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双阴人>双阴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双阴人

小说:双阴人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8/6/6 18:50:46

“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了,不,应该说,这一切,都是我应得的,我应得的,哈哈哈哈!”向东对着镜子狂笑着,他的眼底布满了血丝,三十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两颊深陷,嘴唇发紫,看起来非常病态,可是他的精神却异常亢奋。“晴晴,你看到了吗?我就说我会成功的,怎么样?我说到做到了吧?你看,你看吧,我真的成功了,现在,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了,属于我的了,哈哈哈哈!”忽然洗手间门外,有人轻轻敲门:“向总,抱歉,打扰您一下,请问,您准备好了吗?公司的董事们都在等着您开会呢!”向东轻咳了一声冲门外说了声马上来,然后打开水龙头,用手湿了点儿水,把头发整理了一下,然后对着镜子把领带向上正了正,阴冷的笑了一声,打开了洗手间的大门。

来到会议室,大门打开,门内坐着的所有人,一起站起身来,冲着门口的向东一起低下头:“向总好!”向东走到座位前,向大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看着面前一个个曾经高高在上的人们,此时对自己唯唯诺诺,向东不由得心中暗笑:"今天是我正式接管公司的第一天,我宣布,本公司从今日开始正式更名为『向氏集团』,公司架构方面,大体机制不变,人员也暂时不做变动,但是,以下的这几点,全都需要更改......”

十年前向东从农村老家来到城市里打工,因为只有初中的文凭,所以他找到的工作不是搬运工,就是刷碗工,后来,在一个老乡的介绍下,他来到了秦氏集团做了一名保安,可是之后的短短五年时间,他居然从一名小保安,坐到了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他的发家史,也为众人所追捧,各大媒体争相访问,称他为商业奇才。至于他的成功秘诀,他却始终不愿提及。

开完董事会后,向东转身离开了公司,走到公司楼下,他回过头来,抬头看着正在拆除的“秦氏集团”几个大字,他开心得大笑了起来。

他让司机把他送到了他郊外的别墅,下车后,他从后车厢里取出了一个大大的包裹,然后就让司机离开了,并交待司机和秘书,明天天亮之前,不安排任何活动,更不许任何人来打扰他。

进入别墅后,他独自走进了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其实就是一个杂物房,各种乱七八糟的杂物堆放的哪儿都是,可是只有一个墙角,显得格外干净,这里只放着一个书柜,上面整齐的摆满厚厚的书,向东走上前去,把书柜第二层里的一本书取了出来,打开封面,原来,这只是一个像书一样的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把仿古的钥匙,他把钥匙取出,插在了书柜右下角的一个锁眼当中,钥匙拧动,啪的一声,墙上打开了一个小窗口,他把眼贴了上去,扫描之后,书柜从墙角向前晃动了一下,然后整个柜子开始慢慢的向右移动,柜子的背后竟显现出一条通道。向东拔出钥匙,走了进去,人进来后,柜子又缓缓地移回了原地。

向东打开了房间的灯,原来这里别有洞天,屋里的摆设好像都是些古董,古式的柜子,桌子,还有一张床,最显眼的,要说正面对着门的那面墙边,摆着一个神台,台上各种的贡品摆放整齐,贡品的后面,摆放着一个箱子大小的东西,用一块镶着金边的红布盖在上面。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八月的天气,这个房间当中却异常的阴冷,向东上前先点了三支香,然后冲着神台拜了三拜,之后把香插好,这才上前把红布掀了起来。只见红布下面是一个透明水晶做成的方盒子,盒子当中,放着一个蓝白色的小瓷坛。不知为什么,这个小瓷坛的周身弥漫着些似雾非雾的东西,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向东冲着这瓷坛笑了笑,然后走到床边,盘腿而坐,在床的正中,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着茶海和茶具,他动作娴熟地泡上了一壶春茶,然后像是自言自语的小声说了一句:“小祖宗,来,出来坐下,喝杯茶吧!”说着,他就倒上了两杯茶水。说也奇怪,向东的话音一落,屋里的灯忽地一闪,不知何时,他对面的床上,已经坐下了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儿,不过这个小男孩儿非常奇怪,他的身体不是我们常见的颜色,而是一种像水泥一样的暗灰色,光光的头顶布满了血红的印迹,两只红通通的眼睛,让人有种说不出来压抑感。

