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生就是忽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生就是忽悠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9/17 7:08:28

晚餐也安排得很丰盛,锥子山的几个兄弟因为长年奔波惯了,因此这一路也不算什么,有了好酒好肉,大家兴致都很高,直折腾到半夜才散了,回去休息。

考虑到朱霏母亲的身体状况,当晚我和常遇春加上朱升、黄宗海一合计,决定在宣州休息几天。三天之后的一早出发,向南直奔泾县。

因为宣州已出了池州路的管辖,所以休整的这两天,大家也没有了那种逃亡的感觉,心里畅快多了。

张思淑天天和朱霏泡在一起,毕竟两个姑娘年纪相仿,就相差几个月,因此也非常谈得来。

罗仁、陈定邦他们几个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第二天开始,就带着朱异、朱同在宣州城瞎转悠了两天。

当然,我和常遇春也在城里稍微转了转,但因为担心朱家的安全,我们主要待在客栈里陪着朱升老爷子。

这朱升老爷子不光学识渊博,而且也是十分健谈,没事儿就拉着我和常遇春天南海北地胡侃。

常遇春没读过什么书,主要就是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我可是受过现代教育的,这朱老爷子以为自己的观点新奇,我的观点比他更新奇。

虽然我们差了三十岁,但我们还相当谈得来。这一来二去,搞得我跟他成了忘年交似的。

他也不计较我的年龄比他小了三十岁,老是一口一个“小哥”地叫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只好跟他说,我的名字叫“胡硕”,还是叫我“胡硕”好一些,不然我真的不好意思了。

那朱升老爷子也不计较这些,有时叫我胡硕,但叫着叫着,又叫我“小哥”,搞得我也是没有办法。

三天之后,我们从宣州出发。一路向南,过了泾县、旌德县、绩溪县,相当于是从黄山的东边把黄山给绕过去了。

这一路,我们也抛却了是在逃命的顾虑,完全是以一种游山玩水的心态,到了绩溪县。

冬天的黄山虽然比不上春、夏、秋三季那么秀美,但更增添了一分自然之色。

绕着黄山走了半圈,我们都是心情大好。

特别是朱升老爷子,已经完全从至交脱脱被罢官,自己弃官遭迫害的不良境遇中走了出来,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当然,这不光是黄山风景的功劳,其实最主要是我的功劳。

这一路上,我和常遇春都是骑着马陪在朱老爷子身边,陪他谈天说地。好歹我也是从未来世界过来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我知道未来发生的好多事。

当然,如果当时我穿越的时候要是能带本《明史》,那就更不得了,那我就能对即将发生的各大事件了如指掌,那我当时绝对比刘伯温还牛。

说到这里,我也有点鄙视我自己。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总之,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因为我掌握了大量未来的信息,因此在当时看来,我的学识似乎比这一代大儒朱升老爷子还要渊博。

所以我们二人就非常谈得来。

这一路上,朱老爷子有事儿没事儿,就跟我谈论当时天下的形势。

我很明确地告诉他:元朝必亡,汉人即将执政。

但他还是半信半疑地对我的话刨根问底,我就给他分析当下形势,各地农民起义如星星之火,元朝统治都已经到了顾得了头就顾不了尾的地步了。

更为关键的是,当时的统治者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再不断地内耗。

比如脱脱罢官,朱升弃官都说明了这个问题。元朝的统治阶级内部,正在发生一场“劣币驱逐良币”的演变。

当然,“劣币驱逐良币”是现代的一个经济学名词,我把它用在当时,朱升都听得愣了。

但经过我的解释,他也觉得这个词形容得太贴切了。

朱升老爷子又问我,现今各地战火四起,将来谁可得天下?

这事在当时真还只有我知道,朱元璋呗!

