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八章 救人一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救人一命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6/23 8:30:47

紧接着,我将左手的掌根部放在右手的手背上,使两手掌根重叠,对准这小婴儿胸骨下半部,开始有节奏地按压。

考虑到是新生儿,我的按压幅度不大,也就按下去约1、2公分。

按照吹两口气,然后按压30下的方法,我按压了约5分钟。看见小孩子面色的苍白开始消去了,口唇部位的青紫色也在渐渐散去。

我稍微停了一下,用手摸着小孩颈部的大动脉,感到了有微弱的跳动。

我心里一喜,看样子,有戏!

接下来,我又继续重复上面的动作。又过了4、5分钟,我检查了一下,我已能感觉到小孩子微弱的呼吸了,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我忙从巡诊箱里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下,小心脏已经开始很有规律地跳动了。

我继续做心肺复苏,又做了三组,也就是从开始救治算起,约半小时的光景,这小孩子“哇”得一声哭出来了。

他这一声哭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我连忙又找出体温计,在他腋窝里插进去,又用听诊器检查了他的心跳和呼吸音。过了一会儿,体温计也显示正常,一切生命体征基本都恢复了正常。

我让他们把小孩子抱进去喂奶,并叮嘱她们,有什么情况马上叫我。这才坐下来,擦了擦汗。

虽说是救小孩子,用不了多少力气,但还是搞得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是真的累的,还是心里没底,紧张急的。

这时,大头领来到我面前,对我深深作了个揖,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先生宽恕!”

我忙道:“大头领不用客气!先前都是误会,鄙人姓胡,名硕,你们叫我胡硕就行了。”

虽然救了这小孩子一命,但这毕竟还是土匪窝,还是要对他们客气一点。没办法,谁叫我被抓进了土匪窝,有性命之忧呢。

大头领对我又作一揖,道:“胡先生不必自谦,胡先生能慷慨施救,令这孩子起死回身,你就是我二弟的大恩人,也就是我的恩人,请受我一拜!”

我正要在推辞,刚才那机灵小子发话了,“你们就别在这里客气啦!胡先生还是请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边房里还有一位呢,我姐夫还昏迷着呢,您快救救他。”

大头领也跟着道:“对!对!对!胡先生,你快过来,看看我二弟怎么样了?”说着就拉着我往左边厢房里走去。

进屋一看,床上还躺着一位,面朝里侧卧着,身上盖着床薄被子。

大头领迅速上前,拍拍床上这位的肩膀,轻声叫道:“二弟!二弟!我给你找郎中先生来了。”

但床上这位没一点反应。

那机灵小子道:“大头领,我姐夫刚听到孩子夭折的消息,就昏死过去了,一直没醒。”

大头领忙撩开脚下的被子,直到露出他的大腿,对我道:“胡先生,我二弟腿上受了箭伤,你给看看。”

我看见这人只穿了个短裤,左大腿有块白布裹着,大腿后侧渗出了碗口大一块血迹,估计这就是受伤的地方。

我忙从巡诊箱里拿出剪刀,将包裹的白布轻轻剪开。伤口处原来应该是上了金疮药的,但箭头还在体内,没拔出来,所以伤口都糜烂了。

若是再不想办法将箭头取出来,化脓感染会进一步加重,轻则残废,重则不治。

我忙道:“受伤多长时间了?”

那机灵小子道:“一个多月了。”

我道:“为什么不请郎中治疗,怎么也不把箭头拔出来,就这么包上伤口,会腐烂的。”

这时,大头领发话了,“我们这是土匪窝,请不到郎中来。半月前,强逼着请了个郎中来,他说这是蒙古人秘制的三棱透甲锥,他根本没办法取出来,最后只能开了点中药了事。”

我道:“这三棱透甲锥是怎么回事,有个什么说法?”

大头领道:“我也没亲眼见过,只是听说,这东西有三道棱,每道棱上有倒勾。一旦射入人体内,就拔不出来。如果硬拔,会带起一大坨肉,轻则残废,重则有性命之忧。”

我不由得随口道:“这么说,那这兵器也太歹毒了。”

这时,机灵小子又插话了,“谁说不是呢,这蒙古挞子占了我们汉人的江山,到处欺压我们汉人,我们都是没办法,才上山为寇的。”

我从箱子里拿出镊子,看准这这三棱透甲锥露在外面的头子,用镊子夹住。只轻轻往外带了带,昏迷的这人就“啊!”的一声惨叫。

我一看,这不行,如果要取出来,得上麻药。

如果是在现代,这都不是问题,但在元朝,我上哪里找麻药呢?