“小祖宗,托您的福,我今天已经正式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这一切,还都应该感谢您呀,真是辛苦您了,哈哈哈哈。”他一笑,对面的小孩儿也跟着张开了嘴大笑了起来,不过他笑的声音,就像是金属摩擦的嘶鸣声,异常刺耳,可是向东好像并不这么觉得有什么异样,他端起了茶杯,慢慢地品了一口,然后冲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示意他也喝点儿。小男孩儿端起了茶杯,也喝了口茶,然后张口说话了,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小孩子的声音,反而是一种非常阴沉空洞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当中,也同样有一种金属摩擦的嘶鸣声:“你想要的,我全都给你了,可是我要的东西,你好像还没有全部兑现吧?”

“您放心吧,最后一个小孩儿已经给您带来了!”说着,打开了他提进来了大包裹,包裹里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面色苍白,呼吸微弱。

那男孩儿低头看了看,点了点头,突然一道血光,包裹当中的小女孩儿不见了,只见那男孩儿得意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您所要的十个阴月阴日生的男童,十个阳月阳日的女童,现在总算是给您凑齐了。”

男孩又喝了口茶:“嗯,不错,做的不错!”

“不过,就是最后您要的这个双阴人,我真的是找不到呀!”向东摇着头说。

“向东,当年,要不是我,你小子怎么会从一个小小的保安一直坐到了现在的位置呢?要不是我,你们的保安队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掉到河里淹死呢?不是我,人事部的王部长,怎么会突然重用你呢?不是我,怎么会在你每次升迁的时候,对手的身上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呢?这一庄庄一件件的,不用我一一的再说一遍了吧?”

向东赶忙又把两杯茶都添上,满脸陪笑:“这每一件事儿,我都记得,我这心里也都清楚,没有您,我根本不会有今天,可是这次我是真的是尽力了,这五年来,为了向您献祭,我的女朋友,我的妹妹,包括我所有的亲戚,哪个不都孝敬给您了吗?这回,你要的这二十个童男童女,您知道,费了我多大的功夫才凑齐吗?而且把这些小孩子都弄到手,也都不是容易的事儿啊,我冒着多大的风险您知道吗?”

那男孩儿听后,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向东,一句话也没说。

“是,我现在是得到了成功,得到了金钱和地位,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些年来我失去的也太多了,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献给了你,你一说要,我从不犹豫的就满足您的条件。说起来我现在是有钱,有地位,可是我却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个朋友,有时候,我也想问问我自己,这样的生活,到底还是不是当初我想要的了。”

“这事儿,自始至终,我并没有强迫过你做过任何事,你我之间,完全都是公平的交易,你有了付出才能有所回报,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这样换来的,这些所谓的风险和付出,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所以,现在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你要的生活,只有你自己知道。”

向东挠了挠头无奈地说:“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既然选择了,我就不后悔,可是这次,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你所说的那什么双阴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呀?我四处都打听不到什么是双阴人,更别说是找了!我是真的没招儿了,您还是给我指条儿明路吧!”

此时,那个男孩儿突然从床上飘浮了起来,两只血红的眼睛,突然闪耀红光,刺得人张不开眼睛。“这双阴人嘛,不用你找了,我自己已经找到了,现在只需你帮我动一下手,就可以了!而且,这个人也不是外人,你的老娘,不是还一直在老家呆着吗?”

