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六章 乐极生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乐极生悲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6/22 8:33:10

“小溪!”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乍现,顺着小溪走不就行了吗?

有水的地方就适合人类居住,而且是这么清澈的溪水。即使溪边没有人,这小溪最后肯定会汇入某条河流,河流旁边必定有人家。

我当即决定,顺着这条小溪走。一方面找到人家的机率最大,另一方面溪边的植被不会跟山上一样,有时候密集得让人无法通过。

只要不出现瀑布,小溪边是最理想的通行道路,即使出现瀑布,也可以从旁边绕过去。

于是,我再次整理好装备,沿着小溪向下方前进。

由于是沿着小溪向下走,比在树丛中穿梭就容易多了,也就不到1个小时,我就快走到这山的山脚了。

但小溪还是一直向西流,西边又是一座山,小溪就沿着西边这座山南边的山脚呈圆弧线状向西流去,不知道前方是否会改变方向。

我只好沿着小溪继续向前走。

走到这座山的东南方山脚处,小溪改变方向折向南方了。而且这座山的西边又是一座山,顺着那座山的山体,也有一条小溪自东面而来,在此处与我刚才一路走过来的小溪汇合,然后折向南方而去。

让我感到兴奋的是,沿着西面而来的溪和汇合后向南的小溪边有一条山间小道,也就是我现在所处位置的小溪对岸有条小路。

看这条小路的样子,应该还是常有人行走的,我想我离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应该不远了。

瞬时,我的心情大好,总算是成功脱险了,捡回这条命还真的是不容易啊。

于是,我找了个稍微窄点的地方,跳了过去,来到了这条山间小道上。

现在是该向东走还是向南走呢?也可以说是应该向左还是向右走?

老规矩,我决定向左,也就是向南走。而且向南是小溪的下游,出现人家的机率更大。

人逢喜事精神爽,想起这两天的经历,真的跟做梦一样。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想马上可以找到有人的地方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不由自主地就哼起了自己胡乱改编的歌曲——“我不是英雄,我不会武功,我只要人民币,再多也背得动……”。

“乐极生悲”,我接下来的遭遇就深刻地诠释了这个词。

我正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小溪边。时而传来一阵阵鸟鸣,夹杂着小溪的流水声,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

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我罩住。我正用手往上一撑,只听见一声大喝:“不准动。”

我抬头一看,小路旁边的树丛里蹦出了三个人,有两个手里拿着根长矛,一个手里提着把砍刀,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不由得一愣,没听说过四川现在还有土匪啊。

看他们的服饰,不象当地藏族、羌族的服饰,当然更不可能是汉人了。

看起来倒象是古代的服饰。衣服较长,基本到膝盖位置。衣服也没扣子,左边的衣襟压住右边,然后腰里一根布袋一系。衣服上还有补丁,头上裹着头巾,也看不见头发,裤脚扎着,脚上都穿着草鞋。

难道这是我以前没听说过的哪个少数民族?

正在我思索之际,那个手提砍刀的发话了:“你是不是鞑子派来的奸细?给我老实交待,不然闷死你(安徽话,“打死你”的意思)!”

我一听这口音也不对呀,这话也不带四川味。

我正纳闷,一个拿长矛的把矛尖对着我的胸口,恶狠狠地道:“快说!”

我一看这可不得了,虽然这长矛看起来挺寒碜的,就是一根木棍子顶端套着这么根制作粗糙的矛尖,但要真戳过来,我可受不了。

我连忙高举双手,赔笑道:“几位大哥,误会,误会,我不是什么奸细。再说了,哪有奸细长得象我这么面善的,几位大哥肯定是认错人了。我是迷路了,误打误撞,进入了几位大哥的伏击区。”

“少哈扯(安徽话,“胡说”的意思),你是不是从这边来的?”说着,提砍刀的那位指着东边我刚才过来的地方。

看样子,他是这三人中领头的。

我忙说:“是是是,说来真奇怪,我被一股龙卷风卷到那边山上,居然没摔死,我就顺着这条小溪走到这里来了。”

那领头提砍刀的瞪大眼睛诧异地望着我说:“你说你是从那边那黑石岭上下来的?”

