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的边关热的血>毒咒-隐形枷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毒咒-隐形枷锁

小说:冷的边关热的血 作者:高高挺挺 更新时间:2018/8/7 23:32:33

第十七章

毒咒-隐形枷锁

“啊、啊…,我要东西、快给我东西、我要东西,啊…”一间位于地下5层的幽暗房间里,一名男子在一张行军床上不停地打滚翻腾,就好像浑身上下长满了虱子。男子把脸挠破了好几道血淋淋的口子又接着挠身体,最后直接摔在地上打着滚,其痛苦状令人惨不忍睹。

“没我的命令不许开门!”在监控室盯着的一名中年男子冷笑着命令道。

溪京里-B国反叛武装中心。“你说中国会有什么反应?”反叛武装领导人-车将军,“他们不会跟您明面上翻脸的,毕竟没抓着把柄”一名戴金丝边眼镜的男子斜倚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

“那他们不会采取什么隐蔽的行动对付我们吧”车将军倒了一杯红酒起身递给这名中年男子。“他们肯定会采取行动”中年男子故意将话说一半,吮了一口酒后,接着说:“但我们要先下手。”

“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车将军用生硬的中文问。“哼,他们搞他们的,我们只要严密防范就是了。我们搞我们的,到时候我相信他们的日子不会比我们好过”“干杯!”中年男人举杯和车将军碰了一下,“那你的计划可别搞砸了”车将军边啜着酒边说,“放心吧将军,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中国F省省会城市埠海市,城市面朝大海背靠江南平原,地理位置十分优渥。经过改革开放40余年的建设埠海市已经成为中国东南沿海的主要对外经贸特区之一。

凡有阳光照耀的土地必然伴有阴暗的角落。埠海市每年的毒品犯罪案件数量在整个东南地区是连续十几年排名第一的。白天埠海市是充满朝气蓬勃进取的改革先锋,而到夜幕降临后伴随着灯红酒绿的则是各种暗流涌动,这种黑暗势力在慢慢啃噬着埠海市的国家力量根基。

辛迪不夜城,埠海市最大的夜总会、不夜场。进入午夜12时,夜总会正值营业高峰期,一辆银白色宝马轿车驶进夜总会前门厅。宝马车在门厅前停稳后司机缓步下车走到门前,“欢迎光临!”门口两侧各站着4名男女迎宾员只要有客人进来就主动鞠躬行礼问好。

这位宝马司机身着一件浅藏青色阿曼尼套装,一进入夜总会一楼是接待大厅。大厅正上方的吊灯是高档镀金特制的名贵装饰品;大厅地面是用进口缅甸翡翠玉打磨的石玉地板,为了保证地板的整洁可以看到数名保洁人员在不停地来回擦拭地板;大厅前台足有11米宽的招待前台有8名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负责接待来客,前台两侧是通往楼上的欧式风格装修的楼梯,整个大厅在明亮灯光照耀下显得非常气派敞亮。

“你好先生,需要什么档次的消费?”宝马司机走到前台,一名负责接待的女孩用柔和声音问。“我预订的房间、306.”司机开口说道。“好的,我给你安排接待”随即女孩拨打了放在前台下的电话,“306客人到,马上安排”女孩放下电话后微笑着对这位宝马司机说,先生,房间安排好了,请您享受我们的服务。“好的”司机也冲女孩笑了一下,转身上楼。

2层是夜总会的真正不夜场,喧闹嘈杂的蹦迪声和疯狂的摇滚乐的狂吼声在各个楼层间回响着,宝马司机自顾自的低着头走上了3楼。3楼是带包间的KTV,表面这里是平常的娱乐休闲场所,可实质上却是整个埠海市的黑恶势力秘密交易的据点。

306,宝马司机来到这间包房,刚推门进去身后就传来服务生的问候声,“先生您是订包房的成先生吗?”“我是”“这是刚才一位先生托我们给您的,特意吩咐等您来了才给您送过来”服务生说着话递过来一支手机。“谢谢你”接过手机的同时顺手给了服务生200元小费,“还得麻烦你,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人找我,请提前通知我”“好的先生”年轻的服务生揣着小费高兴的离开后,这位被叫做成先生的男人才推开包间的门走进包间。

