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一百三十一章 计赚定远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计赚定远城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10/6 7:21:12

阴历四月,正值初夏。太阳早已失去了春天时的那份温柔,似乎要散发出自己全部的热量。

好在已到了申时的光景,太阳离落下山头已不远,阳光已不似午时那么猛烈。

天公作美,一阵阵轻风吹过,让人倍感舒爽。

一棵棵树像一位位美丽善良的少女,随风扭动着细软的腰肢,摆着翠绿的连衣裙,跳起优美的舞蹈。

树旁边有些各色各样的野花。它们仿佛在精神十足地梳妆打扮,准备迎接花儿音乐会,她们用绚丽的阳光做胭脂,涂红娇美的脸蛋;用金色的晚霞做长裙,套上柔韧的腰肢。

在定远城西边的古道上,一支“元军”从西北方向直向定远城的西门挺进。

这一天是大元至正十四年(公元1354年)四月十七日,离定远县千户阿古达木带兵去西北方向剿灭锥子山的土匪已过去七天了。

这阿古达木乃是成吉思汗之孙、拖雷之子、蒙古帝国大汗阿里不哥的嫡系后人,也是“神箭”哲别的传人。

阿古达木可谓是锥子山的苦主,锥子山大头领刘聚的父亲、儿子皆死在此人之手;大头领刘聚和二头领常遇春共同的师傅,也就是三头领张思淑的父亲张然,也是死在这阿古达木的手上。

眼下,刘聚一条腿残废,也是拜其所赐,常遇春和张思淑先后中了其歹毒的家传兵器“三棱透甲锥”。

可以说阿古达木与锥子山的人是不共戴天了。

七天之前,阿古达木只留下几十号老弱病残留守定远城,自己亲率定远城内元军主力直扑锥子山。

阿古达木这一次是志在必得,定远城内从大小官员到普通兵士,也都认为这位千户大人这次必将毫无悬念地铲除锥子山的匪帮并凯旋而归。

按正常情况,顶多三、五天,前方必然传来捷报。

可是五天过去了,锥子山方向无仍何消息。

定远县的达鲁花赤老爷着急了,吩咐各守城的老弱兵士,一旦有千户阿古达木的消息,立即向其报告。

西门上的兵士远远看见这支从西北方向过来的“元军”,早已是喜出望外。

不待这支“元军”入城,驻守西城门的“牌子头”早已惊呼:“千户大人回来啦!”

并立即派出一名兵士去达鲁花赤大人府上报捷。

不错,这彪人马之中,的确有定远县的千户大人阿古达木。但他不是以这支“元军”领导者的身份出现在这支部队中,而是以俘虏的身份出现在这支“元军”之中。

更惨的是,这阿古达木的手筋脚筋早被我们给挑了,也就是说,他眼下就是废人一个。

“废物利用”正是我这个环保人士大力倡导的行为。

眼下直奔定远城的这彪人马,正是我和我结拜二哥常遇春带着锥子山的七十个兄弟,换上了元军的衣服、装备,押解着俘虏的阿古达木,由几个刚刚投降的元军兵士打头,直奔防守空虚的定远城而来。

申时末的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定远县城的西门。远远地就瞧见城门楼子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防守。

我让几个刚刚投降的原定远城元兵走到队伍最前面,把拉阿古达木的马车放在了队伍中间稍靠前的位置,以确保城门楼子上的人能看见他。

但阿古达木想给他们通风报信,揭穿我们假扮元军赚开城门的计谋,却是不可能了,因为离得太远了。

另外,我还故意饿了他一天,让他没有丝毫力气。

最前面的人已到了城门下边,守城的元兵见前面的几个人都认识,根本就没想到他们已经投降锥子山了。

因为没有看见千户大人阿古达木,一个守城兵士问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千户大人呢?怎么没看见他?”

那最前面的人也机灵,答道:“那锥子山易守难攻,经过这些天的拉锯战,昨天晚上,千户大人亲自带队冲锋,才全歼了这股敌人。但千户大人昨天冲锋时受了伤,因此今日没能骑马,正躺在那后面的马车上休息呢。”

那几个守城兵远远看见队伍中间的马车上躺着个人,看装束和身形,的确是阿古达木,便没起疑心,撤了城门口的拒马、木栅栏等障碍物,放我们的队伍进城。

就这样,我们的队伍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城门。

我回头看了下马车上的阿古达木,这被折腾的萎靡不振的阿古达木虽然气得直咬牙,但也奈何不得,他现在是连大声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很快,前面的队伍已进入了城内,我骑着马陪着载着阿古达木的马车已来到了城门洞子口。

这城门下面有三个兵把守,主要是负责盘查进城出城的可疑人员,一旦城门上的人发出警报,他们便迅速关闭城门。

这城门楼子上有五个人冒出头,在城墙上看着我们。

那城门下守城的一个兵士,见了马车上的阿古达木,问道:“千户大人似乎受伤不轻啊?”