我说:“我不知道什么黑石岭,我就是从东边那座山上下来的,那山腰上还有个大水潭。”

这话一出,这三人都露出十分惊惧地神情,仿佛这山上有鬼一样。

那领头的说:“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管你是不是奸细,先给我绑上,带他上山去见大头领。”

说着,便招呼另两人拿绳子将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一人扛着长矛在前面带路,另一人一手扛着长矛,另一手牵着我背后的绳子,他则走在最后边。

于是我们四人,便沿着这条路逆着溪流向西走,也就是我当时决定路线的反方向。

要说这条路应该不算长,但不好走,因为好多地方象是把山体劈开形成的一条独路,两边都是峭壁,脚下是条小溪。有的地方两人并行都很困难。

约摸走了半小时,过了我刚才找到路的这座山,来到了它西面这座山的山脚,前面有道木制的大门,看样子象个山寨。

难道这真是个土匪窝?我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寨门后面路边的石头上坐着几个人,跟押我的这三人装束差不多。也有拿长矛的、拿刀的,还有拿叉子的,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这时,我后面这个拿砍刀领头的,快步向前对坐在石头上一个拿刀的大汉道:

“杜黑子,我们刚在路上抓了个奸细。他说他是从黑石岭上下来的,我们看他言语、服饰都很奇怪,也搞不清什么情况。

你们把他押到山上交给大头领,看大头领如何发落。”

我心里暗骂:“你们他妈的才言语、服饰怪异呢。”

但我还是满脸堆笑,对着那杜黑子道:“杜大哥,误会,真是误会,我真是迷路了,一不小心,误闯了各位大爷的地盘,望各位大爷高抬贵手。”

我顺便打量了一下这杜黑子,这人要说看上去就一个特点——“黑”。尤其是那张脸,要是他说两句英语或其他什么外语,我真会拿他当非洲人。

“少啰嗦。”杜黑子喝到,“待会儿见了大头领再说话,这会儿闭上你的臭嘴。”

我又暗骂道:“你才是张臭嘴,个龟儿子的。”

杜黑子又朝刚才押我过来的那个领头的道:“刘三狗子,我这就把他带去见大头领,你快回你的暗哨点盯着吧。待会儿,要是大头领说抓的是条大鱼,打赏了你们,你可得请弟兄们喝酒啊!”

刘三狗子咧嘴一笑:“老子什么时候喝酒没叫你?你快去吧,我也回去放暗哨了。”

说着,带着他手下那两个小喽啰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这时,杜黑子招呼了两个手下,说你们两个押上他跟我去见大头领,其他几个在这里好好盯着。说着,就押着我向山上走去。

陆陆续续,山上就出现了房子。有石头砌的,有土墙房,有木头房子,还有茅草房,还有一些不能叫房子,只能叫窝棚。

时不时,也有人凑过来看热闹。有大人,也有小孩子,偶尔还有女的。

当别人问起时,这杜黑子总是说:“刘三狗子抓的,我带去见大头领。”

沿着这条山路,在这些破房子中穿行了约二、三十分钟,眼前出现了一间较大的房子,土墙和木头结合的结构。

进了大门,屋中间还有个天井。天井两边摆着些桌椅板凳,最里面正对大门的正中间,有张大靠椅,上面铺着张虎皮。

虎皮椅子的后面的墙上挂着幅字,上书四个大字——“忠孝仁义”。

虎皮椅子左右两边还各有一张规格比这个小一号的椅子,上面也铺着张虎皮。这三张椅子的右边是张八仙桌,桌上供着关公像。

我们进来之前,早已有人通报。

我被押到距大虎皮椅子约三、四米的地方,被人在后面对着我的膝盖后弯处踹了一脚。顿时,我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

我抬头一看,正中间的大虎皮椅子上,坐着个大汉,肥头大耳。因为坐着,也不知有多高,头发剃得很短,但一嘴黑胡子却不舍得刮。

我心想:这他妈的,还装搞艺术的呀!

只见他穿的服饰和押我来的那些人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衣服新些,没有补丁。鞋子也不是草鞋,象个靴子,看年纪应该也就三、四十岁。

旁边那两张稍小一号的虎皮椅子上空着,没坐人。

我估计他就是大头领,见他正瞪着双眼看着我,我赶紧满脸堆笑地说道:“大头领,您好!您好!我是从这里路过,不小心误闯了您的地盘,冒犯了您的虎威,请您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马。”

52

第六章 乐极生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