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愿有来生>愿有来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愿有来生

小说:愿有来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8/6/7 17:45:53

风声,我耳边仿佛只能听到风声,这风声好熟悉,也好亲切。在这风中,我好像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就像一个非常亲近的人用他温暖的手掌拂过我的脸庞,让我无比地自在,无比地放松。慢慢地,我张开了眼睛,突然发现,我整个人此时正在半空中急速往下坠落,眼看就要摔到地面了,我吓得赶紧闭上双眼,此时,耳边的风声突然停了下来,再次张开眼睛,这时的我一个人正蜷缩在街边的一个角落,路上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好像都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慢慢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这是哪儿?我在这儿干什么呢?

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都让我感觉非常的陌生,我好像失去了一切的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茫然地在街边找寻着,我想找到哪怕一点能让我熟悉的东西,从而找回一些我的记忆,最少,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呢?

找了很久,我慢慢地失去了耐性,身边的一切,还是一样的陌生,我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我试着问街边的行人,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我试着问了好几个人,他们都像听不到我说话似的,根本不理我,这里的人真的好冷漠。

又向前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儿,我累了,在路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我依然在试着拼命的回忆,可是却丝毫没有回想起任何事情,我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在阻止我回忆似的,越是想得多,头就越是疼得厉害。我此时一个人无助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切一切都这么陌生,我越发急切地想回忆起些什么,哪怕只有一点点,就一点点也好。头越来越疼了,我双手用力撕扯着我的头发,我站起身来,抑起头来,拼了命的喊叫着,我到底是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是在哪儿?我疯了似的嘶吼着,可是路边的行人却依然无视我的存在,这真的是个冷漠的城市,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人在乎我的存在吗?

好吧,我就不信没人有会注意到我!我猛地冲到马路中央,眼前一辆红色的小车冲着我飞驰而来,我闭上眼睛,我对这陌生的世界,冷漠的人群,没有丝毫可留恋的,我站在那里等了好久,那辆小车好像也没有撞过来,我张开眼睛,眼前早已看不见那辆红车了,我转过身去,远远的路上,好像那辆红色小车早已远去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突然有一辆公交车从我身体穿了过去,是穿了过去,或者说,是我穿过了这辆公交车,在那一瞬间,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公交车里的每一个人,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我猛地想到,我一定是死了,电影里死了的人都是这样的,人们之所以不回应我,是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我,汽车之所以能穿越我的身体,是因为,我是鬼,我已经死了!我腿一软,坐倒在了马路中间,我的心里好冷,我无法接受这一切,我为什么会死呢?为什么死了之后会在这里,为什么我的记忆全都没有了呢?萦绕在我心头的问题越来越多,我的头更疼了,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从我的身体穿过,我却无力抵抗。

不知道坐了多久,我抬起头,看看天空,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我无力地慢慢站起身来,朝着路的一头茫然地走着,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更不知道我之后应该怎么办,我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心里一直反复着这些问题,耳边的,车流声,喧哗声,一直往我的脑子里钻,我的头真的好疼,我真的受不了了!眼前一黑,我倒了下去,终于我的耳边渐渐地静了下来,没有了车流声,没有了叫卖声,没有了那些让我头疼的嘈杂声,只有水声,对,只有水声,在这水里,我的心终于渐渐地静下了许多,有太多问题没有答案,而且根本理不出个头绪,与其继续想下去让自己头疼,还不如就这样放任下去吧,既然上天有这样的安排,就一定有他的原因,顺其自然吧,不想了,想得再多也是枉然!

