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一章 天山之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天山之音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6/21 13:51:17

在木星和火星之间,有很多容易被人们忽视的小行星。有一颗叫“怡乐园”的星星,上面住着外观几乎和我们没有多大差别的高级生命。他们自称是天地万物无所不能的神。翻译过来,也是神。

神类对能源的依赖和我们地球人不一样。人类离开了电几乎无法生活。而神类离开磁就只能去死。怡乐园是一个磁性复杂的永磁性大磁体。男人和女人因分别带有互异的磁性,从出生到死亡紧紧结合一起。一牵手,一辈子,不能分开。

在远古的时候,神类的磁性很强。他们可以利用大地的磁性,以磁悬浮的方式在空中飞翔。后来因为一场意外,磁性锐减,飞不起来了。但步履轻盈,踏地无痕,一步两三米是很正常的。

怡乐园一年有七个季节,按照季节树开花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划分。每个季节又有四个月份,按照春、夏、秋、冬气温的变化划分。

这一天正是红花季秋收的前一天。按照怡乐园的风俗。在秋收之前,参加劳动的成年人要开拜磁大会。然后,到位于王宫后面的磁洞内充磁,以备高强度的劳动之需。

比起秋收来说,充磁才是人们最期盼的事情。人们在充磁之前的种种身体不适,会在充磁后一扫而光。他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易怒、好动,体能充沛。彻夜欢歌呢语,成了这时的常态。

所谓欢歌,就是怡乐园压箱底的那点东西。也是怡乐园的一种文化。怡乐园虽然是王国。但因为是从先进文明退化来的,所以保留了公有制度。这里没有货币。也没有无价值的劳动。神类只为生存而劳动。拥有大把休闲的时间。过着简单而又快乐的的日子。在羡慕神类的同时,反过来再看我们自己。我们看上去好像都在辛勤的工作。实际上十有八九都在做毫无价值的数字游戏。想到此,不由令我哑然失笑。

当然,太清闲了,过分的追求享乐,也不是什么好事。

在怡乐园人人能歌善舞,天天喜疯傻乐。欢歌其实就是爱爱的歌曲。多是听别人传唱或者随心随情自编。爱爱时边唱,边根据节拍律动的歌曲。主要有单唱、对唱、合唱和互动几种形式。也有边爱爱边奏乐的。主要是拍打嵌在床边的欢鼓。

贵族爱爱极其隆重。有专用的服务团队。在床帏之外,有配音,有唱歌,有奏乐。不亚于一个小型歌舞晚会。

试想,在一个国家,在同一个时间。成人们都在唱这样的歌做这样的事,孩子们会怎么想?在这里,听墙根的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大人们看到小孩子像模像样的唱欢歌,不但不责怪,反而感到新奇好玩。正是这种氛围,在怡乐园,三岁的孩子(相当于人类二十一岁)就开始谈婚论嫁。

其实听欢歌也有听欢歌的乐趣。有抒情的,有叙事的;有暴力的,有温柔的;有敷衍的,有认真的;有怨烦的,有开心的;有低俗的,也有高雅的。从欢歌中你可以听出一个家庭的夫妻感情和个人素质。

午夜时分,孩子们都睡着了。欢歌唱到了最肆无忌惮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糜烂的气息,以及令人难以抑制的躁动和嗡嗡声。忽然有一个声音,晨钟暮鼓一般,让人听后精神为之一振。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洪亮的声音。他站在北国赤禁城东天山的一块巨大的弥音石上。在一声悠长的叹息之后,他朗朗的说:“如果一个种族,到了少年没有理想,青年不思进取,中年不讲真理,老年听天由命的时候,这个种族就离危险不远了。”

怡乐园有两个国家。以中心育宝湖为界,南边的被称为南国,北边的被称为北国。

弥音石是怡乐园一种稀有的磁石。站在它上面说话,声音几乎可以同样大小的音量,传到怡乐园的每一个地方。

“哈哈哈”遥远的南国,也传来一个年迈男子,沙哑的声音。他站在弥音石上,用略带调侃的语气说:“天晚了,頌熙,你不唱一会儿欢歌?”

“谬神頌熙打扰你清净了,老师。”那位自称頌熙的人极为恭敬地回答。

谬神就是怡乐园的犯人。赤禁城是怡乐园专供犯人生活的地方。

“我的清净不怕打扰。但你话太多,恐怕永远也没有从赤禁城出来那一天。记着,你只要静静的坐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花儿会开,水儿会流。我是笨伯,以后不要叫我老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长笑。

笨伯是老者曾用的名字,现在人们都称他老君。说起笨伯的名字,还有一段来历。

据说神类曾莫名失去过记忆,记忆力很差。笨伯年轻的时候,只要听别人讲到自己不懂的事,就立刻跑到书屋里查书。有好事者捉弄他,用准备好的问题反复向他提问。所以,笨伯一年七季都在书屋看书。人们见他傻的可爱,就送了他笨伯这个雅称。没有人能记住他的真名。

