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风云汇>45 火枪集训得速成(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5 火枪集训得速成(上)

小说:风云汇 作者:闪耀 更新时间:2018/9/12 20:34:54

“杨先生,你这可就太不够意思了,怎么陈掌柜就能买,我就不行呢?难不成你对我们白莲教有偏见?”齐林还是不依不饶,非要搞到这自来火枪不可。

陈元见齐林要死缠烂打,杨霆宇又不好拒绝,便替杨霆宇说道:“我说齐教主,你也别为难杨老弟了,谁不知道你买这枪回去做甚?若是这枪落到了朝廷手里,那杨老弟就得陪你一起掉脑袋了。”

“不用担心,我白莲教子弟遍布天下,就是拼个头破血流,也能护住你。”齐林不屑道。

“哈哈哈,齐教主你都自身难保了,还在这儿说这个,真是好生可笑。”陈元这一下戳住了齐林的痛处,齐林顿时面色铁青,说不出话来了。

杨霆宇这么一听,反倒是松开了口,道:“其实齐教主想要买也不是不可。”

齐林本来已经打算放弃了,不过杨霆宇这么一说,立马就又来了兴趣,问道:“那要如何你才肯卖我?”

“其实没什么条件,只不过……两个月吧,两个月后就可以卖给你了。只是这些日子我还要这火枪有用处,而火枪的制作耗时耗力,又甚为繁琐,要等些时候才能有下一批了。”杨霆宇慢慢说道。

“你这话讲真?”饶是齐林有些城府,却还是形表于色。如果有了自来火枪,那么在以后和朝廷的斗争中就可以占据上风了,即便绿营要来拿人,也得掂量掂量。

“当然是真的,难不成我一介草民还敢忽悠大名鼎鼎叫朝廷都闻风胆丧的齐教主?”

“好,那一言为定,两个月后我就来取货,这个小玩意,就当是个见面礼。”说罢,就从右手大拇指上取下一扳指,递给杨霆宇。

如果他接过这个扳指,也就代表着刚刚出口的话再也不能反悔了。

杨霆宇不假思索地接过这扳指,把玩起来,发现这块湖水绿的表面却有深深的凹槽,应该是拉弓所致,就知道肯定有些年代。入手坚实而温润,细腻而圆融,觉得多半是岫岩玉。

杨霆宇一个小技工,当然不懂玉,他之所以认出这是岫岩玉的原因,是因为他买过一回玉。

有的看官就问了,杨霆宇一个烂怂技工,一个月工资能有几千块?怎么还买开玉了?先别急,玉也是有便宜有贵的,像杨霆宇这种穷人,自然会选择物美价廉的岫岩玉。

哈达碑瓦沟岫玉矿是中国最大玉矿,即便是实行限产后,年产量仍占中国玉石总产量的60%。

因为产量高,所以便宜,杨霆宇这种屌丝还是买得起的。

然而,这个玉矿位于今天的辽宁地区,也就是清代所说的关外地区,满族人的龙兴之地。由于清政府对关外的长期封锁,导致了岫岩玉的产量极低,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开采。

这个时候,市面上的岫岩玉是很罕见的,价格也远远超过了和田玉和蓝田玉,能玩的起和田玉的,也一般都是王宫贵族。

杨霆宇想到这里,不住暗暗咋舌,这白莲教果然是底蕴深厚,但是这扳指就可见一斑。

齐林见杨霆宇收下了扳指,非但没有半点心疼,反而浮现出愉悦的神色。杨霆宇一个读书人,如是收了如此厚礼,但凡还要些面子,即便是后悔了,也得把自来火枪卖给他。

“既然火器之事已经谈妥了,那么不如谈谈杨老弟的肥皂,这可是个赚钱的好路子,齐教主你要不要也倒些?”陈元开口道。

“我对这可没什么性质,杨先生,我现在能试试这自来火枪么?”齐林满脑子都是自来火枪,根本装不进其他事情了。

“当然是可以的,徐庆,你叫两个学徒去陪齐教主见识见识咱们燧发枪的威力。”

“是。”徐庆一直在一旁等待,早就不耐烦了,一听有事可做,就立马走开了。

等到齐林兴高采烈的去试燧发枪时,陈元才凑到杨霆宇耳旁小声问道:“杨老弟,你真的打算把你这自来火枪卖给他么?你别看他们嘴里成天白莲花开,可心却黑的像我们山西的煤炭一般,若是你成心愚弄他,恐怕在整个大清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可他如今已经惦记上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还不如先答应他,省的出什么幺蛾子。”杨霆宇无奈道。

陈元却被杨霆宇嘴里会蹦出这话吃了一惊,旋即笑到:“呵呵,好一个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接着 又问道:“可你就不怕火器落到官府手里了,来找你的麻烦?”