一切如常,包间内有两套沙发一把真皮座椅,一尘不染地有序排放在包间内。看着自己在包间内反射壁墙上的影子,这位成先生苦笑了一下,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宝贝、接电话了…”放在桌上的刚才服务生递给的手机来电了,电话铃声响了几遍后他还是没有接。“咚咚咚”几声柔弱的敲门声,他将手机直接给关了机。“进来!”刚才那名服务生开了个门缝伸进半张脸来说,“先生,外边有人找您,您看”这名服务生试探地口吻问。“哪的”这位成先生脸上表现出一股傲慢的态度,“他们说是升鸿会社的,找您有事”服务生答道。

“叫他们进来吧”他稍犹豫了一下,“你等会儿”叫住了刚要走开的年轻服务生,“这个你先替我收着”随手将刚才那部手机又扔回服务生手里。“替我保存一会儿,待会儿会有人来要这部手机,你到时交给他就行”“好的,先生”

服务生离开后他深吸了口气,嘴里念叨着“该来的总会来”,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即使他在竭力压制着内心的躁动不安。

“嘎吱”包间的高档拉门被打开了,一名身材矮小着一身花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尾随而来的是四名身着黑色运动服的彪形大汉。

“成总,没打搅你的好事吧?”身材矮小的男子一屁股坐到透明茶几上。“不是说好明天你们把货送来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吗”“可咱老板怕是等不及明天交易了”矮个子男人冲他哼笑着,瘦削的黑脸上流露出阴冷的神情。

“呵,既然你们麦总这么着急,那成,我一会儿就让我的人准备钱你们可得把货给备齐了。可别到时候是我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放心成总,麦总都替您安排好了。您这边要方便的话现在就跟咱们去仓库验货,您看这样行吗?”

“行,我就跟你们看看去”说完起身跟着这几个走出包间,刚走出没几步就看见之前的那名服务生从障壁的包间出来,“先生您走啊”年轻的服务生主动打招呼。“嗯,想着点我这边的事”他故作漫不经心地顺口一说,“放心,先生。我知道了,欢迎下次再来!”

埠海市市郊,一处等待出售的垃圾废品处理场。一辆黑色路虎越野车急驰进处理场内,车停下后下来几个人。“成先生,请里边看”“好!”这位成先生在矮个男人和四名大汉的围拥下走进处理场内一座仓库。

“就在这”仓库里面几盏灯泡悬在棚顶,发着昏暗的灯光。空荡荡的仓库中间放了一个大原料桶,几个人走到原料桶前,“验验货吧,成总”矮个男人冲旁边的大汉递了个手势,两名大汉用粗壮的大手使劲拧了一下桶盖,桶盖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青香味道散发出来。

“这是麦总给您准备的,前两天他们用船运来的新货”矮个子男人笑嘻嘻的对成先生说。“好,我看看”这位成先生将一支手伸进桶里,拿出来时中指上沾了一些白色粉末。

他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然后用鼻子闻了一下,再将手指上的白色粉末吮进嘴里。

他摆出一副品尝美食美酒的模样,脸上的肌肉神经跟着眼睛一起作运动,先是紧皱了一下脸然后是一脸享受的表情。

“怎么样?成总,这批货合您老板的意吧”矮个子男人满怀希望地问。“还行吧”成先生淬了口吐沫,接着一脸不屑地说,“告诉你们麦总,这货在成色上还说得过去,就是我尝了一下吧”他故意留了半句话用眼神扫了扫矮个男人,矮个男人睁大了两支小圆球似的眼睛盯着他,看模样是很急切的。

“口感和之前的几批货没什么差别,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这个生涩了些。我怕直接整进市面上不好出手”

“这批货可是咱们麦总费了很大劲动用了很多关系才进来的,据说是那边最新制成的‘白货’。里面纯度很高的,您看能不能跟老板沟通一下”“那行吧。我今天也算验货了那咱们回去互相再联系一下,老板沟通好了就定交易的时间,怎么样?”“好的,成老板”

黑色宝马越野车驶离了垃圾处理场后上了通往埠海市内的高速公路。在高速公路一个拐口处宝马车驶下公路沿405国道行驶,宝马车行驶到一处交通路口时,前方交通指示灯显示为红色。宝马车停在路口等待着,“成先生,这么晚了还回泰和小区休息啊?”车内矮个男人一脸谄笑地问道。“不回泰和我去哪呀!难不成麻烦麦总在埠海给我再租套房子?”他边回答流露出不满意的意思,一边脑子里飞快地去想阿虎怎么会问他这个问题。

“没别的意思啊,成老板是我们麦总晚上怕你一个人不安全,就特意吩咐我们给您送到住所。咱们老板说了,如果这次生意成了立马在埠海最好的地段给您准备一套房子,留着您以后再来埠海谈生意休息的地”

