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八十三章 身陷囹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三章 身陷囹圄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8/19 7:23:35

很快里面出来了个披着衣服的男子,年纪约三十多岁,左眼下有一个拇指头大小的青色胎记。不错,这就是毛憨子。

我还是先问他:“请问你是毛老板?”

这毛憨子咧嘴一笑,道:“没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大家都叫我毛憨子。”

身份确定无疑,我立即对陈定邦和陈元贵二人使了个眼色。这二人一左一右挟持住了毛憨子,两把短刀已抵住了他的腰间。

因为是晚上出来找人,我们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因此长刀都放在船上,只带了短刀出来。

毛憨子一见有刀顶着他,脸都变色了,慌慌张张地道:“各位英雄有话好说。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各位英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误会了。”

我一见小月红还在里面没出来,应该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这变故。

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提高了嗓门道:“毛老板,我们因为有批货急着运回峡州,因此要好好和你谈一下这笔生意,我们还是去你船上谈吧。你跟你的老相好打个招呼,我们先回船上谈生意去了。”

我说完这话,陈定邦的短刀就在毛憨子的腰间用力一顶。

这毛憨子只得对着小月红所在的里屋喊了一声:“红啊,我先去谈桩生意,去去就来啊!”

容不得他有更多废话,我们挟持着他就出来了。

为了在大街上不引起人的注意,陈定邦、陈元贵二人的刀都从那毛憨子披着的外衣里面伸过去顶住他的腰。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船上。

进了船舱,我让罗仁和陈元贵在舱门口把风,我则和另三个人开始在里面审问。

我让裴德龙和崔道远先把这毛憨子给绑上,然后我问道:“说吧,张思淑到底被你们怎么了?她现在身在何处?”

这毛憨子到了此时还跟我装傻充愣,想要蒙混过关。装作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对我们道:“什么张思淑?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我冷冷地看着他,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左脚踩住他的右手掌,从腰里抽出短刀,一刀就把他的右手小拇指给切掉了。

这家伙是痛得哇哇叫。

我甩手就是两个嘴巴子,对他吼道:“给老子安静。再叫老子撕了你的嘴。”

很快,这家伙还算老实,没敢大喊大叫了,只是疼得小声在哼哼。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安静也不行。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嘴开玩笑,来挑战我的底线。

见他安静了,我再次冷冷地盯着他,对他道:

“我一般会给别人三次机会,如果别人第一次就说实话了,我不会为难他。

如果第一次没说实话,我会切掉他一根手指,但同时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如果他第二次能够珍惜这个机会,实话实说,我不会再为难他。

如果他没有珍惜第二次机会,我会切掉他的那根宝贝。但同时,我还是会给他第三次机会。

如果他第三次能够珍惜这个机会,实话实说,我还是不会再为难他。

如果他还是没有珍惜这第三次机会,那他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因为我会切掉他的脑袋。

刚才是给了你第一次机会。因为你没有珍惜,所以我切掉了你一根手指。

现在我给你第二次机会,你想清楚了再说。如果你不珍惜这次机会,我会切掉什么我不说第二次了。

这以后小月红那里,你再也不用去了。因为你永远也体会不到当男人的乐趣了。你说吧。”

这毛憨子没敢再信口雌黄、装傻充愣了,他抬头瞄了瞄被我们绑住的那个小伙计,那小伙计没敢看他。

我想,他此刻还在判断那小伙计是不是把知道的全说了。但从那小伙计没敢看他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清楚,我们已经从那小伙计口中得知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我见他半天不开口,厉声喝道:“老老实实地交待,到处看什么看。你那小伙计的手指没被我们切掉,我们是讲江湖道义的。”

这下,这毛憨子的心理防线是彻底崩溃了,对我们交待了一切。

所有发生的这一切,都源自于峡州那唐老板的一句多余的废话。

当然,他可能是出于一片好心,考虑到张思淑一个女孩子虽然是女扮男装,但其实和一大帮男人待在船上还是多有不便。他就将张思淑女扮男装的事儿告诉了这毛憨子。

这毛憨子最初也是没有起坏心思的,但船在江上行了几天后,他发现这张思淑虽然是女扮男装,但皮肤白嫩,模样俊俏,要是换成女装的话,肯定是个大美人儿。

渐渐地毛憨子就动了坏心思。这快到江夏的时候,他就把这事儿偷偷跟大副说了。

这大副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吃喝嫖赌是样样都来。听说那船上的张公子原来是个女的,又是孤身一人,就怂恿毛憨子到江夏了对张思淑下手。

