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骊靬 西去东往>第十八章 马蹄山探路遭陷阱 戏拉东云月见董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马蹄山探路遭陷阱 戏拉东云月见董柄

小说:骊靬 西去东往 作者:祁连高山 更新时间:2018/7/12 9:37:17

  第十八章马蹄山探路遭陷阱 戏拉东云月见董柄

  五十五

  时空多转换再说西行人,

  七人随拉冬马蹄山前行。

  郁郁葱葱茂密林,

  绿绿翠翠山野青,

  清清幽幽涧中水,

  啾啾喳喳鸟相鸣,

  晌午在山腰处人歇马停。

  拉冬告众人多年前此山经,

  日月过久长已忘山路径,

  众人呆原地其独去探路。

  拉冬羊肠道步行穿松林,

  二三时辰沿山脊越山顶,

  又一时辰阳坡缓行扬树林,

  未曾歇步已觉不堪疲惫,

  冷不丁一脚踩空腿下陷,

  脚勃似被一物夹住甚疼,

  站立不住缓缓单膝地面跪,

  登时明白被黄羊夹子馅。

  有人设下机关捕捉野物,

  可笑自己善捕却成黄羚,

  忽听前树梢上莎莎声,

  枝叶繁密遮挡无法瞅清,

  若是虎豹当为灾祸濒临,

  便吼一声壮胆如此只能:

  “有本事下来拳脚来一拼。”

  忽然却传来清脆银铃声,

  如鸟啸可直上云端飞腾,

  转眼如猴猿般攀树下地,

  却是一披发遮面蓝衣女,

  亭亭立立在拉冬眼帘前,

  拉冬顿时恐少喜多心开,

  似曾熟悉此身影仿佛梦中来,

  期待露面了却日日夜夜心中愿。

  披发女慢慢蹲下凑来脸,

  屏住气息透过发丝祥端,

  猛然黑发甩起打过拉冬脸。

  一双黑乌乌眼盯着拉冬眼,

  正是那张脸的确那双眼。

  就在拉冬楞神刹那间,

  那女腾起绕其身后闪电般,

  反扭其双臂柳条捆绑紧。

  拉冬忙叫唤“云月吾们曾相见,

  峡口城帮汝焉支山又见。”

  那女人一怔此人还记得其名姓?

  “见过又如何今成我野餐,

  任由我摆布站起跟吾来。”

  提起拉冬肩蹬脱黄羊夹,

  扯着拉冬袖拉其要下山。

  “臊煞吾汝待吾如黄羚一般。”

  拉冬一瘸一拐半被拽半情愿

  五十六

  两人一路下山一路把嘴拌。

  “尔入吾羊夹自是吾黄羚,

  下得山涧营帐下锅煮蒸。”

  “汝若吃吾倒是情愿得很,

  只是皮厚肉糙难以下咽,

  吾有同伴皮白肉嫩汝定喜欢。”

  云月忽站住回头看拉冬,

  眼中似放光只是一刹间:

  “是否峡口一见的小白脸?”

  “汝能记得闷葫芦芨芨杆,

  怎就不记得吾天上鹰隼?”

  “汝只能地上扑腾记汝何干。”

  女瞪眼拉冬忽揪发遮面。

  “乘此机会只想一并捉来,

  一同下锅还能省点水柴,

  只尔一口不够吾等牙缝塞,

  先捉汝到营帐再捉汝伴。”

  五十七

  约一时辰到得谷地平台,

  一顶白帐搭在空地之间,

  帐外数人走动来来回回。

  见云霞欲躬身被其咳嗽打断,

  进得帐内见一女坐地中间,

  周围三四人围坐其两边。

  中间此女红巾围头遮面,

  青衣左衽不是汉人装扮。

  拉冬多见识知是月支人,

  围坐人中月支羌人相间,

  拉冬心疑此两族人竟处一块。

  此地所见月支当为小月支,

  百多年前河西匈奴地盘,

  月支被迫渐往西域西迁,

  有部落不肯迁徙留居祁连山,

  谓小月支依赖存于高山,

  羌人自湟水不断北进侵犯,

  只小月支未被并吞甚是奇怪。

  见一异族男人被捆推入帐内,

  纷纷不分男女围巾遮面。

  云霞躬身行礼红巾女子:

  “禀报公主捉一野物带回来。”

  公主迟疑似疑有无错听,

  半晌言“任凭汝处置妥善。”

  “自然架锅生火大煮一番。”

  云霞言语严肃面容铁板,

  “汝等异族人忘恩还野蛮。”

  拉冬见云霞冷面无情气急败坏。

  公主闻此言掀巾观此男。

  拉冬看其脸似在哪儿见,

  忽然想起峡口两女蒙面,

  一女云霞另一女公主在眼前。

  “就是汝二人峡口被吾救。”

  公主似想起欲向云月言,

  云霞回眼神公主似领会,

  “为讨个活命竟乱语胡言。”

  云霞拉起拉冬出帐外,

  到马蹄河边踢掉拉冬屐,

  放其腿河水中搓洗伤处,

  “洗净去毛方能入锅蒸煮。”

  怀中摸出草嚼碎抹伤口,

  河中取泥巴涂抹上脚踝,

  “夹伤不治腿脚坏死将断。”

  一阵疼后又成清凉袭来,

  云月真意拉冬方才明白,

  似有暖流全身通体行遍:

  “权且告吾汝等为何来此?”

