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迷失的舰队之1937>第十七章 台湾(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台湾(一)

小说:迷失的舰队之1937 作者:田园牧歌 更新时间:2018/7/4 23:22:24

  1938年9月,国内外所有报纸的头条都在报道苏联和日本签订停战条约的消息,当然这些报纸的记者们是不知道关于这场战争的内幕的。此刻日本军部正在计算这场被天皇称为“毫无意义”的战争的损失:三个月的边境战争日本陆军仅阵亡就有超过10万人,唯一的战车师团被消灭,装备损失、物资消耗更是不计其数,虽然苏联红军也付出了同样大的代价,但是任何人都清楚这样的损失对于日本来说更加沉重,更为严重的是华北方面军几个主力师团被调走后土八路趁机扩大了他们的根据地。面对这样的惨败日本朝野上下再也无法淡定,原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参谋长东条英机被撤职,改由梅津美治郎担任司令官,石原莞尔担任参谋长,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杉山元也被撤职,改由岗村宁次担任。

  在两人刚刚上任的时候同样是刚刚上任的华东方面军司令官矶谷廉介不停的发来急电,此前他已经带着只有一个第十师团的华东方面军和李宗仁的几十万大军对峙了3个月,有情报说李宗仁要进攻了,矶谷廉介再狂妄也不至于相信一个师团能抵挡几十万大军的进攻,华北方面军的主力师团已经被重创,梅津美治郎和石原莞尔只得把刚刚从本土运来的重新组建的第六师团调给华东方面军,还东拼西凑将第十二师团、第十四师团和第五十七师团恢复至齐装满员状态调给矶谷廉介,至于没有被调动的关东军各师团则全部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

  日本人当然不是很清楚国军要进攻的原因,因为真正的原因只有凯申自己心里明白:神秘舰队组织的那支陆军近期就要准备登陆台湾了,如果台湾被收复他们的声誉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全面抗战之前地方军阀打出一个“抗日”的旗号就能拉来一大片舆论支持,更何况是收复台湾这种实实在在的抗日功绩呢?他们收复一个台湾省,凯申也要收复一个山东省来平衡舆论的影响,在明琰修和叶卿尘筹划收复台湾的时候,凯申也在筹划收复山东,除了正在整训的第3师、第6师、第9师、第14师、第36师、第57师、第87师、第88师、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和宋子文掌管的税警总团,其余凯申能使用的军队已经全部派往前线了,战斗力强的部队被派给李宗仁,而在河南作为策应的汤恩伯除了从胡宗南那里调来的两个师外全部是新收编的杂牌军。

  正在沈阳开会的岗村宁次、石原莞尔和梅津美治郎三个人也在一张地图前研究着凯申的小九九,石原莞尔指着地图说道:“山东是支那军的真正目标,河南的汤恩伯部不足为惧,而徐州的李宗仁部精锐汇集,实在是心腹大患。”

  梅津美治郎思索片刻后说:“请问石原君是如何看待正在福建的那支支那军呢,当地的情报网已经被破坏,我们现在很难得到确实的情报。”石原莞尔看着地图上的台湾和福建,思索半晌后才出声:“我认为神秘舰队固然可怕,但是正因为他们缺乏陆战力量才会临时组建军队,台湾有从关东军抽调过去的4个精锐步兵联队,原来的台湾混成旅团也由抽调过去的关东军老兵重组,还有从当地招募的忠于皇国的台湾人组成的守备队,我想问题应该不大。”石原莞尔顿了一会儿,而后指着地图上的山东说道:“目前在山东的防御最为重要,我的设想是由矶谷廉介指挥在山东的五个师团进行防御,与此同时关东军加紧补充兵员装备和弹药粮秣,而后和矶谷廉介君一道发动反攻,消灭正面的支那军主力。”

  “石原君,您不觉得这个方案太保守了吗?”一直沉默的岗村宁次说突然发话了,梅津美治郎和石原莞尔一齐看向岗村宁次,岗村宁次指着地图说道:“之前杉山元就提出过这个方案,沿平汉铁路南下攻克武汉,按照成吉思汗的方式打一个大包抄,如此一来三个月就可以结束支那战争,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这个计划没有被实行。”

  “如果是之前实行这个计划自然没有问题”梅津美治郎也发话了,“然而和俄国人作战华北方面军同样损失巨大,你们现在的兵力和弹药恐怕不足以完成这样宏大的作战计划了。”

  岗村宁次看着地图沉思片刻后,信心十足的说:“和俄国人停战后天皇陛下的旨意是把重点重新放到支那,我相信华北方面军和关东军的损失很快会得到补充,军部已经在国内加紧征兵,军工厂也在三班倒生产武器弹药,为了保障陆军军费天皇陛下已经同意取消海军的一艘超级战列舰和两艘新式航空母舰的建造,这对于我们陆军来说同样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

  另外两人听到这番话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岗村宁次显得有些恼怒,但还是说了一声:“进来!”。一个参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说:“报告长官,东京来的电报,支那人开始进攻了!”