我摸了下这人的额头,烫得要命,忙把体温计插入他腋下。过了会儿,拿出来一看,快40度了。

我又问,“他发烧多长时间了?”

机灵小子道:“发烧都好长时间了,但每次都是烧几天,又好了,过几天又发烧,老是反复。”

我想,这肯定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再不及时救治,估计就算不死,脑子也得烧坏了。

我又忙去我的巡诊箱里翻。我记得我出门时,带了一盒抗生素针剂的。

因为少数民族地区,医疗条件落后,有时一些村民受点皮肉小伤不会去就诊。

有的过段时间通过自身抵抗力,伤口就愈合了;但有些会引起感染,这时我往往给他们打支抗生素针剂,就差不多了。

终于,我找到了一盒头孢氨苄。虽然是低等级抗生素,但这要在古代,因为大家都没使用过抗生素,绝对是“灵丹妙药”。

我又找出个一次性注射器,将药水兑好,吸入针筒。

这时我才发现,没酒精呢。因为下乡巡诊,不用带这个东西,每个村委会还有个小卫生室,一些基本的酒精、碘伏之类的,他们都是有的。

好在没有酒精,问题也不大,用点高度酒也可替代。我忙说:“快给我找点酒来,越烈的越好。”

大头领忙对那机灵小子道:“快快!去我屋里,我床底下有坛上好的烧酒,给我搬过来。”

机灵小子迅速出去。

趁着这空儿,大头领问道:“胡先生,我二弟的伤怎么样,能不能治?”

我道:“很严重,要治的话很麻烦,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

大头领“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哀求我道:“胡先生,你一定要救我二弟的命……。”

我一看,这可不得了,忙去拉大头领,“大头领,这可使不得,我一定尽力救治,只是……”

“只是什么?”大头领茫然道:“你要什么,我都答应,要我的命都行,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我二弟的命。”

我忙道:“大头领,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救你二弟。这万一你二弟没救过来,还请大头领能放我一条生路。”

大头领忙道:“胡先生,你过虑了,你刚才救了我侄儿的命,你就是我们的大恩人了。我们绝不会加害于你,你只管放心地救治我二弟,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提。”

唉,有他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猛然间,我又想起,我也没带棉签啊。只好让他们给我准备点棉花,我用镊子夹着棉球消毒吧。

于是,又吩咐一个小喽啰去找团棉花。

几分钟后,那机灵小子抱着坛酒过来了,找棉花的小喽啰也回来了。

我吩咐找个碗倒了半碗,正准备扯坨棉花揉成个棉球,好夹在镊子上。

那机灵小子发话了:“胡先生,你、你少喝点,这酒烈,万一你喝高了,一个失手什么的……,这可是我亲姐夫啊!”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小子以为我要酒是拿来喝的,遂骂道:“你个瓜娃子,懂个锤子。这酒不是喝的,是给你姐夫注射消毒用的,到旁边给我等到起。”

虽然我到四川还不足两年,但正宗的川骂,我还是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看大家都安静了,才用镊子夹了个棉球,伸进那半碗酒里,浸泡了约几秒钟。

然后把病人的短裤向下褪了褪,先用棉球在我准备下针的地方一点,然后呈圆形慢慢向外扩散地擦了大约有鸡蛋大一块地方。

接着,便找准下针点,给这病人注射了一针抗生素。拔出针后,又用个新棉球,沾了烧酒,在注射处擦了一下。

看看我的巡诊箱里也只剩下一个一次性注射器了,但药剂还有5支,便把这注射器的针头泡在那半碗酒中,以备下次再用。

要说这还亏得有这1年多的支医经历。

因为偏远地区医疗条件差,医务人员少,象注射这种事经常都是医生自己做。

如果是在正规的大医院,注射都是护士干的活,好多医生根本不会打针。虽然在学校都学过,但根本就没有实践的机会。

然后,我给病人把短裤穿好,被子盖上。吩咐照看的人,给他搭个湿毛巾,隔会儿去摸下,如果毛巾热了,就用冷水清洗后再搭上。先物理降温吧。

48

第八章 救人一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