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明末小将>第五章 奔向希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奔向希望

小说:明末小将 作者:王飞虎 更新时间:2018/7/4 22:37:46

用老树皮熬制疗伤圣药,是否真的合成了阿司匹林不清楚,但周贺知道,最起码自己在这乱世里,凭借着前世的所学和多出来几百年的见识,已经可以凭此立足了。

他本是前世共和国东北部的省份的人,每年的二三月份,应该是一年当中最冷的时节。家家户户都会烧旺炉子,开通暖气。早已经习惯待冬天在暖气房的他,怎么能一下子适应胶东这种刺入骨髓的寒气?

穿越过来后,给周贺的感觉除了饥饿难耐之外,就是冷了。身上衣单不说,这肆无忌惮吹来的海风宛如刀子一般,风起之时

海阳县在前世的记忆当中几乎没有什么痕迹,对于山东,他只知道青岛和济南。而现在济南府已经兴盛,青岛却不着边际,应该就是个村?

一联想到青岛,多日愁眉不展的周贺立即精神起来。前世这里伴随着改革开放,伴随着经济建设,从二十年代开始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基础,到了七八十年代迅速腾飞,虽然有些后继乏力,但青岛凭借拥有深水良港的天然优势,非常适合远途海贸。

同时,由于靠近大海,青岛地区的水产非常丰富,前世记忆最深的,就是亲朋好友去青岛游玩儿时,带回来的青岛海产。更为便利的,是海盐资源丰富,这块沿海有很多滩涂,这些滩涂就是天然的大盐场。在不约束私盐的明代,岂不是如聚宝盆一般?

青岛本地虽不产铁,但南边的日照、五莲都是铁矿区,再加上本地相对丰富的人力资源,定可成事!

看着眼前已经聚拢了大约五百人的流民,周贺的思绪飘到了此地西南的远方。只是他既不是本地人,又没有地图,从海阳到青岛应该已经很近了,怎奈该如何过去呢?

一想到青岛周边群山环抱,又有大海环绕,在北部丘陵地带少量部署些防御力量,只要不从海上进攻,的确是个绝佳的易守难攻之地这些好处,周贺就有些按奈不住了。

现在自己以二十来人为基础,将“队伍”扩充到了五十人,直接两个排的数量。自己和周野分别任排长,而伍长、什长则统一任命。五十人,已经是目前能够在流窜阶段所接受的极限了。

现在半成品消炎药已经制备了相当数量,当成最为关键的物资存在瓦罐里,由几个周姓的前家丁保管,药材眼下是够了。这些流民当中,不断的有人倒毙在路旁,也有接受“治疗”后仍不见效的。

毕竟阿司匹林不是万能药,而周贺也不一定真的搞出了阿司匹林,有些顽疾,或者对于接近油尽灯枯的这些难民来讲,根本没有效果。

只是“药王周”的名号越来越响,周贺也对流民说了“无缘之人,定无疗效”之类的话,怎奈希望就是一团火苗,“药王”的及时出现促进了火苗熊熊燃烧,这时的人们图什么?不就是活命和吃饱吗?

所以要不是周贺严加控制,精心挑选年纪尚轻,尚有潜力挖掘的流民入伙。至于剩下的流民,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没办法,周贺此时自己都要饿肚子,然后天天喝这个柳树皮煮的水,喝完后将煮的树皮、树枝全部大嚼特嚼,闭着眼睛吞下。

现在方向有了,粮食,粮食怎么办呢?这五百来人,周贺其实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吃的,一方面他自己也没有,另一方面,他也是要看看这个年代人的承诺,究竟会发挥多大的作用。

好在这些流民除了还是饿的前胸贴后背,各个昏昏沉沉毫无生气外,在“药王”的感召下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择人而噬的凶相了。

这一日,屈指算来已经从海阳往西行了两百五十多里,询问了当地村子后,知道这是到了即墨地界。这时的即墨,还叫即墨营。即墨营是明永乐年间设置的军事机构,是为防止倭寇侵犯而设置的与沿海卫所相策应的军事单位。与之呼应的,是青岛村南边的山前所。