  “护送公主出嫁月支王子,

  汉羌战开走廊未敢行进。”

  “如今羌人渐强欲占河西,

  为何汝羌人听从月支公主?”

  “吾等从小月支公主家为奴。

  世代如此如日月星辰不移。”

  五十八

  云月站起走向帐中一时,

  出帐腰挂刀又牵马两匹,

  拽拉东推上马绑绳不弃。

  “汝此为做甚?”拉东又发急。

  不放尔回去等着煮了吃?”

  窜跳上马拽拉东马缰走起。

  拉东用脚跟狠把马肚踢。

  “尔脱缰去谁领吾捉尔伴?”

  “真嫌吾臭要篜煮吾同伴?”

  “嘴巴闭紧只管引路在前。”

  两人将至董柄等处已黄昏,

  距百步远停马树后躲隐,

  云月惊言:“只几人成商队?”

  “商队在张掖吾等离队单行,

  过扁都口进祁连山寻草原路平。”

  “何不就近北坡谷地穿进?”

  “就汝走之路吾甚喜此程,

  只翻岭过坎狼豹出没频,

  吾匈人不惧却难煞汉人,

  尤那小白脸可能会丢命。”

  两人又前行离柄数步近。

  听得马蹄声柄觉心忽紧,

  急切猛回头两双眼相对,

  仿佛一切虚无时空骤停,

  似梦又非梦今现心中影。

  云月此番来之了心中愿,

  再见峡口相遇刻在心中人,

  哪怕商队人繁早已谋算,

  携拉东为人质换见董柄。

  云月早看出拉东不一般,

  拥有商队中不可缺之位,

  富贾仗义熟掌多族言语,

  河西地理人情莫不通精,

  柄若不得见要挟拉东命,

  却料区区数人柄即眼前。

  云月坐骑来回转圈柄前,

  其身随马转眼却不放柄。

  拉东看云月盯柄妒意生,

  “要捉速去捉只干忘做甚。”

  柄却终从非礼勿视之规,

  低头闪避那目光如火如水。

  “对面人且听合伙向西行,

  前后可相随各自便膳宿。

  吾等且先行扁都口等汝。”

  语尽眼光如火尚有余未烬。

  “汝不捉人可快快速回,

  结伴要同路吾还未答应,

  莫自作多情白把心浪费。”

  拉东见云月不看己一眼,

  心有不平语气硬如石般,

  早知其来不为所言拿人,

  也未曾想只来呆呆看人。

  云月听拉东言始瞟其一眼:

  “汝若不应带回去蒸煮一番,

  看汝是嘴硬还是汝心硬。”

  五十九

  云月回转拨马跑对侧步,

  转马刹那发飘扬眼瞟炳,

  拉冬转颈望其背:“马送吾。”

  云月乘骑缓缓跑出百多步,

  忽然口哨声啸叫穿林丛,

  拉冬跨下马猛扬前蹄立,

  猝不防被捆拉冬掉马甩地,

  那马掉头而奔向云月去,

  远处银铃般笑声传回声。

  众人大笑拉冬脸红仰笑,

  突然嘎然而止:“有何好笑。”

  径直走到董柄前眼紧盯,

  转身抖被捆手臂言:“解开。”

  董柄解愈紧书童忙来开解。

  拉冬甩手绕柄转眼又盯:

  “扁都口等汝等的就是汝?

  汝一人可去吾等张掖返,”

  “先生吾们去没他照样走,

  离了张屠夫照吃带毛肉,”

  书童朝拉冬撇嘴又瞪眼。

  “不去扁都口也莫回张掖,

  祁连北坡翻山越岭而去。”

  董柄不似赌气随口言语。

  拉冬拍其肩郎声又郎笑:

  “汝俩去此路未到酒泉到九泉,

  行远路多个同伴多条命。

  北坡多荒漠缺水实难忍,

  人马多困顿无驼久难行,

  还去扁都口路径不变更。

  相遇就是缘搭伴送亲队,

  羌人月支人祁连多出进,

  知野兽踪迹能寻路觅水。”

  “还有美人陪同行能调情,

  色为刮骨刀情为迷糊水,

  切记莫陷入如泥潭没顶,

  还是远避之以防掉陷阱。

  堂堂大丈夫立志四方扬豪情,

  建功立业富贵方为男儿本根,

  儿女情长总使英雄气短,

  沉醉温柔乡四海怎驰骋。”

  余算子话外有话弦外有音。

  “吾等自在人充英雄作甚,

  安全到西域稳做生意人,

  挣点五铢钱磊起个富贵,

  报得美人归不枉活一生。

  此行吾说了算不再纷争,

  架锅生火且把脑袋来喂,

  吃饱肚皮子且把觉来睡,

  做个好美梦明晨起五更,

  收拾好行装扁都口行进。”

  拉东不理余算子对众人言。

  “此话甚合吾意也算中肯,

  汝做好向导我就甚宽慰。”

  安平虽不服拉东傲语狂心,

  却甚晓得无其寸步难行,

  不得已听其安排和支配。

  口气听来好似其为头羊,

  实为垂涎云月渴望同行。

  “吾们大能人探路撞见甚?

  手绑了脚坏了被女押回。”

  书童手指拉东讪笑不已。

  “路上详告诉可得端详听。”

  拉东笑说心中五味杂陈。

  

1

第十八章 马蹄山探路遭陷阱 戏拉东云月见董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