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二十五章 神仙姐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神仙姐姐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7/10 7:51:29

人口是怡乐园最重要的资源。神类男女共生的特点,限制了单卵单胎和同卵双胎的存活,只有异卵双胎中的龙凤胎才可以最终形成胎儿。所以在南北两国的边界都有豪华的“纳贤馆”,用以吸引对方的国民加入本国。

英奎兄妹泛舟偷渡到南国后,因为年龄太小,并没有到纳贤馆报到。老君让学生食不甘,把他们带到了赤田一对值守神农赤晨的家里。

神农赤晨因为没有子女,且为人忠厚老实,性格随和,一年四季都在赤田值守。赤天崖下临时的住所,就成了他们常年的家。

双方初次见面,赤晨夫妇一脸慈祥,让英奎兄妹感到非常亲切。英奎兄妹的英俊漂亮,聪明懂事也让赤晨夫妇非常喜欢。

赤晨夫妇一生未育,没有子女。听说英奎兄妹是一对孤儿,还被恶督陷害,善良的他们,留下了同情的眼泪,当即同意收留他们。英奎被赤晨夫妇收留后,改名赤奎,入南国国籍。

南国的赤田,和北国一样。除了见不到最亲密的伙伴之外,感觉就与在北国没什么分别。英奎兄妹聪明懂事,每日帮着老夫妇烧火做饭,管护粮林,一家两对过得其乐融融很是幸福。

一日上午,英奎兄妹闲来无事,到西天山下的一处兵营附近玩耍。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琴声。

那琴声时而悠扬欢快,时而幽咽沉闷。时而有万马奔腾的恢弘气势,时而犹如顽童戏耍,曲不成曲调不成调。英奎总感觉这不是人力所为,决定亲自一探究竟。

英奎循着琴声找到一条东江支流。但见河水清澈湍急,一眼看不到源头。

兄妹两逆流而上,大约走了三百米左右,突然水声大作。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下,只见溪流如瀑,奔腾而下。

滚泉沟的遭遇,在奎娃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一看见陡坡,奎娃转身便走。英奎轻蔑的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神!”隧抓紧奎娃近异手,大步走上坡去。

一走上山坡,嘈杂的水声马上消失。英奎兄妹好像置身空净神明的境地,心中变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念。

坡上也是一个水潭,水很清澈。河面从水潭开始,由宽变窄向上游延伸。明媚的阳光,照在河水上,形成一层层美丽的光圈。

河对岸是一片草地。地上碧草黄花犹如画中一般。有四五对孩童在草地上追逐蝴蝶,嬉戏玩耍。

在水潭出水的地方有一个人工凹槽,有一座栈桥从岸边一直延伸到那里,将一架水琴悬在水面上。这就是英奎听到琴声的来源。

桥上有一对穿白衣系五彩丝带的少年兄妹,沉浸在音乐之中。他们用充满磁力的声音和着水琴唱歌。直看得英奎兄妹如梦似幻如痴如醉。

这是一对天仙般完美的人物!英奎兄妹本来已经是少见的俊男靓女,但对比这对少年就只能用一般来形容。他们就像传说中的王子和公主。身材挺拔婀娜,皮肤光滑白皙,气质清新脱俗。

女孩的眼睛就像夜晚的星星一样明亮。一只温顺的小白兔,乖乖的呆在她的怀里。与她身上的白纱,洁白的皮肤,以及乌黑的长发,相扶相映。英奎陶醉于这幅奇妙的景象中,静心聆听女孩的歌声,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水琴是一种怡乐园贵族乐器。由一组悬在空中的音母,和七组水轮以及固定在轮轴上的音锤组成。水琴平日悬在空中,只在使用的时候,才将水轮放入水中。在水流的带动下,水轮不停地转动,带动音锤敲击音母。因为敲击的位置和频率,会随着水平面的高低和水流的速度不断发生变化,所以水琴的旋律也会超出正常判断,产生许多意外。这就是英奎感觉奇怪的原因。

就在英奎兄妹沉浸在梦幻中时,两对玩耍的孩童,你追我赶跑上了栈桥。最前面那对小孩,在经过白衣少年时,因为没有注意脚下,突然一个趔趄向下倒去。因为此处离水琴最近,水流湍急。如果小孩掉入潭中,很可能就卷入水琴产生意外。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对小孩掉入水中的一刹那,白衣少女突地把怀中的小兔一抛,一把将他们拉进了怀里。

小孩得救后,白衣兄妹小心翼翼的将他们护送到岸上,再三叮嘱他们不能在栈桥上追逐打闹,要注意安全。

等白衣少年重新回到栈桥上时,白衣少女才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兔。急得她沿着岸边四处寻找心爱宠物,但哪里还有小白兔的踪影。

小白兔是怡乐园贵族少女身份的象征。它代表着尊贵和圣洁。想到自己可能永远失掉朝夕相处的小白兔时,白衣少女急的蹲在地上失声痛哭。任白衣少年怎样安慰,都不起丝毫作用。

眼前的这条河流,是南国很有名的明河。白衣少年网云,是南国大将网卫国的次子。水琴是网云兄妹一周岁时,父亲命工匠特地为爱唱歌的他们修造的。

网云一岁那年红花季秋月,因为北国严重歉收,大将雷宇带兵入侵,父亲网卫国带兵迎战。因为网云兄妹还没有断奶,将军夫妇就把他们带在身边,放在军营中。

雷宇有一个家传宝物叫震南北,作战时会出其不意的发出一种怪音,能把人的耳朵震聋。

那天战斗进行的很不顺利。网卫国手下一万督阵亡,雷宇长驱直入控制了粮囤。关键时候,大将网卫国携自家宝物“飞来去”亲自抵敌。雷宇害怕“飞来去”夺自家宝物。先向网卫国施放一声“震南北”,然后仓皇逃遁。好在网卫国早有防备,并没有给士兵造成伤害。但远在营中的孩子却不幸中招。