“那就替我先谢谢麦总了”他回了一个傲慢的表情后扭头看着车窗外熙攘的夜市,揪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稍歇歇了。

泰和小区-在埠海市属一档的高级住宅区。黑色宝马越野车驶到小区门口后停下。“送到这了,成老板,那再见呗!”矮个男人冲走出车外的姓成的老板微笑着挥了下手。“你们回吧,这天也不早了”他刚要举起右手掌准备按掌纹进门锁,大门一侧的保安室漆黑一片。不对啊,往常小区物业保安队倒班不论几点24小时有人在岗,难道…

脑海中的瞬间紧急反应促使他下意识地要掏出别在腰后的格洛克手枪。“别碰了,小心走火伤了自己,成先生!”身后传来了矮个男人的声音。

“吱!”小区大门从里边被打开了,一支黑色的枪口顶在了他的额头上。“我们老大一直相信你是跟他真心做生意的,哎”身后的矮个男人故意叹了口气,随后说,“就在刚才我老大才确认你的身份,行,这也不需要我们动手。最后叫你一声,成先生,一路走好!”

举枪的这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迅速下了他的枪,旋即将他的双手反过来用一支手铐铐起来。黑色宝马车开走了,小区门口就剩他们两个人。“你是麦森的人?”他问道。男子没吭声只是咧嘴笑了笑,借着灯光可以看见男人嘴里边的牙齿严重损毁,牙龈上只有十几个小尖叉还立在牙床上。

“那你是B国反叛武装的特工…”他没有往下说,仰头冲天长叹一声,“我早就应该想到你们会直接介入这桩生意,但没想到我暴露的这么快”“行了,我理解你,咱俩都是穿军装的。我给你个痛快的,行吗”这名男子用生硬的中文边说边迅速将一支针头插进了他的颈动脉,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嘴里嘀咕着,6号、6号、6号…

浙东某战术训练场。“姿势不正确,你要这么个造型不光人质会死,你也完蛋了…”刘峰带领郝春雷等人进行复杂山林地形的反恐训练。郝春雷隐蔽在一棵树后,发现恐怖分子靶标后迅速出枪,就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从靶标一侧又滑出一个靶标。“砰”这一枪直接击穿两个靶标,一个是恐怖分子、另一个是被劫持人质。

“看来你还是浮躁的很呢”刘峰走过来拍拍郝春雷的肩膀。郝春雷默默地将手中的92式手枪装进腰间的枪套,此刻郝春雷的心情很复杂。既为刚才的疏忽感到羞愧-因为自己是一名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部队的成员,决不能出现失手误伤的事,说明自己的综合素质还要提高;还有就是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的敌人-B国反叛武装势力,“咋就不能来个大任务快任务,直接派我们冲进他们的老巢,全灭了他们,既为国家除了大害还能早日祭奠牺牲的战友们”

郝春雷心里憋着的火让刘峰全都看在眼里,刘峰看郝春雷默不作声地行将走远时,张口喊了一句,“来新活了!你不好好练枪想开小差啊!行,不带你了”

郝春雷耳朵一竖,脚步一停,什么,有新任务了?郝春雷赶忙回身跑向刘峰。“有新任务吗”郝春雷急切地问道。“有没有新任务跟你有关系吗,让你练个枪都能开小差,还有什么不能开小差的”刘峰装作没好气地说。

“带我去吧。刘参谋我错了,我会吸取教训,把自己的情绪和心态调整到最好状态的”“你说的?”刘峰瞪着眼睛望着郝春雷,郝春雷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放心领导,执行任务时我一定会记住自己的身份,国家安全委员会Z部队作战队员-郝春雷!”

48小时后,埠海市公安局战情中心。公安局一名副局级领导领着几名着便装的男子走进情报研判室,“小周,给你带来几个人”周洁,埠海市公安局战情中心情报分析专家。

“谁啊领导”周洁正在伏案作着案情分析简报。“是兄弟单位的,你负责交待一下‘719’行动简历,简单说一下就行”领导说完后转身离开了,周洁看着眼前的几名着便装大汉,一时不知怎么开口。就在她感到稍有些尴尬时,反倒是这几名大汉一脸轻松的样子,一名稍瘦削的大汉先说道,“打搅你工作了,我们也是奉上级的命令来这了解‘719’行动的,希望别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就行。哈哈”