“哈哈哈哈”谬神頌熙也笑了,他笑声爽朗,语气豪迈,声音有一种压倒一切的气势。

“从赤禁城出来没谁能拦得住我!如果我一直静静地坐着,花儿会开,水儿会流,但我可能不存在了,花儿和水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一只蜜蜂不去找花朵,花儿仍然会开,但这只蜜蜂饿死了。如果所有的蜜蜂都不去找花朵,花儿仍然会开,但蜜蜂不存在了。老师,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言罢音寂,四周一片黯然。

老君没有回答谬神頌熙的话,大概又到书屋找资料去了。

弥音石上传来或轻或重的脚步声,和衣服拖过石面悉悉索索的声音。

頌熙和老君是怡乐园两个思维最活跃的哲人。老君是頌熙的老师。因为颂熙思想偏激,不听老君教导,老君对外不承认颂熙是自己的学生。但又担心颂熙激进的性格为怡乐园带来灾难,老君经常在弥音石上与颂熙辩论。——怡乐园的弥音石只有天山才有,老君和颂熙的对话被称作“天山之音”。

赤禁城虽然是怡乐园关犯人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城墙。它位于赤田的东北角。东依天山,北依赤天崖。西、南两面由改道的东江和中江环围。有一条去磁和一条归磁与外界保持联系。

天涯陡峭险峻髙逾千米,中江河宽水深,自然不必说了。东江只是一条小河,天山只是个陡坡,怎么就不能逾越呢?

原来,在怡乐园警、兵是不分的。南、北两国以水为界。且沿江,沿湖都有兵力部署。所以,东江虽小谬神也不能逾越。

在这里需要解释的是,怡乐园有几个地方神类不能靠近。一个是上空,一个是育宝湖中间的宝山,再一个就是天山。这些地方的磁性对神类有非常强的排斥力。只能远观,不能近瞧。

頌熙说的,没有人能拦住自己从赤禁城出来,不是大话。頌熙和老君是怡乐园仅有的两对磁性较弱的人。磁性小当然所受的斥力也小,因此可以进出天山。说穿了,赤禁城东面的天山,就是頌熙自由出入赤禁城的大门。没有谁能挡住他进出天山的步伐。

颂熙的父亲原本也是老君的学生。

现今社会是被人们玩坏了,尊重老君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话说二十多年前,老君还是南北两国共同的思想领袖,被尊为圣。南北两国各有老君二十一对学生,被称为贤。为了照顾不同学生的不同学习兴趣,老君将两国的学生,划分成了三个七对学习小组。頌熙的父亲是北国一个学习小组首领,深得老君的喜爱。

有一年青花季,南北天坛被王室敌对势力操纵,同时出现了一大批诡辩之士。他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给社会秩序带来严重的混乱。受南北两国国王的委托,老君带领学生,讲真理,树正气,很快击败了天坛诡辩之士,稳定了王国的统治。

那时的南、北两王还非常贤明。鉴于二十一贤在稳定社会方面的杰出贡献,南北两王都有意重用老君的学生。

南王果敢,很快为二十一贤安排了合适的职位。北王寡断,苦于世袭制度的束缚,迟迟无法兑现承诺。

年轻人做事,缺乏耐心。北国二十一贤久拖得不到北王重用,心生怨恨,自暴自弃。他们日日饮酒作赋,放荡不羁。常常与地方官员发生激烈冲突。

地方官员告二十一贤不服管制,北王念他们是老君的学生,叫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

随着年龄增长,昔日的年轻人思索不被重用的根源。二十一贤提出了“人人平等”的观点。

他们仗着有“不管三七二十一”撑腰,吃神智不能吃的食物,穿神智不能穿的衣服。老百姓都把二十一贤当成了心目中的英雄和精神领袖。

那季秋月,飓风袭击赤田,收成锐减。季末分粮,百总家庭平均每对分粮四百斤,神智家庭二百斤,而普通百姓家庭成员,平均每对还不到一百斤。这样一算,普通百姓忍饥挨饿才能勉强挺到下一季分粮。而百总以上官员,加上各种副食,一季的粮食半年也消费不完。

分粮现场,百姓大喊不公,请二十一贤出面主持公道。

北国官员平时就讨厌二十一贤爱管闲事,现场又有军士撑腰。他们根本不把二十一贤放在眼里。

颂熙父亲一时性起,号召群众强行开仓放粮。最终场面失控,愤怒的群众不顾后果,把现场的粮食哄抢一空……。

总务大臣把这件事情添油加醋报给北王。北王大惊。

有同情二十一贤的大臣提醒北王“不管三七二十一”。北王狡辩道:“我说过不管三七二十一,但没说过不顾国家安危。我就是对他们太好了,才出了这样的事情。事到如今只有先杀了他们再说。”

怡乐园的法律又称“王法”。国王想杀谁就可以杀谁,根本不需要审判。

二十一贤被杀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成了一句名言;后来又演变成一个成语。意为没有底线的容忍和不讲原由的屠杀。

8

第一章 天山之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