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空心月球之天局魔影>第40章、枪杆子好说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0章、枪杆子好说话

小说:空心月球之天局魔影 作者:深巷流香 更新时间:2018/7/11 19:14:38

一大早,凤云就跑到梦琪屋告状,把从王大少爷那知道的为难家事儿,跟梦琪一股脑地就全说了一遍。

梦琪凤眼一瞪,骄横性子上来,当下就火了!

她还是第一次当着凤云的面晒大小姐脾气,“他们敢!我这就让爹,去带兵突突了他们!”

凤云看的一愣,心说:“幸好,我这些日子待你如姐妹,如果欺负你,你爹会不会把我也突突了啊!”

凤云也很高兴,总算保住家业有望。

何将军现在已经是何司令了,负责接管晋地,辖制豫北。

早有快马送信来报,得到消息,何司令很高兴,一股脑推掉了一堆恼人的公务,让苏副官代为处理,自己偷闲带上老婆,早早在城门楼子上,喝茶远眺,等闺女!

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司令,为了家人做到这份上,堪称难得!

这偌大的太原城,百姓数万,无人不知何司令曾经的绰号叫何老鼠,但当下没人这么叫了……

因为老百姓们都知道,他曾经山谷劫了鬼子粮,灾荒开了大粥场,当时,得到救济能够活命的乡亲们没人不挂念他的好。

尤其在小鬼子缴械投降后,他听了王益和闺女的劝,非常艰难的忍住了爪子,没有加入趁火打劫的行列,将整个晋地人心稳固,迅速恢复工商业,就此一件足以改变他在当地的口碑!

本来何司令也没干啥,但禁不住来往行商跟周边省份的状况对比,两相比照,傻子都能门清……

自此,当地百姓没人不挑起大指,赞一个何司令仁义!

他已下了城墙,走出大门洞子,站在城门边,拉着闺女,望着女婿,心里畅快!

“爹,你升官了?”

何司令故意忍着,无所谓道:“就是多了两颗星星,当不得饭吃……”

他那小眼睛冷不丁就瞄上了一边给岳母请安的王益,看那样子,就像饿狼见了肥猪一般!

“爹,你又要打我家主意了?”

何司令听着刺耳,假装生气,挤兑闺女道:“我差点忘了,你可是王家人了哈,看你一口一个我家的……”

何梦琪噗嗤一笑,赶紧服软道:“我永远是您的闺女,老公可以再找,爹只有一个!”

何司令这话听着太舒服了!

“我觉得王益挺好,咱还是将就着,别换了哈!”

何夫人看出王益的尴尬,赶紧埋怨道:“瞧你爷俩这小算盘打的,太精了!都有点吓人!你这次可要把王家的事办好,不然我可不依!”

何司令此时手中大权在握,正在得意的劲头上,心里很美。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何梦琪赶紧帮着王家道:“既然是小事,咱就先办了呗!”

何将军还没显摆完,反而被闺女将了一军,一时还真是下不来台面,只有硬接了下来!

“好!走,咱回家就办!”

同来的王大少爷见何司令被闺女给圈住了,心里那个高兴就别提了,屁颠屁颠的跟着王益上了吉普车……

回到府邸,王大少爷也被王益引荐着见过二老,刚坐下,茶没入口,屁股都没把板凳坐热,何梦琪就接王大哥的话头,趁热打铁……

闺女呜呜咽咽的好一通诉苦,委屈的哭成了泪人。

何将军当下就不淡定了,

“娘希匹,欺负到老子头上了,反了他们不成!来人!”

何司令嘴里骂着那群混蛋的娘,就让卫兵喊来苏副官。

“大哥,咋这么生气呢?”

“有人要夺咱闺女的家产,我能不火吗?”

“哪个王八蛋?我去带人教训他!”

何司令冷静下来,反而不急了,“定是那些趁火打劫的接收大员们!

老子战功赫赫,怜悯百姓疾苦,都没敢动这歪心思,这下倒好,全便宜了那些狗日的!

