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归程>第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小说:归程 作者:聿苏 更新时间:2018/6/8 2:25:20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路边到处是随地睡下的越军,我和马晨有些紧张,小声问王璐平,是否把两位特战队员叫醒。王璐平见车队速度虽然慢了许多,但毕竟还往前开着,她的意识里,往前多走一点,离祖国就更近,四处观望着说,“再等一会。”

过了一会,我发现前面路的一侧停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车辆,路本来就不宽,加之路边睡着人,车速更慢了。

忽快忽慢的冲撞把贺回狮惊醒,他抬头望了几眼,惊骇地:“怎么会这样。”随手推了一下丁安南。

戈映婵也跟着醒了,三人同时站起来,丁安南看了一下,说,“老贺,情况复杂了。他们都挤在路上干什么?”

贺回狮看一下手表,说,“谁知道,也搞不清到哪里了,这个彭月明,遇到这种情况为什么不停下来呢?安南,我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不该让他一个人在前面开路的。”

丁安南说,“也是,不过,总不说话,开车的敌人会怀疑的?”

“你让他几点停车休息?” 贺回狮问。

“凌晨五点。”

丁安南说,“距离约定的下车时间还有四十分钟,我估计,车子走不了多远。老贺,我们的计划要改变。这样吧,待会停车,你带同志们下路,我留下炸了军火车,你们趁乱往东面的丛林中撤退。”

贺回狮铁一般的语气,“扯淡!你腿上有伤,留下来想当烈士!我来!”

这时,我和马晨把头伸过来,咬牙切齿地说,“不能什么都听你的,我也要留下,凭什么把我们当熊包?”

贺回狮忙说,“好,好!你们别发火,我们三个人留下。”

两位女兵也说要留下。

丁安南笑了一下:“开什么玩笑,即便我们男兵都死光了,也要确保你们安然回国!行,老贺,这次我服从你。”

前面的车终于停下来,路边停满拖着榴弹炮的车队,在车灯的照射下,一片开阔地面上卧着几十辆坦克。

马晨来了精神,说,“老贺,要不,你再弄一辆坦克,我们也好威风一下。”

贺回狮说,“到处都是敌人,哪有那么好弄?快把弹药箱打开,看是否能用。”

撬开了一个箱盖,里面全是地雷。

贺回狮有些失望,说,“这玩意,我们用不上啊。哎,安南,你们带了些,兴许能用着。”

丁安南说,“你也能用,下车后,弄几个塞在后面弹药车轮下,然后随便往一辆车上扔枚手雷,后面的车肯定会动起来。那场面就大了,他们还不知道我们过来多数人呢。”

说着话,彭月明从前面过来,小声说,“前面过不去了,听说我们的人过河后把桥炸了,他们正在抢修,说最快也要到明天上午十点。”

丁安南脖子一直:“前面是不是冈河?”

“正是。”彭月明说。

丁安南惊喜地与贺回狮击掌,才又对彭月明说,“你通知后面的车辆,让驾驶员休息待命,告诉他们,明天上午才能走。主要是打个掩护,让老贺他们便以行动。十分钟后,我们在这里集结。”

贺回狮跳下车,回头对我和马晨说,“下来,带几个地雷,每辆车右后轮各放上一个。”

丁安南也下了车,去喊前面车上的人,见赵立山他们下车时,每人各背两支只崭新锃亮的苏联制造AKS-74U冲锋枪,说,“你见过有背两支冲锋枪的军人吗?把枪丢在地上,再上车弄一些,等前面的同志过来每人佩带一支。”说着话,从一个战友的手中接过一支冲锋枪,把挂在脖子上的国产冲锋枪丢在车厢里。

最前面的一辆车,上面装的全是手雷,坐在这辆车的六名战友,腰间挂满了,下车的时候把车帮碰的叮咚响,正要离开时,开车的汽车兵过来察看,于是哇哇叫了起来。

丁安南飞快从前面跑回来,上前在喊叫的越军脖子上扭了一下,这个兵身子一软,瘫坐在车轮边,脑袋垂在肩上,熟睡一般的样子。路边,躺着的越军被吵醒,冲着车后的人呜哇喊着什么。

丁安南把冲锋枪一横,端在手上,忽听其间夹杂着彭月明声音,急忙示意大家镇静。所幸的是,弹药车为了安全起见,都保持十几米远的距离,后车上的驾驶员竟然没有下来。

事后才知道,越军汽车兵喊叫,你们拿了手雷,让我如何交差?不可以,放回去。

吵醒的越军怪他们吵架。

彭月明喊的是,让你们睡觉吵什么?

巧合的是,恰在这时,丁安南把喊叫的汽车兵的脖子扭断了。在夜色遮掩下,一场生与死的危机就这样与在场的敌我擦肩而过。

所有人集结完毕,丁安南与贺回狮,我及马晨拥抱,然后才小声对彭月明说,“大声说,不许在躺在路上睡,到那边去。”

彭月明会意地点头,用越南语大声说话,于是,又遭到许多越南军人的谩骂,彭月明回了几句,大家跟着丁安南从横七竖八躺着的越军夹缝间下了公路。

贺回狮目送他们走远,默然把手里握着的一枚手雷往弹药车厢里扔,冲我和马晨喊,“撤!”

