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凶手是谁>第二章 七道圪梁凶杀案(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七道圪梁凶杀案(四)

小说:凶手是谁 作者:晋雨辽尘 更新时间:2018/7/12 9:37:17

水西元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他是公职人员,天天要按时上下班,不光要在蓝城口巡查走访,还要经常到四乡八村上蹿下跳,不能像张恒安那样老老实实呆在老窝,因此所谓的保安措施,主要就是身边时刻簇拥着一群荷枪实弹的部下,把他围得严严实实。不知为何,山田判断神秘杀手很可能会先对水西元下手,而不是张恒安,所以授意水西元要布好迷魂阵,引杀手上钩,还特别派宪兵队便衣特务来指导和协调,这是与张恒安的不同之处。有一帮如狼似虎的打手誓死跟随,有日本特务的鼎力相助,水西元同样信心满满地等待着神秘杀手自投罗网自取灭亡。

凶手没有出现,关铁斌却不请自来,充当了为山田传递口信的使者。对山田而言,只是把关铁斌当成一个传声筒,并没有赋予其另外的任务;但在关铁斌看来,这是一个公私兼顾的难得的敲竹杠机会,自己要在充分显示不俗才华的前提下,既让他们服气,又让他们掏钱,两全其美。先来到侦缉队,抑扬顿挫地传达了山田的口信,借山田之威,尽情发挥敲山震虎的本事。水西元不是等闲之辈,当然看出了来者不善,吃着柿饼、核桃、瓜子,喝着茶水,慢慢悠悠地看着关铁斌唱独角戏,倒要里里外外见识一下这狗东西的花花肠子。

添油加醋地说完正事,关铁斌开始试探:“水大队长,山田太君对你寄予厚望,需不需要我给你美言几句?”

莞而一笑,水西元开门见山:“当然需要。铁犬兄,明人不说暗话,你要多少钱吧?”

关铁斌赶紧奉承:“还是水队长有文化,不像那些低素质的人,动不动就叫我铁狗。水队长,我可不是为了钱才来的。”

水西元毫不客气地笑骂:“那你还能为啥?女人,大烟土,麻将,纸牌,还能超出这些范围?”

关铁斌一本正经地否定:“非也,你把我看成甚人啦?留学东洋,我满腹经纶……”

噗嗤一声,水西元把刚放进嘴里的茶水全吐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别他妈的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满腹经纶?你小子满腹大烟土差不多!”

关铁斌心里暗骂“那他妈的也比你满肚子坏水好!”但嘴里却发出另一种声音:“水队长,你可别有眼不识金镶玉,我能救你一条命,信不信?”

水西元仍然在笑:“信不信先放在一边,你就说怎么救我的命吧,说得有理老子有重赏,胡说八道的话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有备而来的关铁斌,并不害怕,胸有成竹地问道:“是不是有人准备要暗杀你?是不是天天提心吊胆却摸不着头脑?实话实说,真人面前可别装大尾巴狼!”

斜他一眼,水西元倒是诚实:“怕!这事摊到谁身上谁都得怕,说不怕那纯粹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给自己壮胆。”

一拍大腿,关铁斌竖起大拇指夸赞:“好,水队长是真正的君子,不装假,佩服,佩服!”

水西元摆摆手:“少说废话!老子要是君子的话,这世界的君子早死光光了,有屁快放!”

关铁斌发问:“你爷爷是咋去世的?”

“别提了,他老人家五十二岁那年,独自回家,正赶上南榆河涨水,过河时随随便便就捞起两条鱼,正好饿了,就在河边生起火烤了鱼,吃了一个美饱。回家后突然就肚子疼得满炕打滚,不等郎中上门,很快死在了家里。”

“你大是咋去世的?”

“这蓝城口人都知道,在蓝曼河里淹死的。”

“你二叔咋去世的?”

“他更倒霉,领着两个伙计到老黑山区收账,在野地里遇上了暴雨,躲雨时跑到大树底下,一个炸雷恶狠狠劈下,一根树杈掉下来,不偏不倚砸破了他的脑袋,当场就死了,惨不忍睹!”

