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太医王宏毅>第二章 德艺双馨遇高道 应召入宫三为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德艺双馨遇高道 应召入宫三为难

小说:太医王宏毅 作者:王二一 更新时间:2018/6/11 19:26:21

  在孙塬镇这段时间是子远先生过得最踏实的时候,这天正在忙着炮制药材,从外面来了个看病的莽汉,点名要子远先生给他瞧病。这个人子远先生一见称奇,外形消瘦,性格粗狂,身有鹤形,双目炯炯有神,走路那是龙从虎步,外形像是五十开外,面色却红润又似孩童。看着很是面生,能肯定不是本地人,这几年的相处,周围的乡邻子远先生基本上耳目能详,看着此人的精神头,哪里像是有病,挺正常一汉子。

  子远先生切了脉,看了舌头,确实没病。只能实话实话:末学浅见,先生贵体康健,当无病殃。这个人怒目而视,我说有病就有病,你再好生给我瞧瞧,当真是无理取闹。

  这明摆着就是故意的,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开始来劝这个外乡人。但是这个汉子耐着性子,就是不走,非要子远先生再给他瞧病。

  子远先生也不急躁,客客气气再次诊察确认,确实没查出他有啥问题啊。于是就说:小可不才,眼拙手笨,技艺末微,不知先生所患病何,或当另请高明,如此可好。

  这个人还是不走,周围人对他的指责直接无视,又再次为难子远先生,反正就是要子远先生给他找出病来。怎么看也是找茬啊,亏得子远先生性子好,要是其他人早就轰出去了,哪能容得你一个陌生人胡搅蛮缠,要说有病估计也是精神病吧。

  还好子远先生没有将他轰走,汉子几次试探,见子远先生也不生气,礼貌相待,于是开怀大笑,开口畅言:公请见谅,吾乃布金山人,因太山事毕,云游至此,听闻先生医术高超,医德高尚,特此试探,果然所言非虚。且吾与汝,素有渊源,特来相会,吾虽道人,略懂医术,治病法要,请于移步细谈。说完稽首弯腰。

  布金山人是谁呢,他叫张志纯。这可是当时的名人,崔道演的弟子,崔道演大家可能很陌生,崔道演事师刘处玄,刘处玄事师王重阳。这下明白了吧,张志纯道长是全真门下高道,七真长生真人再传弟子。当时七真弟子尚且在世,“七朵金莲”的故事妇孺皆知。

  这事的记载是南宋咸淳六年,元至元七年,也就是1270年。为什么说太山事毕呢,因为张志纯被授为东岳提点监修官,兼东平路道教都提点。负责太山修缮工作,完毕之后开始四方云游,路过此地。(注:太山,既是泰山,现在的人登泰山,看到的泰山建筑,几乎都是布金山人张志纯道长所主宰兴建的。)

  略微讲述下布金山人张志纯道长,张道长道行超群,曾任东岳庙的住持,元世祖忽必烈亲赐号为“崇真保德大师”,并授紫服。其师崔道演,字元甫,号真静,医术高超卓绝闻名于世,所以张志纯道长是医、道大家,所学大有来头。元代的杜仁杰这样评价张道长,“其学也老庄,其志也歧轩。”张道长以老庄之道修真养性,以歧黄之术济世救民,被世人所熟知。素来也好隐逸,不务虚名,身怀济世之心,常常在太山附近以医术救济乡民。张道长还喜欢交友,擅长诗词,与当时的名士元好问、徐世隆、杜仁杰、王奕等皆有很深的交往。

  张志纯道长也是元世祖忽必烈非常尊敬的人,当时统领全国道教的是张志常,元朝又特别敬重方外人士,布金山人张志纯和张志常是同门同辈,所以子远先生还是有所耳闻。寒暄之后,便请入家中深谈 。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谈了多久不知道,只是子远先生从此眼界大开。

  子远先生和张志纯道长有什么渊源呢,没有记录。晚年的布金山人在坐化前有首偈曰:“脱下娘生皮袋,此际乐然轻快。百尺竿头进步,蓬元洞府去来。前世宿德医僧,今作道门小才。”从这首洒脱的偈中或可略窥一二。

