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六十三章 驱虏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驱虏之死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8/17 8:27:11

驱虏赶到紫田大营的时候,英壮他们都已经脱险。遍地的尸体,让驱虏分不清哪是北军的哪是花瓣手弟子的,心中无限悲伤。

当驱虏看到树青夫妇的尸体时,还以为花瓣手弟子已经全军覆没了,一时悲痛欲绝,扶着树青的肩膀泣不成声。雷家军精兵发现驱虏夫妇,迅速把他们包围起来。

雷宇只知道武胜和英壮厉害,却从不曾听说过驱虏的名字。看到驱虏扶着树青的尸体痛哭,知道一定是頌熙的反军。他暗示眼色,要精兵把驱虏夫妇活捉。

驱虏见雷家军靠近,用止戈在周围形成一道磁障,众兵皆靠近不得。雷宇不知道驱虏用的是什么法宝,仗着力大剑沉发力向驱虏夫妇猛扑。

止戈磁堤,一吸一推,就好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一样。普通士兵力小,碰到就退出去了。雷宇力大,毫无防备撞在看不见的磁墙上,一下子被反弹出去跌的头破血流。

驱虏不认识雷宇。见他穿着普通士兵的服装,以为只是一对莽撞的北兵。他一心想找到英壮和武胜的尸体。见雷宇受到教训,以为会就此罢手,于是收起止戈向别处寻去。

如果是普通士兵的磁剑,根本无法从雷宇跌倒的地方击中驱虏。但雷宇不同,家传精磁宝剑,剑沉力足,射距极远。就在驱虏起身的一刹那间,雷宇一剑刺向美娃。

驱虏突然感到身体一沉。转身惊见美娃软软的倒下,急用自由手抱住美娃。这时胳臂上突然一热,驱虏俯身查看伤情,就见美娃的背上有一个剑击的黑洞,正咕咕的向外冒血。

可怜的美娃,连一声道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这样和最亲爱的驱虏阴阳两隔了。

驱虏看到美娃惨死,五内俱焚。他大喝一声用止戈把雷宇擒住,飞身夺下雷宇宝剑,发了疯似的用剑身向雷宇夫妇身上猛刺。不一会儿,驱虏脸上身上,到处溅的都是雷宇夫妇的鲜血。

雷氏精兵,眼睁睁看着主将被屠却不能近身。他们都被驱虏的疯狂给惊呆了。直到宝剑无磁,雷宇夫妇尸体千疮百洞,驱虏才扔掉宝剑。

杀掉雷宇,驱虏转身呆呆的看着美娃那美丽而又苍白的面孔,泪水无声的滴在美娃的脸上。不知过了多久,驱虏渐感身体磁乏,起身狠狠的将止戈在地上摔碎。无视身边无数北兵的存在,双手托起美娃,一步一步走向天崖。

没有人敢靠近驱虏,更没有人敢于阻挡。在无数双敬畏目光的注视下,驱虏抱着美娃,一直走到天崖的边缘。驱虏回头再看一眼花瓣手弟子尸体,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纵身跳了下去。

驱虏和美娃的身体,像一双比翼双飞的大鸟,向着蓝田,向着大地飞扑下去。在天空中,到处都回荡着美娃的名字……。

頌熙久等驱虏消息未果,怀疑行动可能出现了问题。他第一想到的是大爱父子走漏了消息。但即使行动失败,驱虏也可以带调嘴兽奇袭,为什么没有圣王洞的消息呢?頌熙心中一惊,怀疑到了调嘴兽叛逃。

頌熙用顺风呼联系驱虏,传来的却是一群孩子顽皮的声音。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頌熙在天山的临时观察点,设在东紫田上方的一栋书屋内。屋里装不下满心焦虑的頌熙。他拖着病弱的躯体一直从书屋走到紫田,又从紫田走回书屋,不吃不喝,徘徊不休。

武胜带领花瓣手弟子进入孤独林后,雷闪带领的北军知难而退。武胜心存侥幸,派橙田义军四处打探英飒和驱虏的消息,并用顺风耳告诉頌熙行动失败的消息。至于具体原因,武胜暂时也没有搞清楚,无法向颂熙汇报。

頌熙放心不下,拖着虚弱的病体,涉险夜探孤独林,要亲自看一看损失情况。守谷的花瓣手弟子听说是老师頌熙,连忙搀扶着送到武胜营中。

武胜大营设在孤独林书屋。屋内武胜和英壮正在商议筹备军粮和警戒事宜。看到老师頌熙,武胜紧走几步扶过来,让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頌熙环顾四周不见驱虏、英飒、树青和岩严,心中已经感到不妙。问起紫田战况,一对打探消息的义军说:“我有一对表兄妹是紫禁城禁军。据说,换剑后,花瓣手弟子乏剑无磁,全部被杀。其中一对头领被九王子带走后遭伏击而死,另一对头领在刺杀小王孙时,被大网罩住杀死。根本没有见到什么像狗一样的东西参战,倒是有一对不能近身的奇神,一路冲过紫禁城又到紫田。后来在紫田悲叫着跳下天崖死了。”

頌熙听到紫禁城内花瓣手弟子全部被杀时,脸色骤变。听到一对奇神悲叫着跳下天崖时,頌熙两眼发直,“驱虏”两字哽在咽喉没有说出,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这位倔强的哲学奇人,脑袋一歪斜靠在熙妇的身上,再也抬不起骄傲的头颅了。

熙妇悲哭着呼唤頌熙名字。武胜英壮等人赶紧围过来,把老师平放在座椅上。

頌熙双唇微翕,用细若游丝的声音对武胜说:“我错了,不可叫老君知道。孤独林,非久居之地……天下之后必有大变,当审时度势走出孤独林,好好生活。老师愧、愧对……驱虏。”