“没关系,正常。我也是正在研究‘719’案情最新进展呢”周洁的话匣子一被打开,紧接着就是“719”行动的具体细节一一呈现在几个人的眼前。

代号“719”行动于1年前就已启动,是埠海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最早拟定的计划。最初计划是揪出横行于埠海市地下毒品市场的主要犯罪团伙―海鬼帮的犯罪证据。缉毒支队先后秘密派出十几名侦察员潜伏在海鬼帮的各层,就在海鬼帮即将浮出水面时又一个秘密被揭开了。

“什么秘密?”几名男子旁听到这时好奇地问,“是关于我们公安局的”周洁说到这时压低了声音,尽量让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只名够周围这几人听到就行。

“缉毒支队的一名侦察员同志,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就称呼他C同志吧。C同志化装成一名东南亚来的毒品贩子,想要跟海鬼帮交易。可以说这名同志是历尽艰险,在和他们周旋了几个月后终于取得海鬼帮的信任。当他与海鬼帮首领见面的时刻才发现,原来这位首领是埠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麦XX的儿子-麦可琪。”“这名字怎么起的跟个姑娘名字一样啊,哈哈…”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周洁板起脸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几名大汉也没敢再吱声,静静听着周洁说。“就在C同志将情报传回来时候,不知哪个环节出现差错,他的身份暴露。下面我就不说了,就在三天前一个海鲜加工厂,在一个成品海鲜包装袋里发现了C同志的尸体,这帮畜牲把他和海鲜冻在了一起…”

“真他妈是一帮畜牲!”“那你们为什么不展开下一步行动呢?”“因为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这已经不单单是起贩毒大案了。我们在C同志的尸体上发现了这个”周洁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名男子血淋淋的背部,背部上面像是用匕首划的符号。

“是他们!”“谁?”“B国反叛武装特种部队的符号…两个相反方向的字母K合在一起”

埠海市金桥宾馆。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在两名身形魁梧的保镖护送下走进了宾馆,宾馆大厅右侧咖啡吧,一名男子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悠闲地品着咖啡。

“老彪介绍的?”矮个男人直接坐到男子旁边,两名保镖围站在坐位边。“你是阿虎吧。老彪哥跟我介绍过你”“那你应该知道咱们不是谁想找就能找的吧”矮个男人阴冷的笑了一下,两名保镖靠近了这名还在啜饮着咖啡的男人。

“谁不知道在埠海跟麦老大做生意能挣大钱”“那你也得有命花啊”矮个男人突然充满杀气地瞪着这名还在慢饮咖啡的男子。两名保镖将右手伸进上身阿玛尼运动服的口袋时,男子看到保镖的动作后脸上有些轻蔑地笑道,“看来麦总不愧是埠海市的太子爷啊,不管在哪都能发威呀!”“啪”男子将咖啡一饮而尽,随手掏出一部手机扔在餐桌上。“自己看吧!”说完男子将咖啡杯捧在怀里,什么也没再说。

矮个男人本想按之前的意思去做,但没想到他会出这么一手,矮个男人冲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们将手从口袋里放了出来。矮个男人拿起手机按了一下,手机显示正在通话中,“阿虎!”手机里传来声音。

“哦”矮个男人接起电话。“彪哥,是你的人吧”“好,我明白了”矮个男人接了1分钟电话后才撂下手机。

“兄弟,都是道上混的,安全第一,体谅一下”矮个子男人态度180度的大转变,一脸和善地说道。“没事,我明白。玩这玩意儿都得担风险。那既然咱们都放心了交易什么时候进行呢?”“我马上告诉麦总,由麦总定出货的时间和地点。您先在埠海休息,到时候我打电话通知您”“好!”

金桥宾馆对面,宏海地产大厦一楼,一间待出租的门市。一台音视频热感应器正在密切监视着咖啡厅内几人的一举一动,“他们三人出来了”“看到了”刘峰和埠海市国安局的同志在地产大厦内隐蔽地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安全”咖啡厅内的男子通过微型通话器说道。“看到了,你可以出来了”“明白”

四天后,午夜时分,埠海市隆兴码头。码头上空寂无声,岸边停着稀稀寥寥的几艘小渔船,荒废的几台吊车孤独地伫立在码头偌大的装卸区内。

一辆东风牌卡车停在装卸区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你说他们会来吗?”化装成司机的郝春雷通过耳机问刘峰。距离码头不远的一座假山草丛中,已经与草丛完美融为一体的刘峰等人正通过远红外高倍望远镜注视着码头的风吹草动。

