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匡复大明>第二十一章 驷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驷介

小说:匡复大明 作者:老童生 更新时间:2018/6/26 22:00:07

不大一会工夫,孙承宗就在值守内官的引领下转回到了英武殿。

重新落座,孙承宗开始向朱由检,阐述起自己对辽东局势的一些判断和想法。

借此机会,朱由检也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构想,向孙承宗做了一下阐述:“孙爱卿,这对后金的一些战略部署,朕有些想法。您比我更清楚,大明的军队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朕的意思是,咱们朝廷上下要有个统一的口径:那就是,今后要与后金“打持久战”!”边说还边挺了一下攥紧的拳头。

“现阶段,咱不要有急于消灭后金的想法。再说了,就是有立马消灭他们的想法,可就目前情形来看,咱也没有那个实力啊!这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现实就是如此,咱也没办法不是。”朱由检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他比谁都想一脚就把后金这只“臭虫”给给碾死。上一世的自己就太急切了点,所以才酿成种种过错,以至于难以挽回。

孙承宗听了皇帝说要和后金“打持久战”时,开始一愣,瞬时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内心还是非常赞同的。他本来就不支持速战速决的提法,他太清楚帝国军队的现状了。

看到孙承宗略微的点了点头,应该是不会反对自己的意见了,朱由检接着阐述:“所以啊,朝廷就得把这战略部署的大政方针定下来,由你兵部执行下去,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咱们和后金的战略就是:要让边关所有的将士,都要做好和后金“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要利用咱们“坚城炮利”的优势,做到“稳固防守”!以此来消耗后金的有生力量,于此相对应的,咱还要掐断与后金的边贸往来,关闭所谓的“马市”。当年他们不就是利用在给他们开“马市”的机会,偷袭的咱抚顺、清河两座边城重镇的嘛!关了,不怕他来打!就是要他们倒在咱们的“坚城火炮”之下。还要加强边关重镇的将官、士卒、商人以及经常出入关隘的贩夫走卒,要严防孙得功那样的将领再次出现!建立完善的侦查、举报制度。”

说道激动处,朱由检又站起身来(你站来站去的不嫌累啊,老童生码字还嫌累呢,你烦不烦,就不能好好的坐着说话?),转身来到窗子前,狠狠地对着外面的空气大发感慨:“要告诉边关全体将士!后金敢犯天威,袭扰我边关、残杀我边民,咱就要还以颜色。不怕他们的报复,要让全体将士时刻做好准备,要有信心做,歼灭胆敢来犯得后金蛮夷!要他们有来无回!为保证战时能痛击来犯之敌,就要咱们的全体将士平时就要加强操练、加强戒备。即便是平日里的训练,也要将帅们要做到“信赏必罚”,激励士气提高战力!“有道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要把这句话当做标语,张贴于边关大营各处,让每一个士卒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孙承宗满脑子的浆糊: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道是?谁说的?我怎得不知道啊!他也不好意思问皇上:这是哪位“伟人”说的名句啊?!不过倒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一想到,被偷袭后,又被屠城的惨剧;还有孙得功投降把广宁白白的拱手送给了努尔哈赤那野猪皮,朱由检就狠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孙承宗,也被朱由检的这股子气势震撼了一把。

牢骚发完,折身而回:“总的来说,在稳固防守的基础上,待时机成熟,再“伺机出动”的战略方针坚决的必须贯彻下去,不得随意更改,就是朕也不行!这“稳固防守”好把握,可这“伺机出动”就有些难度了。太急进吧,敌军给你个示弱得诱饵,好嘛,咱一看有机会啊,出击吧,结果中埋伏了!太消极吧,机会真的出现了,不敢出击,好嘛,错过了。怎么办?首先,这就要看统帅是否有敏锐的洞察力了,这咱暂且不做要求,只要他们按照朝廷指定的大政方针执行就是了。但是,朕还是要提出一个时间来:五年!(五年平辽的后遗症?)给边关将帅们一个五年的时间,把这“稳固防守”的战略,实实在在的执行到位就是合格的!”

看着这位年轻的帝王,谈及到军政大事时的老气横秋样子,孙承宗还真有些不习惯,但是也不得不重视起这位帝王叮嘱的每一件事。

聊得正欢的朱由检,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到王承恩他们赶着三辆马车过来了,见到此景,朱由检高兴地拉着孙承宗就往外走,边走边解释:“老大人今天可是辛苦了,这不天色不早了,你也得回府好好歇息几日,也不急着上朝,朕也不想把您老累着唠不是嘛。”

“那倒不必,明早老臣就可早朝。”孙承宗可不敢托大。

“呃,这样,那好吧。”朱由检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

两人走出了大殿,来到这几辆大车旁。孙承宗看着停在英武殿外的这几辆大车,心下满是疑惑:这是干嘛?

朱由检指着那封好了的、微微飘逸出、发散着酒香的大车,示意孙承宗过去:“孙爱卿,您老请移步。”

示意孙承宗前去看看那辆装满美酒的大车旁,朱由检以闻到了酒香,他问向孙承宗:“这酒香,醇正否?”

精明的孙承宗已有所明悟,但他也是多年的老臣、儒将,可不是做作之人。强忍激动又跨了一步来到大车旁,俯身,凑到车棚的缝隙处,深吸一口伴有醇正浓香的酒气,直起身子略一停顿,好像要把这醇正浓香的酒气,在胸腔内都吸收掉似的,久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微闭双目,一副意犹未尽之色:“闻香下马难移步,金浆玉醴欲畅怀!”