  张志纯道长告别了子远先生后,又四处游方,后来世祖召见,应召入宫觐见过元世祖,便将子远先生推崇给了元世祖忽必烈,也就是因此因缘,子远先生被征召入宫,入太医院就职。

  想要入太医院,那也不是没有标准,不是有人推荐就可以进入的,必然有一番考核。元朝是历史上非常重视医学的朝代,先简略的说说太医院吧。

  元朝的太医院,是元世祖忽必烈建起来的,不过之前在成吉思汗的时候,已经开始到处网罗名医。元世祖中统元年大肆改革太医院,征召名医入宫,执行升考医官制度,划定品级待遇,最高秩正二品,这也是所有朝代历史上太医院最高品级。当然,之前应该也有医疗机构,不过不够完整,如元太宗时期就曾设置过医疗机构,而成吉思汗也有侍医。

  元世祖特别重视传统汉文化,大量重用汉人,不管行政,医疗,都有很多汉人在职,而且搜罗山、医、命、相、卜等奇术行家,求访儒、释、道、医、天文、卜筮等人员。当时太医院将医学划分为十三科,可谓详尽之极,人数扩充超过三百,还只是正式职务人员。

  太医院的工作人员是怎么来的呢,一部分是元太宗时期留下来的,还有另外招募的一部分,其中汉人居多。元太宗时期制定考核制度,医学进阶制,划分职务,有从事医学教育的管勾,有负责考核的提举等等。外面招来的人员,都是需要进行测试,测试通过,才可以入职太医院。职位高低都有所不同,最高主管当时是光禄大夫许公许国祯,从一品,可见当时太医地位之高,历朝历代都没有这么重视过。

  这一年是1278年,也就是至元十五年。子远先生已经三十五岁了,被元世祖下令征召入宫。地点是元大都,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其实说是召见,连元世祖的面都没见上,直接被安排到太医院去入职了。太医院有负责考核的部门,子远先生也不例外,应召后就要测试了。当时的太医官,很多瞧不起这些半路插队来的民间大夫,有心为难子远先生,故意刁难一番。

  这样的为难其实是元世祖默许的,人才就得经过磨炼,通过比试。世祖大兴医学,质问比校,考察医术优劣。

  第一个考试来了,考察诊病能力。有个当时比较难办的病人,上肢发热,头皮赤红,不饮不食,只喊疼痛难忍。当时太医院已经有大夫数人负责治疗了,治疗的大夫都认为这是大热的症候,手摸着皮肤都感觉烫,这些医师都用一些寒凉的方子治疗。

  多用数药,皆不校,触摸始痛,神智恍惚。也就是说这些治疗的医师啊,用了一些寒凉药以后都没有取得效果,反而病情加重了,头皮摸上去病人就会疼,精神从正常变得开始不正常,神志都有些不清醒了。果真神智不清,那就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这些负责的医师也是没招了,得,这么难缠的病人,赶紧交代出去,免得影响自己前途,于是刚好被子远先生给摊上了。

  子远先生询问病人,发现已经半醒不醒的,咿咿细语,口齿不清。不用触摸,靠近病人都感觉病人像个火炉子一样。验过脉象,寸关虚浮而大,尺脉沉细几绝。心里已有数,这哪里是热症热邪炽盛,分明阴亏虚而不能潜藏阳气,加上过量服用寒凉药,更加损害消耗阳气,并且导致阳气不能归源,已经阴亏阳耗十分严重,再晚些时间可就要脱阳而亡了。

  子远先生赶紧教人取来笔墨,开了一方,滋阴补阳,回阳救逆的方剂,其药方以附子为君,这些大夫见了药方吓坏了。群医恐然,窃窃耳语,此方必死,焉能救命。

  子远先生的治病思路是阳气已散几绝,阴虚亏损又很厉害。治疗以回阳归源为主,再兼顾双补阴阳。因为过多使用寒凉药物使阳气虚浮,所以需要急行引火归源的法子。

  此药吓坏了群医,但是效果怎么样呢,柱香时已,头热已退,伤者能语,继服二帖,能行能走,惟是身子羸弱,已无大碍。也就是说,用了子远先生的三副药下去,已经能起来走路了,就是身子还比较虚,剩下就是调补,这个自然就很是容易。

  所以为医者,首在能感同身受病人的痛苦,不能拿病人当试验,要是不能深研医理,很可能就会草菅人命。在过去多少人是被庸医害死的呢,我们从张仲景、黄元御、朱丹溪等医学大家为何学医就能知道。

  这就相当于初次考核通过了,接下来还有考核,这次又给出了个什么难题呢,继续分解。

  如果第一次是属于为难,那么这第二次就算是刁难了。这次的病号啊,叫阿兀亚,一个元朝开国将领之后。得了个什么病呢,眼球歪斜,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是斜着的。有病患阿兀亚,其症黑睛不正,视物斜倾。这个也是太医院没辙的病号,而且此人是元朝某个大将的子孙,可不敢随意下手,治不好可是会影响前途的。太医院已经是有几个医师给瞧过了,也开了几副汤药,都没有取的丝毫的效果,所以这种难题,就又丢给子远先生了,如果治不好说不定就是个背黑锅的替罪羊。