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这里,听着耳边的水声,我终于找到了一丝的安逸,我不愿张开眼睛,不愿看到这个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世界。

突然,我听到有人在远处大喊:“有人掉到河里了,快来人呀,救人呀!”我被这叫声惊醒了,睁眼一看,我此时正飘浮在一条河的水面之上。一个女的就在我面前不远的水里拼命地挣扎着,我赶忙游过去,想要救她,可是我一把搂过去,却搂了个空,我的胳膊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我又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然后,我和她一起顺着水流往下游漂去,她的呼救声越来越小了,岸边跳下了几个人,可是都因为水流太急,无法来到她的身边。我知道,现在只有我才能救她,我一定要救她,我四处找寻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到她,突然我看到不远处的河堤斜坡上,有一块大木墩,我奋力冲上了河堤,想抱起那木墩来,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我根本抱不起来,我一次次用力的把木墩往河里推,可是不管我试多少次,那木墩都是一动不动,眼看那个女的已经快要不行了,我闭上眼,用尽全力地把那个木墩往前一蹬,没想到,那木墩这次真的被我蹬动了,顺着这斜坡滚了下去,正好落在那女的面前,她紧紧的抱着这个木墩,头终于露出了水面,此时,前来救人的两个小伙子也终于来到了她身边......

我顺着河堤慢慢地爬上了岸,眼看着急救车把那个女的送上了车,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女的,好像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她,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想,我应该和她有着些什么关系,于是我跟着她上了急救车,一起来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护士刚打开车门,她就不顾一切的跳下了车,冲向了病房楼,几个护士在后面追赶,我也很好奇,她为什么不等着大夫救治,却突然往病房楼跑呢?我和追赶她的护士一起随着她来到了病房楼的二楼,我走近的时候,先是看到刚才追她的两个护士此时被另外一个护士拦了下来,她把她们两个拉到过道边上,三个人小声地在边上说着什么,我没顾上听,继续向前走,前面的病房门开着,那个女的就坐在门左边的椅子上,她面前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这女的衣服还在滴着水,她把手在身上用力的擦了擦,然后一把拉起床上躺着的男人的手:“老赵,老赵,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你放心吧。”

我看了看床上的那个男的,胖胖的,光头,闭着眼,不管那女的怎么叫他,他都一动不动,说来也怪,我对这个男的也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而且好像比对那个女的还熟悉,可是他到底是谁呢?

“这个男的是她老公,他是上周三才住进来的,从进来晕迷到现在,据说是从楼上摔下来的,没死已经算幸运了。”我听到门外拦住急救车上两个护士的那个护士这样说。我对这一男一女充满了好奇,我相信我一定认识他们,于是我就走到这三个护士身边,想听听从他们口中,是不是能知道些什么。

“哦,我说呢,这女的刚从急救车上下来,也不进门诊楼,下车就拼命往这儿跑。”说着,她回过头来,对另外一个护士说:“小孙,你回去给王大夫说一声这儿的情况,别让他们操心,我在这儿等一会儿,看看什么情况。”

那个小孙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杜姐,你说,这个女的和那个男的感情是不是特别好啊,不然你看,她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一心就在这男的身上......”

“你还真说错了,他们的感情啊,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法说,这男的啊,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每次赌输了,就回家找媳妇撒气,这女的,让他打的全身都是伤,有两次,还把她打得住院了,真的太可怜了,这不,就这次这男的从楼上掉下来,也是因为他自己喝多了酒,想把这女的给推到楼下,结果脚下一滑才自己掉下来的,这真叫自作自受,报应,要不然啊,这会儿躺在这儿的,准是这女的。”

“啊?这男的怎么这样啊?太不是东西了!那这女的还管他死活干嘛?要我说,这种人,早死早安生。”

杜姐跟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小声一点:“别那么大声,让人家听见了,这女的啊,也不知道是欠了他什么,从那男的进来到现在,她就在床边天天陪护着,眼都不带合的,这不,今天早上才给他理了个光头,换了换衣服。你是不知道,这男的来的时候,这身上,酒,血,还有他吐的,那叫一个恶心,还赶着那天正好是我当班儿,你都不知道,我那会儿真是下不去手啊,恶心死了!要不是他媳妇在边儿上帮忙,我那天真头大了,这不,人家硬是每天给他洗给他擦,要不然他早就臭了,呵呵。”