  “这么快?”梅津美治郎和岗村宁次面面相觑,石原莞尔看了两人一眼,得意的说:“放心吧,矶谷君那里有五个主力师团,哪怕支那军数量占优,想要打败矶谷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长官,不是山东,是台湾,支那军开始进攻台湾,东京方面的消息说安藤利吉将军不久前失去了和澎湖守军的联系,推测他们已经全体玉碎了!”

  “这绝不可能”石原莞尔摇着头,“据我所知澎湖守备联队可是一个加强联队整整4000人,那可是从关东军抽调的精锐联队啊,联队长加滕义男是我一直非常欣赏的优秀年轻将领,一定是安藤利吉那个混蛋把这支联队调往本岛,所以澎湖才会守备空虚!”

  “不是的长官”参谋说道,“安藤将军收到的最后一份电报署名正是加滕义男联队长!”

  听到这里石原莞尔低下头,不停的摇头,嘴里念叨着:“加滕义男,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东京,他富有朝气,年轻有为,可以说用任何形容军人的褒奖之词形容他都不过分,皇国未来的名将之花怎么就在澎湖阵亡了呢?”

  就在石原莞尔痛心疾首的时候,澎湖县附近的一座民房内,李江浩正带人打扫战场,一具被子弹削掉半个脑袋的尸体被摆在一边,尸体身上穿的是日军佐官服装。沈云一手拿着98K步枪走进屋子,李江浩看见后走了上来,递给沈云一把南部手枪:“政委,这是从这个鬼子军官身上搜到的,枪上刻着日文,我们都不认识日文。”沈云接过手枪,对着手枪上的铭文念道:“加滕义男,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是日军澎湖守备联队的联队长,这次你们立了头功啊!”

  李江浩面无表情,话语间听不出丝毫的喜悦:“李虎,沈行俭,还有我们的班长徐亮都在围剿这个鬼子头头的时候牺牲了。”沈云一怔,木然的问:“他们的遗体现在在哪里?”李江浩带着沈云来到屋外,地上摆着三具被白布覆盖着的尸体,血迹已经完全渗透了白布,李江浩看着地上被覆盖的尸体,说道:“沈行俭那个愣头青顶着机枪往前冲,徐亮、李虎他们遇到了鬼子掷弹筒的袭击,直到现在我都不敢把布翻开去看他们最后一眼。”说到这里李江浩有些哽咽:“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入伍就要拍照,我以为只是用来做证件的,我还以为我们用白床单只是为了干净整洁,没想到那就是我们的裹尸布。”

  “当初鬼子挑起卢沟桥事变的时候,我和我那些连枪都没见过的同学和29军一起走上前线,在一个晚上鬼子上来了,我们就和鬼子短兵相接,我记得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也忘了害怕是什么滋味,看着同学们的尸体”沈云也开始哽咽起来,“我想哭却忘了该怎么哭,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我想着要报仇。”说完便拍拍李江浩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沈云刚刚回到团指挥所,杜海就问:“路上遇到敌人了?”“你怎么知道?”沈云显得很诧异,杜海指了指杜海手中的步枪,说:“你一进来我就问道一股子火药味了,肯定是和敌人有遭遇。”沈云将枪放在一边,说:“一股日军残兵而已。”

  ”“的确是残兵”杜海的表情严肃起来,“但是这更加让人讨厌,鬼子的顽强程度更加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现在化整为零准备入夜后偷袭我们,现在我们必须遵守战争手册上的所有规定,现在可以准备转入防御了,尤其是炮兵阵地、后勤补给点这些节点!”

