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孙儿的孝道>(第四卷)第十章 平添秋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卷)第十章 平添秋色

小说:孙儿的孝道 作者:崔志远 更新时间:2018/7/31 7:55:24

穷时人前少言谈,

谁能抬头正眼观。

一旦好运来光顾,

多年土堆也成山。

  方继成正在车间干活,忽然有电话打来,方继成接通电话,那头说:“我是王成山你大叔,今天来城里办事,听说你在饲料厂,就给你打一个电话,想去你那里和你说一会话。”方继成说:“大叔,您在哪里?我去接。”王成山说:“我就在你饲料厂院外。”方继成赶急到院外,爷俩的手握在了一起。方继成说:“大叔,车间乱的很,走!咱们去前面饭庄说话。”

  到了饭庄,两个人找座位坐下。服务员过来说:“方大哥,想吃点啥?”随手把菜单递过来。方继成说:“先不吃饭,给我们泡点茶来。”服务员泡茶去了,方继成打通了一个电话。那头说:“那里有啥事?”方继成说:“我这里来了一位老家的客人,车要是在家,你开车过来,把客人接回咱们家吃饭,我们就在饲料厂近处的那个饭庄。”王成山说:“你给谁打电话?”方继成说:“我的亲家单成玉,咱们坐车回家吃饭。”王成山说:“今天没时间,改日来了再去。”方继成说:“无论如何也得去我家坐一会。”王成山说:“玉成,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是有一点急事。”这时,服务员端上茶来,方继成给老人满上茶水,饭庄外面有车停下,司机一边下车一边说:“啥人这么近乎,还要我开车来?”单成玉一边说着进了屋。王成山说:“来这里已是快两个月了,也不回家看看?”单成玉握着王成山的手说:“都是那姑爷看的紧,哪也不许去。走!回家!你侄媳妇和孙女早就想您了。”王成山说:“谁说啥我也不去。”方继成和单成玉见老人执意不去,只得要了几个菜,在饭庄简单的吃起来。方继成给老人斟上酒说:“老叔,从打搬过来,天天有事,想回去和乡亲们说说话也回不去。来!咱爷俩干一个。”两个人共同举杯干了一杯。单成玉说:“我不能饮酒,就用茶和老叔干一杯。”两个人也干了一杯。方继成说:“老叔,您方才说有急事,能不能把您的急事和我们哥俩说说?”王成山说:“我家养着四十多只羊,这几天有七八只要产羔的,家里饲料没有了,原来喂的饲料是乡政府跟前的饲料厂的。那厂子是姑娘姑爷办的,上个月姑娘姑爷有了好的工作,把饲料厂停了,因此我进城来,听说你家有饲料厂,我就到你这里来了,想在你们这里买点饲料。”方继成说:“老叔,不巧了,我们这里没有羊饲料和牛饲料,只有鸡饲料和猪饲料。”王成山说:“那为啥不多干几样?”方继成说:“这个饲料厂原本是冯老板的,冯老板是司机,前几年见养殖业有发展才干的。振儿在学校读书时和他关系好,我们家干完铁矿,就他们两个人干这个。后来振儿又买了学校,现在正在改建,振儿说以后搞粮食收购和加工。爸爸看事业大了,就叫他们两个人跑外,这里就扔给我了,前几天我就想过这事,可是没有配方。”王成山说:“这个不难,我给你拿。”方继成说:“老叔,那以后您用的饲料全免费。”王成山说:“玉成,听你的口气,说话像是有底气了,不用免费,算我成本价,我就满足了。”

  吃完了饭,王成山说:“公交车快过来了,我得坐车回家。”方继成说:“做啥公交车,我们哥俩送您。”王成山笑着说:“要知道您们送我,我就不急了。那就放下心来和你们哥俩说一会话。”说完,看了一眼单成玉说:“单成玉,你在这里都干啥?家里啥都不要了?”单成玉说:“我现在管理学校的改建,已经要完工,过些天开始搞粮食收购和粗粮细加工。”王成山说:“要搞粮食收购,可别忘了咱们那偏僻的小山沟,那里是你们的家。有车的户还行,没车的户卖粮太难。”方继成说:“大叔,振儿还没正式的买学校时就想到了。”王成山说:“再有一个月就秋收了,今秋能营业吗?”单成玉说:“能!别的工程都完事了,就剩打地面了。听振儿说,过几天就去办营业执照。”王成山说:“振儿这孩子,从小就机灵,这还不到二十五岁,比六十岁的人都成熟。真不可想象呀!”

