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倾城与尊录>第十二回 胆怯怯良人遭算计 势汹汹恶贼动杀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回 胆怯怯良人遭算计 势汹汹恶贼动杀机

小说:倾城与尊录 作者:宸阳君 更新时间:2018/6/7 18:10:32

却说玉参星追了一阵,眼看着快要追上,玉参星运足气力,使了招“临江泛舟掌”向那马车打去。只见掌力化作一道绿色光波直袭马车,遇到马车,马车当即支离破碎,马车里面的龙门弟子都被打了出来,只剩下车前两匹马拉着残车,拖着破轮逃向远方。

玉参星急忙追向前去,那几个龙门弟子个个不能动弹。玉参星走到跟前,俯下身来,厉声质问道:“龙天、寒月在哪?”其中有一人气息尚存,指指西南方向,断断续续地道:“往那边的,,往那边的才是,,你被骗了!寒月掌门妙计,,咳咳,天下无双!”言罢咽气身亡。原来寒月早将逃跑计划弄好,若是自己身负重伤,一定向西南绕道返回处在瑞鹤临江楼东北方向的龙门,因而两辆马车之中,逃往西南的才是龙寒二人乘坐的马车,此马车实乃诱饵也!玉参星被寒月算计,心下悔恨。

身后临江楼弟子赶来,听知了此事,都是懊恼不已。玉参星大怒,狠狠道:“寒月,龙门,玉参星和你们势不两立,此仇不报,玉参星誓不为人!”这时,追赶另一辆马车的临江楼弟子赶到,言说半路遇到伏击,早有龙门弟子在道路两边阻拦,掩护龙寒二人逃跑,众弟子强过不成,只得回来复命。

众人跟随玉参星回到瑞鹤临江楼,建福宫众道士已帮助临江楼灭了大火,处理好了善后事宜,众人拥戴玉参星为瑞鹤临江楼新任主人,玉参星起誓消灭龙门等等,不在话下。

这下玉冷二人早已牺牲,龙寒二人却安然撤离。世间不公,大抵如此。

却说龙寒二人回到龙门后,由怜殇二人主持大事,同时遍求名医,以期医治好两位师父的重伤。龙天伤势尚可,不出一个月便可下地走动;却不知寒月当时毫无防备,受伤最重,回到龙门时只是一息尚存,就连龙门剑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这一日,龙天找来怜殇二人,道:“两位徒儿,你们寒月师父这个模样,为师很着急,眼下有个法子,可以救救你们师父,不知你们可否愿意一试?”

怜殇忙道:“徒儿大恩未报,眼下正是时候,请师父明示,徒儿立刻去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天道:“说也不难,就是去北天圣教之中向东方圣主求救,圣教一统北天,一定有能人救得你们师父。只是我龙门现在遭人嫉妒,你们此时出去一定要小心才好,若是你们有什么闪失,龙门只怕更难坚持了。”

怜香道:“若是这样,就让徒儿去吧,徒儿之前一直在圣教长大,对圣教极为熟悉。徒儿去求求东方叔叔,他一定肯帮忙的,请师父放心。”

龙天道:“这样最好了。还有,你大师兄朱罹现在圣教,如果有什么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尽管找他。若是一时无人能医好你师父,你就把罹儿也带回来,咱们一同商量商量。”

怜香道:“师父您放心,徒儿记住了!”于是带了几个随从,直奔北天圣教而去。

却说过不多日,怜香来至北天圣教立桓山前。下马后,径自走到立桓山门口,守门的见了,躬身行礼,道:“欢迎怜香小姐回来!“那怜香道:”快去通报,怜香求见。“一个守卫忙进去通报,过不多时,守卫回来,道:“怜香小姐,东方圣主有请了!”于是怜香跟随守卫,进入立桓山内。

怜香自大门向内走去,约莫走了一里路,才来至宸阳宫门口。宸阳宫因是圣主行事之地,因而江湖人往往以宸阳宫作为圣教代称。小小宸阳宫,足以撼动整个武林。圣教大派,雄踞北天,不容任何人忽视其存在。

怜香走进宸阳宫,见东方鸿宇端坐正中央,李知兴坐在身旁。朱罹等护教尊使站立在侧。怜香欠身行礼,道:“弟子怜香见过圣主,见过各位尊使。”