  一个排的步兵正在布置警戒,他们在阵地附近牵起细绳,绳子上绑着空罐头,排长陈昌浩在地图上标记着规定的进出阵地的路线,这些进出路线上被布满了空罐头,只要人经过就会触动这些空罐头发出声响,入夜后这些通道就禁止通行,而在规定路线以外的地方则布置有诡雷,埋设诡雷的地点也被标记在地图上,以方便第二天拆除。

  很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很快就到来了,夜空中时不时有照明弹升空,借着照明弹的亮光散兵坑里的士兵紧张的观察着阵地前的动静,陈昌浩则半躺在散兵坑里嚼着饼干,悉悉索索的声音放佛是老鼠在偷食。突然几声闷响传来,毫无疑问这是诡雷爆炸的声音,接着是“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陈嗣昌赶紧把剩下的半块饼干丢下,把姿势改成卧倒,大声喊道:“开火,刘峰接连部。”其实不等下令,士兵们已经开火了,通讯兵也已经叫通了连部,陈昌浩拿起话筒大声喊道:“日军夜袭,请求照明弹!”连部的82毫米迫击炮发射的照明弹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在亮光下日本兵无所遁形。组成交叉火力的4挺MG34机枪发出电锯一般的声音,向那些四处奔跑的日本兵喷射出密集的弹雨,副射手不断将弹鼓递给机枪手,而后接过已经打空的弹鼓,50毫米迫击炮也借着照明弹的亮光标定诸元,随着一声声口令,迫击炮弹一枚接着一枚被发射出去。

  这时阵地上的人感受到爆炸的气浪,身边也能看到爆炸产生的火光,这种情况下最有可能的就是日军的掷弹筒、迫击炮或者92步兵炮,陈昌浩赶紧拿过话筒:“呼叫连部,日军有轻型,请求压制射击!”连部的6门82毫米迫击炮开始射击的同时,营部的4门75毫米榴弹炮也开始咆哮起来,爆炸的炮弹在阵地前沿筑起了一道火网并往前延伸,随后团部的105毫米榴弹炮也开始射击,大地跟随着爆炸声在颤抖,在后方发射的日军掷弹筒手和前方冲锋的日军步兵在爆炸产生的气浪面前如同纸片人一样翻飞。

  第二天来临的时候,陈昌浩指挥士兵将本方11具阵亡人员遗体用白布盖好,一晚上的战斗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战斗的痕迹,有烟熏过的痕迹,也有血迹和弹痕。战场清理完毕后可以搞清楚昨晚夜袭的日军的配置了:大约五十个步兵,有机枪和步枪,还有七八具掷弹筒,没有重武器,点不清楚具体人数是因为许多尸体被炸碎了。从有些日军的尸体上可以看出MG34机枪发射出的毛瑟弹的威力:有些尸体的手臂只是通过残破的衣服和躯干连在一起,而有些则被拦腰打断,还有的尸体脸上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空洞。看到这些惨状,陈昌浩感到一阵反胃,通讯兵刘峰轻声说了一句:“我先找个地方去吐会儿。”

  当时间接近正午的时候,澎湖的枪声已经渐渐沉寂下来,只有部分地方偶尔会传来一两声枪响,在师指挥部的冷正清已经拿到了战斗报告:击毙澎湖守备联队长加滕义男,确认歼敌数为3900余人,俘虏1人,缴获正在统计中,我方伤亡4000余人,其中阵亡1300余人,重装备无损失,轻武器损失正在统计中,物资消耗正在统计中。“这块骨头可真够难啃的!”冷正清暗骂了一句,然后问,“那个俘虏在哪?”一旁报告的参谋说:“那个家伙似乎精神失常了,我们的人找到他的时候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戴钢盔,拿着个铲子到处乱挥,被我们的战士用枪托打晕了,现在还躺在野战救护所里。”

  在127师攻占澎湖的时候,梁翰璟正带着一队人在码头等待,码头上停靠着孤零零的136舰,其余舰队已经全部离开,岛上所有有用的东西全部打包带走了。等待了一会儿,几艘巡洋舰出现在视野里,随着这几艘巡洋舰缓缓入港,军舰上挂着的星条旗也越来越清楚,而后一行人乘坐小艇来到了码头。

  “尊敬的哈尔西将军”梁翰璟向来人敬礼,用不太纯正的英语说道,“我奉命向贵军移交帕劳群岛。”

  哈尔西回了一个军礼:“祝你们一路平安,愿我们的友谊天长日久。”经过一个简短的仪式后梁翰璟一行人登上136舰缓缓驶离,望着136舰的舰影,哈尔西心中感叹:真希望这艘漂亮的军舰属于美国海军啊!

  

0

第十七章 台湾(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