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紫荆花开 荣归的21周年>第十章 死神叹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死神叹息

小说:紫荆花开 荣归的21周年 作者:三颗豆豆 更新时间:2018/6/13 22:04:58

王芳卿醒了一次,她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清醒,唯一的区别是醒来时大腿传来的剧痛更加强烈,鼻孔呼出的气息犹如一声声吟哼,过度失血让她极度虚弱,视力变得模糊朦胧,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视线完全不能定焦,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又把她拖回黑暗的迷梦。

最后的知觉告诉她,温暖的大手轻抚自己冰凉的脸颊遗落的泪滴。她认出来守候床边的是父亲,那刚毅的脸庞和竖直的白发永远缺乏温情,他今年刚换的女朋友没在他身边,王芳卿胃里恶心的反感才好受一点。她被眼皮隔离这个世界时,那团墨蓝色制服包裹的男人就在父亲后面。那会是谁呢?

王芳卿的初恋男友身影一晃而过,熟知的面目一点点烟消云散,恐惧占据了她的梦魇。

触手的冰凉让王大壮泪眼摩挲,他看到女儿眼睑翕动了几下,裂开的缝隙是空洞的瞳孔,随即深藏。曾经圆润的红红小脸蛋,他没来得及多捏几下,已经被阅历拉长,被岁月融合孤傲的气质,出落成独当一面的美人了。她更多的遗传了她妈的丽质,幸好没有自己的粗糙。其实她还没长大,像小时候一样的需要他,需要父爱的疼惜。

他的爱还有多大的作用,女儿一直在沉睡,几乎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如果她的真命天子现在出现,他乐于见到唤醒灵魂的一吻。

焐热她的脸蛋,王大壮掩饰失态后又成了精力充沛的老头,他侧过脸让方侨家知道是对其说话,“听说你和澜澜打过交道,哦,澜澜是芳卿的小名,她的出现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我深感歉意。”这么一说,好像真有这回事,难怪说美女危险。“但是呢,看似危机不断,总是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结果,你说这是不是算作未济卦,祸兮福所倚。”

老头自视甚高,张口云里雾里不知所指,一点都不爽快,方侨家对他印象不佳,“大伯,你在说什么呢?”

已经太久没有人敢如此平白直呼,王大壮惊疑了一下,对方侨家换了一种语调,以父亲的唠叨口气,“作为独生女,澜澜被我惯坏了,心气眼神都很高,这几年更甚。”方侨家郁闷,跟我有毛线关系。

“自从在棒球协会当了会长助理,交了不少朋友,但工作之外性子更捉摸不定。听说她和你见面气氛比较融洽,也许方飞行员魅力十足。”突然的话锋转变,令他只想大叫,自家的糊涂账自己头痛去,刚才进门看见一个和王芳卿年纪相仿的丰满妖娆妙龄女人在王大壮身边环绕,方侨家就知道他们父女关系肯定不会好到哪去,这下扯不清的烂账又想把我牵扯进来,门都没有。

“大伯,你是什么企图有话直说,我是粗人听不明白。”

“你看,出了这档子事,作为父亲我很愧疚,澜澜和你又比较投缘,请你屈尊纡贵给我们家澜澜当个保镖,年薪好说。”

“大伯,有个事你还没搞清楚,我是飞行员不是司机。”

“司机,飞行员都无所谓,只要你答应,跑车、游艇、直升机随便你开。”在港内,有为集团也算财大气粗,王大壮怎么看都是商海沉浮多年的巨鳄,尽说些暴发户的言辞,这回碰上掌心的明珠开口气势已经输了一半。

“行啊。”方侨家忽悠起他来,王大壮果然大喜过望,“那得让王大小姐等一阵子,近期还不清楚具体退役时间。”

“只要你点头,今年退役都不成问题。”

“王董事长真是大气,可我就是不点头。”方侨家当他是长辈,礼貌性拒绝还被步步紧逼,隐隐动了怒气。

“年轻人,口气也不小,你要是没有企图,三番两次接近澜澜为何?在她众多仰慕者中,我看你比较顺眼,给你这个机会别得寸进尺。”方侨家一滞,“别和我说换做任何一个人,你都会舍身驰援的借口,你们的纪律我不比你陌生,还有澜澜手术库存血量告急,要是不在乎,你愿意站出来第一个抽血?”

