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七十七章 恶督的末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七章 恶督的末日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8/31 7:52:59

成妇看到户成从窑洞里出来,强颜欢笑,上前紧紧地抓住丈夫的手,关切的询问伤情。

户成感觉妻子表情有异,上下打量,看的成妇浑身不自在。

户成问:“午能有没有为难你?”

成妇嘴上说“没有”,脸上却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

土橙等六对神农因为替户成求情,被多端罚去夜猎。户成心里过意不去,偷偷陪着土橙一起打猎。

土橙在路上说:“好神怕事,是恶神当道的主要原因。多端不过十几对神,就把我们上百对的神收拾的服服帖帖。如果我们大家团结在一起,不说多了,只要有三十对神齐心协力,多端绝不敢小看我们。”

大家都纷纷响应土橙的号召,表示回去后动员其他农户,建立自己的武装和土橙对抗。

户成说:“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想替大家除掉这个祸害。只要多端一死,百户太平,午氏也就规矩了。”

土橙问:“多端力大,身边还有一群打手。凭你一对神怎么可能除掉多端?”

户成说:“多端经常找粮场的长舌妇鬼混。在去粮场的路边,有一棵大面瓜树。树枝横在路间,分叉上还长着很多毛枝,极易隐蔽。我可以偷偷藏在树上,等多端经过时,用面瓜把他砸死,让多端的妻子失磁而死。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制造一个意外死亡的假象。”

大家都感觉户成的办法不错,表示先让户成做着准备。等时机成熟,大家在一旁策应,绝不让户成夫妇一对神冒险。

成妇担心的说:“这事就让它过去算了。先不说面瓜树高爬上不去,万一事情败漏,那是死罪呀!千万不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户成听了成妇的话,大发雷霆骂道:“你个贱女神,你是被他们吓破胆了吧?!你怕他们,我户成不怕他们。我要和他们不共戴天!”

大家不知道户成为什么一下子发那么大的火,都劝户成消消火,早点回去休息。户成被劝不过,提前和成妇回到赤天崖窑洞。

回家路上,户成遇到多端身边打手。那打手看到户成夫妇,言语轻薄,还对成妇动手动脚。户成一反常态,出手猛击其眼睛,借打手躲闪的功夫,一个饿虎扑食,把那打手的老婆脸上抓出两道血痕。那打手没料到户成反应如此强烈,愣了一愣,摆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暧昧的问成妇道:“百督好不好,力气大不大,功夫深不深,扎的美不美?”

户成反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打手一脸鄙夷的讥刺道:“连这话什么意思你都不知道,你他妈的真是个棒槌!”

打手的话正应了户成的猜疑。他气呼呼拉着成妇转身就走,一路上把成妇拽的跌跌撞撞。

回到住所,见窑洞内无人,户成黑着脸要检查成妇的身体。成妇知道隐瞒不住,就哭着把担心户成遭多端暗害,以身救夫的事情告诉户成。

户成听后突然两眼发黑,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就晕倒在床上。成妇哭喊着把户成唤醒。两个人谁都不和谁说话。

没有多久,同居的其他农户也回到窑洞,见户成夫妇一声不响,没敢打搅。其实户成夫妇这一夜都没睡觉。

第二天开工,百督亲自交待不让户成夫妇干活,户成反倒赌气,比以前干的更加卖力。

闲来无事,户成找来一架竹梯,爬上路边的那棵面瓜树。在分叉处反复调整藏身的方式和进攻的姿势,突然发现计划的致命漏洞。万一面瓜失准砸不住多端,事情可就麻烦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户成找来两根木棍藏在面瓜树上,把竹梯藏在附近的水沟内。

从此以后,户成抽空就到那棵面瓜树上演练。成妇主动与丈夫配合。一周后,户成训练有成,夫妻两开始密切观察多端的行动,静等出手时机。

一日晚上,户成看到多端夫妇鬼鬼祟祟向粮场方向走去,赶紧抄捷径穿过一片粮林来到伏击地点。

夫妇两手脚麻利的搬出藏在水沟内的竹梯,手脚并用爬上粮树。然后把竹梯抽到树上掩藏起来。一切准备停当,夫妇两趴在横在路间的大树叉上,一人一根木棍,静候多端的到来。

随着多端夫妇的脚步越来越近,成妇心跳加快,手脚瑟瑟发抖。再看户成,脸上青筋暴起,面色峻毅,毫无畏惧之色。

多端走到树下咳嗽了一声,吓得成妇手中木棍一哆嗦掉在地上。

户成见妻子暴露,提前动手。趁多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将手中的木棒高高举起,重重砸在多端头上。多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连带着端妇也一起扑倒。

端妇发现丈夫被偷袭,一声惊呼坐了起来。紧急时刻,户成拉妻子从树上一跃而下,正好又砸在多端身上。

户成跳下来之后,像疯了一般,抡圆了棍子,照着多端的脑袋又一通猛砸。直到多端双腿一蹬,不再出气。

户成要妻子把端妇打死。成妇太过紧张,手脚不听指挥,连棍子都抓不住。户成一急,单手把妻子提到一边,抡圆了木棍要取端妇性命。

木棍还未落下,端妇知道性命难保,一声惊叫先晕了过去。

多端作恶,户成和端妇并没有太大的仇恨。户成原本是个善良的人,不忍心对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下手。略一迟疑,户成叫成妇帮忙把多端夫妇异裂。成妇力小,折腾了一会儿,端妇醒了。她苦苦哀求户成不要害她性命。

