫中那医者却挤出眼泪,连连摇头。

  “鸠浅……浅……”,父王缓缓地蹦出几个字来,“此番火气……没压住……老病跟着新痛……咳……咳……”

  只听着断断续续的话语,想来这次恐怕会“无力回天”!

  “父王……父王……”

  勾践连忙喊着。忽地看那允常闭上了眼睛,只微微地眨动一两下。

  “快说……还有希望……”

  随着勾践这愤然地一问,那医者连忙跪在了地上。

  “小的……无能……小的……”

  “咳……咳……浅,不怪他!”,那允常如今已是睁不开眼,连连念叨,“照顾好……照顾……好……季菀!”

  那越王允常微微抬起的手却是猛地落了下来。这一下,也深深地“砸”在了勾践的心上。父王走了……此生,他再也没有知觉,也失去了不断追求的雄心……只因他失去了呼吸与执念,失去了那生命的活力……自然,也失去了梦想!

  那勾践却茫然地站着,不知是一下子愣住了,还是沉浸于痛苦之中……难以自拔……

  “嗣王……此番……你可要振作啊!”,一旁的允余拍拍肩,劝慰地去说道。

  一切都晚了。

  如此打击,对于一个老人而言……对于一国之君而言……是多么让人愤怒的“侮辱”……是不堪!是流血!是伤痛!

  猝然的离去,让伤心人更加倍受打击!

  如今,越国正处在“风雨动荡”的时刻……可不是遇到“危险”了吗?

  猝然遇“险”,防不胜防!

  如此局面,最怕有人来个“趁虚而入”……或许这一步,正是吴王阖闾下的一步“棋”也说不定……

  “大王,此番允常……怕也气个半死……想来离黄泉路……那是不远了!”

  “爱卿,说得极是!”,吴王阖闾自是得意,“传令下去,备兵开战!”

  “是,大王!”

1

第十章 猝然遇“”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