“就算是个陷阱也得蹚一下,呆会儿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在你身边呢”刘峰对郝春雷说。“我不是害怕,我是怕这次还碰不着他们”“你能不能抛下自己的私心,把这次任务想的单纯点啊”刘峰有些生气地对郝春雷说,“我不是想办自己的私事,我也是想这次如果他们真来了,正好可以一举两得,都抓着了不是更好吗”“那得看运气了,即使他们给我们设了个局。我们这次也是下了血本,至少要抓着这帮祸害埠海的畜牲,你注意观察吧”刘峰切断了与郝春雷的联系。

“头,你说这次联合出击是下了血本的,那他们真要是有给咱们下套,咱们还能抓住他们的把柄吗?”正在隐蔽观察的狙击手葛清好奇地问刘峰。

“放心吧,这次不只有我们行动。整个国家安全系统的所有力量都在今晚行动,你就准备大显身手吧!”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郝春雷憋在车里足有两个小时了。“嗡…”不知什么时候车内进了很多的蚊虫,这些蚊虫的叫声扰的郝春雷心神不定的。郝春雷回想起以前在武警部队服役时,一进入七八月份时蚊虫就上来了,而自己最怕的就是蚊虫的叮咬,晚上一听的蚊子嗡嗡的叫声郝春雷气得从床上起来,两只手捂在耳朵上闭着眼不想听不想睁眼。

第二天一早,郝春雷没听见起床哨,班长给郝春雷叫醒问是怎么回事,郝春雷不好意思说是蚊子影响的,就瞒着班长说是训练累的。这么时间一长,郝春雷连着几次都没能听见起床的哨音,班长有些怀疑了。直到晚上班长没睡觉蒙着被才看见郝春雷一个人趁大伙都休息了他一个在床上坐着呢。

“咋回事啊?”班长突然这么一问,郝春雷只好说了实情,自己怕蚊子咬,本想抽空去买盒蚊香,可部队这段时间训练紧就没出去。

“那也不能晚上不睡觉啊”班长命令郝春雷赶紧躺下睡觉。郝春雷只好服从命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进入了梦乡,这个夜晚郝春雷踏踏实实地睡到早上。起床哨响起,郝春雷准时起床出了操。

等到早上收拾内务卫生时听见其他战友小声议论道,“昨晚也不知班长咋的了,搁床上翻来覆去地滚,早上起来才看见班长脸上好几个蚊子叮的包,原来咱班长招蚊子呀”

后来郝春雷才知道原来是班长在当晚把自己铺上的驱蚊水放在了郝春雷的铺下,郝春雷睡了好觉可班长却挨了一宿的折磨。

这件事让郝春雷铭记在心,考上指挥学院的当晚郝春雷偷偷给班长铺下塞了两瓶好酒,留了张字条―谢谢您这两年对我的关心、爱护,让我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真切地感受到了战友情、兄弟爱,知道您爱喝酒,我也不懂什么是好酒就自己作主给您买了两瓶酒。不知合不合您的味,…最后说声谢谢,谢谢您当年的驱蚊水让一名新战士能够快速地成长成熟起来,我会永远记得您的,班长。再见!

“目标来了”郝春雷被耳机里传来的声音瞬间惊醒,“收到”郝春雷的倦意全无,眼睛瞪得通圆,目光紧紧盯着码头装卸区的进出口。

“隆…”郝春雷用耳朵一听,至少是两辆发动机强劲的越野车正朝这里驶来。“隆…”郝春雷看到从不远的地方划过来几束闪耀的亮光,随着亮光越来越近,数辆切诺基越野车快速驶到郝春雷乘座的卡车附近。

郝春雷用眼睛查了一下车数,4辆切诺基越野车。几辆车停稳后,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一名体格健壮身穿一件花衬衫的年轻男子走在最前面,后面十几个人紧跟在后,好像还有一名小个子男人在跟他说着什么。

这名年轻男子走到郝春雷的卡车边,郝春雷的每根神经早已绷紧。在执行这次隐蔽任务前刘峰特意叮嘱郝春雷,记住你的身份,毒贩的马仔-主要是负责接货开车。还有更重要的,记住你的名字-老五。

“啪啪啪”这些人围在卡车前,刚才走在最前面的那名年轻男子轻敲了几下车窗。郝春雷根据事先“编排”的情节,迅速打开车门,将自己完全变成故事中的“新角色”。

“这是老五,我最可靠的马仔”由于卡车停在离码头大型吊车不远处,卡车前面是一大块码头灯光的盲区,阴暗得很。郝春雷没有看清眼前的这名年轻男子,但听到他在跟身边的矮个子男人说自己。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郝春雷刚闪过这个念头时年轻男人冲自己发话了,“老五,把车开出来,到亮堂的地方让虎哥瞧瞧咱的诚意!”

