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希望>三十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九

小说:希望 作者:云薇薇 更新时间:2018/9/12 14:09:50

“那好,”保成决定信一回试试:“你既这样说了,我也不是那种难讲话的人,只是你也要劝劝那个,嗯……做人么还是要正派些,偷偷摸摸的像什么样子……”

金鑫见保成话多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话别多了,先去办要紧事,大略估个数就得,能拿回来多少算多少,晓得不!”

保成会意点点头,收起扁担一路小跑着回家去了。

金鑫朝小翠笑笑说:“他就这个样子,人怂性子急,一个窟窿一个钉心眼踏实,所以才容易吃亏。”

小翠心里暗笑,她只不过是使个缓兵之计将这个碍事的保成先打发走,只要她的计划一成功,云溪村就再也跟她没关系了,她跟保成发的誓,其实就是一句废话,骗骗那个傻瓜罢了,没想到他还真容易上当。

“哎呀!金鑫,我说你这哥们啊,他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好,好讲话哩!”小翠指东打西跟金鑫扯两句,又装作不经意带问一句:“春梅几时回来?她不在,家里都不热闹了。”

金鑫微怔了一下说:“说好是今天回来的,小孩子贪玩,回不回来还不一定哩。”

“哦,没什么事,我做早饭去了,要不,帮你那份也一块烧上?”小翠笑眯眯地看着金鑫。

“不用,不用,红梅要上学,我得给她做饭,你忙,你顾自忙去……”

两对门各怀心思,假意客套几句,就各回给屋了。

金鑫这两天吃不香睡不稳心乱如麻,艳红回娘家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就是春梅进城去工作的事情,按说这应该是祖坟上冒青烟才能摊上的好事,可问题就是这好事来得太突然太容易了,才让人感觉心里不能踏实,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不好说出来。

金洪和金明毕竟不是正路上的人,跟他们混在一起的女人,也难说是什么人,金鑫虽然被他们灌了几顿酒后一时给哄糊涂了,可他绝不是个傻子,保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能不心生疑虑?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万一,万一这事是真的,是自己多疑耽误了春梅的前途,那春梅不得怪他一辈子……

所以,金鑫尽管心里有了疑问,表面上却没有露出来,春梅今天最好不要回来,这几天都别回来,再给他一点时间观察考虑,如果这事真的有问题,他们的狐狸尾巴肯定是藏不住的。

响午时分,春梅提着只藏青色半旧的布袋回来了,给红梅带回了嫩玉米棒子和几个煮熟的茶叶蛋。到家就利索地把家里的脏衣服洗了,把午饭也给做上了。

金鑫从田里干完活回来看到春梅在家,满脸诧异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春梅看到爸爸神情古怪也给整糊涂了,不是说好今天回来的么,难道自己记错了……

春梅细算了几遍日子,没错呀!

“爸!说好今天我回来的,您忘啦!”

“哦!是……对了,你妈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爸,您还是去接我妈回来吧,她和雪梅老住在外婆家不好,您不知道,舅妈老给外婆脸色看呢。”

“活该!好好的家里不待,跑去看别人脸色,怪哪个?”

春梅从布袋里拿出几个嫩玉米棒子,准备给小翠送去。

金鑫忙喝住她问:“你去干嘛?”

春梅举着手里的玉米棒子说:“我给小翠阿姨送玉米去呀!”

金鑫沉下脸说:“什么阿姨,你阿姨在上河乡,别送了,人家不稀罕这种粗食。”

春梅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突然要跟小翠啊姨划清界限了,委屈地把玉米放回布袋里。

说到阿姨,春梅想起还有事情要说,她告诉金鑫,阿姨家附近的镇上新办了家木箱厂,妈妈准备托阿姨去看看那厂里还要不要招人,她想让自己到木箱厂去干活,听说那厂里是计件付酬的,手脚勤快的人能拿不少工钱哩。

金鑫一听,这是好事啊,到那边还有阿姨照顾着,为什么不去。

他马上高兴地说:“那你就去木箱厂好了,晚上就住你阿姨家,我们也放心了!”

“爸,你也傻呀!那木箱厂是私人老板开的,不是国营企业,而且它是在一个小镇子上,怎么能跟进城当工人比。”春梅一心想进城,她做梦都想嫁城里的男人,做体面的城里人。

金鑫不赞同春梅的看法:“进城是好,可城里咱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女孩子遇到什么事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怎么办?你到木箱厂去,有阿姨关照着,什么都不用怕哩。你不是说木箱厂也挺赚钱的么,有钱赚到哪里不都一样吗?”

“你们就知道钱,把我当成你们赚钱的工具了,你们怎么不为我的将来想想!”春梅撅着嘴跑到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金鑫也很恼火,真是狗屁不通,我辛辛苦苦养了你十几年,半点好处都没捞着,怎么就把你当赚钱工具了?再说我把你养这么大,你不应该为这个家出份力么?翅膀都没长硬,就想飞了,白眼狼!

金鑫从口袋里掏根烟点上火,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地抽着。

保成兴冲冲地跑回家,秀兰,保平,春花,三个人正在院子里全副武装,准备去支援保成。秀兰保平拿着扁担,春花拿着根大棍子,保平腰上还别着把大柴刀,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秀兰见保成跑回来了,显得有点惊讶:“你怎么跑回来了……”

保成看到秀兰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我不跑回来,难道要爬着回来吗?”

“嫂子说你去找金洪他们算账了,我们还以为要打架呢,正准备去帮你哩!”看到保成已经回来了,保平松了口气。

“你们就知道打架,打架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保成拿下春花手里的棍子骂:“大姑娘也学打架,哪个男人敢娶你。”

秀兰问:“保成,是不是那俩兄弟昨天晚上都没回家,我猜你今早就要白跑一趟。”

“哼!”保成笑秀兰自作聪明:“你猜错了,他们已经回来了,刚才差点就跟我打了一架。”

“那你……有没有被他们打去,伤着哪里没?”秀兰听说保成跟金洪兄弟打起来了,吓得就怕保成被人家打伤。

保成挺得意地说:“没真打起来,不过经我这么一闹,他们倒怕了,答应要把他们偷走的那些树钱赔给我们嘞!”

“那钱呢?”保平问。

“我正准备到山上去数数,看他们偷了多少树,估计一下值多少钱,再跟他们去要。”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我说哥,你是让人家给骗了吧!”春花说。

“不会,他们家那女人都发过誓了,那还能有假的。”

春花见保成又犯傻了,急得都想抽他,她对保成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明天就走了,她一走你找谁赔钱去。”

“你怎么知道她明天要走的?”保成还是不相信。

春花说:“我昨天傍晚去放牛,听几个放牛的女孩说的,她们当中就有人明天要跟着金洪家那女人进城去工作,我听得明明白白的,还能有假么?”

这下保成给懵掉了。

1

三十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