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守墓族>第一节主要人物出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主要人物出场

小说:守墓族 作者:热龙侠 更新时间:2018/5/25 0:14:12

守墓族源于古代皇室灵墓守护者,在古代皇室为了守住皇室灵墓,使灵墓中的珍宝陪葬品不被盗,于是请了一群守墓高手来守护皇室灵墓,代代相传,专为各代皇室、达官贵人守墓,而形成了守墓一族的人,叫守墓族。守墓族世代相传,繁化成了一族守墓的高手。

故事开始于现代;在一个密秘的仓库中,夏斗和夏倒胜等几个人,正在和一个商家在谈买卖。这时,在夏斗等人不远处,正藏身着几个人,他们正在盯着夏斗在做买卖。这几个人;一个叫热箭宝,一个叫热守婷,另一个叫邓怀欢,还有一个叫童念茹。他们正藏着盯着夏斗等人的一举一动,似乎在准备做什么大事般。但他们并不紧张,很从容的样子,看得出来做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是常有的事了,所以很有经验,藏的十分的好。

此时,夏斗正微笑的领着商家向一个箱子前走边说:“黎老板,你放心绝对是好贷,这标物您绝对满意,请。”夏斗说完伸出手,向着箱子,做出个请的姿势。夏倒胜也上前笑着对黎老板说:“黎老板,我二哥说的没错,这绝对是正贷,您看完了,绝对的喜欢,包您满意。”黎老板听了笑着点头说:“好,那看看吧。”夏斗就对夏倒胜一使眼色,夏倒胜就明白了,对身边的一个人说:“成子,来,开箱。”

成子就马上拿着铁杵把木箱打开了,木箱子一打开,黎老板就上前去看;木箱子内放了很多干草。成子把干草轻轻拨开,一对小而巧的玉瓶子出现了。黎老板看到后眼都直了,马上戴上手套,伸手去把一个玉瓶拿出来,仔仔细细的品赏着。看了好一会,又放下去拿另一个玉瓶来看,他脸上堆满了笑容,眼睛直发亮似的,嘴里还不住的说:“好,真是好东西啊!好贷!正贷!绝对是好贷!精美!精工一流!皇室珍品!真是太美了!”黎老板不断的赞美着。

看到黎老板的举动与赞美,夏斗等人都得意的微笑着。黎老板一番赞言后,就笑着对夏斗说:“老夏啊,看来也只有你才有本事搞到这么好的东西了,老夏,这我可看好了,得给我留下,可别给别人了。”夏斗刚要开口,夏倒胜就先开口说:“放心,黎老板,就是专门给你留的,不然也不会让你看了,我们可是多年老主顾了,老朋友了,放心吧,绝对给你留着。”黎老板听了,微笑看向夏斗,夏斗就微笑的点头表示同意。

就在这时,童念茹马上跳了出去,顺着旁边的像梯子似的木箱子,一层层的快速跑下去,跑到夏斗等人的面前。夏斗一看到童念茹就问:“念茹,你跑这来干嘛?胡闹。”黎老板就问:“老夏,这位姑娘有些面熟,是你家的小公主吗?”夏斗就回说:“以前在我们交易的时候,你不见过几次了,您贵人多忘事。她是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孩子,老朋友不在了,我只好把她养大了。”夏斗说完后脑筋一动,马上对童念茹说:“念茹你这丫头,是不是又要搞什么名堂?”夏倒胜听了,马上说:“成子,把东西收起来。”可成子刚要动手,童念茹一手抢过黎老板手上的一个玉瓶,另一手拿起了木箱上的玉瓶举起来说:“好东西啊!”然后往后退了几步,躲过了夏斗和夏倒胜的伸手抢夺。夏斗等人前有木箱拦着,手无法伸的那么长,够不着,可他们刚想绕过木箱过去。

这时,热守婷马上吊着一条绳子快速的飞溜而来,一只手用一个袋子,把童念茹高举的手上套走了那对玉瓶,然后从童念茹头上快速溜过,吊到另一边高叠的木箱上了。夏斗等人正要追,邓怀欢出现了,从高处把一些木箱推倒在夏斗等人前不远的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夏斗等人听声响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几步。热守婷拿着布袋转身得意的向夏斗等人微微一笑,就又转身快速的从木箱上跑了,邓怀欢也微微一笑然后也跑了。夏斗怒说一声“你”就想追上去,但这时热箭宝却一下子跳到夏斗等人跟前,拦住了夏斗等人的去路,微笑的说:“夏伯父,又在倒卖文物啊,这可不好,文物就该捐献还给国家,我们就做做好事,帮帮您的忙吧,您好像太忙了。”