他说江夏城最出名的妓院是倚云楼,里面的姑娘个个标致得很。当然里面的消费价格也不便宜,大概相当于现代北京的天上人间吧。

这倚云楼能看上眼的姑娘,如果卖给他们,一百两银子是起步价。而且这倚云楼有个规矩,凡是进去了的姑娘,在二十五岁之前不准赎身。

这大副对毛憨子说,不如找个机会,用点迷药把这姑娘给麻翻了,然后卖到倚云楼去。他看这姑娘要是换回女装的话,肯定是标致得很。

这倚云楼开妓院能开到这个级别,那肯定是黑白两道都有人罩着。这只要把那姑娘卖进了倚云楼,那姑娘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谁也不知道是他们干的。

就算多年以后,那姑娘出来了。这人海茫茫的,她又到哪里来找他们算旧账呢。

这番话一说,那毛憨子就彻底动心了。

考虑到这事儿,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尤其不能让外人知道。因为这船上还有运货、押货的人。因此,他们决定等船到江夏靠岸后,那帮运货的人上岸了,他们再找个机会对张思淑下手。

于是,他们就在船靠岸江夏的那个晚上,找了个机会对张思淑下手了。

动手的过程那小伙计都全招了,毛憨子讲述的和他基本相同。

这毛憨子和那大副背着张思淑上岸后,就直奔倚云楼而去。

这倚云楼是依江而建,离这码头也不算太远。正常步行的话,也就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但因为他们背着个人,因此速度就慢了。

两人还是轮流着背,也是用了近一个时辰才赶到了倚云楼。这倚云楼那大副来过,也是以前跟着别的浪荡公子哥儿进来混过,但没在里面消费过,因为他没那么多钱。

听说在倚云楼找姑娘,起步价都是三十两银子,这还不算在里面喝酒听曲和打赏的钱。要没有点经济实力,还真不敢往里面走。

这毛憨子二人背着张思淑来到了倚云楼,他们没走正门,因为走正门都是来消费的,而且正门的人多,他们背着个姑娘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还好是那大副进来过,他知道倚云楼有侧门,他们二人就背着张思淑进了侧门。

进门后,肯定有人是看见了他们。他们说明了来意,问他们话的人估计也就是这倚云楼里的一个小杂役,也做不得主,很快就请出了一个管事的。

这管事的是个蒙古人,他也知道了这二人的来意。他先看了看张思淑,毛憨子二人忙说这人是女扮男装的,如果换女装肯定好看。

那管事的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看样子还是满意的。

接下来就是讨价还价。本来按照张思淑的姿色,卖到倚云楼卖两百两银子是不成问题。

但这管事的看出了毛憨子二人干得是不法勾当,不然怎么是背着个昏迷的女子来的呢?

因此,这管事的就说,这人是不错,但他们不敢收。你们这肯定不是干的正当事,我们倚云楼可不想陪你们吃官司。

这毛憨子二人,听了这话也发虚。但要说这江夏城就数这倚云楼场面做得最大,也最出得起价钱。

如果去寻别的买家,一是耽误时间。

二也是肯定卖不了多少钱。因为别的买家看见他们是背着个昏迷女子来的,也会借机压价。

这第三嘛,是因为别的妓院可没有二十五岁之前不让赎身的规矩。这万一过几天有人把这姑娘给赎出来了,他们的麻烦就来了。

因此,毛憨子下定了决心要将这张思淑卖给倚云楼。而且这事也拖不得。

那大副心里清楚,这倚云楼买姑娘的最低价都是一百两银子。这白挣一百两银子也是很不错了,他们得辛辛苦苦驾多少年船才挣得了这一百两银子。

于是,这大副一咬牙,道:“那你给我们一百两,我们就把这姑娘放这儿了。这价钱要再低,也影响了你们倚云楼的声誉。”

那管事的一听这话,觉得也差不多了,这笔买卖是赚到了。于是,就吩咐人端来了一百两银子,给了毛憨子二人,算是把张思淑给买下了。

47

第八十三章 身陷囹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