“无独有偶,把这三件事情联系到一块,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他们三人的死,与水都有密切的关系,说明你们虽然姓水,但是偏偏与水不对付,水克你们家,水妨你们水家的主,对不对?”

怔了一怔,想了一会,水西元连连点头:“听你这么一说,他们的死确实跟水有关系,有点邪性!”

“你是不是从小就怕水,到现在也没有学会游泳?”

“不错,你小子咋知道的?这事没有几个人知道。”

“所以你千万不能跟水对着干,碰见水要尽量躲着走,尤其不能在北面的水里活动。”

水西元不解:“为甚?北边的水里有妖魔鬼怪?”

“阴阳五行里,北方主水,水妨你家,所以北方的水是你们水家的不祥之地,是不是?”

思索了一阵子,水西元站起来指着关铁斌痛斥:“你小子说得不对,我爷爷我大我二叔他们的死跟水有关系不假,但都是碰巧了,并不一定说明水跟我们家族不对付。咱山西十年九旱,水少得很,像蓝曼河一年里也只有夏天才涨点水,很少淹死人,咋就偏偏要欺负俺?铁犬,你是不是拿老子当绣玉楼的头牌妓女百里红搂在怀里随便摸随便玩呢?”

关铁斌很无辜很无奈地一摊手:“说不说在我,对不对在天,信不信在你,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狗咬吕洞宾,你不识好人心,我也没办法!”

“去你奶奶的,你才是狗,还是他妈的铁狗。好了,不管你是不是狗戴嚼子——瞎胡勒,我老水都要谢谢你,起码是在担心我维护我,这些钱拿去吧,算是给百里红的出场费。”一大叠子日本银行发行的金票票,把个关铁斌美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

言者可能是信口雌黄,听者表面上也没当回事,但多多少少在心里留下了影子。半个月后,水西元到北地公干,来到了北川河边。跟蓝曼河一样,北川河也是一条季节性很强的河流,平时水少得可怜,但这几天赶上了连绵大雨,水就涨了起来,河面一下子宽了三百多米,需要坐船才能渡过去。摆渡船不大,除了船夫,一次顶多能坐十二个人。水西元带了六个人,总共是七个人,一次就能渡过去,恰巧在河边遇上了老朋友。此人是蓝城口护矿队密探组的组长,中国人,本地人,跟护矿队队长岗村中尉走得很近,自然红得发紫。这老兄要回家给岳父祝寿,带了八个部下和一大堆礼品,本来也是一次就能渡过去,但既然与水西元碰上了,就不好意思自己先渡河。两个人算是同行,平时关系也不错,商议了一下,决定分两次过河,第一次是侦缉队全体加上密探组的四个人,第二次是密探组其余的人加上礼品,皆大欢喜。本来水西元已经上了船,而且船已经在水里划了二三十米,忽然他想起了关铁斌的忠告,这北川河既是货真价实的水,又是北方的水,会不会有问题?看着不断上涨的河水,心里突然感到很空虚很恐惧的水西元,决定相信一次关铁斌的胡说八道,立即让船夫把船再划回去。虽然不乐意,但谁敢跟侦缉队队长置气?船夫只好调头,把一船人又送回到岸边。密探组组长无法理解水西元的举动,提出疑问。水西元不好回答,告诉对方最好别坐船了,绕行,更安全。密探组组长不赞成他的决定,因为绕行要多走四十多里山路,会耽误半天时间。两人分道扬镳,水西元带领部下走旱路,密探组组长带着部下和礼品继续走水路,视野没离开河水时彼此都能看得见。十几分钟后,河上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水西元一行循声望去,那船在河面上急速下沉,船上的人纷纷落到了河里。虽然想救人,虽然救人者也跳进了水里,但灾难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了,密探组组长和三个手下淹死了,其他人侥幸活命。因为船被大水撕成了碎片,所以沉没的原因无从查起,船夫本人毫无问题,所以逃得大难的水西元,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这场灾难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自己没有及时下船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淹死在北川河里。那个密探组组长水性相当好,都难逃厄运,何况是不会游泳的自己!能从鬼门关上逃回来,水西元认为是托了关铁斌的大恩大德,回到蓝城口后隆重地宴请了关铁斌,奉送了三十块大洋。其实关铁斌确实是信口胡诌。他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见那些所谓的搞学问的专家学者,往往把一大堆有关联的事情放到一起,找出共同的东西,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说是逻辑分析,说是科学研究,因此自己就按照这样的“药方”抓药,来吓唬水西元之流大老粗、大土鳖,无非是多骗几个烟酒钱,没想到居然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地应验了,还救了这小子一命,救乌龟王八蛋也不能救这嘎杂子呀,他妈的还有没有天理?当然对外还得声称这是科学的魅力,大家不要迷信我铁犬,铁犬仅仅是科学的仆人,大家永远要相信科学相信知识,还是孔圣人说得好:知识就是力量!科学就是救命!

