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五十六章 皂角树下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章 皂角树下的故事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8/10 8:06:04

在筑官家中,任风的地位比较特殊。人送外号“厨娘最亲”。说起来这其中有个典故。

任风父亲任竟,年幼时乖巧可爱,家中的公仆都喜欢带他们出去玩耍。

六岁那年夏天。晚饭后,天色尚早。年轻的厨娘带任竟兄妹到自己家玩耍。

厨娘家住神智区与神工区交界的地方。门前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沟。沟里面郁郁葱葱,神秘引人。

沟半腰有一棵一楼多粗的大枣树。树梢的枣儿又大又红。一颗个头与苹果差不多的大枣儿,黑红黑红的煞是诱人。任竟连砸了十几石头,终于把那个大枣儿打落。但枣落到了沟里,怎么拾取成了一件难事。

任竟攀着沟边的小树试了试,想下到沟底。厨娘的丈夫看见了,训了任竟一顿。

厨娘觉得丈夫过于严苛,就笑着给任竟介绍这条沟的来历。

这条沟叫皂角沟,因为沟边一棵大皂角树而得名。

以前这里是蓝田的一条主水洞,后来由于被塌方堵死,一场大雨过后就成了深沟。

怡乐园四周高中间低,雨水来势凶猛,都有固定的流径。皂角沟一次成型,因为施工难度太大,筑部一拖再拖没有及时修复。几年后皂角沟深不见底,成了蓝田一大奇景,就再也没人谈修复的事情了。

厨娘小时候曾到沟底玩过。沟中奇花异果很多,有许多都是天山仅有。有的果子,味道无法描述,出奇的好吃。

任竟被厨娘的描述打动,无数次梦中和竟娃在沟底玩耍嬉戏,一再要求厨娘带自己到沟底探秘。

厨娘禁不住任竟哀求,终于在一天晚饭过后,决定带任竟到沟底看看。

厨娘的丈夫吓唬他们说:“沟中有很多毒蛇毒虫,还有从天山下来的猛兽。前不久有一对调皮的孩子掉下去了,被沟中猛兽咬得遍体鳞伤。三天后,尸体被雨水冲到了育宝湖。”

厨娘讥笑道:“你自己胆小,就不要吓唬孩子。沟里哪有什么毒蛇毒虫?倒是许多青的、紫的、黑的、红的数不清奇形怪状的果子。味道不要太美,不下去谁有那样的口福?”

厨娘不听劝告,厨娘的丈夫生气的说:“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任竟是筑官最疼爱的孩子,万一有什么好歹,看你怎么向筑官交待?你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是不去!”

竟娃胆小,被厨娘丈夫的话吓住了,主动要求退出。任竟心中不甘,把恳求的目光投向厨娘。厨娘心中一软,咬牙跺脚说:“你不去,我自己去。看你那窝囊样儿,哪有一点男子汉的样子!”

厨娘的丈夫一向害怕妻子,但这次担心惹怒主家,真的生气了。夫妇俩气哼哼的和任竟兄妹交换牵手。厨娘故意亲热的搂着任竟肩头,招呼也不打,径自寻找下沟的秘密通道。厨娘的丈夫眼看着厨娘和任竟的背影,摇头跺脚,长吁短叹,一脸无奈。

厨娘的丈夫瘦弱胆小,年龄比厨娘大好几岁。年轻时由于身体和形象问题,自卑、自闭、孱弱,无人愿意与之牵手。厨娘的父亲羡慕其家族地位,要求两家子女互换,为自己的儿子谋一个公仆的职位。就这样成就了一段奇特的因缘。

厨娘是一个高大丰满的女子。热情、开朗、善良,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性特殊的魅力。

厨娘的共生阿哥幼时极为顽皮,经常带她玩一些冒险游戏。一次兄妹两钻进一棵大皂角树的树洞里找朽木头。意外发现有条裸露的树根竟也朽空了,向下不知通往何处。他们两沿树根的朽洞,兴奋地向下滑去。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来到了树旁边的沟底。

接下来,兄妹两就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开始了一次终生难忘的探险历程。这个地方就是她们现在要去的皂角沟。只不过,一起探险的人,换成了一个和自己当年有同样好奇心的少年。

朽木头,是怡乐园少年爱玩的一种玩具,采自千年古树腐朽的树干之中。

这种木头轻而软绵,点燃后,只有白烟而没有明火,经久不息。因为怡乐园林木茂盛,房屋大都是石木结构,一旦遇上明火,一场妖风能给蓝田带来巨大的灾难。因此,怡乐园律,禁止室外点火。

点明火会被大人制止,但点燃朽木头,只会冒烟没有明火。大人们得过且过也懒得和孩子们较真。这就大大刺激了孩子们的好奇心。他们常常在夜晚的时候,点燃朽木头,在夜空中划出一条条漂亮的弧线。

厨娘带任竟去找大皂角树,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像一个兴奋的小女孩儿。

任竟一路打听皂角树内的朽木头和沟内的野果。厨娘尖声尖气和任竟说话,脸上红扑扑的。语中带笑,激动的气息带动周围空气都跟着跳跃。

厨娘先把任竟托上一个不高的树洞豁口。看四下无人,她以极快的速度把裙子撩起,往腰里一塞,然后手脚并用也爬了上来。

树洞直径将近两米。由于洞口被新生的树枝遮挡,看不清里面状况,厨娘怕往下跳时被树刺扎住。她小心的折断周围的树枝,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任竟说:“下面不深就是树底,你敢不敢和我一起跳下去?!”

