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金道>第二十一章:怂孩杆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怂孩杆子

小说:金道 作者:独狼 更新时间:2018/7/13 7:03:51

第二十一章:怂孩杆子

我的童年和秋子的童年很类似,都是贫穷家庭。不同的是,他的父亲在家务农,而我的父亲是四清运动的工作人员。

秋子说起童年,比我显得优越,虽然很穷,但可以填饱肚子。秋子很得意地说,我那时最起码接三岔五可以吃玉米饼子。每天喝玉米糊糊粥。

而我就痛苦地说,我可没有你幸运,一年几个月没有粮食。常常断顿。以野菜叶子充饥。

秋子最了解我的童年,是个饥寒交迫的童年。所以就很同情地说,我知道你小时候饿得皮包骨,身子很轻,但也很灵便。确实受苦了。

我说对我印象最深也是最痛恨的就是一个寒冷的秋天。秋子很理解的静静地听……

小时候,我的爹爹会一些中医,都是我的姥爷传的。还送给几本厚厚的医术。和娘结婚后,开始在大队医疗合作社,结果,当时负责人很霸道,怕爹爹抢了饭碗,就偷走了医书。还设计丢钱诬陷爹爹。爹爹被迫退出。幸好赶上全国四清运动,爹爹有一样才华出众,那就是讲话口才。被乡党委领导看中,参加了工作队。但是,工资很低。给家里拿不回多少钱。

当时生产队是家家户户的劳力整天出工,一天十分工,到年底结算。可是,爹爹的工资不够八口人的消费,经常欠着队里的粮食款。我们家弟兄姐妹六个,梯子凳儿一样的高低不等。大的上学,小的光屁股玩耍,没有劳力出工,没有工分。因此,每年秋天分粮食必须交够粮食款。

记得一年深秋的一天,已经八月满,快九月了。天空刮着呼呼的寒风。黑子的爹爹吆喝人们,大家快点,天要黑了。

黑子爹是队长。来回穿梭玉米地。玉米早已生长超期,一个个秸秆死去,长长的叶子随风起舞,满天翻卷,飞到人的脸上,脖子,手臂,所到之处,叶子上的锯齿一样的边儿割破肉皮,火辣辣的疼。社员们娴熟的把玉米装进大篓子,每人都背着走向一个粮场。

我听到了黑子爹的吆喝声,社员们听好,今天分粮食了。大家伙闹快点儿。别贪黑卖夜的。

我和娘走进了粮场。这里已有小山样的玉米堆。金黄的玉米很粗很大,散发着浓烈的香气。我兴高采烈,蹦蹦跳跳转来转去。看看社员们一个个分的粮食满载而归。精神焕发的走路结实有力。粮场地皮都踏踏的响。

玉米小山头不断地减少。大称被两个壮汉抬起,一个人在一旁不停地摆弄大铁秤砣,不停的吆喝,一百八十斤二百斤二百一十斤。张三的李四的赵武的。

我看到娘拿着口袋很胆怯的站在一边,寒风吹得衣角飞起,头发飘动。脸上看不到一丝喜悦。我不明白娘为什么立着不动。说道,娘该咱们了,还不去要粮食啊。

娘的不动让我气愤,拿起口袋就走到队长跟前,问道,我们都等了很久了,光看着别人分粮食,为什么不给我们。

黑子爹黑着脸说,你们不行,欠着粮食款。

我的气愤还没消去,又受了一个人的气。这个人就是小队会计玉米饼。他的脸挂在高大的身躯上的头,平时很少笑,阴沉沉的。人们都说像个玉米饼。玉米饼愤怒的指着我说,你们没有,每年欠着粮食款。还想分粮食。想得倒美,让这个爷们养着一群怂孩杆子。