“是,老板”郝春雷进入角色后开始认真扮演起马仔。“突…”郝春雷发动卡车,将卡车开出十几米远停在了装卸区照明灯光正好能照到的空旷地。

他们全都跟着走过来,就在这时郝春雷下车时抬头一看,“赵洪!”郝春雷差点喊出声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名年轻男子居然是赵洪!

自打春城科技馆抓捕行动中赵洪头部受伤后,全队上下都以为赵洪回不了队里了,郝春雷得知赵洪的最后消息还是在几个月前,一次跳伞训练结束,队里有人念叨如果赵洪在这就会欠欠地挨个给大伙纠正动作,刘参谋只说了一句他在住院呢。

谁知道刘峰这话是顺嘴一说还是故意瞒着大伙的,郝春雷现在可以确定赵洪是回来了,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刘峰告诉郝春雷一定要配合好自己的同志,郝春雷问这位同志是谁时刘峰就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现在郝春雷明白了,这位冒充成毒品交易商的同志就是赵洪。郝春雷尽力压制着内心的亢奋情绪,在面对十几名心狠手辣的犯罪分子面前还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郝春雷故意将两手握在前面,一副打手看见老板毕恭毕敬的样子。“老板,钱让他们现在看吗?”赵洪走到郝春雷眼前时,郝春雷才有机会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赵洪的脸,皮肤比以前好了,以前脸上有很多粗糙的皱褶,现在则是一脸的油光满面,肤色白皙,根本不像是当过兵的人。

“阿虎,你是现在验我的钱,还是我先看你的货?”赵洪一脸平静地说,“既然是在咱海鬼帮的地界办事,那就按咱们的规矩办咋样?赵老板还望见谅啊!”矮个男子转着他的小眼睛谄笑着说。

“好,你也说了既然是在埠海做生意,就得客随主便。行,老五,给他们看!”赵洪对郝春雷弹了一下手指,“是,老板”

郝春雷先走到卡车货箱后面,门帘一撩,整个货箱只放了一只大密码箱。郝春雷将密码箱推到卡车门边,叫阿虎的矮个男人以及其他人全都围在下边等着郝春雷打开箱子。“老板”郝春雷叫了一声,“嗯”赵洪冲他点点头。

郝春雷对上密码后,吱嘎,密码箱子打开了。郝春雷将箱子一调个,里面满满装的全是百元币值的美金。

“这是2000万美金”叫阿虎的矮个男人被这满满的美钞看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这些钱是订金,如果你们麦爷能尽快把剩下的货送过来。我会在15天内将钱打进你们的账户”赵洪自信地说道。

“好说、好说。赵老板真是爽快啊!好,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让他们把剩下的货一并送来。您看这样行不?”“好,虎哥也是痛快办事的人,那就烦劳虎哥给麦总打个电话,要能在今晚把货都送来,我马上从我的汇丰银行账号给你们转账”

“好,您稍等片刻!”看着矮个男人那贪婪下贱的奴才相,赵洪跟郝春雷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猎物上钩了。

矮个男人拿着手机在不远处打了1分多钟的电话,赵洪和郝春雷没敢互相交流什么,只是用眼神在沟通。赵洪和郝春雷用眼神打量着对方,从上到下,好像在说“你怎么来当的卧底”“怎么是你啊,你不是一直住院呢吗”“你这个体格也就能当马仔了”“切!队里同志还以为你回不来了,这一到跳伞训练看不着你在前面吧嗒吧嗒的,还真不习惯呢”

“赵老板!”阿虎打完电话走了过来。“怎么样,麦总同意了?”“赵老板你真说对了。这次麦总一听我说赵老板出了这么多的订金,麦总非常高兴,刚才他直接给那边去了信。估计几分钟的事,剩下的货就会送到这。”矮个头阿虎用肯定的语气对赵洪说。“那好,既然麦总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等等吧”赵洪用高傲的口气回答道。“那赵老板您还验下货吗?就在车上。”阿虎问,“不用了,我相信麦总是个讲规矩的人”“那好,您稍等”阿虎脸上掠过一丝奇怪的表情,这细微的脸部变化被站在赵洪身后的郝春雷看到了,郝春雷装作一脸冷酷地盯着阿虎他们双手交叉摆出一副保镖形象。趁阿虎他们在码头边等待送货的时候,郝春雷小声告诉赵洪,阿虎有问题。

10分钟过去了,赵洪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劳力士金表。赵洪先是叫了声不远处正在码头边等船的阿虎,见他像是没听见自己喊他,赵洪扯开了嗓子喊道,“虎哥!兄弟我等十多分钟了,怎么还不见我的货过来。我的时间也是非常宝贵的,虎哥!”