当地村子虽说不上十室九空,留下的也基本上只剩下极为留恋故土的倔强老人了。周贺见到他们这个所谓的村子,几乎家家家徒四壁,别说吃的,就连家具也没有几个。

他严令周野看管好流民,不需袭击这些村民,只是详细的询问是否有叫崂山的山脉的。果然还是当地人知晓,几个老人分别不约而同的向南边指着,告知周贺崂山就在此地之南,约六十里。

周贺通过前几天的了解,知道前世记忆里的青岛,现在的青岛村根本就没有知名度。不如直接抬出来崂山,这个号称海上名山第一的道教洞天福地来,一问之下果然知晓。

周贺闻听理想的开始之地,距离此只有五六十里时,当即兴奋的有些哽咽。

“娘的,贼老天,老子吃了这么多辛苦,你可终于让我找到青岛了!”

如果在此处往西,就是即墨营了,这里约有三千官军。周贺虽然知道在即墨所肯定会找到食物,以及相应自己所需的物资,比如——银元。但自己这么五百来号人,呼呼啦啦的奔涌向即墨营,如何不被认为是呼啸山林的杆子闹事呢?

义军?嗯,自己的确是义军,诨号“药王周”。周贺一时间有些懊悔待这么多人一起赶路了。虽然自己命令五十多手下加快速度行军,每天呼哧带喘,连跑带颠儿的赶路,一天也不过赶了十几里!

更要命的是,这些饥民纵然被“药王”挑选,怎么就像是狗皮膏药,说啥也甩不掉了呢?

途径密林时,众人有幸打到一只野猪,三只野兔。大家混合着麦麸、秕谷、树皮,野菜,硬生生煮了十几锅。再在“药王”的亲自安排下,分到每个人的手里。

那是周贺来到这个世界里,第一次尝到了肉味!

难道是纯天然,或者说,难道是自己饿的实在过分?周贺感觉这薄薄的几片肉,胜过了所有过去尝过的珍馐佳肴,他几乎一口就喝掉了大半碗汤,连着舌头也差点儿咽进去。

那种柔腻软糯,那种特有的嚼劲,周贺这辈子都忘不了。

只是,那次距离现今,已经又是好几天时间了。这一路走来,从水城到即墨,硬生生磨了二十来天。很多人在掉队,又有很多人慕“药王”的名而来。

周贺总是将所有人还有的粮食集中起来,再平均分配。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对不起,“药王”永远一视同仁,想要藏私是不可能的。或者,主动离开药王的队伍。

只是除了这少的不能再少的存粮,(如果多的话,谁还出来逃难?)周贺这些许人很难找到有效的解决粮荒这个大难题的途径。

更让周贺所不懂的是,本应该依靠沿海丰富的海产品,再加上地里的粮食,胶东地区的百姓们应该安居乐业才是啊,最起码,家里余粮不多,能接上顿应该不难吧?怎么越往青岛方向走,这路上的饥民越多呢?

眼看着收集的存粮今日用毕,草根树皮,或者但凡能从林子里带出来的吃的也只购明天一早的,这五百多人,上下嘴皮子一动,啥都没得快。

周贺皱起眉头,他叫过来身旁一个黑脸汉子,道:“李铁柱,你是胶东人士,我来问你,此处距离海滨尚有几日路程?”

李铁柱是一个瘦的跟麻杆一样的青年人,曾经是莱州卫军户。此番跟随王来聘一同攻打水城的孔有德叛军,怎奈登城作战时,小腹上中了一箭。当时直接从城门上翻滚下来,巨大的冲击力只让箭创处撕裂,肠子都挤出一段。

看着这么重的伤,凭借着自己卑微的军户身份,恐怕是实难获得救治了。和大部分伤兵一样,重伤员只有等死。

然而当时周贺并没有把李铁柱扔在水城城下,且温言劝慰,更是许诺为王将军报仇,给重伤员疗伤。

自己和阵亡的王将军并没有什么交情,但能为自己疗伤这一承诺还是深深的让其感动。看着周小哥自己都身负重伤,定是有什么独门诀窍,或者,家传秘方也说不定。所以在简单的包扎后,李铁柱铁了心的跟着周贺,看看此子是否真能圆其说。再不济,等实在不行再做打算!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发现周贺这个小哥实有大才!先不说他机警的带着众兄弟成功脱逃了战场,更是利用地形和一些自制的奇怪的工具,领着众人在密林深处猎取食物。

难道他是猎户后人不成?