我气愤到了极点,争辩道,人家有我家也有,凭什么没有。

玉米饼毫不客气地怒吼,你们的在哪里,你看看去。

我刚要招呼娘找属于我们的一份粮食,结果刚走几步,玉米饼又开始吼叫,先别弄走粮食,交够粮食款再说。

这时候,娘跑来拉住我的手骂道,你这孩子真不懂事,瞎说什么。不停地陪着笑脸说,大兄弟别跟孩子一样啊,你说多少钱,我想法子。

黑子爹和玉米饼在一起低声说,应该交多少合适。黑子爹对我问道,你爹一月挣多少钱。我说不知道。疑惑地看着娘。娘说道,一月十五块九。

黑子爹和玉米饼又低声说,一天挣五毛三,那就让拿五毛。

玉米饼大声说,你们再交一百八十块粮食款。场边那堆玉米就是。闹快点儿,星星都出来了。谁老等着你们啊……

我算了算,爹的工资一天只剩下三毛,每天五毛交给生产队里。娘含着泪水走出来,说我去借。我看到娘走进一家又出一家。都是摇着脑袋一脸忧伤。最后找到了碌硃家。碌硃爹看样子和我的爹爹关系可以,见到娘就问,有事啊。说完开始吐唾沫,一口一口连续性很强。我看着都烦了。娘说,大哥,我家欠粮食款,帮个忙吧,你看我家那份口粮还在场边堆着,你看天黑了星星也出来了。

碌硃爹吐吐吐,唾沫吐了一片,地皮也湿呼了。愣了很久终于说话,行给你,等黄连爹回来就还我,过年等着用呢。

娘没有更好的选择,爽快的答应。碌硃爹返回屋子翻腾一阵子出来说,就这些,数数吧。娘数着五块一块五毛两毛一毛五分二分一分的零碎钱。高兴地说谢谢大哥救了我们一家。

我和娘来到粮场。

黑子爹和玉米饼还在等待,一脸怒气地说,为了你们挨这个冻。真他娘的不是滋味。我听不惯这侮辱的口气,恨不得怒怼几句。但是娘一脸的哀求说,耽误你们了对不起啊。

黑子爹和玉米饼接过钱数了两个来回。脸上的氤氲散去,说道,场边那堆粮食,就是给的一家口粮。队里的社员们都是按工分粮。

娘和我望着两个冷冰冰的身影,心里憋着一股子气,但也无法撒出去,那时候,我们家族人口少,是外来的。很受欺负。为了生存,只好忍气吞声。我听到娘咽下一口唾沫,声音听得真切。我明白娘很生气,确实无可奈何。娘突然拉着我的手说,儿子,走,背回咱家的粮食。

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星星闪耀,装点天空。风刮走了残云,天空如洗。只有凛冽的风声,陪伴着我和娘。

娘弯下腰,对着场边的玉米堆笑了。拿起一个玉米欣赏。然后快速的收进口袋。我看到了娘的笑,兴奋起来,小手飞快,很快地收起全部玉米。当我和娘的身影出现在大街,却发现玉米饼一脸不屑地在门口望着,手里夹着一根烟,吸一口吐出烟圈,吸溜的声音听得到,很香的样子。可是,娘说大兄弟,吃饭了。

我看到,玉米饼轻轻哼一声,转身回去了。又是一个冷冰冰的身影。我的心被尖刺扎了一下,好疼,当看到娘的脸色一阵红又黄白,我的心里更疼。娘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导致气血很虚弱,脸色就是黄白,很是憔悴。

娘进家门就像对待宝贝,说道,儿子,快把玉米放进屋子里。别让牲口偷吃了。这可是一年的口粮啊。

娘收拾完没吃几口,就催促说,儿子,睡觉吧。明天还有活干。

娘很快就睡着了,还有酣声。我不忍心打扰娘,回想着分粮食的遭遇,娘受委屈时的坚强,更想我的爹爹,快回家吧。

第二天,娘找出了一支笔,是一只吃墨水的钢笔。在当时很奇缺,只有爹爹能够带回来。可是,娘说,这支笔要赠给玉米饼。我气呼呼地说,为什么给他,看他见咱们理都不理,说话多阴损,分粮食克扣咱们多可恶……娘训斥道,你小小年纪不懂,这是大人的事。

娘说完走出去。在玉米饼的大门口,喊道,大兄弟,你喜欢这只笔吗,我家他爹说给你的。早就说给你,我忘了,今天才忽然想起来。

玉米饼没有推辞,心花怒放的接过那只吃墨水的钢笔,阴沉的脸晴了,露出久违的笑……

娘说,玉米饼可喜欢这只吃墨水的黑色钢笔,就像是一个大宝贝。也就是因为这支笔,再见到我和娘不再怒气冲冲,不骂我是怂孩杆子……

秋子听着听着,哼了一声说道,这个玉米饼子平时就是占小便宜。占便宜没够的主儿……我说一辈子都忘不了玉米饼子那张阴沉的脸,还有那句怂孩杆子……

6

第二十一章:怂孩杆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