夏斗生气的说:“又是你,你这小子你……。”夏斗没说完,夏倒胜就说:“对,你这小子多次坏我们的买卖,我们那得罪你了,你小子一直盯着我们,是不是你爸……。”夏斗听到这打断夏倒胜的话,对夏倒胜说:“阿胜,行了,别跟他说些有的没的。”夏倒胜会意的点点头。热箭宝听得有些不明白的问:“倒胜叔,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爸什么呀?这事跟我爸有什么关系?你认识我爸?”夏倒胜刚想开口答话,夏斗一挥手抢先说:“行了,什么你爸的,谁有时间认识你爸的,我三弟说的‘吧’,不是老爸的‘爸’,是跟‘巴’音相近的‘吧’,是助词,我三弟的意思是;你吧是不是总爱跟我们作对,懂吗?小子,乱会意,你小子还是文物研究员呢,这都听不明白。”热箭宝听了点点头说:“哦,明白了。”夏倒胜就说:“对,我就是我二哥说的意思,你小子明白了就好。”热箭宝低下头点头说:“明白,现在听的很明白,非常的明白了。”热箭宝说到这就一抬头轻笑一声说:“我是听得很明白了,不过,你们有必要解释的这么清楚吗?”热箭宝说完歪歪头的轻笑。

夏倒胜听了点点头说:“是啊,没错,有必要跟你解释那么多吗,那就拳头见。”夏倒胜说完就挥拳头向热箭宝打去,热箭宝就马上格挡,俩人开始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成子看了会,就问夏斗:“斗哥,这胜哥好像没用全力吧,以胜哥的身手,对付这小子用不了这么多招的。”夏斗看了看成子说:“玩玩而已,不然你上吧。”成子听了点点头,就马上快速向前一跳,然后一拳向热箭宝挥去,热箭宝马上接招和成子交上了手,夏倒胜见成子上来了,就停下,退下来了。成子跟夏倒胜的年纪差不多,算是跟热箭宝不算一辈的人,经验丰富,功夫也比热箭宝好了,没过多少招,热箭宝开始处于弱势了。再没几招,热箭宝就被成子击倒在地了。成子想好好教训一下热箭宝,就马上对倒在地上的热箭宝下重手。童念茹看到着急了,可她刚想上前阻拦,就听到夏斗喝住成子:“成子,行了,别打了。”成子收回手对夏斗说:“斗哥,为什么呀?这小子常找我们麻烦,你每次都轻易的放过他,这么就轻饶了他,他会没完没了的,我觉得……。”成子没说完,夏斗就一抬手打住成子的话说:“行了,成子,别说了,我们也算是摸金校尉了,不是黑社会老大,况且他是我儿子的同学,就这样算了。”

夏斗说完就转身对黎老板说:“黎老板,不好意思!您也看到了,东西被夺走了。”夏斗指了指,正在被童念茹扶起来的热箭宝接着对黎老板说:“这小子脾气硬的很,他肯定不会把东西还回来的,这小子也挺精的很,他让他妹妹把东西拿走了,肯定马上交给国家的,我看是很难追回来了,总不能到国家文物研究所去抢吧,那可是强盗了,我们也不能这么办是吧?”黎老板听了就说:“这个我明白,要是你真的抢来,我也不敢要不是,那老夏,你的意思是?”夏斗笑笑说:“黎老板,我们是老朋友了,打过这么多次的交道,您也了解我的为人,这样,下次,下次我一定弄更好的东西给你,这次是我大意了,让这小子发现了,下次我一定小心一点,给黎老,不,黎老哥,给黎老哥您弄几件更好的贷,行吗?黎老哥。”黎老板听了也笑笑说:“好,这说的是那里话,都老朋友了,我当然信你了,老夏你不用这么客气的,黎老哥,黎老哥的叫,见外了啊,不过听着倒挺顺耳的。”夏倒胜也说:“对,黎老板,下次再弄几件好货献您,这次就不好意思了!”黎老板笑了笑说:“行,不用客套了,理解,我等你们下次的好货了,这次须说没得到,但也开眼界了,饱了眼福了不是。”夏斗拍拍黎老板的肩说:“黎老哥,这次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让您失望了,算我不对,走,我请您吃饭去,算陪罪了,请一定赏脸。”黎老板笑着说:“客气了,那就这么说定了。”黎老板说完叹口气说:“唉,这么快我就得退场了,才刚出场没多久,不知道作者什么时候再让我现登场了,唉!”夏斗就问黎老板:“黎老哥这说的什么意思?”黎老板微笑摇头说:“没什么,走,吃饭去,你请啊。”“好,当然我请,黎老板请这边。”夏斗微笑一下说到,就领着黎老板去吃饭了。