东方鸿宇笑颜顿开,道:“我们的小娃娃什么时候这么懂事啦,快过来,让叔叔看看你!“怜香见东方鸿宇心情舒畅,自己也越发放开了来,跑过去道:”东方叔叔,好久不见您了,您还好吗?“怜香过去也是圣教护教尊使,更是方仲和东方鸿宇最疼爱的尊使,若不是怜香硬要去龙门,方仲如何都不会放她走。

东方鸿宇道:“好,好,只是有些想你了,小侄,你过得还好么?“

怜香道:“承蒙叔叔挂念,侄儿一切都好。“

东方鸿宇道:“都好便好,快快见过李爷爷。

李知兴见了怜香,笑道:“丫头,爷爷可想你呢。有空还来看看我们这些孤家寡人,爷爷没白疼你!这次你来了,要是没什么事就多住几日,住够了再走。”怜香应下。

东方鸿宇笑道:“还有这几位哥哥。哦对了,差点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你的龙门师兄,名叫朱罹,还不行礼?“东方鸿宇言语中带有无限疼爱。

怜香走上前去,对朱罹道:“小妹怜香,见过师兄,之前总听两位师父说起你,今日一见,果真不凡。“

朱罹自从到了圣教之后,渐渐对龙门之残酷行事产生反感,近日听闻龙门对战瑞鹤临江楼,龙门、临江楼均损失惨重,对此十分不满,又因龙门抚养朱罹长大,实在不好明确反对。因而冷冷道:“妹妹你过奖了。前一阵子我听说龙门灭了瑞鹤临江楼玉冷两位高手。不知此后龙门的二位师父,还有朱殇弟弟都还好么?”

怜香听闻这句话,脸色顿时沉重起来。道:“不瞒师兄,小妹此次回圣教,除了看看大家,还想找一位名医救治寒月师父。师父被玉冷二贼伤得很重,至今昏迷不醒。”

曾相听罢,立即道:“牛兄,令尊不是行医的行家么?不如,让他给怜香的师父瞧瞧?”曾相快人快语,抢在众人前头。他自幼在宸阳宫内长大,方仲圣主亲授武艺,于是便有些看低牛通寿这些外来之人,行事一向不拘小节。

牛通寿因他口中一直提及自己是蓼风斋中人,而蓼风斋早被圣教纳入麾下,自己伤心往事不愿再提,因而对曾相格外反感。又因曾相自幼在宸阳宫中长大,其祖父乃是第三十四任方仲老圣主的得力助手,与方仲情同手足,因而自己不敢过分得罪他。于是道:“弟弟说的不错,家父确是有些医术,但是只是医小病,自问没这个本领,能医好这么重的伤。弟弟自幼在圣教长大,就没有听说过天下有什么神医么?”

曾相心中确实不知,于是道:“这个小弟还真不知道。令尊不能帮忙,那咱们就只好另请高明了。”

怜香听罢,连忙说:“对啊,牛哥哥,我听说蓼风斋牛老可是人送外号‘圣手神医’啊,他老人家要是肯治这个伤,那我师父可就有救了,烦劳你待我去一趟罢。”

游竺鲲道:“牛老弟,人家怜香妹妹多孝顺她师父,你就开开恩,带她去看看吧,怎么说牛老也在咱们北天武林创下了名号。就算他老人家真的不能治,咱们再想办法,起码知道个结果。”

牛通寿本是忠厚老实之人,这么一听,也犯难了,说了实话,道:“游兄不知,家父这人因为有些医术,行为举止方面便有些怪于常人。咱们求医时,他都会有一个条件,时常去要人杀人,若是实在无人可杀,这才会要极尊贵的东西,也必与人性命相关。因而江湖人士除了叫他‘圣手神医’,更多人叫他‘牛阎王’,指的是从生死簿上留住一个名字,便要事先勾掉一个名字。“

敖融也道:“牛兄,就带着怜香妹妹去吧,难道你这个少主也没有面子了么?且去试试,就是不行,也没什么关系。”

牛通寿道:“就因为我爱好武学,不好医术,所以他才不愿认我这个儿子。唉,家丑不外扬,今天也算是见天了。”众人听了,也都无不感叹。

东方鸿宇道:“如此,还是请牛小侄带着怜香小侄一起到蓼风斋走一趟罢,行与不行,还要看造化了。”

李知兴道:“圣主说的极是,辛苦你们走一趟了。”

牛通寿道:“既然圣主和李爷爷都这么说,那我就陪妹妹去一趟,好歹也是个办法。”怜香忙道:“小妹这便先谢过东方叔叔、李爷爷,谢过哥哥了。哥哥,我们择日出发!”

