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家道>哥之道 午(模样似头牛,实际却没头。谜语)(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哥之道 午(模样似头牛,实际却没头。谜语)(一)

小说:家道 作者:景水出焉 更新时间:2018/8/10 8:01:46

哥之道-午(模样似头牛,实际却没头。谜语)(一)

谣云:

小小麻雀

屋檐做窝

闲来无事

叽叽唱歌

辛亥。立春火烧云。立夏鱼鳞云。初夏夜,北空现循旋荧光。

春夏交接,庄里总要进行一次麻雀掏窝行动。

其实,麻雀与农人的亲近,仅次于燕子。燕子的窝搭在堂屋的二梁,麻雀的窝做在外面的屋檐四周。可谓家里家外一对活宝。可人对它们的态度却如天渊。只是因为,燕子吃的是虫子,可麻雀吃的不只是虫子,还有稻谷粮食。数千年来,农人一直攀爬于一生种粮却缺粮少食的老鼠转笼。你要与他争抢活命的天,当然要与你不共戴天。

其实,麻雀也只能在收粮季偷点吃点,真正抢粮占粮的歹徒当然不是它。只是那歹徒是天外天、人上人,一年四季,随想随拿,不光是斗它不过,而且是敢苦敢怒不敢言。可你个小小麻雀,竟也敢学着人家暗盗明抢,实在可恶。如此这般,也就算指桑骂槐出出气而已。于是,农人们也只是一边哄赶,一边借代手法骂上两句了事,也并未动杀灭之心。真正让动杀心的,还是它们在屋檐做窝的毁损房屋恶行。农家的草屋屋檐,防水的灰巴上面就是稻草。你麻雀做窝也罢,竟非但把每格灰巴上的稻草尽皆掏空,还要将防水的灰巴啄破,然后衔进细草软毛筑巢孵后。于是,每到阴雨季节或大雨来袭,便搞得屋檐漏水损墙。官家要粮毁房搞他不过,你个小小麻雀竟不学好也敢盗粮损墙毁屋。你既不让人安生,就休怪人掏窝毁巢啦。于是,麻雀这才招来抄家灭顶之灾。

掏麻雀窝虽算不得大事,但一般都得两个人,且至少一个主劳力。因为上房掏窝得用梯子爬高危险,家里是不会让小孩们上的。一般是大人带个小孩。大人爬梯上房,把手慢慢伸进檐下的一个小洞,掏出了麻雀蛋或肉乎乎光身子的小麻雀,便丢进下面小孩托着的脸盆或笸箩里。这可是一顿上好的美餐。

麻雀当然不会因此小小举动就真的断子绝孙了。尤其在南方,它们一年四季皆可生育。且其做窝也不只在屋檐。不过农人此举,一来可保在每年梅雨汛期到来之前,对房屋进行一次修整准备。二来也是对麻雀们进行一次例行的惩罚式警示教育。就像国家每年定期号召开展植树造林和学雷锋活动,却总有报告树木好人越来越少一样。或曰地球月球一直就这么转,春夏秋冬,阴晴圆缺,顺其自然而已。其实真正危及麻雀家族的大劫,还是共产风期间发动的“除四害运动”。上面号召要消灭蚊子苍蝇麻雀老鼠。对于蚊子苍蝇老鼠之害,基本属于人类天敌公害,人们早就起除之而后快之心。人类也一直与之作不懈不挠的斗争。只是,农村更适合这些东西的生存,也基本是处于永远的持久战状态。而把麻雀列入四害之列,正因其历史之殊和历时之短,更让人浮想唏嘘。

共产风始,上头号召清除麻雀的主要罪名,就是其盗抢稻谷粮食之害。而这与下面官人要面子虚报粮产,把农民的口粮都顶了上去相比,麻雀们自然就汗颜无存了。但上头发话,自然全国动员全民齐心。人民群众终于有了一次自由发挥聪明才智的正义机遇。于是高招奇招绝招损招狠招齐出。有簸箕罩的、有弹弓打的、有竹篙扫的、有农药毒的、有鸟铳轰的、有大网网的……从报纸广播报道获悉,北方有个农民一天就消灭了七八百只。开始村人还以为说说而已,老大一个人,怎么好跟偷偷摸摸的小小麻雀过不去。可随着上面下来工作组开展宣传声势越来越急,且其大抓监督工作越来越有力。大队便给生产队下达了具体的清除数额任务。生产队又把任务进一步分解成每户每人的清除数量指标。为进一步提高大家的清除动力和清除积极性,最终采取了上缴数量登记与记工分相结合、超额奖励工分与差额罚没工分相结合的办法。