成子还是不明白的问夏倒胜:“胜哥,斗哥这……再怎么也得把东西要回来吧,就这么算了,每次遇到这小子都这样不好吧,这不是白干了吗?”夏倒胜拍拍成子的肩膀说:“行了,成子,我二哥总有他的想法,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被这小子捣蛋了,还不了解这小子吗?硬着呢,不会交出来的,总不能下死手吧,算了,认栽了,走吧,成子,吃饭去。”夏倒胜说完就跟上去了。成子无奈的看了看热箭宝,也带身边的几个人跟上夏倒胜去吃饭去了。

童念茹见夏斗等人走远了,就问热箭宝:“宝哥,你没事吧?”热箭宝伸伸手说:“没事,被他们打惯了,身体好着呢。”热箭宝说完就笑了,童念茹也跟着笑了说:“宝哥,你今天的计划,不太好吧,应该想更好的计划才好,万一夏叔叔他们不放过你,不就麻烦了,应该用一些像最早以前的方法,不留痕迹的弄走,那样不更好。”热箭宝笑了笑回应说:“不必了,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我早就知道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再说,前几次的计划很周密,可还不是被了现了,最后不也都东西到手,人没事,所以没必要费心做太好的计划,明抢都行。至于以后嘛,最主要的,最难的是弄到他们交易的信息会越来越难,他们肯定会把信息藏的越来越深的,我们以后得在这方面下功夫,把脑都用这上面来,只要知道了他们交易的信息,而不被他们发觉,那就好办了,只要再想一些能拿到手,又能马上把东西转走的计划就好,其他的不必太费脑。”童念茹听了笑着点点头说:“对,宝哥真聪明,而且还有我呢,夏叔叔总不会为难我的。”热箭宝听了,笑笑说:“好,那我们赶快回文物研究所去吧,张教授还在等我们呢。”

童念茹应声好,就和热箭宝直奔文物研究所而去了。

不久之后,也就是第二天早上,热箭宝等人才从文物研究所回到他家门口。一个帅气冷面的男子站在门口,热箭宝看到了就对这男子微笑的说:“冷哥,你站在门口干嘛?”原来这男子叫冷。童念茹和邓怀欢高兴的上前同时对冷说:“冷哥,你站在门口等我们吗?”俩人问完,就相对一笑,童念茹就说:“怀欢姐,你跟着我问干嘛?没必要跟我抢话呀。”邓怀欢微笑的说:“我呀,觉得应该是我先想到要问这句话的才对,是你脑袋总跟着我的脑袋走而已,真不知你的脑袋搞什么鬼?总爱跟风。”童念茹听了有些不高兴了,脸黑了一下,又马上轻笑的说:“对,我脑袋爱跟风,我看你脑袋爱抽风,都是疯,不过你比我疯,因为你先说疯的。”邓怀欢听了可气了,双手一叉腰,脸黑黑的对着童念茹说:“念茹小妹,你是打算跟你的怀欢姐我吵架了是吧?我可是姐,你是妹,你吵得过我吗?”