原来这牛通寿的父亲,乃是号称‘圣手神医’和‘牛阎王’的牛会仙。此人行医半世,大小病症,都能治得痊愈。方仲一统北天的最后一派,就是这牛家祖传的蓼风斋,蓼风斋地处北天偏西位置,与北天旧派骊山始皇楼十分接近。江湖中人行走起来,难免有个磕磕碰碰,大病小灾,因此大家都觉得有求于他牛神医,对他格外的尊敬。方仲一统北天时,特地亲自来到北天蓼风斋,询问蓼风斋是否加入。牛神医虽然医术高明,然武功却不在行,早对圣教心生归附之情,见方仲亲自前来,已是给足了面子,遂同意归附,并请求自己居住在蓼风斋,儿子牛通寿要求前往圣教学艺,方仲满口答应。从此,蓼风斋在北天仍旧独树一帜。圣教中有谁受了伤,自有牛神医救治,龙门虽不属圣教,却是圣教同盟,牛神医给医治,也不为过,只是不知道他又能提出什么条件。

却说这日,牛通寿带着怜香,辞了众人,带着几个弟子,经由圣教向西而去,直奔北天蓼风斋。

众人行了几日,鞍马劳顿,终于来到了北天蓼风斋。早有圣教教徒在蓼风斋门口迎接,见牛通寿和怜香二人下马走来,连忙分成两列,躬身行礼道:“圣教教徒,恭迎两位护教圣使驾临!”见那牛通寿更不答话,径直向蓼风斋内走去。怜香从小是孤儿,被方仲捡回圣教,悉心抚养,虽为护教尊使,却从未踏出圣教之外半步,更不知圣教护教尊使在北天竟有这般尊贵待遇,实在超出自己想象。

怜香跟随牛通寿向内走去,见那蓼风斋虽是身处北天,边上却是有山有水,一派江南田园风景,虽然小巧,却不失玲珑。蓼风斋只有一重院落,构造简单。进入大门,牛通寿回身笑道:“欢迎妹妹光临寒舍!”怜香道:“一代神医生活竟然如此简单,实在难以想象。”

二人还未走到正厅门口,就听里面一声道:“不肖子孙,你竟也知道回来了?”

牛通寿听了,不免尴尬,道:“爹,外人在这,你怎可这样说我?”牛通寿记起规矩,外人来访,一律站在正厅之外。只见那老者坐在窗户旁,仔细端详着二人。

原来那说话者正是牛会仙,牛神医道:“你不承继祖业,非要学习武艺,不学无术,不是不肖又是什么!便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这样说你!”

牛通寿听了,也不答话。许久,听到正房之内的牛神医道:“这个小姑娘是谁,怎么见了本神医也不说话了?”

怜香见他不顾牛通寿颜面,对自己也甚是无礼,便也有些生气,道:“天下自古都是别人称神医,哪有自称神医的道理?”

牛神医大怒,道:“小丫头也忒不懂事。我的儿,你怎么把这样一个丫头带了回来?”

牛通寿道:“这是我的师妹,方仲老圣主的干孙女儿,今日带她前来,是为有件事情要求你。”

牛神医道:“方老爷子的干孙女儿?哈哈,模样倒还标致,只是脾气急躁了些。我早说过,他身体不好,不能和别人大动干戈,结果他心急,不听我的话,这便送了老命。这回他孙女儿前来,莫不是向我来赔不是的?”牛神医明知故问,语气甚是高傲,故意摆出一副不着急的样子。

怜香强压怒火,道:“这次不干我爷爷的事。只是晚辈入了龙门,龙门的寒月师父日前受了重伤,昏迷数月,眼下别无他法,只好来求求前辈,看在圣教龙门结盟的份上,能否高抬贵手,代为医治?”

牛神医大笑道:“笑话,单凭圣教之盟,我就得治病。若是圣教一统江湖,那老夫我还不是要忙死?不过圣教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小姑娘,老夫我看病是有条件的,不知道我那小子跟你说过没有?”

