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梦想无三国>5,指导陈登,一剑惊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指导陈登,一剑惊人

小说:梦想无三国 作者:民族忠诚 更新时间:2018/5/31 8:02:01

第二天一早,刘振兴早早的起床了,这一段时间,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自己来到院子里面,找到洗漱处,用盐开水洗了洗牙,没办法,有些东西自己拿出来,怕吓到人,所以还是保密的好。

洗漱好以后,问道了后面的练武场,自己就溜达着往训练场那边,不过现在自己上身的衣服,倒是换来一身,昨天陈登给自己里里外外的拿了几套衣服,没办法自己上身的军服有些显眼,送赵大了,赵大他们的几件衣服实在是不合身,自己也知道,不过一直都在赶路,所以也就没有来得及去买几套。

现在自己除了头发上短发,身上倒是很大汉子民一样的打扮,看着一身的装扮,自己倒是觉得很滑稽,没办法,还没有习惯吧。

来到了练武场,陈登倒是挺早的,正在那里一个人练着剑术,这个时候的剑还是偏重,所以陈登也和张业一样的毛病,力气不够,所以必定后续乏力,倒是练的很认真。

刘振兴没有说话,等陈登练完了,陈登主动跑来过来,“刘师傅,你看我这套剑法有什么不到的地方吗?”

刘振兴也没有客气,直接指出了不足的地方,主要是力量方面没有办法提升,剑术都差不多的套路,自己也是不熟悉这个时代的剑法,不过后世更讲究的是实战,不是这样繁复的套路。

正说着,黄胜也过来了,陈登也打了声招呼。

“刘师傅,昨天也没有领教你的高招,今天不知道能不能赐教”。黄胜很客气的问道。

刘振兴也知道他的意思,本来自己也不想理他,现在倒是步步紧逼,自己在不接招,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好,黄师傅准备如何较量呢?”

“武者,当然是兵器了,我擅长用长枪,不知道刘师傅用什么兵器?”黄胜昨天在剑术上面输了,今天虽然还是感觉刘振兴没有说的那么厉害,但是也很谨慎的选择了自己擅长的兵器。

“那我也选择长枪”,刘振兴对武器的选择倒是无所谓,自己选择什么都差不多,长枪倒是也练过几次。

两人倒也不矫情,到了兵器架,各自选择了一把长枪,陈登倒是没有说话,自己也想看看刘振兴的身手,不过也知道自己拦得住一次,还有第二次,自己不可能永远拦着的。

“黄师傅你先请”,刘振兴随意拿着枪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你是客人,还是你先请,”黄胜倒是也客气了一番,同时也是表明自己在陈家是主。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刘振兴也不罗嗦,挺枪就往黄胜胸部扎去,太快,黄胜也有些大意,看到枪已经过来,吓的连忙侧身躲开,哪知道刘振兴也是故意刺空,当枪尖从黄胜身边穿过,刘振兴手上一抖,枪直接横扫过去,如此短的距离,按说是没有什么爆发力,但是刘振兴可是会后世的发力方法,而且也是计算好的,虽然黄胜用枪挡住了直接被枪身抽中,但是枪上面传过来的力量,自己却没有扛得住,自己连续退路两步,但是第二次的打击也迅速的到来,这一次黄胜没有站得住,直接倒在了地上,刘振兴枪也顺势收录回来,但是枪尖有意无意的从黄胜肚子上方带过,黄胜已经知道自己输了,自己竟然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来,虽然说自己是大意了,但是凭着自己的经验,自己感觉刘振兴对手里长枪的控制,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而且力量很强。

“不好意思啊黄师傅,我刚才偷袭的手,你也不要见怪”。刘振兴也不想太得罪死,不过自己也是给他一个下马威,不要惹我。

“是啊,想不到刘师傅的速度这么快,自己还真没有准备好,就被打倒了,”黄胜也借坡下驴,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刘振兴已经说偷袭的手里,说明自己不够光明磊落,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

“两位,这个是小比试,胜负都是自己人,我看今天就算了,双方都就此揭过,以后还要在这里一起,到时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陈登也知道什么意思,所以劝了几句。

“少主说的是,我听少主的,”黄胜当然没有意见了,陈军不赶自己走,自己也无所谓,到那都是混口饭吃。

“那行就听你的,大家以后还经常见面呢”。刘振兴倒是没有去认什么少主。

“那行,不说这个了,我们继续说剑法吧,后天我可是要去参加比试的,你们看有什么好办法能快速的提升为的实力。

这个我倒是没有好办法,不知道刘师傅有办法吗?”黄胜已经教陈登有两年多的剑法,但是还是打不过曹家的曹成,没办法,曹家是军队的管理者,军队有的是高手,当然曹成的老师好一些了。

“你们比试的手用昨天的木剑,还是铁剑?”刘振兴现在觉得,如果是木剑自己倒是可以有好办法,毕竟时间只有两天,如果用铁剑的话,自己也没有办法在两天将一个人的力量大幅度的提高。