话未说完,頌熙双眼一闭,魂消磁散。屋内顿时哭成一片。

武胜令手下找来异磁给师母换手,熙妇说啥也不肯与頌熙分开。是夜午时,随着頌熙身上磁力彻底消失,熙妇也磁尽魂消,陪頌熙一起去了。

孤独林内彻夜哭声不停,武胜夫妇和英壮夫妇皆悲痛欲绝。

葬完頌熙夫妇,花瓣手弟子和义军统一在武胜的指挥下,在孤独林安营扎寨。

武胜知道,如若切断橙田磁轨,就等于把北国一分为二,北王拼死不能答应。他特意吩咐属下,只可以占领橙田,绝不许控制橙田磁轨,以防将北王逼急。

北王几次派军清剿,因为有孤独林保护,都无功而返。北王见武胜野心不大,也就暂时放弃对橙田的进攻,两下相安无事,得过且过。

至此以后,在北王的国土上,有了这样一块特殊的地区。这里实现了颂熙描述的理想社会,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处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百姓向往橙田的生活,纷纷背叛北王投靠武胜。北王害怕橙田做大,令北军严密封锁进入橙田的通路,切断了外界与橙田的一切联络。

黑道投靠大王子之后,盛德并没有兑现让黑道统领天山的诺言。而是把天山一分为二。西天山,黑道为王。东天山,黑熊为王。西天山调嘴兽持强凌弱,经常越界到东天山觅食。东、西天山调嘴兽经常为此发生战争,不能和平相处。两个兽王都到盛德那里告状。盛德见黑道势大不好得罪,一味劝和。黑熊心中十分不满。

黑道为讨好盛德,把手下四员大将,白安、白虎、白公、白母派给盛德做贴身卫士。盛德每次出门都有他们在暗中保护。

一天盛德到东天山兽营视察,行到无人之处,路边千年古树上突然有一个磁庐,从天而降。盛明的贴身卫兵躲在磁庐内,用磁剑频频向盛德发动袭击。

盛德为避磁剑翻身落马。潜伏在周围的其他二王子亲兵见状,一哄而上要置盛德于死地。

盛德亲兵皆骑精磁宝马,离地很高。其中一部分被磁庐吸引过去,剩下的来不及落地相救,二王子亲兵已飞扑而至。由于事发突然,盛德心中一凉,只好把眼一闭引颈受戮。危急时刻,白安、白虎、白公、白母齐声大喝“不可伤害我主,呜呜呜呜,嗷嗷嗷嗷”扑了上来。

刺客不知道调嘴兽这种奇特的动物。无知加上迷信,竟然当场发愣。及至被调嘴兽扑倒,一个个惊慌失措,纷纷夺路而逃。

这时,盛德亲兵也明白了磁庐的用意,急忙返身保护盛德。刺客们见盛德精兵集拢,无心恋战,边打边逃往附近的桃林。

盛德怕亲兵和调嘴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下令立刻停止追击。大王子在四白和清兵的保护下打道回府。

南北战争之后,大王子盛德继位的呼声高过盛明。为绝后患,盛明决定派亲兵剪除竞争对手。谁知出师不利,亲兵报告,盛德竟有奇兽相助。

盛明突然想起当初审度的话,急忙派密探到东西兽营打探。探作回报,营中奇兽数不胜数,盛明心中后悔不迭。

盾家军在战争中遭受重挫,现在虽然有所恢复,但与战前势力相去甚远。且主力战将皆部署在赤田,紫田休整的盾家军又在北王眼皮下,盛明有心剿灭兽军,却不敢随意调遣。

眼看着兽军大营就在眼前,但剿又剿不成,防又不好防。盛明此时才真正感到了大王子的阴险。

夫妇两紧急商量,打算冒险减少边防军数量,以休整为名在紫田囤积军队。只待时机成熟,发动兵变铲除盛德。

阴盛听说调嘴兽身份暴露,立刻让盛德搬到西兽营中躲避。盛德问:“东兽营大,去东兽营岂不更安全?”

阴盛说:“东兽营虽大,但不是忠君之主。頌熙苦心经营还不一样毁于一旦?”

阴盛派兵每日来往于大王子府和东兽营之间,以迷惑盛明。却让盛德带兵躲到西兽营中不许露面。黑熊为保盛德,在紫田则遍布暗哨,加强警戒。

阴盛对大王子说:“二王子知道兽军之后,必然在紫田屯兵严防,随时都有可能发难。可惜我们暴露了调嘴兽,失去了奇袭紫田的机会。”

大王子今日才知道兽兵的威力,底气甚足。他自信满满说:“要打就打有什么好怕的?就让盛明把盾家军调来和我的兽军比比,看是我的调嘴兽厉害还是他的盾家军厉害?”

阴盛压低声音对大王子说:“调嘴兽虚张声势可以,真刀实剑作战,不堪一击。况且,黑道那边怎么会为大王子卖命呢?”

大王子听完阴盛的分析,黯然不语。

阴盛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自言自语道:“其实頌熙控制紫禁城倒是一个奇计,只可惜南国没有水洞可以偷袭。”

盛德突发奇想说:“南国没有我们就钻北国的水洞呀!”

阴盛一拍大腿大叫一声说:“好!就依大王子之计。我们只要控制了北国紫田,不,不,只需控制磁洞,北国必乱。到时候我愿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雷、闪投降大王子。”

盛德也为自己能在关键时候,能想出这样的奇计感到自豪。以后的事情,放手交给阴盛筹划,他开始做起窃国的美梦来。

1

第六十三章 驱虏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