更让他吃惊的,是本来已经渐渐开始头重脚轻,浑身冷得只打牙颤之时(发烧),这周小哥竟然不知用了合种妙法,得来了“圣药”。这药连服两日,浑身恶寒竟然逐渐减轻(退烧),而小腹的创口,也渐渐的不再扩大红肿,一点点的开始平淡起来。

到了第十个天头,李铁柱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痊愈了!这“药王周”的确名不虚传啊!

同时这周小哥宅心仁厚,严格约束部下,必要时手段狠辣,绝不拖泥带水,颇有古时名将之风!所以李铁柱是铁了心的,想要追随“药王”,干出一番事业的。他也算是真正归心的二十几人之一。

听到“药王”吩咐,李铁柱不敢怠慢。他理了理思绪,道:“回药王,刚才在许家村,许老汉曾言此地距离崂山尚有六十里,而崂山之东即为海滨。依小的来看,咱们再有三日,至多四日便可到达”

“这么久?咱们的粮食还够多久的?”周贺此时被人叫做药王,这十几天来听得已经起了免疫力,叫自己药王也好,这个诨号可是比什么“蝎子块”、“八爪龙”威风得多,这些义军首领也是,人家外号都要凶狠威猛一些的,你叫章鱼成精化作的“八爪龙”也没人说你,可是你取个“蝎子块”的名号,这是几个意思?喜欢吃炸蝎子?

“药王,眼下咱还能吃的,也就够到明日了”。因为周贺见李铁柱虽然精瘦,但思维较为清晰,这种逻辑分明的人,适合做物资管理,这可是前世里的企业家老爹告诉他的。隧暂时被任命为“大总管”,全盘接管“药王周”属下全部的“资产”。

这可乐坏了李铁柱,能得到“药王”的认可,就是他最大的荣幸。一时间玩儿了命的催缴饥民上缴物资,全部统一处理,随后按时均分食物,还有“圣药”,让从小卑微渺小的他,很是过了一把“大总管”的瘾。

只是现在大总管虽然威风,但是面对着这么多张嘴也是一筹莫展。现在能吃的,能想到可以吃的,全部都收集起来了,可还是不够,这可如何是好啊?

周贺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道:“铁柱,我且问你,胶东乃是物资富庶之地,老话说的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怎么就没见这搜罗来的东西里,有海货呢?况且咱先不说海产多样,就是地里现在应该也有点儿啥的啊(周贺完全不懂种地之事),这光秃秃的,连个屁都没有”

看着药王有些不解和愤恨的表情,李铁柱赶紧恭敬的道:“药王,咱胶东原来也是正经二八百的富庶地带,虽然比着京师咱人是稠了点儿,但好歹大家还能填饱肚子。只是这几年冬天越来越冷,本来还能越冬的庄稼,也开始挺不住了,这不,已经第三年了,况且……”李铁柱说到这里,慢慢的停了下来,

直让周贺是抓耳挠腮,“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三年粮食减产也不至于到了以人相食的地步啊,快说,况且什么?”

“是,药王。况且,就在前段日子,这胶东大地上,闹起了蝗灾!本来是夏秋两季出现的蝗虫,竟然在早春时分出现,这是小的从未听说过的,蝗虫过境,寸草不生啊!”仿佛是想起来当日见识飞蝗成群结队啃噬一切的惨状,李铁柱竟然声音开始有些激动。

“蝗灾?!”周贺听着李铁柱的描述,脑中渐渐的浮现起电影当中斗蟋蟀的场景,对于农事,他通了六窍,只剩下一窍不通。生在城市里的他,甚至连蝗虫和蟋蟀的区别都无法分辨,就算连同这个“周贺”本尊,脑中可怜的记忆也丝毫没有提过蝗虫,难道,这饿殍千里,竟然不是干旱,而是蝗军肆虐所导致的?周贺一时脑子有些短路。

0

第五章 奔向希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