鬼子在时他们偷奸耍滑,躲在背后,鬼子走了就见利忘义,搜刮民财,简直是畜生行为,人神共愤!”

此时,他好像忘了,自己也动过这个心思……

“他们虽然孬,可根子很深,不好惹啊!”

苏副官为人谨慎,小兵通报他时,他没急着来找何将军,反而先去问了管家。

从管家口里,他知道小姐带着姑爷,哭哭啼啼的回来了,还听司令贴身勤务兵们说,王家被人欺负了......

他不用多想,综合最近的传闻,就猜出了问题出在哪!

何司令此时望了望老婆,王夫人可是见过世面,很有眼力见!

她呵呵笑着起身,拉起闺女,跟姑爷道:“王益,我和梦琪去花园说说贴己话,你和司令好好说道下,别让他莽撞,从长计议……”

王夫人不放心,又回身对老公叮嘱道:“当家的,你可不要为难孩子们,一个女婿半个儿,你可要多帮衬下!”

王大少爷一旁观瞧的仔细,非常佩服王夫人,她可是把老爷子的脾气给摸透了!

王益听着舒服!

得,这岳母做的可漂亮,两头都给拢住了!

看您这岳父如何下狠口!

何司令被老婆这么一提醒,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茶很好,是我一个朋友从南方特意给我运来的!尝尝……”

何司令从没这么委屈过,到嘴的肉就是闻着香,不敢吃!

此时,苏副官插话道:“前几个月,梦琪的来信是王益你写的吧?”

王益呵呵轻笑,算是默认了!

何司令来了兴致,唏嘘道:“我就知道,我闺女怎么会来一套“猪”论呢?定是你小子后边撺掇的!”

王益赶紧解释道:“我就是想跟您简单明了,怕您想偏了!”

何司令无奈苦笑道:“可这瘦猪也是肉啊!总比没有的吃强啊……”

苏副官赶紧接茬道:“何司令虽然是大司令,人马不少,但这些汉子们吃起粮食来,比猪狠,可是不计其数啊!此时,我们已经显得力不能支了……”

王大少爷刚喝到嘴的茶水,忽然觉得很苦,堵在喉咙里实在难以下咽!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王益哪能不知道这岳父的秉性,来的时候,早就捉摸出了对策!

“爹,我倒是有个不入流的法子,您愿意听听否?”

何司令哈哈大笑,手指轻点,非常信服道:“你小子的信让我有了好名声,我当然愿意听你下文,这不入流的主意虽然不雅,但一定见效快!”

王大少爷轻轻咳嗽,没想到兄弟还藏着一手呢!

这小子真是经过一次大难洗礼后,彻底出息了,心里当然很高兴!

王益忍不住呵呵轻笑,“借我家被欺负的事做文章,顺手牵羊!”

何司令一向不是手软的主,就是那老猪皮都能榨出一桶油来,一听这话就顿悟了!

“妙哉!”

何将军轻拍机案,将茶杯震得一阵清鸣,侧头望向王益,双眼炙热,如盯着一块无价宝石一般……

“我真是不舍得放你去经个鸟商,给爹干,你至少不差于我,如何?”

王益又是一阵苦笑,求饶道:“我前些年,一不小心卷入大战,腿上透穿。

真要扛枪打仗,我还不挂了!

您老高抬贵手,放我得了,还是别让梦琪换男人了吧!”

何司令一番好意,又被王益给堵了回来,心里不痛快,但又从心里喜欢这小子,实在无可奈何!

谁叫自家闺女中意人家呢?

简直是投鼠忌器啊!

苏副官赶紧岔开话题,请示道:“王家的事咱怎么办呢?”

何司令正恼着呢!

“娘希匹,我还怕他们不成?老子没别的就是枪杆子多!”

苏副官赶紧劝道:“大哥,您别生气,要不我带人去处理,咱就按王益的路子来,狠狠宰上一刀?”