张殿仁不是水西元那样的土鳖,而是洋海龟,有文化有见识有心机,想让他掏钱,就必须玩一些文雅的东西。传达完山田的口信,关铁斌单刀直入:“老学长,作为学弟,我遇上了一个天大的喜事,心花怒放,万里飘香!”

虽然都在日本留过学,但不是同一年去的,也没在同一个城市上学,学的还不是同一个专业,其实谈不上什么“学长”“学弟”,但关铁斌喜欢用这样的称呼来套近乎,张殿仁不好拒绝,姑且听之任之。知道“学弟”的鬼心眼,张殿仁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你一条疯狗,要么干坏事,要么被坏事干,总有一天会被那些青楼女子干成一堆骨头渣,能有屁好事?”

关铁斌撇撇嘴,也以轻蔑的口吻还击:“堂堂留学生,堂堂张区长,如此粗鲁,成何体统?别忘了你的乳名是瑞狗,我的外号是铁狗,咱们都是疯狗,都是日本人的走狗,狗咬狗一嘴毛,累不累?”

哭笑不得的张殿仁,恨不得踢这家伙两脚,厉声喝骂:“少扯闲蛋,快说你的狗屁喜事!”

关铁斌还是不慌不忙:“当了日本人的翻译官,跺一脚蓝城口马上乱颤,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准备娶一个良家女子,成家立业,传宗接代。老学长,这算不算天大的喜事?”

张殿仁一时间笑得直不起腰:“铁狗啊铁狗,你是不是白日做梦哩?也不撒泡尿照照,哪个良家女子敢嫁给你?行行好吧,蓝城口地面这么多的妓院娼馆,这么多的烟花女子,你能娶一个就烧高香了就对得起你关家列祖列宗了,千万别去祸害人家良家女子,人家良家女子也不敢让你祸害,你不要脸人家还要脸呢。”

久经考验的关铁斌并不在意,反而理直气壮地质问:“那我要是真的娶了一个良家女子哩?”

张殿仁豪气干云:“那咱就打个赌,你小子要真娶了良家女子,我就以老公公的名义送你们一个有三间瓦房的院子,咋样?”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能后悔!”关铁斌伸出右手掌:“我已经有目标了,目前缺的是活动经费,你先给我拿一部分,老公公白当啊?”

被这个无赖折腾得无可奈何的张殿仁,只好拿出十块大洋,权当是送瘟神了:“给你,赶紧滚蛋,越远越好!”

拿起钱的关铁斌,还有话说:“这钱咱不白拿,前几日我到关帝庙和天齐庙给令尊大人祈福去了,还给他老人家算了一卦。吉卦,好卦,不过我发现你家跟火相克,南方主火,火在南边,可不敢让老人家往南边活动……”念过洋书本的张殿仁,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迷信邪说,不容对方说完,便毫不客气地轰走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资深烟鬼兼资深嫖客。

2

第二章 七道圪梁凶杀案(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