她们越说声音越小,然后就是小声的偷笑,我也不想继续听下去了,转身又回到了病房。

此时那个女的依然双手拉着老赵的手:“老赵啊,其实我知道,你这会儿什么都能听得见,我啊,昨天不是听隔壁的李姨说嘛,她说你这啊,是让小鬼儿把魂儿给拉走了,李姨说,他家有个亲戚几年前也是这样,他们家人就是去护城河边儿摆了些贡品,烧了点儿元宝,这小鬼儿们,吃了喝了,拿着钱,就把他的魂儿给放回来了,这不,我刚才也按着她说的,一样样都弄好了,放心吧,一会儿你的魂就会回来了,回来喽,你就好了。好了,咱就继续好好过日子,你记不记得,还有三天,就是咱俩结婚十年的日子了,十年前,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说,你会照顾我一辈子的,我也告诉过你,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到八十岁的时候,还能和你手拉着手坐在椅子上看日出,咱这大好的日子还多着呢,你可不能就这么走啊,我......”

听着她和老赵说的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泛起了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呀,你看我笨的,把你的被子都弄湿了。还是你说的对,我成天就是笨手笨脚的,刚才去护城河边儿,我想着把贡品什么的,往河里扔点儿,李姨说这样小鬼才能收得着,结果这脚下一滑,我就掉到河里了,你说我笨不笨?要是你醒着啊,一定又要吵我了!”

正说着,老赵突然像被什么卡着了嗓子似的,只是进气不出气,这女的赶忙出来叫护士,门外那个叫杜姐的马上跑了过来,她一边急救,一边喊门外的护士去叫大夫过来。

大夫赶来后,让那个女的在门外等待,他们关上门去抢救老赵。长长的走廊里,只有留下了我和那个女的,她蜷缩在门对面的墙角里,小声地嘟噜着什么。

看着他无助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想要安慰她几句,可是刚一张口,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且我想起,就算我说了,她也根本听不到,我只好无奈地站在她的身边,静静地陪着她,一起等待着。

过了十几分钟,病房的门终于打开了,她猛地冲上前去,正好看着大夫走出门来,大夫冲着她摇了摇头,她好像看懂了什么,绕过大夫就往床边跑,到了床边,杜姐一把抱住了她:“方姐,对不起,老赵他,已经去了。”

那个姓方的女的像疯了似的挣脱了杜姐,上前一下扑到了老赵的身上:“老赵啊,老赵啊,赵东玉,赵东玉,你说过你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你怎么忍心这样就走了啊?你走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呢?你带上我吧,带上我一起走吧,老赵啊.......”

我的眼泪一直不停的往下流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么伤心,我的心好像撕扯般的疼,那种苦楚,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好像都连着我的心。

我真的看不下去这种离别的场面了,我流着泪转身离开了病房,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好像有个身影从我身边擦过,这个身影怎么这么熟悉呢?我回过头来,面前的玻璃上映出了一个胖胖的人影......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瞬间,我的回忆全都回来了,所有的,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回来了。我终于弄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我想起了十二年前,在大学路边的一个小酒吧,我第一次见到了她:“你好,你是方婷婷吧,我叫赵东玉,是章阿姨介绍我来的。”

她害羞地笑着站起身来,向我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方婷婷!”

她的笑容好美,真的好美,她的眼角,她的眉头,她的嘴角,那个笑容我永远都无法忘记。

我还在拼命的回忆着,眼前玻璃里的人影却越来越淡了,我仿佛听到了远处的呼唤,有人一直在叫着我的名字,我慢慢地飘离了地面,穿透了这个大楼,越来越高,渐渐远去,病房大楼慢慢在我眼前变成了一个小白点,我拼尽我所有的力气,冲着地面远去的那个小白点大喊:“方婷婷,这辈子我对不起你,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回报你给我的爱,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10

愿有来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