  子远先生仔细查看,询问过病情,除了眼睛的问题之外,上腹还隐有疼痛。仔细琢磨了一阵,再次询问病患阿兀亚。你是不是以前眼睛没有问题正常的,病人回答那当然,以前是正常的。问发生多久了,回答半月有余。问是不是患病之前喝酒了,回答是有酒会,所以贪杯多饮了一些。再问是不是之后骑马了,回答是的。再问是不是从马上摔下来了,回答是啊,你怎么知道……

  这么问着问着,不仅这个阿兀亚惊奇了,连这些考核的提举,旁听的医师都奇怪了,不用说人家子远先生也有眉目了。

  阿兀亚倒是急了,询问道:先生神人,可有救否,在此拜谢。好不容易找到个有希望的大夫,可不能放过啊。子远先生心里有数了,自然有了对策。于是便道:此非大恙,公请勿燥,动辄即愈。子远先生这话说的很是漂亮,周围的太医们不乐意了,这不是明摆着打他们脸,倒是瞧瞧子远先生怎么个治法,那么多太医都商量过,没有办法的一个病号,看你一个乡间野医,能有什么法子,还动辄就能治好,看你吹牛皮吹这么大,到时候怎么收场。

  阿兀亚听说治起来很容易,眉开眼笑的再次拜谢,赶紧询问要求,那就有劳尊驾,快点给我治啊,是吧。他们别人不急,病的又不是他们,病在自己身上自己急,还请子远先生赐方,早点开始啊。

  子远先生就说了,此病无需用药,需用马匹一只,骑上快跑一圈,也就好了。此病勿用药草,须良驹一匹,疾驰须臾,病自可愈。

  周围大夫就更加不解了,你这看病不用药就罢了,听都没听过你这样治病的法子,病人腹部还有疼痛,能骑马剧烈运动吗,大伙很是怀疑。

  看看结果,效果那是杠杠的,还真如子远先生说的一样。来到马场,骑马跑了一小会,就没事好了,不仅眼睛正常,腹部的疼痛也消失了。骑马骑的都舍不得下来了,问过子远先生的名讳,拜谢过后,骑马回去了,果然不愧是马背上的民族。

  其他医师不看别的看效果,惊为天人,佩服至极。有好奇的医师就过来问子远先生,这治病用的什么原理呢?

  子远先生就告诉大伙,这个人是喝醉酒后,骑马颠簸,肝叶横逆,肝开窍在眼睛,于是影响看东西,药物的功效难以达到效果,这么使劲抖他一抖,肝叶复位,不就正常了吗。不能光死看书,要灵活运用,分析病因,对症治疗,才能手到病除。

  别人一听,就这么简单啊。可是他们在知道病人腹部还有疼痛的情况下,哪敢赌上前途这么折腾啊,劝着静养还行。医学就是这样,心思要细致,细查微毫才行。

  为什么那么多都是太医,临症治疗效果很一般呢,这跟太医的考核制度有关系。太医不全是给人治病的,有负责制药的,整理资料的,搞医学编篡的等等。而且治病的还要分科考核,给你十个病号,治疗的考试标准为“十全为上,十失一为中,十失二为下。”这还只是常见对应科目的疾病。很多病患本身就不是常见病症,治不好也是正常,更何况太医诊病,面对的都是王公大臣,皇亲国戚,稍有不慎,可能前途不保,更有甚者就人头落地了,所以很多时候,为了保命,治疗起来就比较保守,宁可治不好,也不能出岔子,赔上自己的小命啊。

  这还有第三个考核,这个考核可大有不同,不同在哪里呢,治病对象是忽都鲁揭里迷失,这是谁呢,即元朝齐国大长公主,忽必烈的亲女儿,最小的公主。忽都鲁揭里迷失本来远嫁高丽的忠烈王王昛,这次是回国探亲。元世祖这年已经六十四岁,忽都鲁揭里迷失远嫁之后身体患病,已经比较严重,高丽的医师治疗没有效果,所以回国也是养病来着。这个公主比较任性,历史上难得的任性公主,不仅一甩手说走就走,回国探亲,还时常动手教训夫君,与温柔贤惠距离有些远。探亲路途遥远,很是不容易,元世祖爱女心切,非常上心,于是亲自安排治疗。

0

第二章 德艺双馨遇高道 应召入宫三为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