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暗与光>第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小说:暗与光 作者:天行舟 更新时间:2018/6/13 11:22:39

微风不时拂过山岗,山中的松柏、绿柳以及其它知名或不知名的树木随风摇曳着枝条,石间的荒草虽有大树与巨石遮挡一部分风雨,但也避免不了被风吹的左右摇摆,落在上面的蛐蛐等各种飞虫,每当野草摇摆之时就会本能的做出躲避的动作,或跳跃或飞走。

蒂夫静静的坐在山顶的巨石之上,遥望着远处的风景。海港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在山顶上远望,远处是层峦叠嶂的山岭和那碧波荡漾的海天一色。在早晨雾气重时,或许还会看到雾蒙蒙的云气飘荡在山丘与海水之间,一幅人间仙境边会浮现在眼前。可惜现在已是下午,没有那一幅人间仙境浮现在眼前,但是看那山下绿油油即将成熟的麦田,与那湖泊中轻逸的小船也别有一番田园特色。在蒂夫旁边的的巨石上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两鬓虽然已略有雪色般的发迹显露,但整个人看起来却精神矍铄,他身穿粗布麻衣,粗糙的大手暴露出他曾经干过重体力活,他总是对人说右手虎口上的老茧是他曾经不停挥舞铁楸留下的见证,但是他的脸却不像一般重体力劳动者那样无光,而是圆润饱满,双眼也炯炯有神时不时绽放出一丝丝神光。他便是与蒂夫相识二十七年亦父右亦母的海港城孤儿院长杰尔斯。

二十七年有多长?三百二十四个月,九千八百六十一天,十一万八千三百三十二小时。这二十七年会发生很多事,但是大多数不被人所铭记,只有那区区几件或许会深藏在脑海之中……

二十七年前,那时候的杰尔斯不像现在鬓角雪色,也不像现在多愁善感,那时的他还是一个青年,一个刚刚被调到新成立的海港城孤儿院担任院长的青年,他踌躇满志的想将心中的一腔抱负在孤儿院中有一席用武之地。他的周围围满了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这些人眼里对他充满了尊敬,因为他们曾经都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这些成功人士的今天,他很高兴,很自豪,他正要发表长篇大论。却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婴孩的哭泣声将他惊醒,这时他才知道刚刚自己只是沉迷在梦境中。从梦境回到现实的他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看着刚刚到来的黎明摇了摇头。这哭声怎么这么大,不像小欣和筱晴啊,他心中不解的问道。

孤儿院是福利机构靠着政府的拨款勉强维持生存,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开支,于是他到任第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的把孤儿院中的雇员赶走,毕竟现在整个孤儿院才只有两个孩童而已。他清楚地记得到任的第一天欢迎他的员工有七八位其中有厨师、保洁、护工、保安等等,而整个孤儿院却只有两名孤儿。区区两名孤儿何必需要专职的厨师、保洁、陪护……。在他眼里这些都是钱,如果没有这些省下的经费可以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和拥有更好的成长环境他何乐而不为。于是他开始了既当奶爸又当奶妈的悲惨生活。其实听起来悲催,但他自认为是快乐的,本身就是孤儿的他明白一个道理,孤儿成年以后出人头地的几率是微乎其微,因为没人真正关心、在乎他们因为没人拿他们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杰尔斯想改变这一切,于是他现在快乐着。

哭声越来越近,杰尔斯知道这是孩子在朝他房间走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赶紧将门打开,他看着走廊上的两个小孩——罗耶夫和凯利温,不此时应该是三个,因为罗耶夫怀里还抱着一个哭声如雷的娃娃,杰尔斯瞬间呆滞。

往事犹在眼前,奈何物是人已非。曾经的三个孩童随着时间的变迁也渐渐地有了自己的路,早早辍学的罗耶夫,已是警察的蒂夫,还有政法学校毕业律师从业者的凯利温。曾经亲如兄妹的三人如今却以渐渐疏远。立场不同或是心中追求不同并不总要,重要的是杰尔斯知道即使在疏远他们心底的感情也不会变。

杰尔斯看了看下首还在沉思的蒂夫说:“快三十年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什么烦心事就爱往山上跑。”