  这爷几个,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说着,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吃完了饭,哥俩把王成山送回了家。

  经过几天的筹备,饲料厂的经营范围扩大了,人员有些吃紧。吃完晚饭,方继成来到爸爸屋,和爸爸说:“爸爸,我那里活多了,人员不够,想再用一个人,您看用谁去?”方富贵想了想说:“叫李铁去。现在李铁在学校干零活,你和单成玉说,反正学校也快要完工了。”

  且说陈国璋和张全林二人,在方富贵家出来后,两个人谁也没回家,直接去了北京各个粮食市场,又去了济南、石家庄的粮食市场,然后又去了大连、营口,青岛的港口,充分了解了市场动向和行情,辗转四十余天。张全林说:“这回咱们可花了不少钱,要是方家的事业没有进展,咱们可是亏了。”陈国璋说:“不会的,那小方振不是平常人,他既然想,就一定能办成,你就放心吧!咱们的钱不会白花。也不知方振把学校改建的啥样了?走!去买火车票,明天去方家庄。”张全林说:“那咱们不开车去?”陈国璋说:“这次去方家庄,咱们啥事也没有,开车干啥?在方富贵家住几天,然后去你家。”

  冯玉清一边开着车一边说:“小弟弟,一会办执照写你的名字。”方振说:“冯哥,你岁数大,写你的名字最好。”冯玉清说:“那不行,不但要写你的名字,以后还要按投入的多少来确定股份。”方振说:“大哥,要不咱俩就抓阄。”冯玉清说:“你别逗了,别的事抓阄,这事也抓阄,没听说过,就这样,你是执照的法人。公司的股份以后我来估算,你别以为你这个哥哥傻,我早就想好了,明年我的孩子也能挣钱了,这两年没有你的帮助,我不知会到什么地步,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有良心,钱多了没用。”方振没再说啥,面对这个大哥哥坚定地口气,还能说啥?

  刚才孙子回来,拿回了粮食收购与加工的营业执照,方富贵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前些年就要要饭吃的人,现在却有了公司,这就是命运吗?这命运不是来的晚了点吗?年轻时来多好。不!也不晚!我要好好地作身体保健,争取多活几年,看看以后的世界。想着想着乐了,乐的站立不稳,几乎跌倒,老伴跑来扶了一把说:“老不死的,你又要犯病,这回莫不是真病了吧?你要不好好地,我真的叫救护车了。”方富贵瞪了一眼老伴,想说点啥还没说,这时,院外来了一部出租车,方富贵还没缓过神来,从车上下来的人已进院把自己的手抓住。方富贵仔细一看,原来是张全林和陈国璋。方富贵说:“你们俩呀!尽闹这个怪科,咋就不提前打个电话?”这时,全家人都从屋里迎出来。

  说了一阵离别的话后,张全林说:“方振,学校改建的啥样了?”方振说:“已经基本完工了,营业执照也办下来了,就等一个月以后开始营业。张爷爷、陈爷爷,咱们先不说工作的事,我去办置点饭菜,昨天学校那里完工了,今天那里的食堂停火,就岳父岳母在那里吃剩饭,家里啥东西也没有,就是家常饭。”陈国璋说:“方振,啥也不用去买,咱们就吃家常饭。”

  吃完了饭,方继成说:“张叔、陈叔,饲料厂事多,我就不陪您们了。”说完,骑摩托车走了。方振站起来给几位爷爷泡上茶,说道:“张爷爷,陈爷爷,我有点事,一会就回来。也不陪您们了。工作上的事都是我爷爷当家,和我爷爷说,比和我说都好使。”说完,也走了。方富贵看了看两位客人说:“多不懂事,一下午啥也不干该咋着。”张全林说:“这就对了,要我看小方振是故意躲出去,把一切大事都交给咱们几位老头子来讨论。”方富贵说:“其实我现在啥也不管,他们管的都对,我操那个心干啥。”陈国璋说:“老哥,你说你不管,这话里咋还透漏着管的意思。”这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哈哈大笑。笑了一回过后,方富贵说:“两位老弟,咱们先不说工作的事,去学校那里看看改建的啥样,离开业还有一段时间,不理想的地方提点建议,咱们再改。”几个人喝了点茶,向学校走去。

  

