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寂空诡>第十九章 营救之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营救之计

小说:寂空诡 作者:纯色寂空 更新时间:2018/7/4 23:22:24

两日后清晨

  悦红苑门前袁宁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开门了,老鸨才一出来就看到这位少年站在这上前问道“哎哟,公子这么早就来找我们家颖儿呀,里边请里边请!”

  袁宁象征性的从袖口拿出一点碎银给老鸨,接着自行往里面走去,轻车熟路的找了一间房间走进去等要等的人

  老鸨从接到碎银开始就眉开眼笑的支乎着下手去叫颖儿出来接客,严青几天没来了,也没在意去提醒颖儿

  一刻钟后颖儿来到了袁宁房前,忐忑得推开门走进去,看到袁宁正站在窗口看向城北方向,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没落与决绝,走上前在房中轻轻坐下没发出太大的声音。

  袁宁知道颖儿已经来了,头也没回的说道“谢颖儿姑娘愿意帮在下,还愿意赴约前来,我俩非亲非故,只为我要救我的故人却要委屈你。”

  颖儿并不想回答他的话,确实非亲非故,只因为他承诺自己还复自由身与日后生计就冒险帮他,确实也说不过去,只能故作如有大恩的说道“公子请不要这么说,公子也是有恩于我的,如果只是在我这问了一些关于严公子的事,公子就许奴家自由与往后生计,也未免过于简单的敷衍了,就当我为还公子大恩情吧”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触动着袁宁的心,一个花楼女子如何能做到如此大度明事理

  袁宁回身轻轻的说道“颖儿姑娘,接下来我说的事,可能不符合本心,也会让你受些委屈,希望姑娘不要露出马脚的配合我,不知姑娘这两日有没有书信给严青让他来见你?”

  “我昨日已经书信给严公子,告知她我最近有点不适,也不知他会不会来。”颖儿犹豫的说道

  袁宁心想如果严青真的很喜欢这个姑娘一定会来看望,只是还有些猜测,这样的纨绔是不是只是一时兴起,于是问道“颖儿姑娘,冒昧的一问,将军归来前,严青基本每日都来看你,为何他不收下一处宅子接你进去呢?”

  颖儿知道袁宁担心严青可能不会来,又问道这个问题,叹气的说道“严公子何尝不想接我出去,省着每次都来这花楼见我,只是…只是被我拒绝了。”

  袁宁很诧异,她可以为了他许的自由和生计让自己委屈和冒险,为何不想在严青的羽翼之下受庇护和富贵呢?惊讶的问道“这是为何?难道在严青的庇护下不能得到自由和富贵吗?”

  颖儿坚毅的说“严公子是将门世家,又是严萧将军的侄儿,我一花楼女子,但我不是残花败柳,我想要的是明媒正娶,如果我去了严公子的宅子,将一世无名无份,当我人老珠黄还是逃不过被抛弃的命运,我何苦让自己见不得人呢?还不如找个像公子这样肯为了一句话还我自由和许我生计之人嫁了,至少还有名有份,公子不要误会,我只是这么比方。”其实颖儿说这些只是想试探袁宁的表情变化和观察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袁宁很惊讶,把自己做比方就算了,原来颖儿只是想要名正言顺的嫁娶,严青将门世家于名声最看重,如果让朝中知道严萧的侄子娶一个花楼女子,会被那些文臣在背后戳脊梁骨的,所以严青不敢,也不敢去争取,只能选择多来陪陪她,也并不会对她做出出格的事。

  颖儿很失望,袁宁除了惊讶以外并没有看出他的想法,接着说道“公子说说你想要颖儿做什么吧。”

  袁宁回过神听到这话,脸色开始变红,因为自己从来没这么做过,眼前的女子连严青都不舍得碰,自己却要做这种事,想想就尴尬,只好红着脸憋出一句话“那个…那个…我想在严青面前调戏你!”说出这个话后像是放气后的气球松了下来

  颖儿听到这个话脸色从青转红,连严青都没对自己动手动脚过,眼前的少年可能都还没有自己年长,居然敢说出这个话,红着脸低头说道“这个,我要怎么配合你,这是为什么呀?”