“是木剑”。陈登回答道。

“如果是木剑我倒是可以试试,你叫人把张业喊来,我叫他陪着你练习,相信两天时间,你能提升一个档次还是没有问题的”。刘振兴交代道。战斗当然要有实战性,实战是最好的老师。

黄胜倒是没有开口,觉得张业是王越的弟子,刘振兴可能是让张业教他的,不过两天提升一个档次,也太夸张了吧,所以他也没有离开。

喊张业的时候,刘振兴那里一把剑,先演示了一遍,告诉陈登如何发力,如何控制力道,以及如何攻击敌人的薄弱的地方,让敌人难以防备。

一番演示,黄胜看的是心惊肉跳,这个太厉害了,竟然有这样的方法,自己也是懂的,看见刘振兴没有避讳自己,自己终于找到自己的差距了,他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成对手,刚才那一枪如果直接刺腹部的话,自己应该躲不过,看来是他手下留情了,还是打消自己和他争的念头,自己和他差距很大,不过现在他不避讳自己,就他说的这些,也让自己受用很多。

经过刘振兴的详细讲解,陈登也是很兴奋,原来自己练的剑招都是没有用的,这个才是最实用的,很全面,讲的也很透彻,比起以前那些按照招式来到更接近实战。

很快,张业也过来了,刘振兴让张业陪着陈登练习,两人不断的切磋,黄胜也在一旁比划着,刘振兴倒是没有在意这个,学就学吧,自己也无所谓,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张业和陈登两人有不懂的,就停下来向刘振兴询问,然后继续练习,黄胜开始不好意思,后来也向刘振兴请教,他也是知无不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中午,几个人吃过饭,有继续练习,一天都在演练,下午的时候,刘振兴叫停了几个人,将内息调整的方法告诉了陈登和黄胜,告诉他两,每天至少要练习一次,一次半个时辰,这样可以巩固力量,也可以增加力量。

结果黄胜听完,倒头就拜,在江湖上,这个可是不传之秘,刘振兴竟然传给了自己,可见他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

“起来,起来,”看到黄胜将近三十的人,还来自己磕头,自己搞的都不好意思了。

“师傅,弟子得罪之处,还请你不要计较弟子的鲁莽,弟子错了”。起来后,黄胜口口声声的称自己为弟子,刘振兴倒是有些迷惑了。

“师傅,你的这套内息的功法,一般人都不会传出来的,我的老师倒是会,但是也只是将功法传给了几个资质好的师兄,并没有每个人都传授的,所以你就是我们的师傅”。张业解释道。

“这样啊,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合适的功法,不一定要资质好的,那天你们达到一定境界,就可以练习更好的功法,其实这一套功法,并不适合黄胜,因为这套功法是练力气的,陈登和张业你们两人在力气方面有所欠缺,所以现在适合练这个,当你们练到一定程度,到时候还要换其他功法。”刘振兴解释道。

“那老师的意思还有更厉害的功法?”张业问道。

“只有更合适的功法,在厉害,你练不了也是没有用的,你们先练着,黄胜既然你都叫我师傅了,那我再教你一套功法”。刘振兴倒是在大院里面,从小就和那些高手在一起,倒是天天听他们相互之间比试,相互之间传授,后世都是热兵器了,这些都是强身健体的东西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而且也没有那么的神秘,自己也是会有二十几套完整的功法,倒是可以忽悠一些人。

“谢谢师傅,”现在黄胜对自己的决定特别的兴奋,自己做出来明智的选择,师傅就是厉害,自己在江湖还没有听说谁能有这么多的功法,看来师傅不简单啊。

“好了,大家今天就到这里吧,晚上你们先将功法锻炼一个时辰内,记住欲速则不达,有些东西不是练的时间越长越好的,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都明白了吗?”刘振兴交代道。

“明白了”。

“对了,云龙,你什么时候去比试?”刘振兴倒是想去看看,又怕自己没有资格,所以就问了一下时间,如果陈登带自己过去,自己就到那里去看看,也熟悉一下大汉的风土人情。

“这个啊,后天一早晨,在飘香楼,如果你要过去的话,我们一起过去,这个是可以带入过去的”。陈登倒是没有考虑刘振兴为什么这样问了一声,但是自己却觉得带他过去自己心里有底,所以才问了一下。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没有什么事情做”。刘振兴倒是正和心意,也就同意的了。

陈登第二天又在张业的陪同下,练习了一天,刘振兴在旁边看着,确实不错了,就缺少生死搏杀的战斗,其他已经很熟练了。

黄胜在旁边也是一直陪着,也觉得陈登赢下曹成一点问题都没有,也越来越佩服刘振兴的高明之处,不过经过两天的练习,自己也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发生变化,自己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对力道的控制也越来越有感觉了,虽然还达不到收放自如,但是假以时日,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或许有一天能到到更高的境界也有可能,谁叫自己有个厉害的师傅呢。