杰尔斯的话将蒂夫从沉思中拉回现实,他看了看这位将一生献给孤儿院亦父亦母又亦师的长者说:“老师,爬山之路艰辛,每次登顶的过程都会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看看山路真的不想在攀爬,但是看看来路又不想半途而废每当纠结之时,低头看看脚下,埋头咬牙坚持登顶之后迎着和风看着山下的美景一切的烦恼似乎都烟消云散了,整个人仿佛空灵,那些名利诱惑瞬间看的淡了。”

杰尔斯笑了笑说:“不忘初心,贵在坚持,方得始终,你能在烦恼和面临抉择时想着到山上来清心不失为一种让自己保持本心不在大千世界中迷失的好方法。”

蒂夫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叹了口说:“可惜,罗耶夫早已没有了爬山的习惯,如果他也像幼时那样经常来爬山,或许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吧。”

杰尔斯摇了摇头说:“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当年若不是罗耶夫瞒着我辍学,或许现在在山顶的就不是你而是他了,而你也可能会是现在的罗耶夫。”

蒂夫斩钉截铁地说:“我再变也不会变的像他那样。”

杰尔斯看着回头看了看山下的高楼大厦说:“你看后面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不是在山顶你会相信一山之隔的对面是田园般的美景?”

蒂夫不解何意,杰尔斯继续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不是罗耶夫辍学以后努力赚钱给你和凯利温做物质后盾,你们怎么会有现在的成就,而孤儿院越来越多的孩童怎么会有现在的生活环境,蒂夫啊,罗耶夫是赚的钱是来路不正,但是他也没犯罪,顶多是违法,那些相关执法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我不求你原谅罗耶夫,但是蒂夫,你要知道如果没有罗耶夫就没有你和凯利温的今天,更不会有现在孤儿院现在的生活条件,做错事是为了更多的人以后能做好事,我想从这点你就应该体谅罗耶夫。”

蒂夫听到杰尔斯如此说想起了他刚从警的一段故事。

大山深处,贫困山区,二十余个人围着一盆不知是何物做成的犹如猪食饭菜猛扒,刚刚从警察学校毕业的蒂夫被老警员带着冲了进去,二十余人看着围住自己的警察哭着说:“我们只是为了吃饱饭,有什么错?”是啊,他们为了吃饱饭,于是在山上打劫了驴友,城市中的人并不像山里人这样能够适应山中的恶劣环境,最后在缺衣少食下永远留在了山里。蒂夫看着他们猪食般的食物恻隐心发作,老警员没有看到蒂夫的脸色而是对着二十余人说:“如果为了吃饱饭而做错事就没错,那还要法律干嘛,如果人人为了吃饱饭就能违法犯罪,那社会将乱成什么样子,我们不是怜悯者,而是执法者,我们不是为了你们这二十余人的幸福生活而执法,是为了这个国家千千万万人的幸福生活而执法。请原谅我们没有同情心,但是我也请你们知道假若我们有了同情心,会因为践踏法律让无数的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那是一场很深刻的课,从外在到心灵的洗礼,那是一场让蒂夫明白他入职当天的誓言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努力践行,他看了看杰尔斯想说什么。

杰尔斯挥了挥手阻止蒂夫将心中的话说出来,而是自己开口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不要说出来,说出来就要做到,你真的能做到吗?”

杰尔斯借着挥手的空挡看了看戴在腕上的手表,这块手表是罗耶夫有闲钱以后第一时间给他买的。罗耶夫这是怕杰尔斯每日爬山不知道时间而耽误回孤儿院而配备的,转眼这个手表也戴了近十年了,十年来孤儿院的孩子越来越多,他一个人也渐渐的忙不过来,慢慢的请了厨师、保安、甚至医生和老师,孤儿院的附属人员规模比他刚来的时候还大,现在孤儿院孩子多了,有必要请这些人员更主要都是罗耶夫等人的赞助费负担的起这笔开销。由于后勤人员的增多,他这个孤儿院长的担子也轻了很多,整日呆在山上也不影响孤儿院的工作,虽然现在不担心耽误时间但是他还是不舍得摘掉这块具有特殊意义的手表。

0

第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