  袁宁知道她肯定有疑问,红着脸继续说道“因为有可能可以激怒严青,只有他够愤怒,才会想让我也“消失“,这样,我就能见到我的故人,才可以救他。”

  颖儿很惊讶,眼前的少年为何会让自己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轻声说道“公子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真被严公子抓去,可能就真的永远的消失了,我虽然不敢说这样做一定会让严公子生气,但是以严公子的脾气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袁宁坦然的说道“我与人有七日之约,七日一到也是死,就算不死也是无尽的牢狱之苦,还不如拼一下,就算没有事先给姑娘说这个,我想我也会在严青来时做出这种事来激怒他,只是那样更委屈姑娘了。”

  颖儿觉得自己很悲催,成了被利用的工具,只是说事先和事后的问题,没好气的说道“你如何确定我一定会帮你?我与严公子无冤无仇,虽然只是助你救人,也不知后续会不会害了严公子,你这样做让我如何心甘情愿的去配合”

  袁宁知道颖儿的顾虑,也知道这样利用是不尊重她,但是自己命都赌上了,并不在意这些,告诉她只是想让她有个心里准备,如何心甘情愿?袁宁说道“颖儿姑娘,我不能告诉你如何让你心甘情愿的配合我,因为我也是孤注一掷,如果只是还你自由和往后生计我也觉得对不住你,我袁宁发誓,事后如果成功,将来只要姑娘有何困难,我力所能及之地尽管吩咐,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接着袁宁跪地对着颖儿三拜

  颖儿心里虽然难受,可看到这么一个赌命的少年对着自己跪拜和承诺,心最终还是被软化了,叹气说道“公子不必这样,我帮你就是,严公子毕竟于我有恩,事后就当没认识我吧!”

  袁宁起身继续作鞠的说道“要委屈颖儿姑娘了,在此等候严青来吧”

  午时二刻城主府门前一辆马车缓缓走出,里面做着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正是严青,手中拿着刚刚从府里郎中开的安神药,脸上透露着担心并对着外面的马夫说道“悦红苑,快点!”

  “是”

  马车在城北街道上豁然加速往悦红苑驶去

  马车驶离后,从城主府的西边阁楼顶中一位俊逸的中年男子正看着严青离去,并对着身后说道“派人去看看,青儿要去做什么。”

  身后一个角落里突然出现一道身影说了一句“是”然后消失在阴影中

  站在悦红苑房间里的袁宁,特意选了一个开窗户就能看到城主府的房间,看到严青从城主府里出来快速向这边赶来,对着身后的的颖儿说道“他已经出来了,我们也要准备准备了。”

  颖儿不解的眼神看着少年,想知道他所谓的准备是什么

  只见袁宁把房中的椅子全都翻倒做四散,把房内的床前纱帘撕破,房中的花瓶轻轻翻倒把里面的花拔出来,把泥土洒落一地,每动一样东西,都能让房间更加凌乱,像是刚刚被盗贼洗劫一般

  颖儿看着袁宁小心翼翼的做着这些,知道只为让严青更加愤怒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袁宁做完这些后抬头笑着对颖儿说“姑娘晚些只需要在严青上楼时惊叫一声,后面我会来接,不用姑娘操心。”

  “好,我尽力配合”颖儿觉得如果只是惊叫一声应该不会太难就答应了下来。

  城主府的马车快速驶来,沿途车夫一直再喊,“让开让开”,但也有一些平民逃不及时受到波及,一些眼尖的看到是城主府的马车只能自认倒霉,不认识的就会在街边破口大骂,但是马车依然向前行驶并未停留

  当马车停在悦红苑门口时

  老鸨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接应“哟,这不是严公子吗?今个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家颖儿呀。”

  马车上迅速下来一位青年,对着老鸨说道“颖儿呢,让她来见我,闲杂人等斗赶出去,这里今天我包了,少不了你的银钱,我不想被打扰,滚”

  老鸨听到这话犹豫的说道“严公子你说了算,只是…”

  严青凶狠的眼神望着老鸨说道“只是什么?快说,不然砸了你这招牌。”

  老鸨大惊赶紧说道“奴才该死,不知严公子今日到来,颖儿姑娘一大清早就去了一位公子的房间,至今还未出来,就在悦粉房内,我这就去通知让颖儿去你那!”

  严青非常生气,平常这里知道他会来时,颖儿是不接客的,才几天没来就忘了这个事,一拳直接打在老鸨身上恶狠狠的对着她说“你是想死吗?我跟你说过我不在这里时,颖儿也不可以接客,她每日的银钱我会给你,看来你这悦红苑是不想开了,我自己上去找,滾”

  老鸨只希望颖儿能为她说两句好话不至于倒了招牌

  严青上楼时听到一声惨叫

  “啊”一个女子的声音

0

第十九章 营救之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