任竟少年气盛,低头看一眼黑洞洞的树洞,毫无畏惧的回答:“你敢跳我就敢跳,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个人闭上眼,数一二三一起跳了下去。

他们的双脚先是接触到了软乎乎的东西,接着听到叽叽嘎嘎的鸟鸣。在一阵“扑扑楞楞”的翅膀煽动中,厨娘首先睁开了眼睛。任竟被吓得紧紧扑进厨娘的怀里。

看着怀中任竟可爱的模样,从未品尝过做母亲滋味的厨娘,幸福的把任竟紧紧抱住,口里不停的安慰:“不怕乖乖,不怕乖乖。就是一只野鸡,你看我们把它的鸡蛋都踩碎了。”

任竟睁开眼睛,难为情的挣脱厨娘怀抱。一低头看到一双白晃晃的大腿,吓得他“妈呀”一声又把眼睛闭上了。

厨娘咯咯一笑自嘲的说:“看我胆子还没你大,吓得裙子都忘放下来了。”

厨娘整理好裙子,顺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干树叶,把任竟脚上的蛋液擦干净。她自己,双脚在地上胡乱一蹭,就算完事。

为了分散任竟的注意力,厨娘手指着旁边一根半明半暗的树洞说:“就是从这里,咱们可以下到沟底。”

任竟一眼看去,只见一个长满朽木的黑洞斜着向下延伸。入洞不远还有个透亮的窟窿。他探身钻到洞外一看,果然是一根腐朽的大树根。那树根就像一个封闭的滑道,向下通向沟底。

厨娘拉任竟钻入树洞。入口处比较宽敞,向下却越来越窄,而且有一定的坡度。

两个人侧身倒卧,用下面的臂肘撑着洞壁慢慢往下滑。过了一会儿,任竟的臂肘被磨破了。厨娘担心无法向主家交差,于是仰面把任竟搂在怀里。为了保证磁性的完整,两个人像情侣一样,把近异手从对方的衣袖伸进去,和对方搂在一起。刚开始任竟还有一点难为情,后来就慢慢享受这种奇特的拥抱了。

随着滑道越来越陡,两人可以毫不费力的下滑。厨娘担心失重摔着任竟,她用自己的双腿,一开一合的增减身体与树洞的摩擦,控制下滑的速度。

在黑暗中,任竟脸贴着厨娘丰满的面颊,听着厨娘口中传出的粗气,闻着厨娘身上特有的女性味道,忍不住近异手在厨娘的背上来回移动。当任竟的手移到厨娘的屁股沟处时,厨娘感到了异样,把两腿岔开,抵住树洞停了下来。

厨娘不动,任竟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厨娘继续向下移动,任竟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乱摸。如此走走停停几次,厨娘开始放快速度下滑,任竟也放胆抓住厨娘的臀部。

突然,两个人一脚蹬空,扑通一声掉了下去。好在树根里面都是软软的朽木,两个人并没有因此受伤。落地的时候,沟底又有一层软软的衰草,两人只感到微微一震,但任竟却伏在厨娘的身上一动不动。

“任竟,任竟!”厨娘紧张的叫着他的名字,双手使劲摇晃他的肩膀。

任竟双目紧闭,脑袋软软的伏在厨娘的胸脯上晃来晃去,一点反应都没有。厨娘紧张的满脸满身是汗,喊声里都带着哭腔。

后来,厨娘发现,自己停止摇晃时,任竟的脑袋还在自己胸上晃来晃去。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怡乐园的晚饭吃的早,太阳还没有落山。厨娘借着从树梢投下来的阳光,搬起任竟的脑袋仔细查一看。发现少年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坏笑。厨娘一生气,轻轻的在任竟的脸上打了一下,半嗔半喜的说:“你这个坏孩子!,你要吓死厨娘吗?”

任竟睁开眼睛,仍然不言不语,只把热辣辣的目光定在厨娘脸上一动不动。

这时候,夕阳穿过树叶照在厨娘的脸上,在一片又红又白之中,有不多黄黄的雀斑,零星的散落在鼻梁和眼凹之间,像一群小蜜蜂在那里飞翔。显得既俏皮又可爱。

任竟快速在厨娘的脸上亲了一口。厨娘没有反应。任竟胆子一大,竟然一口吸住厨娘脸颊不放。

厨娘愣了一下,脸上一红赶忙把任竟推开。她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严肃的说:“别淘气!到底受伤没有?”

任竟摇了摇头。厨娘撩起任竟的衣服仔细检查。任竟趁机又在厨娘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厨娘真的生气了,把脸转向一边撅着嘴一言不发。

任竟和厨娘胡闹惯了,从来没有见过厨娘真生气的样子。看到厨娘撅起的嘴唇鲜艳欲滴,一时馋痒难忍一口咬了上去。

厨娘嘴唇被任竟含住说不出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慢慢的少妇身体开始有了反应,突然热烈的回应少年。

被压抑的欲望一旦打开,犹如洪水猛兽,势不可挡。

厨娘迅速除去两人的衣服,双手双脚,像章鱼一样紧紧缠在少年的身上。

面对一个神奇未知的世界,少年得到厨娘的鼓舞,热血沸腾,大动干戈。在厨娘的不断引导下,任竟数度灵魂出窍,莅临仙境。

一番鏖战下来,任竟累的软软的躺在厨娘的身上一动不动。

一缕黑发湿湿的粘在洁净的前额上,厨娘无限怜爱的用手轻轻把它撩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撩起来,反复重复这一个动作,心中极为矛盾。

休息了一会儿,少年又不安分起来。任竟像一个贪嘴的孩子,不停的向厨娘索食。厨娘则像一个宽厚的长者,尽可能满足少年的一切要求。

2

第五十六章 皂角树下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