怜香道:“我听牛大哥说过。要什么条件您请开口,晚辈一定尽力去办。”

牛神医道:“外面都叫我‘牛阎王’,我虽有些医术,却绝对不敢和阎王作对,我只能在阎王爷打盹的时候换个名字罢了。要不然,他勾名字我留名字,这不是跟他作对么?我可怕阎王爷找我算账。只有你先杀个人,我才能救你师父,这样咱们也算不妨碍他老人家办事。你说呢,小姑娘?”

怜香道:“如此甚好,不违天命。敢问前辈,想要我们杀谁?”

牛神医道:“爽快!你们是龙门的,我听说最近龙门称霸中原,号称一大门派。什么舟山的墨虚、通天居的司空端、应朝寺的智通、亳州的高大力、宝峰观的六个道士、瑞鹤临江楼的玉代天夫妇,跟你们作对可没有一个好下场。你们龙门叱咤武林,可说是什么人都能杀。”牛神医不出家门半步,却早已将江湖大事了如指掌,实在令人佩服。

顿了顿,牛神医继续说道:“我的要求不高,你听好了,我要现任青城剑派掌门王种坤的项上人头!”此语一出,足重千钧。两人大惊。

怜香道:“前辈,能不能换一个人,这个人龙门恐怕一时杀不了。”怜香知他武功高深,不是轻易可以杀得。

牛神医道:“他与老夫我有仇,你们帮了老夫这个忙,老夫我才能救你们的师父。明白了么?你们杀了他,我要你们把他的人头给我拿来,送到我这里,为了防止你们找人代替,我还要青城至宝倾城绝剑为证,去办吧!”

怜香不知道该如何办,跟这个牛神医说了半天,牛神医不再说一个字。怜香知道此事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万分艰难,事不宜迟。事已至此,就算不行,也要回去和师父商量商量。

于是二人回到宸阳宫,面见东方鸿宇等人。

怜香说明那牛神医的要求以后,众人也都吃惊不已。李知兴深叹一口气道:“想不到他还记恨此事。”

东方鸿宇问道:“叔叔知道这原委?”

李知兴道:“老夫确实知道,不过请贤侄见谅,为了神医的面子,老夫还不能说。老夫只能说,此事事关蓼风斋、青城剑派以及湘南方府,无甚紧要,倒也有趣,是神医的脾气。”

众人听了,也都不再问起。唯有曾相兴致勃勃,跑到李知兴身边打听,李知兴笑而不语。牛通寿虽未说话,却对李知兴敬重有加,更加讨厌曾相之言行。

怜香知道此事重要,记起了龙天的交待,于是连忙叫上朱罹,辞了众人,与朱罹一道返回龙门。东方鸿宇立即教朱罹回去,代表圣教看望龙天等人。

于是朱罹、怜香二人辞了圣教众人,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地奔回龙门。

却说龙天见到二人回来,便知此事没那么简单。听了怜香的禀报,龙天打定主意,决定暗杀王种坤。因而龙天对朱罹道:“罹儿,此事你怎么看?”龙天明知故问,是要看看朱罹的心意。

朱罹道:“寒月师父待罹儿如亲儿子一般,从小抚养罹儿长大,又亲手传授罹儿武艺,罹儿感激不尽。眼下师父为了龙门基业永固,和师父出去打拼,受了重伤。罹儿救师父,自当是应该的。只是这神医开出的条件确实有些难于满足,青城剑派掌门武功高深自不必说,就单单是他深居简出,也是难以得手。我们若是这么等下去,只怕师父的伤势再难好转。”

龙天向来欣赏朱罹,因他重情义,有主见,不似朱殇般唯龙天寒月命令是从,是个冷血杀手。在龙天看来,朱罹成熟稳重不张扬,处事老练有善心,实在是能成大器的人物。龙天当初也不愿朱罹前去圣教,怕朱罹到了圣教为他人所用,难以再为龙门效力,又碍于寒月要求,才不得不忍痛割爱。若不是这次寒月伤势太重,不救龙门难以自保,龙天也并无什么机会召朱罹回龙门。龙天在这时,最想听听这位高徒的意见。今日见他谈吐大方,举止得当,分析事情也是头头是道,心中满是赞许。听到朱罹这般说辞,自己也有些糊涂,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于是龙天问道:“那以你所见,此事该如何是好?”

朱罹道:“以徒儿愚见,不如另请高明,徒儿听通天居司空师父说起过,西北大荒山有一前辈名为万木春,人称‘毒手药神’,目前隐居北天,门派名唤‘万寿谷’。不知请他来,可否?”