方侨家气急,思维反而清晰,“大伯,我要是有企图,会满足于保镖嘛?”

“我是给你机会,以后是什么造化全凭你的本事,澜澜见过的优秀男人多了,你能入得了她的法眼,我也不会反对。我们南山王家爱憎分明。”

谁知道是见过得男人多了,还是经历多了,方侨家腹诽一阵。“承蒙大伯厚爱,我家境虽不富裕,家里如果知道我刻意攀权附贵,非打断我的腿,你的好意无福消受。”

“好家风,我就喜欢直爽的小伙子,澜澜交个了不错的朋友。”老头一点也不见外,亲切拍打方侨家的臂膀。

方侨家不乐意,躲开了后续的拍打,这时手机来了两下震动,他借机看手机离王大董事长远远的。宋处长就给他发了几个字:要事,速回。

方侨家马上脱身,扬长而去。

等方侨家走远了,刘助理从阴影里出现,王董事长伸出两根手指,他立马奉上一根烟,时间拿捏得非常好,但王董事长迟迟未肯点上。

“我们出去走走。”视线终于从凝视女儿苍白的脸转向窗外明媚的阳光,王大壮想起来,突然眼一花差点栽倒,幸好刘助理及时扶紧他稳住身子。“可能是坐太久了。”王大壮拍拍老司机的手表示感谢,他可以不以为然,刘助理可不敢马虎大意,这已经是老板近期两三回表现出虚弱了,他取的名字那么俗气,听老板说过好几次都是命太硬,只能靠厚实万钧的名字压一压,上半生王大壮把家业全葬送了,直到他在流山之巅得到指点,对张大仙揭示的天机他坚信不疑,小姐出生后遍访名山大川寻求大仙赐名,但被老怪丢下三句话,“大悲大喜萍生缘,大千世界天象变,大道至简幻灭穿”,又云游去了。

医院的院子不大,刚好有个可以散步的小径,“你觉得方侨家怎么样。”刘助理是个沉默的司机,不轻易评判别人,这不代表他看人的眼力不深,他是喜欢方侨家的爱憎分明、直爽坦荡的性子,但老板询问的时候定有所指,他不能以自己的喜欢影响老板的判断,想找到恰当的词再开口。

“董事长,宝马奔腾草原,飞鱼巡游波涛,雄鹰翱翔天际”,刘助理也盯着直升机离去的方向,“他的世界远比有为大夏的地基宽广。”刘助理着实为这位后生赞叹。

王大壮仰头看向十楼,他的女儿就在窗沿挂着银白色风铃的特护病房里。澜澜喜欢风铃,这是他收集全国各地的陨石打造而成的,其价值比澜澜缠着要的成人礼,那辆雷文顿贵10倍有余,可除了他自己又知道呢。

王芳卿掉进一个个黑色冰冷的梦,无休无止,黑暗和孤独吞噬着她的生机,她渴望在无穷尽的跌落中浮现亲近的人,但她又十分害怕,不管她如何努力,出现的轮廓全是白色的虚影,难怪他们也和我一样在死生之间徘徊吗。已经忘记了的母亲音容,定格在她安详慈惠的形象,王芳卿期盼多看几眼,清晰温暖的面容瞬间黯淡,留下的是痛苦扭曲的怪诞脸庞。儿时的玩伴,中学手牵手的闺蜜,大学泡吧的狐朋狗友,无事献殷勤的仰慕男,一一呈现,逐渐消散,没有一个能给她温度和安慰,好冷。墨黑的空间坍塌变形,涌动的一团幻像朝她涌来,终于来了吗,死神收紧他的网兜,我要得到应有的解脱。无规则的墨蓝收缩,勾勒,成形,竟然是那个墨蓝色身影。