早晨起来,刘振兴准备好了一切,陈登带着他往,飘香楼赶去,一路上看到陈登信心满满的样子,刘振兴倒是没有打击他,但是也告诉他什么是高手,沉着冷静,对待对手要重视,哪怕对手是一个小孩,也要全力以赴,这才是战斗,任何的轻视都会付出代价的。

陈登很聪明,马上明白了刘振兴的话,对他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他也就二十岁不到,怎么懂这么多东西呢?自己倒是很庆幸能有这样,一位老师教导自己,不过对于今天的比试,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和黄胜比了一下,以前自己在黄胜手上,过不了五招,都被对手以力量击败,但是现在自己能很巧妙的避开这样的招式,现在黄胜也不能轻易的击败自己,主要是原来的那些招式,对自己已经没有了效果,自己不但能避开,而且还能反击黄胜,要不是黄胜也学习了,刘振兴的剑法,自己都有机会击败他。

很快,车子来到了飘香楼,倒是很大气,门口有几个伙计在招待客人,也有人将车子拉到旁边,陈登带着刘振兴来到了飘香楼里面,里面一个大厅倒是不小,两旁有一些位置,看来比试应该就是指大厅里面了,不过主位上面倒是有一把古琴,摆在上面,应该是到时候有人会弹奏一曲。

反正自己是来看热闹的,倒是可以听听古人的弹奏水平,自己对这个本来是不喜欢的,但是雪颜喜欢古乐器,而且还准备大学的时候,报考民族乐器艺术系,自己也就跟她一起学了凭借超强的记忆力,和极高的悟性,自己在古乐器方面也是有很不错的表现,自己现在倒是对这个很期待,不过看到了古筝,不觉的又想起了雪颜,人生如梦啊,想不到自己现在连祭拜她都做不到。自己在思考着一些东西,那边已经开始了所有准备,陈登也准备好了一切,随着开始的声音,刘振兴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陷入过去的回忆当中,难以自拔了,看比试吧。

陈登的对手,倒是很魁梧,应该力量很强,不过明显是没有看得起陈登,也难怪,陈登从来就没有赢过,陈登为什么明知道打不过,还要继续打,自己还真没有问过。

比试开始,陈登的心理素质倒是不错,自己好像记得,陈登在三国死的很早,但是在谋士里面好像评价很不错。

曹成,依然是双手握剑,一招直接的劈头一剑,曹成也是很聪明的攻击陈登的弱点,不过今天曹成失算了,陈登竟然没有抵挡,在侧身闪开的时候,单手持剑,直接刺向曹成胸部,由于距离太短,陈登剑速明显比以前快多了,曹成根本来不及防护,被一剑刺倒在地,要不是穿了防护,就是木剑,人也受不了这一剑的力度,曹成竟然一招落败。

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原先大家都不看好陈登,所以也都没有注意,都在聊着天,哪知道比试还没有一分钟,竟然结束了,而且还是曹成落败,被一招击败,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个怎么可能啊,陈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这个不合乎常理,没有人能进步如此迅速,难道是巧合吗?

被击败的曹成,也是愣住了,竟然躺在地上,一时半会没有起身,还在想着什么,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一下子就败了呢?

直到有人将他扶起,自己才反应过来,不过输了就是输了,自己也不能再大庭广众之下怎么样,但是不妨碍斗几句嘴,“陈登,今天是我大意了,不过下次我不会让你了”。曹成倒也认为是自己大意了,所以才如此说。

大厅的众人听了,都认可曹成的说法,倒是认为陈登肯定是偷袭的手,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的如此厉害。

“愿赌服输,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我给你机会,我们可以在比一次,我一样还是能击败你。”陈登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和力道,跟以前明显不同,对曹成现在自己是很有把握的,现在两人已经不是同一水平的对手了,自己当然对曹成的话表示了反对。不过口气却有些轻狂。

“你,竟敢如此的羞辱我,来我们再次比过,这一次我一定让你好看”。曹成什么时候被陈登如此羞辱过,如果比文采,自己肯定不是陈登对手,但是比武艺自己在徐州,同龄里面是公认的第一,今天竟然被陈登这个手下败将羞辱,自己当然不能忍受了,当时就再次返回到大厅中间,“来来来,我们在比试”。

主持的往陈登望去,陈登是胜利的人,要是他不同意,那自己也不好办,不过陈登表示没有问题。

主持者,只好再次宣布比试继续开始。

这一次曹成倒是没有在向上次那样,先冲上去,不过这一次陈登先动了,依然是单手持剑,一剑直奔曹成胸口,曹成倒是看的很准,举剑就挡,但是陈登却手一抖,剑的轨迹发生了变化,陈登的剑帖着曹成的剑身过去,直接刺中了曹成,曹成依然像上次一样,被一剑刺倒在地。

全场都目瞪口呆,怎么可能,陈登是如何做到的,太诡异了,竟然可以中途改变剑的线路,这可是一流高手才有可能做到的,陈登是三流的水平,还是偏中下,曹成倒是有三流中的高手,却被陈登连续两次击败,这个绝对不是偶然。

3

5,指导陈登,一剑惊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