醒过神来,转身施礼:“老臣谢万岁赐酒。”

朱由检哈哈一笑,又拉着孙承宗来到那一辆四匹战马拉的战车旁:“爱卿,这驷介(由四匹披甲战马拉的车)如何?”

朱由检明显地感到这位老臣,在看到这辆战车后的异常,手开始微微地颤抖。朱由检伸出两只五爪金龙散发着龙气大手,握住孙承宗颤抖地手拍了拍,那意思不要这么激动嘛。说来也怪,可能受到龙气的沁曦,孙承宗那只刚才还颤抖的手镇定了下来,又用力的挣脱了龙爪的困扰,孙承宗抬手抚摸面前的这架披甲战车。

他可是行家,一看这辆战车就知道是和自己改建的那种装火炮的战车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个更合理、更便捷、功能、威力更强大。

此战车:整体骨架是木柱厚板制造板状大车,一边高高竖起一堵“墙”,还有防护型顶棚,厚重木棒衬里、外敷一层铁板;此“墙”中间镂空装可移动的火炮位,镂空火炮空上方,还有被大车的顶棚挡着的一排弩弓。孙承宗是行家,一看就知道,此设计可以很好的结合火炮的操作:开火-清膛-填药-装弹的间歇进行开弓放箭打击敌人,这可是劲弩强弓,杀伤力还是很大的。战车的接合部-战车在作战时是要多辆大车挂接在一起的,这样可以有效的阻挡后金的铁骑的冲击。孙承宗开发这战车就是很有针对性的-针对后金的骑兵。孙承宗还看到战车挂接处的骨架旁还挂着一排火枪,“墙壁上”开着竖着的一排枪孔,一看就是给火枪或长毛用的。

孙承宗不由的想到了自己,在辽东为了对付后金强大的骑兵,创建的舟车战法来。对比此车,他浮想联翩: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将战车改装成此型呢!此法亦可用于战舟之上啊!这设计太完美了。

“哈哈,怎么了,孙爱卿,满意否?”朱由检看着激动万分的孙承宗,笑呵呵的问道。

孙承宗这次没有谢恩,而是很没有帝师范的向朱由检问道:“此车的匠造师可在?他是怎么想到此构造的,老臣要替边关的将士拜谢他。”

朱由检愣了一下神,弱弱地说道:“那倒不必了吧……。”

这车可是朱由检自己设计好后,由工匠用了10余日的时间方可监造成的。

孙承宗表现出了老顽固的一面:“陛下,这就是把你的不对了,设计出此车的匠造师绝对是大才,这车定会在与后金作战中大发淫威的。这样的人才,陛下不可荒废掉啊,请陛下将此匠师拨到老臣的账下效用吧!”

“这……这,嗯,这样吧,孙爱卿,监造出战车的匠师,朕定会给你,但要保密。现阶段要先稳固防守,所以此车暂不可调往边关,先由您训练好后,再由您亲自调拨才可。朕可不想被后金得了去。”朱由检很担心内地的奸细。

孙承宗很明白皇帝的担心所在:“请陛下放心,老夫会训练出可掌控此战车的一批忠诚士卒的。”

朱由检不好接这个茬了,这些个匠师给孙承宗也是好事,最起码,他们会在大造这新型“舟车”中大放异彩的。

“王承恩,打开!”来到第三辆由四匹披甲战马拉的车。

王承恩,派人呼啦一下,掀开了罩在上面的盖布,一辆庄重、豪华的马车呈现在孙老先生的面前: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黄色的绉纱遮挡。朱由检替孙承宗掀开车窗,一看里边算得上宽敞,一张够一人平躺、翻身的卧榻,置于马车前端;一张平微宽的放置平稳的书案,置于软塌一侧;边上还有一简易的书架。

“陛下,这……!”孙承宗不敢想这豪华的四轮马车放在里要干什么:是送自己回府,不像啊?送给自己?不能啊!违制啊!这御马乘载的马车里边,还有点亲王级别的装饰在呢。

“呵呵,孙爱卿,这是朕做信王的时候,皇兄亲自送给我的,今天朕就把这车赐予您了!”朱由检乐呵呵的说着。

“陛下,不可啊,这……。”孙承宗侧身指了指那淡黄色的绉纱。

“哦,这无妨,这是朕信王那会用的,正好过段时日,你要待朕巡查九边,路途颠簸,此车正好。况且朕还把此车做了下改动,既可以跑远途,还不疲劳、不颠簸。正好改建此车的匠师也在,一并赐予老大人了,可以随时修缮吗。”朱由检原来是送给孙承宗跑长途用的“跑车”。

听到“乘坐此车待朕巡查九边”时,孙承宗不推辞了,深施一礼(不是下跪,明大臣很少行跪礼的):“那老臣就不托辞了,谢过陛下的恩典,老臣定会尽心竭达成陛下的嘱托!”

“哎呀,好了,走,朕送孙爱卿出宫!”朱由检搀着孙承宗的胳膊,屁股后面跟着三辆马车,还有一批工匠。

在大太监王承恩的引领之下,落日熔金下的英武殿被缓缓地甩在了后面。

1

第二十一章 驷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