矮个子男人阿虎这才听到赵洪喊他,阿虎生怕眼前这位大老板飞走了,赶忙跑过来憨笑着说,“不好意思赵老板,可能是有点小事耽搁了一会儿。您宽容一会儿,等他们来了我当面让他们给您赔罪。您看行吗?”“那好吧,看在麦总的面子上我就多牺牲一点自己的时间”赵洪故意在阿虎面前显出自己的宽宏大度。

就在这位阿虎哥在赵洪扮演的大老板面前稍显尴尬时,码头上正在等待的马仔们喊道,“老大,船来了!…”

“你看赵老板,说曹操曹操到!我们麦总和他们供货的做了好几年的买卖,对彼此都非常了解,不会言而无信的。这下赵老板放心吧”阿虎说话一下硬了起来。“那我得看看货吧”赵洪对阿虎说。“可以、马上,赵老板请!”阿虎摆出一个邀请的姿态,赵洪抻了抻外穿的西服衣领,大步走向码头,郝春雷紧随其后。

突突的马达声和昏暗的一束光亮渐渐靠近码头,是一艘不大的渔船。渔船稳稳停靠在码头装卸区后,赵洪等人才看清这艘不大的渔船,渔船船身早已斑驳锈蚀,船头甲板上还凌乱的放着一些破损的渔具;而渔船后部插上的中国国旗倒是非常醒目,在灯光照映下显得特别鲜艳,很像是临时才插到这艘破船上的。

从渔船上先出来一个人,这人身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在其身后又出来两个人,手里各拎了一个手提编织袋。等几人从船上上来以后,阿虎主动要与穿黑色运动服的男人握手。

谁知那男人手一挡,径直走到赵洪眼前。阿虎这时赶紧跑过来介绍道:“赵老板,这位就是负责供货的李哥”“李哥,这位就是从东南亚特意过来的赵老板,之前一直在东南亚搞K粉、高纯海洛因的。这次专程来的埠海就为了买李哥的新货”阿虎两边介绍后,马上用好言蜜语地归拢着让二人赶紧把生意完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自己好交差。

“李老板你好”赵洪主动伸出手来要与眼前的这名男子握手。这名男子戴着一副棕黄色墨镜,面无表情地盯着赵洪,双手插在运动服裤袋里没伸出来。

“你怎么跟咱老板这样,太他妈…”郝春雷上前用手指着这名男子作出要发火动手的样子。“诶,别动手啊老五,咱们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砸人家的场子,压压火!”赵洪规劝道。“是,老板”郝春雷瞪大了眼珠狠狠指了一下男子后退了回去。

“李哥,您看赵老板钱已经拿来了,您是不是让人家看下货啊?”阿虎客客气气地问道。这位被称为李哥的男子嘴角动了一下,咧嘴笑了一声后将墨镜一摘。

站在赵洪身后的郝春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人左脸上一块深深的刀疤,没错!他竟然是自己苦苦要抓、夜里梦中总在和自己较量的李熙!

郝春雷此刻想要竭力压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一腔的怒火被贯穿进了全身每一处神经,脑子里飞速转运着几个字,他看见了我应该当面揭穿我!郝春雷刚才还在交叉的双手松开了,右手一点点滑向腰间,郝春雷准备掏枪爆掉李熙的脑袋,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了!

“这位兄弟这么紧张干嘛呀?”李熙咧嘴笑道,通过李熙的眼神所有人瞄向了郝春雷。“这是老五的习惯动作了,一看到陌生人走近我他就紧张,哈哈…”赵洪赶忙打了个圆场,回头给了郝春雷一个眼色―意思是按兵不动。

郝春雷忙将手从腰间抽出来,虽然还保持了刚才的冷峻的保镖形象,但心里却生陡疑。为什么李熙没当面指认我呢,李熙和我可是在战场上和数次抓捕行动中交过手的啊?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赵老板,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们也不能显得小气。这袋子里装的就是剩下的货”李熙扭头对两名跟班说了几句B国语言,两名跟班将袋子撂在赵洪和阿虎几人眼前。

李熙低头将袋子打开,就在李熙低头的刹那间所有人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时,郝春雷悄悄伸手顶了两下赵洪的后背。这是在暗示可能有突发危险!

“赵老板请过目”李熙将袋子打开后,赵洪和阿虎几人往袋子里一瞧,里面满满装了足有几十袋的海洛因!

