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九十四章 鄱阳湖避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四章 鄱阳湖避雪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8/30 8:24:15

大家见我喝了,也都跟着喝了。于是,我招呼大家吃菜。

刚开始,毛憨子他们几个都很拘谨。这我也能够理解,他们肯定还在为自己的小命担心。又喝了几杯,吃了些菜,我就和他们拉起了家常。

原来这毛憨子祖上都是驾船的,所以要论这驾船的本领,他还是很有一套的。

他家祖上,原来都是帮别人驾船。到了他父亲这一代,用多年积攒的一点钱,自己打了艘小船。主要是以跑货运为主,往返于峡州到江夏之间。

到得他父亲晚年,经过多年的积攒,他家终于换了条大点的船,也就是我们现在所乘坐的这一条。

两年前,他父亲过世了,他就真正成了这艘船的船老大。

那个大副以前是跟着他父亲跑船的水手,在船上待了快二十年了,也跟着他父亲学了一些驾船的本领,现在就成了这艘船的大副。

既然是拉家常,他们也问起了我们的身世。我们的土匪身份,他们肯定已是知道的了,也没必要隐瞒。

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们本是在濠州府定远县一带活动。那张姑娘是我们的三当家,去了四川一趟。没想到回来的路上,遭了你们的手。幸好没出事儿,不然你们几个肯定得人头落地。

我们这次水路就走到安庆,到了安庆我们会改走陆路。你们只要把我们送到安庆就可以了,你们就返回继续驾你们的船。其他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了。

听了我一席话,那毛憨子几个人还是将信将疑的。

毕竟那张思淑是三当家,我才是个四当家。他们肯定怀疑我说的话算不算得了数,到了安庆后,我们是不是真的会放过他们。

这也难怪他们,正常人都会这么思考问题。

我又跟他们耐心解释道:“虽然我只是四当家,但这回山之前,他们一切都得听我的。不信你们可以问一问他们这几个。”

同时,我指向罗仁他们几个。

他们几个也是很配合地点头,表示我说的不假。

虽然,毛憨子他们几个,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还是在犯嘀咕。肯定得考虑到了安庆,我们能不能说话算话,放过他们。

当时,我心里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一旦到了安庆,我们立刻上岸,放毛憨子他们回去。

虽然他们也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但毕竟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上天有好生之德。

话又说回来,没有他们驾着船从江夏一路送我们过来,我们未必有这么顺利就能逃出江夏。

甚至连张思淑不同意的情况,我也做好了应对之策。我准备让罗仁和陈定邦跟我一起挡住张思淑,不让她找毛憨子他们的麻烦。

为什么计划是让罗仁和陈定邦二人跟我阻止张思淑,这也是我仔细考虑过的。毕竟,罗仁和陈定邦这两小子,一向对我言听计从。

而裴德龙、崔道远、陈元贵三人虽然表面上对我毕恭毕敬,也都表示在回锥子山之前一切听我的安排。但毕竟跟他们打交道时间还不长,我还没有绝对的把握,保证在那种关键时刻,他们能够绝对听从我的指挥。

当天夜里,天就下起了雨。

这时,已是腊月初了。俗话说,寒冬腊月,这时的天气一下雨,就伴随着降温。一降温,这雨就变成了雨夹雪,最终就可能变成降雪。

虽然这长江不会结冰,但雨雪天行船,肯定没有晴天顺利。这第二天一早,毛憨子就来问我,今天是不是正常行船。

为了显示出对他的尊重,让他打消心中的顾虑,我对他说:

“说起这行船之事,你肯定比我要在行的多。

此去安庆顶多也就十来天的路程了,但要赶回家过年,不论是我们,还是你们,估计都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这行船这不急着这一两天。现在下雨了,很有可能今天晚上就变成雪了。

我觉得,一切以安全为主。你看今天是出发,还是在江州再停留两日,等天气转好了再走,全凭你作主。”

那毛憨子万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他思考了片刻,说道:

“以我多年行船的经验来看,这雨肯定是要转雪了。而且没有三、五日,天气肯定是晴不了。

在这江州,虽然是停在码头,但还是风大得很。

我们再向下走,不到半日行程,就到了湖口,也就是鄱阳湖入长江的口子。要不我们趁着还没下雪,赶去湖口。

从那里入鄱阳湖,湖面上的风肯定没有江面上大。在那里停歇几天,待得天气好转了,我们再出发,直抵安庆。”