何将军顺了顺气,知道苏副官长袖善舞的手艺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此时,自己位高权重身份特殊也不好出面打劫,正好让苏副官打着自己的大旗去一趟,办成最好,即使办不成,也给自己留了周旋余地。

苏副官一直跟着何司令,二人知根知底,他尤善于周旋在各路官员间,火候把握也是一向到位,定不会有差错。

“去吧!多带些人,给老子威风点!先给他们脚下来一梭子......”

“得嘞!我去吓吓那些龟孙子们!”

何副官带上王大少爷,开着吉普车,拉着两卡车的大兵,扛着十几挺机枪,满装弹药,就差拖上一门榴弹炮走了……

大队火速前往周边省份,逐个找这些贪官们的麻烦。

这枪杆子真好使,压根不用真动手。

大队人马就往那些官员的新豪宅府邸外,下车排排站,围上个水泄不通,就听里边丫鬟婆子一通哭喊,事就成了!

立马那些得了丰厚油水的官员们就老老实实的出来请苏副官进去喝茶,之后吗,当然就要挨个吐出来了。

临走,还要给苏副官额外的孝敬,少则五万,多则十几万……

就算是赎罪的钱,全充了何司令的军饷!

当然,总有不信邪的!

有家大员就是依仗背后主子够硬,就不肯认栽!

他家被苏副官围上后,依然硬气的很,就在自家大门口前,让哆哆嗦嗦地管家给摆了把上好的红木大交椅,稳稳当当地一屁股做了上去!

手里把玩着两颗玉石球,转的哒哒轻响……

苏副官见对方是硬茬,上去理论毫无必要,也没那磨嘴皮子的闲工夫!

他虽然一向柔和,但也不是好伺候的主,都是上过战场,刺刀见红的爷们!

此时,他被人家将了一军,也不恼,呵呵轻笑,淡然挥挥手……

机枪兵们早已习惯了苏副官的云淡风轻,笑的越开心,下手就越狠!

他们没那么过顾虑,按照事先交待,就对着豪宅顶子开了火!

哒哒哒……

密集弹雨倾斜而出,瓦片碎石四处飞溅,女人哭喊乱跑,孩子哇哇尖叫,整个宅院顿时就炸了!

那作威作福的官老爷原本还不可一世,故意搬了把凳子,像爷一样,堵在门口,跟苏副官较劲!

先前,他算定苏副官不敢带人冲进来抓人。

的确人没进来,可子弹进来了,几乎到处都是,虽然没直接伤人,但也吓死个人了!

他受的了,家眷孩子可扛不住啊!

此时,这家伙脸色一变,听到那密集的弹雨吹着口哨,越来越低,当下已经快直接从头皮上擦了过去……

啪嗒……

两声轻响,尚好的玉石手玩咕噜噜滚出去几米,缓缓掉在一旁水坑里……

他实在顶不住了,只觉得双腿瘫软,本想站起来呵止这群打劫匪徒,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没上过战场,哪见过这么玩的,真家伙,真搂火!

但这人觉得自己后台很硬,还想硬撑着不肯服软......

苏副官借着机枪伴奏,开始大声吆喝道:

“老子跟何司令打鬼子的时候,你小子还抱着娘们喝花酒呢!

孙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子可等不急了,兄弟们的枪憋久了,也容易走火......”

那家伙一听头皮就炸了,想想自己的后台再硬,那也是别人硬!

“我即使为他一心搂钱,一旦挂了,他也不一定为我的尸体讨个公道!

活人才是有利用价值的,死人就是一坨屎!”

他脑袋轰了一下,当即就回过味来,忙带着颤音开口求饶:“苏将军手下留情啊!

我当时被猪油蒙了心,一时糊涂!

您可要大人不计小人过......”

苏副官达成目的,不再威逼,呵呵淡笑,

“可以!想开了就好......

搞钱再多,可也要有命花不是?”

那汉子吓得后背发凉,连连作揖,再也没了刚才的牛气劲儿,倒是多了几分奴才样,就跟见了自己那主子似的!