只是,蚊子太小,且只有晚上袭人,一巴掌一个,连个囫囵身子都没了,实难凑数上缴。苍蝇精掣敏捷,想拍并不容易,收获亦难。老鼠也只是在最初十天内,通过药毒、笼捕收获一批之后,这些鬼灵鼠辈便深藏洞穴,罕见动静了。只有那些麻雀们或自在飞舞,或栖于枝头屋檐东张西望,叽喳唱歌。除了队长会计从哪借来一把土铳,轰了几天,又从城里买来毒药拌稻谷,毒倒几批后,麻雀们便见人就远远躲去,也没了大动静。致使一般村人基本也无大的作为。

开始父亲蔡二爷对此亦无什建树。可每家都分了任务,不干不行。而且母亲又把任务交给了他。于是他还是采取掏窝的办法。有人为了完成任务,设法去粪窖捕苍蝇顶数。可父亲却拿着麻雀蛋或没长毛的小麻雀去充数。队长说,大麻雀才一个顶一个任务,你怎么拿这么个小小雀蛋和这些小玩艺充数糊弄。父亲就跟队长说,一个麻雀蛋就是一个小麻雀,一个小麻雀长大了不光是大麻雀,还要葆出一窝一窝的麻雀。所以掏窝不光是以一当十,还能做一顿好吃啥。不但队长被说得语塞,还一下便得到庄人的纷纷响应。这无论在饥饿或者温饱年代,可都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味行动。

之前大哥跟父亲掏窝,总发现父亲留几窝出大毛的麻雀放生。于是大哥就直言相谏。父亲便低声交代说:小伢哉记住,做什么事,都要放个活头,不能做死做绝。于是,后来轮着大哥爬梯上房掏窝时,也习惯性地留几窝长出大毛的麻雀。可每当掏窝时,发现总有一群麻雀在周边叽叫飞舞,吵个没完。大哥听着听着,心里就觉得有些异样,手便有些发软。就想起吃大食堂时听到广播喇叭说,仅那一年,全国就捕杀麻雀两亿多只,折算节省粮食多少亿斤。可节省那么多粮食,怎么农民还是饿死那么多呢?这么想着,便听出了那些麻雀的诉说:你们人类自己作孽没粮吃怎么非赖我们麻雀还要我们麻雀断子绝孙叽叽叽叽叽叽……大哥秀文听着听着,就觉得,自己也不过是只麻雀,只是自己命大,没饿死罢了。于是,以后便再没兴趣再掏麻雀窝了。

秀文从解散独立团回家翌日,母亲便让他去杨柳接回老婆孩子。结婚一年半,夫妻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可秀文还是提不起精神。他十分失意。本来之前信心百倍,回来一定给音砉一个惊喜。哪想发动机是开足了马力,结果却挂了空档。其实种田对读过多少书、会不会写文章、能不能画画造像,基本没大用处。当不得饭吃,抵不了衣穿,更算不了钱花。所以,庄子里绝大多数孩子读到二三年级,认得男女几个打眼字,到城里别上错厕所就立即打住,免得费钱误工,还防止了沾染好逸恶劳搞坏了坯子。

副队长公未正就是这方面的好手。他每天天不亮起床,老婆生火做饭,不但儿子媳妇要起来,就连三四岁的孙子孙女也被叫起来,坐在老婆旁边。说是看惯了就会做。为了引导自家儿女深刻认识农民的孩子读书的害处,他就经常拿秀文作例子教导孩子说:秀文够聪明吧,可结果呢,念书费钱误工还养坏了坯子。农事又不好,下田怕吃苦,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骑马,都是念书念的。

辛辛苦苦累一年下来,就等到生产队年终决算时,看你家是否有进款。超支户是被人瞧不起的。在这方面,本家是青龙山的典型。

那时,秀文长女不到一岁,必须要人带。可父母要管一大家子生活,父亲拿阴阳工分,母亲便扛起了内外主要担子。除了做家务兴菜园,还要闹粪挣工分,养畜禽改善生活,根本无法带娃子。因此音砉只得自己在家带,不能出工。一天早饭时分,母亲闹早粪回家,路过庄里大巷廊时,公人泛捧个粥碗道:蔡二娘真是自找苦吃,儿媳妇不干事,把当姑奶奶供着,养得一白二胖的,等过年杀肉吃呀。

母亲正弓腰用粪铲背着满满一粪箕粪,一边疾步往回赶,一边笑笑道:尽讲新新话,人哪还能杀着吃啥。儿孙自有儿孙福喽。再讲各有各的事啥,她要管小伢子,也做不了别的曼。

梅尖头道:哪是的啥,哪个妇女生人还不出工呢。主要是人家有文化不用做。念书不就是为不下田不做事曼!她是初中文化,秀文是小学文化,你总不能叫初中文化去到外边闹粪下泥巴田啥!

