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滴血>第十九章 舞会上的枪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舞会上的枪声

小说:最后一滴血 作者:十指之外 更新时间:2018/7/12 8:33:14

骆俊当晚也只是权宜之计,枪支丢失,汪振海一时想不到货会在他那里,估计枪支应该被暴风敢死队运走了,而剩余的枪支便是汪振海嫁祸给骆俊的证据,想整死骆俊。最让骆俊担心的是背后有人投石问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怀忠一脸纳闷:“俊哥,我怎么听不明白?”

“怀忠,这还不明白?”骆俊解释了一番:汪振海和日本人都是知道根本不是药材而是枪支,他们是不可能监守自盗,也没有任何意义,那么他们猜测盗取枪支会是哪批人马呢?”

林怀忠一拍额头恍然大悟:“你是说暴风敢死队?他们是想引暴风敢死队出来,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这个汪振海,又把我们扯进去。”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骆俊明白了汪孝林给他说的话,摆明了让他消灭暴风敢死队。而货是从我手中丢失的,巡捕房自当怀疑是我所为,一旦我与暴风敢死队联系,那我们就百口难辩了。动用了巡捕房,就算双方<暴风敢死队与巡捕房>火拼,他们却毫无损失的铲除了障碍,换句话说,只要巡捕房插手了,就会与革命军产生摩擦,骆俊自当脱离不了关系。”

林怀忠恼怒道:“好毒的一箭双雕的计策,俊哥,你认为是日本人所为?那我们怎么办?”

“怀忠,这只是猜疑而已,你也别太冲动,我们只是他们的诱饵而已,目前只有静观其变。”骆俊倒是显得很平静。

“哼,诱饵?说白了就是把我们当炮灰。”林怀忠收敛了生气,突然说道:“俊哥,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骆俊道:“怀忠,我们是肝胆相照的兄弟,有话就直说吧。”

林怀忠埋怨道:“我觉得鲨鱼帮现在已经是日本人的傀儡,就今天峡谷区纺织厂来说吧,请来了一个什么日本专家,就前呼后应,记者对工人的工资待遇提问却是避而不谈,所以我认为俊哥完全可以独挡一面,没必要看他们的脸色,我们这帮兄弟一定支持你。”

骆俊拍了拍林怀忠的肩膀:“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我骆俊是不可能让我的兄弟跟着我去冒险,更何况我是汪先生提拔的,也不想背上背信弃义的罪名,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去休息吧。”

日本请来的日本专家却是自称是来自美国华侨的一对男女的,男的叫郑成文,五十一二岁左右就白发鬓鬓了;女的名叫枊静,大慨二十四五岁左右,齐肩的黑色卷发,一身白色连衣裙倒是有几分姿色,他们以师生相称。

“汪先生,枊教授对纺织产业制造博有研究,他学生枊小姐服装设计师,她此次前来中国,希望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是鹏程万里,为我们的合作干杯。”剪完彩后,在庆功酒席上,美梨智子向汪孝林推荐道。

“哈,哈哈!”汪孝林举杯开怀大笑道:“好,好,预祝我们生意兴隆,干杯!”

骆俊在庆功会上左右观望,却不见汪振海的人影,心里变得不踏实了。

“你就是骆俊骆先生吧?”正当骆俊正准备离开大厅,却被枊静给叫住了。

骆俊只得应酬道:“正是,枊小姐,我敬你一杯!”

枊静嫣然一笑道:“来到上海,我就听说过骆俊这个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骆俊轻笑道:“枊小姐可真是耳闻八方,连我这样的小角色都逃不过付小姐的耳朵。”

“咯咯!”枊静咯咯直笑道:“骆先生可真是幽默,与你交谈有一种轻松感,介意请我跳支舞吗?”

骆俊:“若枊小姐不嫌弃我的舞步糟糕的话,那枊小姐,就请吧。”

枊静:“是不是骆先生心不在焉,还是因为骆先生看不上我这样的舞伴?”

骆俊:“怎么会呢?刚才不是说了吗?所以这句话应该是我问的才对。”

枊静:“你还挺直接的,我还从未见过如此直接的男人,你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对吗?”

“对不起,枊小姐,我不习惯谈论我的私事,枊小姐,你似乎很喜欢樱花?”骆俊见枊静所穿上衣,蕾丝花边就是以樱花所绣,好奇的问。

枊静:“是吗?不过我更喜欢玫瑰花,可惜没男人要我。”

“哈哈,枊小姐太爱开玩笑了。”骆俊话刚落音。

“砰砰,砰砰砰!”

“枊小姐,小心!”骆俊不知道子弹是针对谁的,但其中一人举枪所射击的方向很明显是针对自己或枊静的,他巧妙的躲过了枪击,并护住了枊静于其怀下。

“砰砰!”

随着几声枪响,把这场舞会捣得一团乱,两个手持手枪的青年男子从天而降,朝着汪孝林等人的方向射击。

不知怎的?这次他希望汪孝林死在他们的枪口之下。但往往越希望就变得越失望。汪孝林等人自当躲过了枪杀,岂料汪孝林早有埋伏,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撞出了十几名杀手,将五名革命军全部俘获。

“革命军?骆先生,革命军为什么还要杀你?”被扶了起来的枊静有意无意的问道。

“子弹不长眼,谁知道?或许是针对你的呢?”骆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反驳一句。

枊静脸色顿变,生气道:“针对我?你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我初来咋到,何以会得罪革命军?”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上海就是这样,处处是危险,对不起了,连累你了。”枊静说的很有道理,骆俊歉意道。

枊静松了一口气:“这才像话嘛,算了,在这种情况下是避免不了的。”

好好的庆功会却变成了曲终人散,待客人走了后,汪孝林恼羞成怒道:“岂有此理,把他们拖出去毙了。”

“且慢!”美梨智子走上前道:“汪先生,你这么做只会带来更多误会,更何况你可是英租界董事局的华人代表,希望汪先生三思而后行。”

汪孝林犹豫片刻后,道:“好吧,把他们通通抓去巡捕房,秉公处理。”

“革命军为什么要杀我?难道还是为姜斌报仇不成?”回到家中的骆俊想,但隐隐约约总是觉得不对劲。

9

第十九章 舞会上的枪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