听到那男孩儿提到他的老娘,向东不由颤抖了起来:“你怎么,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娘还在世?我,我,我......”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她还活着吗?你的亲戚朋友,你全都可以毫不犹豫地送来给我献祭,那么现在,也就不多你老娘一个了嘛。”

“不,不,不,这不行,说什么也不行,其他人,谁,谁都可以,可是,只有我娘,我娘她,她,她真的不行。要不,咱商量商量,只要您放过我娘,我,我不当这个董事长了,我还当个那个财务总监,要不,部门经理也行,只要你不伤害我娘,我给你一百万,啊不,一千万,五千万,你,你说个数吧!我一定做到!”

男孩儿仰天狂笑了几声:“你觉得,这些我给你的东西,我会要吗?你可要知道,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的地位,你的金钱,你的车,你的房子,你的女人,这一切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老娘,她只不过是给了你一条命而已,而我所给你的,不是比她给的更多吗?或者应该说,我更胜过了你的老娘,不是吗?哈哈哈哈,所以,为了我能得道成仙,你就把你娘贡献出来吧,我得了道,就可以步入仙班了,到时候我的仙法无边,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这笔买卖,你不亏!好好想想吧!”

向东起身把面前的桌子猛地掀了起来,疯了似的冲着他大喊:“这不可能,不可能,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你他妈的只是我养的小鬼,我养了你,你就得听我的,我说不许你动我娘,你就不许动,不然,我就把你的骨灰坛砸碎,大不了一拍两散。”说着他从水晶盒中取出了那个小瓷坛,高举过头。

“你可别忘了,之前,你用你的血肉来供养我,我喝了你的血,吃了你的肉,你我早就合而为一了,现在你砸了那坛子,没错,我是会马上灰飞烟灭,可是你,也一样会命丧当场,你好好地想一想,这五年来,你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心血,才换回今天的一切,你舍得就这么一下放弃吗?再想想,你今天才坐上了这董事长的宝座,这位置上的一切,你可是还都没来及享受呢,哈哈哈哈,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听了这些话,向东愣在了原地,好一阵子一动不动,最后,他缓缓地坐倒在了地上,然后把手中的瓷坛慢慢地放在了旁边,双目无神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我们俩是一条命,一条心,听我的话,对你绝不会有坏处的,来,听话,你看看,这是谁呀?”说着,他从床下拉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打开之后,袋中装着的正是向东的母亲。她的手脚都被绳子绑着,嘴里也塞着一块布,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向东一看到面前的母亲,猛地扑上前去,先把母亲口中的布头取出,然后就要解开她手上的绳索。

“动手之前,你可是要考虑清楚了,解开了她,就等于放弃你眼前的一切,只有听我的话,你才能继续你今天的生活,而且日后,你所能得到的,还有更多更多!”听到这儿,向东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母亲冲着他大声呼救,可是他却好像一点儿也没听到,眼神茫然地看了那个男孩儿,嘴角泛起丝丝笑意,神情呆滞的等待着他的指令。男孩儿用手指了指神台上的一把刀:“对,这才对,听我的就对了,去,用这把刀,把她的心给我取出来,有了它,我马上就可以得道成仙了,去吧,去吧,对,就这样。”

这时的向东像着了魔似的,完全不顾母亲的呼救,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桌边,拿起了刀,转身面对着母亲,母亲无助的看着儿子,可是他却无动于衷,手起刀落,一颗血红的心脏拿到了他的手中。向东的母亲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到向东手中依旧跳动的心脏,那男孩儿突然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向东啊向东,你还是随了我的心意,这下,我终于可以得道成仙了,我可以成仙了,哈哈哈哈。”说着,他突然冲着向东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口,一口,就把向东整个吞进了口中。

“阴年阴月阴日出生,又阴险到连自己的亲娘都可以杀害,这样的双阴人,还真是几百年也找不到一个啊,哈哈哈哈。”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这男孩儿化作了一团青烟,消失不见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留下了向东的母亲,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儿子!”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9

双阴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