但当时,朱元璋还只是郭子兴手下一员战将。而且当时,郭子兴的义军并不是实力最强大的。

如果我当时直言不讳地说,将来是朱元璋得天下,估计好多人认为我是痴人说梦。

于是,我来了个反问,我问朱升老爷子,对当前几股农民起义军的看法,看他认为谁将是天下之主。

当时,最大的两股农民起义军就是徐寿辉和刘福通,二人都是打着红巾军的旗号。

徐寿辉于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在鄂东一带起义,起义之初并未引起元朝高度警觉,所以势力发展很快。

徐寿辉随即在蕲水县(今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建都称帝,国号“天完”,“天完”的意思就是在“大元”的上面加上一横和一个宝盖头,取全面压制大元之意。

随着徐寿辉的称帝,第二年,其队伍迅速扩展到百万人,纵横驰骋于长江南北,控制了湖北、湖南、江南、浙江以及福建等广大地区。

也就是因为他称帝,元朝将他作为当时的主要打击对象。

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元军调集大量军队围剿“天完”政权。随着彭莹玉战死,国都蕲水县城也被攻破,徐寿辉只得率残部退到黄梅县山区。

另一支红巾军刘福通部也是于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在其家乡颍州(今安徽阜阳市)起兵。

占领颍州后,刘福通先是向北进军,占领豫南大部地区,后又挥师南下,队伍迅速壮大到二十余万人。

但后遭到元军主力打击,只得退守濠州,与郭子兴部一起在庐州地界上与元军相持。

另外一些小股红巾军,如郭子兴部也只是在濠州地界上蠢蠢欲动,由于其部下互相掣肘,并未取得较大成就。

其他的,如芝麻李部已被脱脱剿灭。

张士诚部在脱脱的大军面前,眼看是不支,幸亏元朝内讧,统治者解除了脱脱的军权,罢其官。给了张士诚一个喘息的机会。

浙东方国珍部是最先反元的,但其人胸无大志,且反复无常,受到元朝招安,与元军和其他义军都是关系暧昧。

上述各人的情况,我和朱升老爷子都一一作过剖析,我和他一致认为,这些人还不具备成为天下之主的能力。

朱老爷子见我对时局分析得头头是道,好多意见、主张竟然与他不谋而合,对我更是大加欣赏。

其实,当时我心里在想,这些事儿能算得了什么,我知道的还多着呢?

后来,朱老爷子一再问我,有没有觉得当今之人谁适合作天下之主的。

当时,朱元璋的名头还不响,我也不能说。

我只好告诉他,这未来天下之主,必须要胸怀大志,要有远见卓识。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急着称帝。

我先是拿徐寿辉的例子给他论述。

要说,当时徐寿辉的势力是最强大的,虽然他的队伍迅速壮大与他迅速称帝有很大关系,但他迅速称帝也使得他迅速成为元军的主要打击对象,因此他的失败是可以预见的。

为了更加充分地说明这个问题,我又举了汉朝末年袁术的例子。

朱升老爷子是博学之人,我一提到袁术这人,他也就当即明白了。

“枪打出头鸟”啊,在那种群雄并起的年代,谁对统治阶级的威胁最大,统治阶级就是集中兵力先对付谁。

而且袁术急着称帝,不仅成了当时以曹操为首的汉朝的打击对象,也成了其他各势力的打击对象,袁术最终也成了其他势力混水摸鱼、趁乱扩张自己势力的牺牲品。

同时,为了显示我未卜先知的能力,我还告诫朱老爷子道:

“朱老爷,您是一代大儒。

虽然您现在是归隐,但您的名头实在太响了,将来肯定还会有各方势力派人请您出山。

您可得擦亮眼睛,万不可轻易上了贼船啊。

那可是上船容易,下船难啊!”

我这话说到了朱老爷子的心坎里,他就更加追问我道:“有什么办法能识别这未来的天下之主,还请胡小哥多多指点啊。”

这话就越说越不成样子了,本来他是一代大儒,平常都是他指点别人,现在倒成了我来给他指点迷津了。

刚开始,我是不想告诉他一些关于未来的信息的。

后来经不起他的软磨硬泡,加上在救朱霏一事上,我对他女儿的名声也有亏欠,我决定指点他一下。

但肯定不能明说,将来是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得找个隐晦的说法。这古人都信迷信,我得跟他说得玄乎一点儿。

幸亏我以前看得书多,我知道这元朝的建立为什么定国号为“元”,是取自《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

那么我得跟他们玩点儿高深的,不然怎么能忽悠得了朱升这一代大儒?

于是,我就在心中反复思索,怎么编个偈语出来,这古人最信这个了。

经过反复思考,我编了个“大哉乾元,传世百年;谁可代之,明珠当先。”

“大哉乾元,传世百年;谁可代之,明珠当先。”

嘿嘿,这还挺押韵的,我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忽悠能力了。

我把这句偈语念给朱升老爷子听了。

42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生就是忽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