  哥几个在改建的院子观察一阵回来,方振也跟着几位爷爷回来。于秀丽已提前泡好了茶,方振给张全林和陈国璋各满上一杯茶。陈国璋接过方振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说:“方大哥,方振,我有几句话想和你们爷俩说,前些天我们走时方振说开业以后买车,要我说不能买,这里边有很多哲理。”方振说:“陈爷爷,我们爷俩对做买卖一窍不通,这事业是咱们两方面的,有好的主意尽管说,咋有利咋办。”陈国璋说:“根据我们多年的经验,还是不买车对,你们收了粮食,有了粗粮细加工的货,我手里有联系方式,谁想要谁自己来拉,这样防止用自己的车给送去时,出现货到地头死的场面。我过去就吃了几次亏,都是这种情况。”方富贵说:“老弟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就以为别人的心和我一样。”陈国璋又说:“还有一个事,无论如何秤不能作假,做一回假,把名字传扬开去,一辈子都找不回来。”方富贵说:“两位老弟,你们尽管放心,我们爷几个根本就不是作假的人。”张全林说:“老哥,还有一个事你可要记住了,粮食这种东西一天一个价,因此,不能把价定死了,要有上下浮动的空间。你把价位定死了,会给买主或是卖主留下话柄。还有,粮食和蔬菜不一样,菜蔬的买与卖,大多几斤或是几十斤,可粮食少则几十斤几百斤,多则几万斤,所以必须做到薄利多购多销。你们收购的粗粮、小杂粮、粗粮细加工的精粮,我们给你们提供销路,只有数量多,才能挣钱。”方振说:“两位爷爷,您们说的事我全能做到。”陈国璋说:“那我就放心了。我们回去后,就听你们的信了。”方振说:“我们一定合作的愉快。不过,两位爷爷,最重要的事还没说,能谈谈我给你们多少红利吗?”陈国璋说:“方振,我赞成你这个孩子办事的魅力,不用多给,我们就出一张嘴,你挣十元的时候,给我们俩一人一元就可以。”方振说:“两位爷爷,咱们一言为定。您们老哥几个说话,我去办置吃的。”张全林说:“还吃家常便饭就可以。”方振说:“两位爷爷,今晚不是单独您们俩,那边的岳父岳母过来,招呼方富业我大爷爷过来,再叫上叫冯玉清我哥哥过来,还想让饲料厂的人都过来,咱们一起乐呵乐呵。”陈国璋哈哈大笑!说:“沾我俩光的人还不少呀!去吧!我们老哥几个说话。”

  陈国璋和张全林在方富贵家住了两天,张全林说:“方大哥,我得回家,已是离开家两个月了,陈老弟也要去我那里住几天。”方富贵说:“有事业时住一年都行,这没事业就不住了?”陈国璋说:“咋没事业,现在的事业更牢靠,过些天再来。”方富贵见两位客人执意要走,和方振说:“振儿,送你两个爷爷到汽车站。”

  送走了两位客人,众人进屋。方继成说:“爸爸,我有一很急的事,这两天两位叔叔在这里,一直没说,原来的饲料,就是猪饲料和鸡饲料,顾客就是附近的几家养殖户。现在增加了牛羊的饲料,来了不少远处的顾客,估计以后还会增加,买主强烈要求有车送货才好。”没等方富贵说话,单成玉站起来说:“我去给你们送货,反正这里离开业还有一个多月。”方富贵说:“那就你去那里应付几天。”

  秋天来了,方振的粮店开业了,大车小车有进的有出的,一片繁忙的景象。方家庄的人不顾金秋忙碌的劳累,又聚在大柳树下议论起来,有一人先说:“你看人家富贵,扔下耙子就是扫帚,铁矿挣的钱还没花,现在又开粮店,别人的粮店还没开秤,他家的店已是买卖不断了。这真是锦上添花呀!你们知道这是因为啥吗?方振婚礼上方富贵不收礼,这回都回来了。”接着又一个人说:“这已不是方富贵的能耐了,他的孙子,比他爷爷还爷爷。”还有一人说:“开粮店可不是容易的事,收和卖只差二分钱,底垫基金,雇工工资,粮食损耗,去了这些,所剩无几,只有在秤上做点鬼,要不挣啥?”又有一人说:“你说的还真对,大伙可能还记得,分田单干开始,城郊有一姓王的人家开了粮店,红火了几年。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人找老板,说是过一会来卖两车高梁。这个人走后,这个老板把秤做了鬼,没成想他的岳父病重,有人给他送信来,他走了后,卖高粱的没来,来了一个车要买绿豆,他的伙计给他卖了一车绿豆,这个老板回来后,帮忙的说卖了一车绿豆,他急忙的看看秤砣,见秤砣底下的一小块泥饼还在,立时昏了过去,打那以后,他的病情加重,粮店也就停业了。”这些人东一句、西一句的乱扯一气。没成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人群里有一人,是方国华,别人还在闲扯的时候,他回到家中。和老伴说:“帮我把车套上,我去卖粮。”老伴说:“你前几天还说,方富贵上了天堂,我下了地狱,有粮也不卖给他,咋今天就变了?”方国华说:“我今天去试探他一下,拿几袋粮食,在家把粮食过了秤,到那里看他的秤准不准,要是不准,这回我叫他的粮店歇业,要是他的秤准,那我就永远的……”老伴说:“永远的咋?”方国华说:“永远的服了。”