“赵老板给你介绍介绍我们的新货-15L高纯度海洛因,只要用上1微毫克的剂量就能让那些‘木头’享受整整一天的”“李哥说的‘木头’就是吸毒的,他们那管吸毒的叫‘木头’”阿虎凑到赵洪跟前解释一番。

“那何以为证呢?我见过的上乘货多了,反正一看表面都一个样,你让我拿这些东西回东南亚我不也得找分销商卖出去吗,最起码让兄弟我看看你这个‘功效’吧”

一听赵洪是怀疑的态度,李熙先是回敬了一个不屑的咧笑,然后吩咐手下拿出一部掌上电脑。李熙在电脑上划了几下后递给赵洪,“欣赏吧赵老板!”

电脑显示的是一段录好的视频,视频显示的是在一座封闭的布满各种高精密化学仪器的实验室里,几名身着白色工作服口戴防护罩的人围着一名被绑在椅子的年轻男子。这名年轻男子虽然被绑着但嘴里重复喊着什么,从头到脚、双手和双脚都在不停抽动…

“他在说我想要,这就是服用过15L后的测试结果,怎么样,满意吗?”李熙接过电脑后洋洋得意地说道。

“满意!赵老板你看…”在一旁的阿虎连敲边鼓道。“好,我这就给你转账,电脑带了吗?”赵洪问,“痛快!不愧是行家!电脑带了”李熙挥了下手,一个手下回到船上去取电脑。

赵洪将笔记本电脑先打开后,进入汇丰银行的网银服务系统(实则是早已经过公安机关‘山寨’后的系统界面)。赵洪输入了自己虚拟的银行账号后,问李熙“你的账号呢,最好是跟汇丰有合作的呦”

“马上告诉你赵老板”李熙刚要说出银行账号时手机响了,李熙示意先等会儿。李熙走到码头边去接电话,郝春雷趁左右没人注意时用膝盖又顶了一下赵洪,赵洪跟阿虎闲扯几句后头往郝春雷这边一扭,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没一会儿李熙走了回来,不过这时已经换了一副表情。“赵老板,道行挺深啊!”李熙阴阳怪气地说完这句话时,脸色突然一沉。“怎么啦,李哥”在一旁的阿虎愣愣地看着李熙。

李熙大叫一声,“啊!”掏出别于腰间的一把俄制雅利金手枪,瞄准了赵洪。“他们是假冒的!”“唰唰唰”一瞬间十几名犯罪分子的枪口全部对准了赵洪和郝春雷。

站在赵洪一旁的矮个子阿虎一下也蹦了起来,对着赵洪叫道,“怪不得你一直想要新货呢,一下能拿出这么多的订金。要不是李哥及时发现我他妈真折里了”

就在这紧要时刻,赵洪和郝春雷二人一前一后,二人冲李熙他们一笑。

“砰砰砰砰…”转瞬间一通各个方向的交叉射击将十几名犯罪分子一一击毙,而赵洪和郝春雷则在开火的刹那间卧倒,子弹蹦在二人周围火星四溅开来。

李熙闪身躲开了这通子弹,见势不妙后用B国语言喊两名手下赶紧开船逃走。

赵洪和郝春雷纵身一跃跳到码头边,眼看渔船开出十几米远时,郝春雷通过别在身上的微型耳机呼叫道,“目标马上逃离,请求火力支援”“明白,马上就到”

“放心吧,这次他逃不掉的!”赵洪拍拍郝春雷的肩膀。“呼!”一束耀眼的火光飞向渔船。“轰”渔船瞬间爆炸燃烧,熊熊大火燃起时借着火光可以看见几名身上着了火的人在跳船!

“走,下去!”赵洪和郝春雷赶忙跳下水,二人游出十几米时就看见水面上几个拍打的浪花。郝春雷一个深潜,从水下游到了李熙的跟前。郝春雷一拳将还在水面挣扎的李熙打晕了过去,赵洪则游到一边解决了李熙的两名手下后二人拖着李熙往岸上游。

三人上了岸后,郝春雷将李熙放下,郝春雷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费尽周折想要抓却一直没有抓到的敌人加仇人-李熙。

郝春雷此刻心情五味杂陈,有火想发但理智告诉他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允许作出任何有损任务的事情。

“哎,春雷你看”郝春雷被赵洪的话点醒时一看李熙的脸,“不对,他的脸…”李熙的脸皮在慢慢烂掉,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另一张脸呈现在郝春雷和赵洪的面前。

0

毒咒-隐形枷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