我一听他这个方案,感觉可行。

湖面上风平浪静的,也适合于休整。特别是张思淑又有点晕船,去鄱阳湖歇几天,对她来说,也是一桩好事儿。

当即,我就同意了毛憨子这个方案。很快,我们也就拔锚起航了。

因为风大,而且是顺风,我们支起了风帆。本来就只有小半天的路程,这下加上顺风,也就个把时辰,我们就到了湖口。

毛憨子让水手撤了帆,并指挥他们将船驶入了鄱阳湖,找了个避风的坳口,抛锚停船了。

我也告知了大家,在这里休整几日,待天气好转了再走。

果不其然,当天黄昏时分,伴随着北风的呼啸,那雨就变成了雨夹雪。当天晚上,就已听不到下雨的声音,只有雪花伴随着北风,在漫天飞舞。

第二天一早,船舱顶、甲板上都落了一寸多厚的积雪,而且雪还没停。

因为船是木制结构的,除了做饭,我们会生点火,其他时间也不能生火。只好关紧了舱室的门,捂在被窝里。

这天下午,雪还是没停,而且风是越刮越大。幸亏是到了这鄱阳湖里面,要是在那江州码头,不知道这会儿会冻成什么样子。

我从前一天晚上,睡到今天早上自然醒。因为外面下雪,天气冷,因此,早上吃了点东西后,又继续捂进被窝里。

但到了下午,实在是在被窝里待不住了,我就拉着罗仁来下象棋。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反正天还没黑,我听见舱室外的风声中夹杂着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起初,我还没太在意。后来,罗仁也问我,是不是听见有人喊“救命”。

我们仔细一听,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于是,我们二人赶紧出了舱室,来到了船头。

就在离我们约两、三百米的地方,有一艘比我们这船小一号的帆船歪在了离湖边约二、三十米的地方。

船帆倒向了靠湖边的方向,船体有约一半的地方沉入了水平面以下。不知道是不是离湖边较近,所以湖底已不深了,没有看到继续快速下沉的迹象。也有可能还在缓慢下沉,我们看不清楚而已。

那“救命”声就是船上的几个人喊出来的。估计是他们看见了我们的船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看见我们有人出了舱室,他们边喊还边向我们挥手。

我一看,这救人要紧,马上叫罗仁去把他们都叫出来。

大家听说前面有船出事了,都快速出了舱室。也顾不得把毛憨子他们几个锁在船上的固定位置了,我就让他们快速向出事的船行驶过去。

好在那铁链子的一端还锁在他们脚上,即使他们跳湖逃跑,这根十来斤的铁链子还锁在脚上,想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沉船边,那船上有五个人。

我们先把船停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然后支了跳板。接着伸出竹杆儿,让他们分别抓住竹杆,以便让他们从跳板上走到了我们的船上。

原来这是一个商人,自己带着几个伙计从景德镇买了批瓷器,从昌江河入鄱阳湖,准备从鄱阳湖入长江,由长江运至苏州。

但行至入长江的湖口时,突遇大风。船帆还未来得及撤下,便被这阵大风横着刮出去几百米远。刮至离湖边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时,可能是船底遭遇障碍物,导致搁浅,但船体还是遇风继续倾斜。

因看见我们的船就在不远处,因此才大呼“救命”。

五个人都是毫发未损地救到了我们船上。但那商人还是苦苦哀求我们将他船上的瓷器搬到我们船上来,说这些瓷器是他这次花大本钱买下的,如果掉在了湖里,他这次就亏得血本无归了。

我见这商人年龄与我相仿,而我们的船也是空船,比这艘沉船还要大一号,装他那点瓷器是没有问题的。

因此,我便有了帮这个人一次之心。但毕竟这船是毛憨子的,我还是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比较好。

于是,我问毛憨子,帮他们把那艘船上的瓷器转到我们船上是否可行。

毛憨子思索了片刻,对我道:

“去那船上搬东西过来倒是没问题,而且我们这艘船也完全装得下。

只是这谁过去搬的问题不好解决。你们几个都不是水手出身,去那快要翻掉的船上搬东西,弄不好东西没搬到,船翻了,倒还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靠我们刚才救上来的五个人,估计人手不太足。

但我们这五个,脚上都还有铁链子,这过去那边船上也不好操作。”

42

第九十四章 鄱阳湖避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