苏副官看在眼里,颇为鄙夷,但也不表现在脸上,还是客客气气,更是称兄道弟!

一番密探很快结束,苏副官神清气爽的吆喝士兵们上车,接着去下一家!

那汉子望着苏副官带人离开的背影,咬咬牙,偷偷骂了句,“笑面虎,下手真他妈的狠!”

就在刚才,苏副官给他摊派了三十万大洋的军饷,给与不给,就看你自己惜不惜命了......

别家的事他管不了,帮王家可是不含糊!

苏副官硬是把王家产业悉数都要了回来。

柜上存银和现大洋就算了,但铺子地契一样不能缺!

王家在风雨飘摇中,靠着何司令的关照,勉强维系着过的去的日子。

但人生总有不顺,在某次大战中,王大少爷和商队卷入了冲突。

有一股投降日军帮国军打内战,商队一不小心被难民裹了进去,深陷战火。

有意无意中,他们的乱炮还是轰炸到了商队,王大少爷很不幸,被流弹炸死了。

这么一位优秀的地下党员,一直帮组织调配资金和筹集资源,就在胜利前夕,苦日子就要到头的时候,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牺牲了,甚至都不是在敌我战场上,而是一次意外,不得不令人黯然神伤。

噩耗传来,北平的王家就像塌了半边天,凤云更是哭晕了过去。

王大少爷的尸体都没能找回来,只能起了一座空坟,埋入了他生前喜欢穿的衣物。

凤云知道,王大少爷最喜欢的就是那件,被王老东家极为看不上眼的汉奸装,实际就是上海那个时期时髦的穿戴,跟汉奸扯不上啥关系。

凤云了解他,就给他通通埋了进去。

临埋的时候,她闻着丈夫的气味,心中颇为不舍,流着泪,轻轻的缓缓的将衣物盒子放了下去,就好像唯恐动作不慎,磕到了丈夫的血肉。

一天,凤云带着儿子王有志,来到王大少爷的衣冠冢前祭拜,对儿子哽咽道:“你爹是个英雄!是个无名英雄!”

王有志稚气的小脸上带着无比的坚毅,对母亲说:“妈妈!我也是个男人了,以后有我保护你!你别哭!”

凤云抹着泪,笑着对儿子道:“好!我家有志可男人了,一定能保护好妈妈!”

没过两年,内战结束,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

王有志这年四岁,他和妈妈一直在北平的王家老宅生活。很幸运,北平没有战火,这是腥风血雨洗礼后王家难得的幸运,也是北平百姓的莫大福气!

王益在大哥死后,就接替了王家生意,没大哥厉害,但维持还是胜任的。

没有了战火,中华大地也依然不平静,随着大生产,大建设序幕的拉开,财富就进入了再分配的进程。

公私合营的改革也拉开序幕。

王老爷子不懂,就对王益和两个儿媳道:“国家让咱怎么弄,咱就怎么弄!”

凤云本身就是组织的人,当然不好说什么,就扭头看王益两口子。

王益道:“我看就这样吧,还是积极点好!”

何梦琪有些不爽,嘟囔道:“这跟......”

王益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角,安慰道:“大势所驱,别那么多不舍!”

何梦琪也了解大环境,虽然心中无奈,想嘟囔几句,但说多了自知也无益,就点头同意了。

又过了一两年,这改造运动又来了。

这次何梦琪可有点不干了,在自家屋子嘟囔道:“这不是逼人就范吗?”

王益呵呵道:“又小心眼了不是!工作组的人水平不行,但你要放开眼界去看,整个国家需要集中力量来发展,我能接受!”

何梦琪搂着王益,担忧道:“我怕!我爹可是去了岛上,一旦有人追究......”

王益嗅觉灵敏,当然早想到了,就安慰道:“咱去灵山镇老家吧,兴许能躲开是非?”

何梦琪抽了一下小鼻子,点了点头。

他和何梦琪在家族产业公有制改造后,就主动要求去了老家,灵山镇。

8

第40章、枪杆子好说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