虽无光无热,王芳卿还是感觉到伸过来的大手掌有暖流传递,僵硬的躯体好像解开魔咒的锁链,下坠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抑郁的心情清爽了。麻木的神经恢复知觉,只有他才不是死白的,这个反复出现的身影到底是谁,她搜寻着所有留下印象的追求者,统统不符,他的可触可感那么真实,已经记不起与他的邂逅。王芳卿其实心里还是住着一个小女孩,剥开一层层包裹的皮囊,里面是最柔嫩的初心,期待着王子拯救。

方侨家直接降落在总部大楼的停机坪,径直乘电梯到一楼等他的直接领导,处长转告他首长点名要见,他知道一顿处分在所难免,祸及领导他实在过意不去,干了三年到调职晋升的关键时刻,遇上这摊子事。方侨家很泄气地等在大厅。

小车开关车门的闷响传进方侨家的耳朵,他现在最怕的就是面对领导。出乎他的预料,领导一见到他,就板着脸招呼,“小方,走啊,还愣着干啥,首长等着见我们呢。”

回到飞行大队,屁股还没坐热,刚开始要写检讨,咚咚传来两下敲门声,没等他同意,人就进来了,单飛带着一位戴着眼镜的文职人员出现在门口,一下没认出来是谁。

“侨国,你这不厚道,成了英雄了就不爱打理老朋友。”对于闫记者一进门就调侃,方侨家无奈笑笑,“我这算哪门子的英雄。”他们一同飞越过珠峰,当时他和几组人员在试验新型运输机的性能,闫记者随行。

“这还不简单,是不是英雄全靠我手里这支笔说了算。你放心,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我把你写得天花乱坠,塑造成一位勇于救人的英雄,给上级一个积极的反馈,对你绝对有好处。”

“哎,我们这些粗人,就是不会拐弯抹角,如果能有你们一半的手段,何愁挨处分。”

“典型时代呼唤出来的彗星,一扫而过,在趁其最明亮的时候给众人指示观赏的方向,我就是那位指星者。”

当天晚上,关于飞行员勇救车祸大亨之女报道一经推出,受到各大媒体争相转载。点击量一下超过了炮制的绯闻,正面的形象更加深得人心。闫记者所言极是,经他这么一折腾,事情出现了很大转机,秘书处打来电话,让他做好准备,明天还有一大波本地记者要采访他,方侨家很迷茫,那急着交的5000字检讨怎么办。闫记者那杆妙笔要是能借来写份检讨该多好,方侨国搁浅在开头两句话之中:

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写下这份检讨,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方侨家继续抓耳挠腮,事情只有经过,没有结果。

病床上的王芳卿一直很虚弱,她清醒的时间不短,只是不想睁眼,给她换药的两个护士不停念叨,说她命真好,要是晚来一步,就会因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了,院长亲自给救护车打电话,督促他们一定要尽快到达,院长是不知道当时路上的情况,堵得苍蝇都难飞,车上的医护人员都盼着飞过去多好,没想到真有飞机从头顶上飞了过去。

谁不希望危急时刻有白马王子挺身相救,而且还是从天而降,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公主的福分,直升机吊着损毁的车辆直接飞赴医院,这是多少灰姑娘梦中出现过的浪漫景象。两个护士年纪都很小,还保留着少女般的雀跃,对她的遭遇透露着毫不掩饰的羡慕,

都觉得以为他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王芳卿等她们走后,让陪护的家佣打开相关的新闻,一下就看到期盼弄明白的墨蓝色身影,还有记者无意间的评语,“……他们青春的热血结合到了一起。”

和方侨家见面的场景如涨潮般涌过来,破碎化的记忆告诉她,他们第一次相互凝望是在车里,她在车内,他在车外;她正要组织橄榄球协会的入营事务,他只是横穿马路匆匆路过,那时他们的对视也许都当成是路边的风景,都不曾在意,但潜意识告诉王芳卿,她梦中反复出现的蓝色制服的模糊印象,就是来源于这次的不经意一瞥。

王芳卿的梦境再也容不下其他男人出现,反复回放的只有蓝色身影。

0

第十章 死神叹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