户成不为所动,端妇转而哀求成妇:“多端作恶罪有应得,呜呜,我巴不得他早死。同为女神,谁愿意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呜呜,谁知道我在外面光鲜,在家整天受骂挨打……呜呜呜……。”

成妇把寻求的目光转向丈夫。户成从路边草丛中滚出一个熟透的面瓜,想制造意外死亡的假象。这时,户成突然发现,由于自己对多端下手太狠,即便用面瓜砸了多端,仔细看仍能发现木棍敲打的痕迹。

一不做二不休,户成一咬牙一跺脚说:“不是我心狠,是你丈夫作恶太多!我们同归于尽算了。”

端妇爬过来抱住户成的小腿说:“你不要杀我。如果我死了,别人很快会怀疑到你们头上。如果我不死……。”

端妇突然盯着面瓜说:“我就说多端是被熟透的面瓜砸死,没有人不信。”

成妇追问:“你真不会把我们说出去?”

端妇发誓道:“我若,出卖你们……就让我,出门就被,妖风,吹跑……”

端妇说话时声音越来越弱,眼看磁力就要消退。户成谅她也活不长久,索性放过她说:“我不杀你,但也不救你,看你运气。如你侥幸不死,记着刚才说过的话!”

端妇点了下头,突然晕厥过去。

看端妇又晕了过去,户成开始清理现场。从容捡起地上的木棍,再用木棍挑下树上的竹梯,借着夜色掩护悄悄向粮林中遁去。

其实端妇并不是真的晕了过去。也许她本来并不是坏人,但长期跟着多端耳濡目染,心理早已扭曲变形。见户成夫妇远去,端妇大声呼救。有一对夜晚散步的夫妻发现了她,找来异磁把她救下。

端妇获救后,马上把户成夫妇供了出来。

听说法督把户成夫妇关进了监狱。土橙后悔不迭,连说是自己害了户成。

为了救户成不死,土橙带领百户神农,集体向法督求情。法督依法行事,不肯通融。许多受过恶势力迫害的百姓感同身受,也纷纷加入到抗议的队伍之中。

户成的故事经过人们加工后,就像张了翅膀,很快在南国传得人尽皆知。同情户成的人们为了表示对黑暗势力的极端厌恶,主动组织起来,沿中江大道游行给官府施加压力。因为参与游行的群众太多,中江大道上的两根磁轨都被压坏,给南国的交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在南国暴力统治时期,没有群众敢向政府游行示威。民主制度之下,头次出现这样的事情,引起了南王盛美的高度重视。

盛美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要食不甘法外开恩,为户成减刑。

食不甘说:“如果法律出现了问题,我们就修改法律。法治国家哪有法外开恩之说?”

南王细想也是如此。以命抵命是怡乐园大法,怎能轻易修改?但户成杀人事出有因,南王决心保护户成。他命食不甘暂时搁案不审,从变法中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群众见南王同情户成,知道游行目的已经达到。在食不甘寝不寐等大臣的劝导下,纷纷放弃游行回家。一场群众自发的轰轰烈烈的抗议活动就此画上句号。

多端死后,午氏兄弟群龙无首,挑不起事端。神游节,人们罢免了午养,重新选举百总。土橙也再次当选百督。

土橙再次当选后和百总商量,为了百户中不出现第二个多端,大家平时就要做好对付黑暗势力的准备。见到恶人露头,坚决打击,一定要把坏人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去。

为了约束泼皮无赖,百总把百户的劳动进行了重新分配。让神农自由组合,每十户农为一组,把那些好逸恶劳的懒散分子都晾了起来。

泼皮无赖无人组合,有的开始反思以前的行为,发誓痛改前非。在取得大家的原谅之后也被重新组合。剩下午氏兄弟等少数顽固分子留在一个组里,每日吵吵闹闹实在干不下去,干脆各干各的,互不合作。

分组伊始,大家一团和气都能完成生产任务。时间一久,午氏兄弟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们不断的破坏农具和粮树对抗百总管理,拒不完成生产任务。土橙和百总商量后,通过集体表决,季末分粮时把他们的口粮扣了一部分,奖给那些完成生产任务较好的农户。这下可惹了大麻烦。

午养的姑父祭灵会巫术,能言善断。午养把这事告诉祭灵,祭灵说:“按口分粮是怡乐园大法,土橙克扣口粮违犯大法,你可以告他。”

午养向千督告土橙,千督知道午养为人,不予理会。

午养再向祭灵问策,祭灵说:“食不甘治法最为公正,你求官治官,不如求法治官,官官相卫亘古如此。”

午养把土橙告到法督那里,法督依法办案令土橙把克扣的口粮还给午养等人。土橙心中有气,拒不执行法督的判决。法督启动护法程序,带执法神兵到农户家强行取粮。

土橙听说神兵到农户家中取粮,立刻召集百户神农集体阻挡神兵入户。在对抗中,午氏兄弟混进人群,向士兵投掷石块。午能还点了农户的房子。

看见房子着火,土橙带领群众和神兵共同救火,大家暂时把取粮的事情搁下。

事后,法督调查失火原因。把午氏兄弟向士兵投掷石块和午能放火等事情一并挖了出来。两件事情结合到一起,法督从内心反感午氏兄弟为人,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起报到总务大臣食不甘那里。

户成杀人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分粮闹事的问题又跳了出来。因为牵涉到生产方面的问题,食不甘让公仆把十问叫了过来,一起商量处理办法。

1

第七十七章 恶督的末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