丁结巴道:你这是咸吃、吃萝卜淡、淡操心,人家生来就、就是不干事的命,有老、老头老娘、娘把他累,关你什么屌、屌事!

这时族叔吭二爷披着单衣晃过来,一边嚼着锅巴,一边吭着鼻子道:吭吭,捣你哎兮,老的想当老爷太太没当成,这回倒是让小的当成了!

……

这些话音很快传到秀文耳里,惹得他十分愤怒。可听到传闻,又不好跟谁发火,回家更不敢讲给音砉听。音砉本来就不是个不通情理之人,更不是个怕干生活之人,但却是个眼睛容不得沙子之人。若这些言论进了她的耳朵,还不知会引出什么葫芦疯来。于是秀文只得把话沤在肚子里。

一天,音砉抱着女儿在楓香树下乘凉,族嫂癸年光亮着头发笑阴阴迎过来道:啊哟,你瞧你过得好好,白白胖胖、水水嫩嫩的,大姑娘都比不上你。瞧瞧,还是自己的亲娘老子好吧,才一个月就养得这么一白二胖的,你要是不回家,哪还能养得这么好哦!

音砉也知道这家人好搬嘴弄舌,也就笑笑应付。癸年凑上前一边逗着娃子一边道:你瞧你,才生头一胎就晓得把小伢子带得这么好,你瞧瞧,又干净又不哭,我真佩服你。不是我奉承你,就是青龙山上上下下,都没见过像你这么精干的!

音砉被这么一奉承,再不答话就有些挂不住,就笑笑道:我哪会搞,都是我妈妈教的。

癸年目瞪菱角矍道:啧啧,我讲的没错吧!千好万好,还是自己的亲娘老子好。都是生过人的人,带个小毛伢子可是不轻松呢,哪还能讲图快活不干事把当姑奶奶养着啥。还是自己亲娘老子只想把女儿养得白白胖胖的;不是亲娘老子,才舍得讲些不三不四的话,还什么把媳妇养得一白二胖过年杀肉吃!我的妈妈老新娘哎,这才进门几天,这话怎么讲出得口哦……啧啧!

音砉是个听话听音的掣人,一听这话便火起血涌道:人又不是猪,怎么叫杀肉吃啥!再说,我是自己大大妈妈养的,与人有什么相干!一边愤愤说着,一边甩下癸年抱着伢子进屋去了。

晚上,音砉突兀对秀文道: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带个小伢子也出不了工,做不了事。但我不想被人嫌弃。我父母把我养这么大,从来没给过我一句高声;我做月子是他们照顾的,是他们把我养得一白二胖的,也没说一句不是;怎么到你家里倒迸出养肥了杀着吃肉的话!人又不是猪,怎么杀肉吃,你家人还吃人呀!

音砉声音本来就大,一气恼越说声音越大,隔壁听得真真切切。母亲正对着油灯补衣裳,一听这话就顺便答道:小伢哉,甭瞎讲喽。家里可是从来没人讲这个话哦。昨个早上我背粪回来过大巷廊,是听他几个在瞎扯。

——还瞎扯,无风不起浪。家风关得好,别人哪管你家里闲事。我这人穷得棍、死得硬。秀文你要有本事就养活我,要是没本事,我就自己过,反正我是我没本事,但我从不想沾人什么便宜,更吃不下屙屎的饭!