  单成玉在饲料厂还没回来,收粮过秤暂时是冯玉清和方振,今天方振没在家,冯玉请见方国华来卖粮,给他过秤,五袋苞米,五百零二斤。方国华心中暗想,咋还多了,在家时过了四百九十八斤,嘴里虽然没说,心里说道:“这回我算服了。”

  方富贵正在屋里闲坐,见继成领一个人来,进了爸爸屋说:“这是我的邻居王成山大叔,前些年来咱家两次的王强,是他亲侄子,他要和您说点事。”方富贵拉住王成山的手坐下说:“继成常说在那里你对他的好处,你有啥事就对我说。”王成山说:“前些天我就和继成说过,我们那里偏僻,卖粮难,想叫你们去车到那里去收粮。”方富贵没说啥,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方振回来。进屋抓住王成山的手说:“老爷爷,您咋过来的,”王成山说:“在家坐公交到你爸那里,是你爸骑车带我来的,我是受村里人的委托,求你们去那里收粮。”方振说:“老爷爷,你自管放心,那里的粮我们肯定去收的。今天别走,明天我开车送您回家。”

  吃完午饭,全家人和冯玉清还有单成玉一起开会,研究到远处收粮的事,七嘴八舌,不知如何是好?冯玉请最后说:“咱们买一个车吧?”方振说:“车必须得买,我有一个想法,那里的院子没卖,岳父还有一个院子,两个院子相隔不远,在那里设一个收粮的点,那里几个偏僻地方的粮食都能收到手。”胡秀芝在一边说:“振儿,怪不得开始搬家时你不卖房基地,原来是做这个用,我还以为不定哪天把我赶回去呢!”说的大家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后,方振说:“我有一个想法,王成山爷爷,咱们村现在的养殖户有多少?”王成山说:“先前有十多户,前几天又增加了七八户。”方振说:“养殖户的肥都是咋处理了?”王成山说:“都卖给郊区大棚户了。”方振说:“以后一点也不买,我现在想在那里建无公害种殖基地,种庄稼全用农家肥,不用化肥,不用农药,生产的粮食就可以高价出售。”冯玉清说:“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不过,还的和那里的村民商量,”王成山说:“不用你们去商量,我回家去办。”

  粗粮细作的机械已安装完毕,工人们正在试车。方振感到人力的不足,拿起电话给一个人打了过去,那头说:“方振,发财了,把我忘了。”方振说:“李琦,没忘你,你现在干啥呢?”李琦说:“我还能干啥,现在在家闲着。”方振说:“我这里现在缺人,要在六十里以外建一个收粮的点,我想叫你去,不知你愿不愿意?”李琦说:“去!我明天就去!”方振又给一个人打电话,那头说:“你是方振侄儿吧?”方振说:“是!王强大伯,爸爸平时常提起您,说您正直,办事爽快无私,我这里粮店缺人,想叫您来帮忙,行吗?”王强爽快地说:“好!我明天就去!”青青说:“你还绕一个大弯干啥?让王强在那,李琦在这里,不就很好吗?”方振说:“你懂啥?这就叫人员错位。”

  一个月后,东北的小杂粮,粗粮细作的精品粮,玉米,小米、源源不断的运往石家庄、济南、北京各地。直到笔者停笔,钢铁的价格还是低迷,小米、小杂粮的价格却涨了又涨。这个发了财的方富贵一家,又平添了几分秋色。陈国璋和张全林也借此宽裕了不少。

  这是一部真实的故事,因以后的故事还没发生,所以,到此结束

1

(第四卷)第十章 平添秋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