阿古达木正准备开口说话,我抢着回道:“的确不轻。”顺便看了城内一眼,已入城的士兵正在常遇春的带领下,从内城的阶梯上往城门楼子上冲去。

我想,这下好了,一旦常遇春上了城门楼子,这西门就算是被我们彻底控制了。

我身边一个刚刚投降的士兵与这个守城的士兵熟识,两人还在扯着蛋,就听到城门楼上发出了几声惨叫。

看样子,常遇春得手了。

我立即对身边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城门楼子下的三个守城兵便被我们控制住了,其中一个正准备拔刀反抗,罗仁对着那人胸口就是一刀,结果了一个。

很快,这守城的八个兵,被杀了四个,活捉了四个。

我让罗仁带着一个班在这里守住西门,从现在开始关闭西门,不准放一个人进来,也不准放一个人出去。

如法炮制,我们很快又控制了南门和北门,分别由刘三狗子和蓝玉各带一个班驻守。

其余还剩下四个班,我带着两个班直扑东门而去,而常遇春则带着另外两个班直奔达鲁花赤府。

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因为我们是从城内去夺那三个城门,加之这些守城兵本来就是战斗力较弱的老弱病残人士,几乎都没遇到什么抵抗,我们就顺利得手了。

东门夺下来之后,我让裴德龙带着一个班镇守,我自己则带着另一个班在城内搜寻。

粮库、军械库本来就只各留了一两个人守门,这夺下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常遇春那边,把镇守达鲁花赤府的十来个元兵全砍了,那达鲁花赤大人的脑袋,也被常遇春剁了下来,他可是要把这个献给他的爱妻蓝玫的。

到了当天晚上,整个定远县城就完全被我们控制了。

我立即与常遇春开了个短会,就下一步的行动,拿出一个初步方案。

这第一个要议定的问题,是这定远城攻下来了,是弃还是守的问题。

当时,自郭子兴占领濠州以后,安丰路的大部分元军兵力都集中在寿春(今安徽省寿县一带)。

郭子兴与颖州刘福通部采取了避其主力、攻其薄弱部位的策略,大军并未攻击寿春,而是南下攻击庐州、居巢一带。

寿春北边的怀远县也属于元军掌控,而定远县东边的滁州也属于元军掌控。

也就是说,当时的定远县除了北面是濠州郭子兴的部队,东边和西边都是元军的地盘,而南边红巾军正与元军激战。

这定远城也不大,凭着锥子山这些人,要想长期坚守是十分困难的。

分析了当前的形势,我和常遇春一致认为,这定远城虽然现在控制住了,但要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

既然定远城是随时准备放弃的,那下一步就要将这次作战胜利的成果最大化。也就是说,该运回锥子山的东西,要立即组织人员运输。

兵器、装备、粮草这些物资是肯定要带回去的,还有那些蒙古官员的宅子,都得好好搜查,值钱的东西,都得带走。

以往打扫战场,顶多就是收拾着装备、物资什么的,这次攻下了定远城就不一样了。粮食、装备什么的,倒不用担心,这普通士兵就是想着趁乱占为己有,也拿不了多少,占不了什么便宜,因为这些东西不值钱。

但去搜查这些官员的宅子,可就不一样了,哪个官员家里没点金银玉器、首饰珠宝什么的,这些东西体积又小,偷偷私藏一个,就值大钱了。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我认为得把各班班长都召集起来,开个会,定个规矩。

从现在开始,所有缴获的东西都要归公,谁要是占为己有,价值十两银子以下的,重责;价值达到十两银子以上的,立即斩首。

倘若看见别人私吞战利品物资,隐情不报的,一旦查出来,与私吞之人同受责罚;如果积极揭发举报的,重赏。

另外,锥子山这帮人都有些匪气,以前在山上,那是无所谓,现在进城了,可不能由着他们了。

35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计赚定远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