我刚跳下公路,忽觉大地一颤,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如水的夜空仿佛被炸烂,公路上一股火团翻卷着冲天而起。

公路边,野地上,正在熟睡的越军从地上弹起来,在火团的照射下,遍地如炸了群的牛羊。

跑着,贺回狮突然止步,回头见许多越南兵胡乱开枪,说,“老郑,为了丁安南他们的安全,我们不能这么离开。走,弄出点动静,把敌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

事后想起来,当时贺回狮这个决定非常及时,不然,丁安南他们不可能安全越过满山遍野的越军集聚地。

黎明时分,敌人看见有穿着越军着装的人开枪,还喊着越南话,一时间分不清谁是中国军人。这一带滞留三个师,两个榴弹炮团,一个坦克旅,加之刚才连续的爆炸声,恐慌如从天而降,看见开枪的人不由还击。一时间,自己人玩命地相互厮杀。

混战中,贺回狮对我和马晨说,“往西撤,一定要让敌人知道我们的动向。”于是,他用中国话大声喊,“撤!快撤!”

如此以来,公路上的枪声渐渐稀落,越军看出点端倪,枪声戛然而至,黎明中的夜空除了弥漫着浓烈的火药,静得只能听见耳朵根周围的血脉嘭然跳动。

贺回狮小声说,“怎么回事?不过来呢?”

我掏出手雷,用力投了过去,顿时,公路上枪声骤起,我们三人快速往西撤退。身后,大批越军追了过来,见我们不开抢,他们也不开,只是呜哩哇啦地用几乎听不懂的中国话让我们投降。跑了二十多分分钟,贺回狮说,“看来不能继续往西了,想摆脱敌人再过河几乎不能。眼看天就要亮了,白天过河会引起敌人怀疑的,不如趁他们还不清楚我们的意图,迅速过河,即便被发现,量他们也不敢贸然下水。”

我和马晨说,“老贺,一切听你的。”

于是,我们停下来射击,做出阻击的阵势。五分钟后,我们趁着一阵手雷的爆炸掀起的烟雾,迅速滑下河岸。

好在是冬季,冈河水不深,我们到了河中间,岸上立刻响起一片呐喊。接着就响起了枪声,子弹打在水面,吱呢直叫。贺回狮转过身,仰在水面上,双手举着冲锋枪,不停地扫射。与此同时,用双脚不停地蹬着河底,前进的速度一点不比我和马晨慢。

三人登上对岸,在一片迷茫的山坡上一路狂奔。上了山顶,发现不远处横亘着一条公路。马晨惊然地:“坏事,怎么又回来了?”看着贺回狮,等着他的决定。

贺回狮沉思一下,说,“丁安南他们目前已经脱离险境,我估计这么多的敌人不可能都等着修桥。万一与敌人遭遇,还得有人留下来打阻击。走,我们跟上去,以防不测。”

摸索着接近公路,天空已泛起白色,大地被雾霾笼罩,我们迅速穿过公路,朝东北方向前进。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贺回狮突然惊觉地停下,我和马晨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以为是走错了方向。贺回狮嗅着清凉的空气,小声说,“前面有敌人。”

马晨仔细观望一下,四周一片寂静,说,“没有。大概是你耳朵的幻觉。”

我这才闻到一股燃烧树木烟火味,说,“也许是他们呢?”

贺回狮说,“他们不可能生火。空气从正北方过来,我们往东走,绕过去。”

马晨恍悟地:“你真行,不但用眼睛,耳朵,连鼻子都排上了用场。”

雾霾逐渐散尽,太阳高高升起,天地一派清馨,山岗的一条小路上,两边生长着矮小粗壮的芭蕉树,宽大翠绿的叶片在明媚的阳光中拂动,不时把晶莹剔透泪珠一般的露水抛在地面。

假如就这样回到祖国,我们这支归程的队伍,无疑会将战争的记忆染上一层诗意般的传奇。

一个小时后,前方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那是丁安南他们与越军的一支穿插部队遭遇了。越军这支有三百人的穿插大队,原本要出奇不意拦截我军后续部队,因为遭到我军的回击不得不向丛林退却。

开始,他们发现有一支小股部队向北方急速运动,判断不是自己人,于是,悄无声息地包抄过去。丁安南他们发现时,想摆脱已来不及。越军从三面围堵,留一面向南的通路。

丁安南与赵立山商议一下,决定不与敌人死拼,暂时往回撤,然后寻找战机。恰在这时,我们三人赶过来。丁安南大喜,并重新部署突围计划,由丁安南原地阻击敌人,让贺回狮带领五人迂回到敌后,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因为这是一个反击的战术,完全出乎敌人的预料,背后枪声乍起,子弹蝗虫般地横飞,手雷冰雹般地从烟雾中抛来,如此强大的火力,绝非是什么退却的散兵游勇。越军指挥官也被手雷炸死,战斗只持续了十几分钟,越军便仓惶散去。可是,我们也有四人牺牲,其中就战友马晨。

当天晚上,丁安南率领我们这支队伍,其中一位爱国华侨胜利地踏上祖国领土。

2

第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