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一百三十六章 派人去和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派人去和州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10/11 7:27:25

我表示完全同意常遇春的这个意见,并问他有没有想好这带队人的人选,并提出要将陈定邦和崔道远换回来。

常遇春也表示是应该把陈定邦和崔道远换回来了,这带队去和州之人,他想让罗仁去。因为罗仁上次跟着我去了峡州,这一路的情况他也比较了解,而且这人办事也挺靠谱。

但常遇春担心我不放他去,因为罗仁一走,我就缺少了一个好帮手。

罗仁确实是我的好帮手,但要让他出去历练历练,我还是相当愿意的。

其实这事儿,我最初觉得最合适的人选是裴德龙,他也参与了上次的峡州之行,对一路上的情况也是相当的熟悉。

但由于常遇春派他出去了,我隐约觉得裴德龙出去的事似乎与那查抄物品的事儿有关。

因此,在没有听取罗仁的意见之前,我还是先不打算问这事儿。

但罗仁收罗人才的事儿,也不知今天进展如何。所以我想让他在定远城再待个两、三天,把这事儿给我整利索了,再让他出发。

于是,我就把罗仁正在收罗人才的事说了,想让他三天之后再出发。

常遇春表示完全同意,并表示这次出发的二十人,让罗仁带上自己班里的人,然后再挑十个新招募的兵去。

我一想,这样也可以,到时候,就让罗仁从所带的人中挑出两到三个机灵点的,把陈定邦和崔道远给换回来。

我们谈得差不多了,正在扯着其他闲话,罗仁来了。

我让他先谈了谈今天的收获,铁匠又找到了两个、木匠也找了三个,但能识文断字的人可是没找着。

倒不是没有能识文断字的人,而是这些人不愿意跟着我们上山。

我一想,这也能够理解,虽然我们是攻占了定远县城,但在读书人眼中,我们不过是一帮土匪而已,在我们没有形成气候之前,他们是不会看上我们的。

既然这样,也不能强求,以后还是注意从内部挖潜吧,挑些聪明勤快的,多办几期扫盲班,培养几个能写字的人吧。

常遇春又给罗仁说了让他三天以后带队去和州的事,罗仁看看我。

我冲他点点头道:

“你也该出去历练历练了。

这两天把招募来的那些工匠都安排上山,有家眷的尽量都带上山。

车辆马匹找刘三狗子要,实在要不到,去找柳怀镜,让那八个大户给我们安排的马车,给你先用。等会儿,我给柳怀镜说说。

然后,你带上自己班里的人,再去蓝玉那里挑十个新兵,一共去二十人到和州。

到了和州,你跟陈元贵商量商量,从你带去的人中,给陈元贵留下两到三个,把陈定邦和崔道远给我换回来。”

罗仁听完我这一系列安排,不住地点头。

正说着,柳怀镜来了,我连忙说道:

“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要给你说。

罗仁三天后要带人去和州,他这几天在县城找了些铁匠、木匠,我让他走之前安排这些人先上锥子山,能带家眷的,尽量带家眷。

所需马匹车辆先从刘三狗子那里调拨,如果不够,你就将那八个富户给我们的马车先调给罗仁用。

另外,这八个富户答应犒军的东西,你可得催着点儿。”

柳怀镜听了,立即道:“那没问题,明天我就去催,粮食、布匹等物资没准备好的,还有两天,明天先让他们把马车都给我到位。”

我点了点头道:“明天一早,我们先去那个盐号方老板家,我跟他谈点生意。等从他那里回来,你再去找其他几家。”

柳怀镜点了点头道:“那没问题。”

正说着,蓝玉也来了。

我估摸着,他是不是有事要跟他姐夫谈,于是对罗仁道:“过两天你就要走了,你先跟我过来,有几件事,我给你单独交待一下。”

便带着罗仁回到了我住宿的房间。

我关上了门,开门见山地问罗仁道:“你也算得是锥子山上的老人了,你觉得我二哥常遇春这个人怎么样?”