……

母亲清楚这个媳妇在家是老巴丫头,脾气刚硬,却知情达理。她是长媳刚生人,修文又不在家,正发愁怎么把媳妇的月子做好。为此春间早有预计,一连抱了两窝小鸡,虽历经鸡瘟鼠咬,最终还有二十多只成林,基本也能保障一二天吃只鸡。音砉生人后,看到母亲整天家里家外忙得团团转,也不能对她细致照料,加上秀文又不在家,便提出回家做月子。长媳回娘家做月子是婆家忌讳,女儿回家做月子是娘家忌讳。过门的姑娘泼出的水,做月子,尤其是头胎月子,是女人一生安身定性扎根婆家坚守丈夫长久情感的关键时刻。此时回家隐含拆婚返家凶兆。婆家不仅要担拆婚裂家之嫌,更要担情理道义之责。但见音砉要求十分恳切,亲家也并无成见;又考虑自家实际状况,也并不能给她更好的照料环境。父母商讨再三,最终还是顺归音砉想法,让她回家。又联系她二哥探船接她回去,也好把活鸡带回家去。本来母亲要把今年新抱的二十多只新鸡全部带走,可音砉不同意,说把鸡全都带走,家里还怎么过日子。于是带了十五只。

音砉觉得自己无怨无悔来到你赤贫蔡家,知道家里困难人手紧张,做月子都回了娘家,现在在家带个小伢还遭这个侮辱。再说一大家子,只有两个老的干活,其余都在念书,往后这生活矛盾更不在少处。于是,内外交困,一口气怎么也过不去,终于提出要分家过小日子。母亲见音砉主义已定,知道她跟自己一样,都是属牛的脾气,多讲也是无益,反正千年的竹子也是破,最后只得同意分家。

分家首先要分房子。可总共才三间屋,人却有八口,没法分。母亲一咬牙说,设法新造三间。不过最快也要到下半年。

其实母亲对造屋早有两年计划,只是没想来得这么快。造屋用的二三桁条已经攒好,打底的竹篱也不用攒,屋四周的竹子现砍现扎即可。只差一根主梁,这要到县木材公司去买河木。买河木不但要一笔钱,还要木材票。这事母亲就给父亲下了死命令,不管你是托朋友赊账,还是找神仙作法,反正赶紧把木头扛回家。父亲没出声,只抺了把头发,看看屋外的大皂角树上喜鹊八哥吵闹。之后五六天,父亲便用小船把一根系了红布带的河木从县城拖了回来。

年初母亲在宋山赊两条猪苗,计划是想养两年,那样用一条猪钱造屋,一条猪钱抵队里的生产超支款。这样到了十月份,猪紧长慢长才有个百十斤,正在抽膘子的时候,母亲越看越舍不得杀。但音砉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一直催得紧。母亲一边和着猪食,一边拍拍两条抢食咂嘴的猪头道:大花二花哎,不是老娘狠心,是家里要出大劲,全靠你两个帮衬喽……小猪小猪你甭怪,你是阳间一碗菜,脱掉毛衣换便衣,早见阎王早投胎……

因为猪小,也只得两条一齐杀了造屋。

屋基场原定在北侧屋重起。当初梡大爷赌输,拆了北侧屋的主梁抵了赌债,自己没住的,就把母亲赶走,他一家住了。母亲只得到塌下的北拐屋担了个窝棚存身。后来母亲又从赌家手上赎回正屋时,大爷便只得又重新收拾北侧拐屋胡乱住了。五四年大水,大爷当了村民委员,手上有了些便利,就不想再北侧屋将就,就把屋造到南侧龙脖凹了,北侧屋也就成了家里的畜禽棚。音砉觉得在此重造不好,便确定在龙头冠南侧新起三间。

在正式请人集中起造前,母亲让父亲带秀文先清了屋基四周杂草,画出基线,挖出基沟,再将北侧屋基石搬过来填平。又利用早晚时间,从坡下大土坎挑来百多担打墙用土。并攒足烧锅稻草灰六稻箩、草经四花篮,又从圩田里挑回二十来担起沟的田土,以备打灰巴之用。最后又用几个早晚时间,打出三个花篮大小草绕团。其间父亲利用休息时间,搓好了三挂共三四百米长供缝屋檐的稻草细绳。

前期准备停当,便择定十月初六,一下请来丁甲长、梅尖头、夏小眯、夏小秃等六个人,加上父亲和秀文,一共八人,用两付墙板,用两天半打好墙,再用半天砌好山墙,并架好二三桁条和打好灰巴。待到第四天,正是十月初十上午八点,架上主梁,同时放两挂爆竹,撒二斤水果糖,便上了梁。接着便是钉竹篱、铺芦席、上灰巴;至此上午收工。中午办个简易上梁酒席,顺便叫上灯苞修罗队干部和大爷族大爷,凑整十二个人满满一桌。因为下午有活,中午每人只喝四杯酒。吃罢,再上屋盖稻草、网草绕、缝屋檐。

如此,造屋主体工程结束。

3

哥之道 午(模样似头牛,实际却没头。谜语)(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