热箭宝看到这情形就叹口气说:“又开吵了,这俩姐妹可真是对活宝,在一起没多久就吵一次。”热守婷点头说:“对,不过是对人八哥,总爱叫。”热守婷说完就上前跟正在吵架的童念茹和邓怀欢说:“好了,别吵了,有完没完呀。”邓怀欢别了一眼童念茹说:“我跟她没完。”童念茹马上反击说:“没完就没完,谁怕谁。”俩人就又开吵了,热守婷无奈的摇摇头。

热箭宝就上来叫住吵架的童念茹和邓怀欢说:“好了,两位大小妹,总吵有什么意思呢?”邓怀欢和童念茹听了,就同时问到:“什么叫大小妹?”俩人问完,就相对一别眼。热箭宝就摇头说:“真拿你们没办法,你们俩个性格不同,跟你们各自相处,就觉得你们性格很不相同,一个活泼一些,一个沉静一些,但你们俩一走到一块,但就性格马上相同了,你们的想法总是一致的,真怪了,你们是不是商量好的呀?”这时童念茹和邓怀欢又同时回答说:“谁跟她商量好呀。”俩人一说完,就马上相互给白眼。热箭宝见到这情形不住的笑了笑说:“看嘛!语气言词都是一致,字都不多一个,连说话对眼的表情都一模一样。”童念茹和邓怀欢听了,都说了个“去”,就都别过头去。热箭宝和热守婷只好无语的笑着摇摇头。

童念茹和邓怀欢这时同时想到了什么,又同时转身向热箭宝,并同时问到:“宝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什么是大小妹?”俩人问完又相互白眼了。热箭宝反应了一下说:“哦,好吧,我回答你们就是了,别给对方白眼了,大小妹的意思就是,你们比我小,是小妹,但吵起架来呢,又像大小姐,所以我就叫你们大小妹了。”这时热守婷笑着插了一句:“我听着怎么像叫大脚妹。”童念茹和邓怀欢又同时大声回应:“谁是大脚妹?我的脚才不大。”俩人说完就马上怒脸相对。热守婷微笑的说:“好了,我开玩笑的嘛!你们别再吵了,明明想法一致,应该更合的来才是,却总是要吵,问候一句冷哥而已,谁问不都一样,一起问就一起问了,又吵个没完。”热守婷说到这伸手指了指童念茹和邓怀欢的脸接着说:“你们这样的问问题,问完就吵,还用听对方的回答吗?不用对方回答,不如不问。”童念茹和邓怀欢听了都马上醒过来似的点点头说句“对啊”。就都马上问冷:“冷哥,你是站在这等我吗?”冷冷冷的说了句“不是。”

热箭宝就问冷:“冷哥,那你不在屋里,站在门外干嘛呀?”冷也是冷冷的说句“有事”。然后又说:“你身后。”热箭宝听了,一转身回头,就猛的看到一个男的向他飞脚踢来,热箭宝马上招架与之打了起来。

最初,热守婷等人紧张了一下,但看清楚了那男的长相,就松了口气,安心的观战。跟着这男的来的,还有一个女的,这女的看到热守婷她们后,就高兴的上前打招呼,一一问好:“守婷姐好!怀欢姐好!念茹姐好!好久不见,你们都好吗?”热守婷等人点头说好,热守婷就上前去拉住这女的手高兴的说:“胜蓝妹妹,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吗?你哥也好吗?在国外学习考古,学到不少东西吧?”童念茹和邓怀欢也同时高兴的说:“蓝妹妹,国外有玩的吗?又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手信呢?”

原来这女的叫夏胜蓝,在和热箭宝打的是她哥哥,叫夏得龙,他们是夏斗的一对儿女。夏胜蓝这时不住笑了笑说:“怀欢姐和念茹姐还是跟以前一样,想法很一致呀。”童念茹和邓怀欢同时笑了笑没回答,热守婷就说了句“他们想法一致,可不是好事,刚刚呀还……。”童念茹和邓怀欢同时打断热守婷的话说:“守婷姐,别说这些了,还是让蓝妹妹说吧。”热守婷就点点头,夏胜蓝笑了笑,就微笑的说:“我这几年跟我哥在国外还好,是学了不少考古的学问,我跟我哥这次回来,就想从事考古,和保护文物的工作,详细想法以后现说吧。”夏胜蓝说到这就转头对童念茹和邓怀欢说:“念茹姐和怀欢姐,你们都有礼物,守婷姐他们也有,我带了不少忌念品回来,在车上,等一下拿给你们。”

童念茹和邓怀欢刚高兴的想说什么时,就看到热箭宝和夏得龙打完了;就看到热箭宝和夏得龙最后对了一掌后,就各自跳开了,俩人不分高下。只见这时夏得龙表情夸张的念到:“床前明月光”。热箭宝就也表情夸张的对念到:“疑是盘中餐。”夏得龙再念:“举头望明月。”热箭宝再对念:“低头吃的香”。俩人说完就对笑起来,然后各自对称一句“龙兄,”“宝兄”就相抱了一下,然后就放开表情异常夸张的对笑着。