罗仁是一脸的惊诧,他肯定是没想到我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

我一直紧盯着他,意思是我没有问错,你说吧。

罗仁略作了下思考,说道:“二当家很好呀,是个重义气的人。胡大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

我想我和罗仁之间没必要隐瞒太多,遂把在蓝玉那里看查抄物品账本的事讲给罗仁听了。

罗仁听了之后,也是一脸惊讶,但他还是说道:

“胡大哥,这事儿你要不直接问二当家啊。

我相信二当家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一定是这些物品有什么用处,他就先从账上先支走了。

你们两个是结拜兄弟,而且你救过他们父子的命,我想他不会瞒你的。

有什么疑问你直接去问他,我觉得还好一点,用不着这么猜忌。”

我听罗仁这么一说,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既然是兄弟,有什么话不能摊开来在桌面上讲的。

关键是罗仁的这番话,更加坚定了我对这个结拜兄弟的信心,他不会是我想象的那种利用权力贪污腐败之人。

我又和罗仁就他寻找的那几个铁匠、木匠上山的问题,以及他此去和州的诸多事宜进行了深入探讨,他离开我房间的时候,都已经是很晚了。

第二天一早,柳怀镜就在前厅等着我。我昨晚给他交待过,今天一早先去拜会那个盐号的方老板的。

我和柳怀镜在街上吃了点早餐,就直奔盐号而去。

定远县算不上大县,整个县只有这一家盐号。

因为那个时候是盐铁官营时代,他的进货渠道都是元朝官方直供,价格也便宜,当然卖价也不能高。

但近年来,由于方国珍、张士诚先后起义,江浙一带盐场大部分已被这二人控制,元朝官方也无法给内地诸多地方配给足够的官盐。

因此,他这盐号经常是无盐可卖,但商人都是有办法的,偶尔也跟些私盐贩子接上头,私下里卖点私盐,当然这个价格肯定是大大高于官方定价的。

甚至,一些地方的盐号为了赚取高额利润,本来官方本月配给了五千斤官盐,但他只卖两千五百斤,然后就号称盐卖完了,剩下的就以私盐的高价卖了。

本来,盐号卖私盐是官方明令禁止的。但近两年来,由于官盐吃紧,民众实在无法购到官盐,官方对这事儿也就睁一只眼儿、闭一只眼儿了。

这方老板虽然也捣鼓点儿私盐生意,但毕竟货源不足,也挣不了大钱,我这次就是给他带来一个大商机的。

当然,我们锥子山肯定也得挣钱,还能解决定远县百姓的吃盐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很快,我们来到了方老板的盐号。

掌柜的听说我们是来找他们老板的,说是老板还在家,今天还没到盐号里来,让我们坐下喝茶稍等,他立即派人去叫方老板过来。

于是,我和柳怀镜进了盐号里间,坐在那里喝茶等待。

很快,那方老板就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了。

见了我们,立即拱手道: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

上次答应的物资,昨天一早我就安排人去采购了。

昨天晚上就全部备齐了,等会儿我就安排人给你们送到西门去。”

看来,他以为我们是来催货的,既然准备齐了就好。

我笑道:“方老板误会了,我们今天来并不是为了催收那些物资的,而是来跟方老板谈桩生意,给方老板带一桩富贵的。”

那方老板听到这里,“哦”了一声,惊讶地道:“四当家跟我谈生意?在下愿洗耳恭听。”

我立即问道:“方老板这盐号现在生意可好呀?”

听到这话,方老板立即皱着眉头道:

“生意好是好,每次盐一来,不到半天就抢光了。

不瞒二位说,自从江浙那边闹了农民起义,这官盐供给就成了大问题,定远县这么多人,就配给那么点官盐,根本就不够分的。

每次盐一到,就好多人排着队在盐号门口抢盐。而且这官盐又是限价的,也就是便宜,所以虽然盐卖得快,但我们并挣不了什么钱。

后来官老爷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就限定每户购盐的数量。但还是不行,盐少人多,根本不够分。

而且每次,盐一到,我们还得把县城内大小官员的盐留下,不然官老爷家里都没盐吃了,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有的官老爷更黑,本来他那一大家子,我们每月给他留一、二十斤盐,绰绰有余了。

但他们非说不够,一张口就是还要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听说都是他们府里的下人买回去,在黑市上高价卖了。

最后搞得我们盐号两头不是人,官老爷说我们没有按配给的数量供盐,而老百姓说我们与官老爷勾结,把盐都卖到黑市去了。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我听那方老板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也不打断他。

从他说的这些话来看,这种情况肯定是存在,但他的处境肯定也没他说得那么夸张。

12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派人去和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