杨霆宇笑:“陈掌柜,你就没发现今年和往年有什么不同?”

“好像也没有……不对,今年狼下山的很多,而且路上的饥民也越来越多。”陈元老实答道。

“没错,这狼都多了,何况人呢?你信不信,未来这十年,将会是不可想象的乱世,真到那个时候,朝廷自顾不暇,还有力气拿我么?”

“你是说……齐教主他们。”陈元瞪大了眼睛了,道:“可他们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一经起事,朝廷可以调回边军,集结绿营八旗,甚至从京师派兵来,旦夕之间便可凑出四十万大军,而白莲教虽然教员众多,但真要和官军碰上,肯定鸟兽作散。否则,又怎么轮到鞑子皇帝坐朝堂?”

“陈掌柜,朝廷有多少兵?”杨霆宇低头看着地下叫雨水打下来的落叶,沉声问道。

“户部的帐薄随烂,却也记得齐百万大军的粮饷,可到底却了多少兵丁,就不得而知了。”陈元答道。

可这时杨霆宇却突然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神气,问道:“那天下有多少饥民呢?”

“厮”陈元一听,不住抽了口冷气,适逢秋风挂过,几片落叶由于被打湿的缘故掉了下来,又叫他年老惧寒的身子骨冻了个哆嗦。

秋风萧瑟,可他的背上还是直冒汗,以至于浸透了单薄的行褂。

白莲教不厉害,可如果它驾驭了饥民的力量,那么朝廷的那么一点点军队根本就不顶用。

但是陈元还是对这一说法有着本能的质疑,因为他生活在大清,他的祖父生活在大清,他祖父的祖父还是生活在大清。所以他深知,大清是一个很强大的政权,尽管已经被蚜虫吃的千苍百孔,却依然有着巨大的力量,足以将想要杀死他的人压成粉末。

“只是这流民可不能和官军比,蒙古人有一句话说的不错,羊再多也是羊,永远敌不过一头狼。”陈元好像发现了杨霆宇的漏洞,据理力争。

“饥民不去战斗就要被饿死,唯有战斗才能死中求活。朝廷的官兵自有军饷,唯有战斗才能令其死去,那么谁是狼,谁又是羊?’”杨霆宇逼问道。

“陈掌柜,不是谁更强壮,谁就是狼,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谁必须去捕食,谁就是狼。”杨霆宇缓缓的说着,风已经停了,可是陈元的身子还是抖个不停。

“那,大清就……”

“不,当这些人吃饱了以后,他们就不是狼了。”杨霆宇一脸坚定。

陈元听的也是稀里糊涂,却不敢再问了,只得说外面太凉,要进到里屋去歇歇。

杨霆宇心中清楚的很,这场轰轰烈烈的大灾难,其实在它发生以前,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从本质上讲,白莲教乱仍然是农民阶级反对地主阶级的阶级斗争。

教乱军的兵员是社会的底层人民,教乱军的领导阶级实际上是分散经营的小生产者,他们思想意识保守、狭隘,与历史上无数次的农民起义一样,由于其阶级的局限性,白莲教的领导阶层仍然不可能提出彻底解放他们的政治纲领。白莲教乱前川楚陕社会这种特殊的社会经济关系,决定了参加起义的阶层的阶级性质,从而制约了白莲教乱不可能提出明确的政治纲领。

白莲教乱军所采取的军事行动,仅为解决生活问题,没有远大的目标,也提不出进一步的政治纲领,而这种没有革命远景的单纯军事行动,不可能经常鼓舞群众的斗志,以号召农民来反抗统治阶级。劳动人民跟着白莲教起来反抗清朝统治者的剥削与压迫只是暂时的现象,白莲教乱军很难取得广大人民群众长期的支持与清军进行长期的斗争。阶级的局限性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去夺取封建政治重心的城市,更不可能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来保存和发展自己的实力。

而且起义军多由破产农民、手工业者、城市无产游民及农场雇工组成,中途更有大量流民加入,他们都受到官僚、地主及手工业场主的剥削及压迫,生活朝不保夕、漂泊不定,经济地位很不稳定。加入教乱军之后,自然会把原来的经济生活习惯及所带有的意识带进乱军的队伍,这种社会根源导致了白莲教乱军在整个起义过程中都采取了流寇主义的作战方式。

与之相反,清朝推行团练和坚壁清野战术,筑起大量寨堡,将村落百姓强行移居其中,又训练团练进行防守,从而切断白莲教军队的粮草与兵源。

所以起义军只能越打越弱,最终无力逃脱围剿。

1

45 火枪集训得速成(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