在一旁的夏胜蓝对热守婷等人说:“他们俩这对话,像不像在恶搞古诗词吧。”热守婷猛点头说:“不是像,根本就是。”童念茹和邓怀欢同时说:“对,这样恶搞古诗词真不好,你们可不要这么做哦。”夏胜蓝说:“他们这样恶搞古诗太低下了吧,听这词,文化程度真不高,恶搞也来好些的。”邓怀欢和童念茹就同时说到:“他们可能是故意的,就像写作一样,有自己的风格嘛。”热守婷笑了笑说:“写作,现在写这个故事的作者是故意用这么直白的文字写这个小说吗?热龙侠的风格吗?不是吧,我偷偷告诉你们,肯定不是,这个作者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没毕业,但他又能想出故事来,又想写,所以就用说故事一样直白的文字,少用文化程度高的形容词,来写这个故事了。他说这是他的风格,你们千万别信,他是没办法才这样写的,我可是偷偷告诉你们,读者们的,可不要让作者知道是我说的,不然他会把我写挂了的。”作者的话(我已经听到了,热守婷你揭我老底吗?还是乱说说,你给我小心点,不过,我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才不会因为你说这些话就把你给写挂了的,我像这样的人吗?)热守婷听到后,忙说:“不是……,作者真不小气!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作者你接着写你的故事吧,不然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了。”夏胜蓝就问热守婷:“守婷姐,你在干嘛呀?什么作者的?是什么呀?”热守婷强笑一下猛摇头说:“没事……没事,真没事。”

这时,就看到在耍宝的夏得龙和热箭宝在表情异常夸张的在对笑着,似乎在对比着谁更夸张一些,因为他们在对笑中,不断的变换着夸张搞笑的表情,可最终是夏得龙输了,他做不下去了,就推了热箭宝一下笑着说:“好了,我比不了了,算我输了,对了宝兄,好久不见,功夫有些长进了,夸张的表情也一样。”热箭宝也笑着拍一下夏得龙的肩说:“赢了的感觉真好!对啊,龙兄好久不见,你的功夫也是大有长进了,在国外好吗?”

夏得龙刚要回答,就看到了冷,然后指着冷问热箭宝:“这位是?谁呀?眼神不错呀,我还没起脚,他就发现我要起脚了,还提醒了你,不然我一定偷袭成功的,打你个落花流粉。”热箭宝还没回答,热守婷先开口说:“龙哥,你太没文化了吧,都出国学习了,文化底子怎么这么差呀,那叫落花流水。”夏得龙一笑说:“守婷妹子,落花怎么会流水呢,花上都是花粉,花落下来当然流粉了,又没踩碎,那会流水呢?”热守婷听了邪笑一下反击说:“你真会胡扯,行,好,对,龙哥文化真高,以后有什么不懂的,我一定请教你的,要你答不出来,我一定打你个落人流血。”夏得龙听了就刚要回击,热箭宝就说:“行了,龙兄,别跟女孩子杠嘛。”热箭宝看着冷说:“龙兄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冷,是几年前我爸外出考古的时候,救回来的,他又失去记忆,见他冷冰冰的,所以就叫他冷了。”夏得龙听了介绍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夏得龙说完上前指着冷的脑袋笑叹惜着说:“哦,原来他是被洗脑了,把记忆全洗掉了,真可怜啊。”热箭宝就拉了一下夏得龙说:“龙兄,别乱说了,我爸可说了,要多尊重他,别胡扯了。”

夏得龙听了点头说:“好嘛,热伯父的面子要给的,对了,热伯父伯母呢,多年不见了,得拜会,拜会,请个安了,不会又出去考古去了吧。”热箭宝笑了笑说:“没有,可能是在家呢,龙兄到屋里坐坐吧,请了。”夏得龙微笑说:“好,我这就去给伯父伯母请安去。”热箭宝就笑笑说:“少胡说了,别说得太古词了。”这时冷开口了,说:“怕是不能如愿了。”热箭宝就问冷:“冷哥,怎么了?我爸妈又出门了?”冷轻声冷气的说:“不是出门,是出事,肯定出事了,我回来就看到了,看似屋里打过仗,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1

第一节主要人物出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