龙天听闻,心知有愧于通天居,即便是找到了,提起龙门,那人也不会医治。龙天想到这里,对朱罹有些失望,便责怪朱罹道:“这人与通天居交好,又怎么肯出手医治你寒月师父?你这想法,未免也不够周到了。”

朱罹道:“徒儿只是考虑到这人不似那‘牛阎王’一般冷漠无情,提出这般无理要求。所谓医者仁心,我们求求他就是了。此人行医六十年,也未出过什么差错,不也是比那‘牛阎王’的经验多出许多?”

龙天听了,心想朱罹说的有几分道理。便放下脸色,道:“依为师看,‘牛阎王’没有八分把握,是不敢向我等先要人头,再去救人的。你说的那姓万的,就算医术高明,我们一时也找不到他。眼下有条明路,倒不如硬着头皮走下去,看看是什么结果。”龙天显然反对找寻“毒手药神”。

顿了顿,又道:“这个‘牛阎王’我还知道些底细,此人的父亲牛逸凡便是当年北天旧派始皇楼“骊山四公”之一。后始皇楼树大招风,竟可与圣教匹敌。圣教下令清剿,终究略胜一筹。这牛逸凡号称妙手回春,然武功低微,被方仲老圣主逮个正着,从此便给方仲老圣主看病,十几年前暴病而亡,竟然无人能治。始皇楼在时,牛会仙按照牛逸凡安排,另立门户,自号蓼风斋,从此以看病为生,也算是远离了宸皇争斗。谁知此人看到父亲下场之后,便觉天命有数,不可得罪阎王,于是救人时便要人先杀一人,以期在生死簿上换个名字。此后看病人数不减反增,由是创下了名号。”

龙天道:“罹儿,这样罢。你与殇儿一同前去青城剑派,你二人趁夜潜入其中,引诱王种坤出来,再施偷袭便可,成与不成,就看造化了。为师留下,同怜香一起照顾你寒月师父,并镇守龙门。”

朱罹面露难色,自己说的龙天根本不当回事,于是道:“师父,不是徒儿不孝顺,实在是情非得已,力不从心。一则不能杀害无辜之人,再掀仇浪;二则我二人不会是王种坤的对手,实难取胜。请恕徒儿不能领命!”

龙天道:“无妨,为师不让你杀人。你只需潜入青城剑派,将王种坤引出来,剩下的交给殇儿和小荣便是。暗杀方面,殇儿更为在行,无须你来出手,这倒也不算是你的罪过。为师师命已下,不可更改,师门规矩你是知道的!”龙天言语中软硬兼施,逼迫朱罹就范。龙天所说的小荣,却是龙门联系的一位成名杀手,名叫何向荣的,此人师出川南玉龙会,而后脱离玉龙会自立门户是川南一带一等的杀手,那玉龙会出了十好几位,在江湖上也都是臭名已久的。

朱罹想到龙门对于自己有恩,又不让自己去杀人,便动了心思,方欲讨价还价,朱殇突然出现。

只见朱殇满脸杀气,提剑而入,道:“师父请放心,徒儿和师兄去办,师兄若有闪失,有徒儿在。”言罢狠狠瞪着朱罹。朱罹明白,若是自己不能完成任务,朱殇定会先对自己动手。

朱罹见状大怒,道:“为了救人,再去杀人,这究竟是善是恶,徒儿想不明白!”

龙天笑笑,走到朱罹身边,在朱罹耳边轻语道:“救你师父,是天经地义的事。司空玉璋那老匹夫向来视我龙门为眼中钉、肉中刺,妄图早日灭我龙门,为师对于他也没什么好感。如今你去救你寒月师父,为师感动不已,对于他的无礼,为师也就不再追究;若是你再有半分犹豫,为师可难保他了!”

朱罹想到自己虽不惧怕朱殇的武功,然与龙门此时撕破脸皮、令恩师司空玉璋陷入危境总不大好。

朱罹眼看不能再反抗什么,便应了下来。心里思量着如何将此事做到两不相欠。

如此,朱罹朱殇前往蜀地青城剑派,一场由朱罹 、何向荣主导的、朱殇督战的刺杀行动就此展开。众人约定在成都城与何向荣汇合,准备暗杀王种坤。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0

第十二回 胆怯怯良人遭算计 势汹汹恶贼动杀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