原来,网卫国在出营之前,为防“震南北”伤害,他让所有的人都用无花果蒂堵住耳朵。谁知战斗进行到关键时刻,国妇担心丈夫安危,到营门外观战。突然一对亲兵边喊边向这边跑来。云娃年小好奇,因为听不清亲兵说的什么,顺手取下了堵在耳朵上的无花果蒂。就在此时,一阵嗡嗡的怪声过后,云娃从此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云娃失聪后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到栈桥上“听”琴。

在这里她可以看着水琴,跟着网云近异手的节奏,唱以前他们熟悉的歌。时间久了,云娃失聪不失语,竟然能根据情景揣摩别人心事和人对话。看上去几乎和正常人几乎没有区别。

网云年龄略长于英奎。

英奎看到云娃救人之后忍不住夸道:“真是个有爱心的神仙姐姐。”

奎娃闻言白了英奎一眼,用低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幽幽的说:“不过举手之劳……。”

英奎惊讶的看着奎娃,好像不认识一样。直到看的奎娃不好意思,他才恍然大悟——这是少女之间天生的妒意。

英奎释然的说:“那女孩能在关键时刻,为了救神,毫不犹豫扔掉心爱之物。说明她懂得割舍,分轻重,是一个真正有爱心的女孩。”

英奎平日最看不惯那种,以养宠物标榜爱心的人。在英奎看来,一个人对宠物的感情,主要依据宠物取悦自己的程度,与爱心无关。话说回来,既是一件没有生命的玩具,日久了也会产生感情的,千万不要把它升华到什么爱心的程度。

在怡乐园,许多人把宠物看的比人都重要,甚至超过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英奎认为这种爱不叫爱,是无聊,是过于自私。英奎小时候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对父母把宠物和孩子一起饲养,最后宠物反而把孩子给吃掉了。从此在英奎心中留下了阴影——英奎真想杀了那玩物丧志的父母。

白衣女孩在紧急情况下的表现,正是英奎眼中理智的表现,是一种大爱。英奎在心里敬佩不已。

奎娃不明白英奎为什么激动。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英奎,揶揄道:“平常都说你嘴笨,我看你一点都不笨。我才说了一句话,就引出你这么一大套理论。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神仙姐姐了?”

英奎避开这个话题,对奎娃说:“咱们帮她找找那只小白兔吧。”

奎娃说:“既然如此,动作要快一点。小白兔一定顺水被冲到瀑布下面了。”

奎娃话音未落,英奎已经拉着奎娃疯狂向下游跑去。

果然,没有多久,他们就在下流水势平缓的地方,发现了一沉一浮的小白兔。

英奎和奎娃在岸边找到一根长长的竹竿,用竹梢小心把小白兔拨到了岸边。当奎娃把小白兔从水中抱起的一刹那间,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母爱,心疼不已。

这时,白衣少年也顺流找了下来,英奎连忙挥手示意,要把小白兔还给他们。

明河水深,英奎也没有把握跳到对面。正当英奎一筹莫展的时候,奎娃提醒说:“你忘了驱虏是怎么跳到那些大石头上吗?”

奎娃一语惊醒梦中人。英奎立刻找到一根结实的竹竿,叫奎娃把小白兔绑在身上。兄妹两学驱虏的样子试了几试,蓦然回身紧走几步,借着助跑把竹竿插进河中,一撑跃过河面。

看英奎兄妹过河方式,白衣少年还以为英奎专门练过这种功夫。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英奎兄妹是北国避难的少年……。白衣少年对英奎兄妹的遭遇深表同情。

白衣少女自从接到小白兔后,就心疼的把小白兔抱在怀里爱抚,嘴里不住的对英奎兄妹表示感谢。

白衣少年说:“你们可帮了我大忙。如果今天找不到小白兔,我阿妹估计会几天不吃不喝,痛苦万分。”

奎娃捉狭的一指英奎对白衣少女说:“他说你是一位有爱心的神仙姐姐,为了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衣少女接过话说:“就是就是,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你们。”

奎娃噗嗤一声笑了。

白衣少年知道阿妹这次没有猜对,赶紧向英奎解释妹妹原因。

英奎早知道网氏是南国最重要的大将之一。特别是其家传宝物“呼来去”,在战场上活捉敌酋如探囊取物。不料今天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和网云兄妹相遇,一下子改变了英奎对贵族子弟原有的成见。他觉得每个人除了地位不同之外,其他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有善和美,丑和恶。

两对单纯的少年兄妹,并排坐在栈桥上,敞开心扉交谈起来。

英奎再次仔细向网云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向白衣兄妹介绍自己在北国的朋友。当讲到驱虏的勇敢和聪明时,英奎眉飞色舞。

网云用兄妹特有的方式把英奎的话转告云娃。云娃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网云兄妹由于云娃耳聪自闭,朋友极少。听说英奎有一大帮朋友经常在一起玩耍,十分羡慕。

云娃不断的称赞英奎和他的朋友们正直、勇敢。当她听到驱虏会制作飞刀,勇斗三彩衣,智擒雷正、雷福时,她突然脸上飞红,妙目凝光,嘴里喃喃的感叹道:“他怎么那么聪明,那么勇敢,怎么能造出那么神奇的东西!”

2

第二十五章 神仙姐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