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凶手是谁>第四章 水落石出(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水落石出(八)

小说:凶手是谁 作者:晋雨辽尘 更新时间:2018/9/12 10:37:08

尽管才驻扎了不过大半年,但荒木对桑家掌地区的风土人情已经非常熟悉:二里地外的小刘村酿造的白酒味道很醇厚,西北方向的桥石峪有肥鸡,东南方向的董家寨熏猪肉久负盛名,马老梨沟的花姑娘最有韵味,……,当然要充分享受,所以经常光顾这些地方。刚开始去的时候,一般要找几个伙伴一起去,还要带上三八大盖枪,以防不测。但是这些地方的中国人都很识趣,没有敢于跟皇军对抗的,要酒肉给酒肉,要女人给女人,玩半个晚上没问题,玩一个通宵同样没问题,各村的保长们还会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地迎来送往,时间一长还用枪干什么?累赘!因此荒木们手无寸铁地穿街走巷,根本不像是在异国他乡开疆拓土,完全是在自己家里自由自在地享受。今天晚上,荒木独自悠闲地来到桥石峪,先是冲进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中年寡妇家里,不由分说地把寡妇推到在炕上,酣畅淋漓地鱼水交欢,把憋了很长时间的生理欲望痛痛快快地释放出来,足足兴奋了三个多小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寡妇的身体。简单洗漱后,来到保长家里,开始享用丰盛的酒宴,有鸡有鱼,有清醇的老酒,风扫残云般大快朵颐,美得他直把这山西当成了名古屋老家。吃饱喝足之时,已是三更天时分。要是在往常,他就会歇息在保长家,睡一个神仙般的回笼觉,第二天上午再回据点也不迟。但是现在不行,分队长要求必须在四更天前回到据点,任何人不得例外。只能与热情好客的保长等人友好地告别,很圆满很留恋地结束了这次“中日友好亲善”活动,便一个人踏上归途。刚刚喝完酒,趔趔趄趄,踉踉跄跄,他像鬼一样摇晃在崎岖的山路上。月光温润迷人,让他不由得想起万里外的家乡,多多少少有些莫名其妙的酸楚,很自然地敞开喉咙,高一句低一句低哼唱起家乡小调,陶醉,迷离,不能自拔。

不知道到了哪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异样,让他本能地产生了一种危机感,这是什么?努力睁大醉眼欲看清楚,却总也朦胧一片。正当他有些急躁的时候,感觉到身后袭来一股阴森森的冷风,然后后腰上受到沉重的打击,伴随着一声惨叫,他倒在地上,挣扎着爬起身抬起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的男性中国人,魁梧,由于树影的遮挡,看不清其面目,但不难看见其手里正握紧一根粗大的木棒。很显然,刚才就是这个家伙用这根木棒偷袭了自己。狗胆包天的家伙,居然敢袭击皇军武士,你不想活了吗?你的家人不想活了吗?愤怒的荒木活似受伤的野狼,嚎叫着扑向对方,要替自己讨回公道。

他忘记了眼下自己不是正常状态下的皇军武士,只是一个装满了食物和酒精的酒囊饭袋,无论出拳、伸腿,无论闪转腾挪,无论进攻防守,任何一个动作都要比平时慢上一个或几个节拍,五六分钟过去了,打不着对手不说,自己已然气喘吁吁。此时多多少少有些清醒,感觉到了浓烈的无奈,甚至些许绝望。

他的感觉是对的,对方就是要置他于死地。木棒翻飞,准确有力地落在荒木的身体上,不过几分钟毫不留情地打击,荒木便很快倒在地上,再也无法起来,再也无法欣赏异国乡村美丽的夜景,再也不能梦游于名古屋古老的街道,在不知道凶手的身份、姓名、杀人动机的前提下,甚至连对方的模样都来不及看清楚的前提下,他很不甘心地咽下了人生的最后一口气,当然极其不愿意、不服气、不高兴,却也无可奈何……

三更天很快过去了,四更天也很快过去了,五更天才过去不长时间,桥石峪良民梁大河便出现在村外的山路上。老娘病了,很严重,医生说是肺有问题,需要吃西药才能治好。但蓝城口的药房一律不卖这种西药,给多少钱都没用,日本人定的规矩,谁要敢卖的话马上枪毙!没有人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只能用中药来代替,但中药铺的要价太高、太贵,实在是买不起,咋办?自己动手,于是十天半月就要到深山里采一次草药,以解燃眉之急。今天也不例外,四更天爬起身,怀里揣上两个玉米面窝头,手里拎上一把短?头,就踏上了采药的路程。

前面坡高沟深的猛恶地方,叫黑蝎沟,梁大河很讨厌这个地方,一旦路过此地,都是急匆匆走过去,有时甚至是急匆匆跑过去,今天也是如此。刚刚急赶了几步,却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棵三丈来高的野槐树上,挂着一个人!再仔细看,是个男人,更是熟人,就是那个总到村子里祸害良家妇女的日本大兵荒木!不光是折腾女人,这家伙看见金银财宝等值钱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抢到手里,从来不付一分钱,鸡鸭鱼肉等肥吃肥喝的事情数不胜数。还总打人,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娃娃,一概不放过,活脱脱的东洋牲口!今天咋不活蹦乱跳了?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没有几块好地方,原来已经是死人!这个东洋牲口,你他妈的居然也有今天!谁干的?太解恨了,太痛快了,太如心了,梁大河觉得自己眼窝已经热了,但是理智很快战胜了感情:这是惹大祸了!日本人早就有话在先,一旦他们的人死在了某地,不管是军人平民,死一个人必须要枪毙此地十个中国人,也就是“十命顶一命”,以儆效尤!现在荒木死了,桥石峪是不是要死十个中国人了?心里开始颤抖,恐惧感立即驱走了喜悦感,梁大河稳稳神,颤颤巍巍擦去小河一般的冷汗,决定赶紧回村报信,让保长来处理这天大的难题:日本人死了,这还了得?十命顶一命,桥石峪大难临头了!

半个多小时后,在梁大河的引领下,桥石峪村的梁姓保长领着三个梁姓后生连跑带颠地出现在黑蝎沟口。尽管已经从梁大河口中得知了有关情况,但四个人看到荒木的惨状后,依然吃惊不下。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日本大兵会以这种方式死在这个地方,一时间大家不知道该喜该悲该哭该笑。还是梁保长见多识广,看了看四周,不紧不慢地说道:“大河,你是不是吓糊涂啦?这家伙死在这个地方,还用得着咱桥石峪人十命顶一命吗?”

不解其意的梁大河,皱眉发问:“五叔,咋用不着十命顶一命?这不是咱桥石峪的地盘吗?”

梁保长以教训的口吻点拨这个笨蛋侄子:“当年你爷爷左胳膊差点废了,后来你大右腿落了残疾,不就是在这里吗?这地方的那些故事你都忘啦?”

一语点醒梦中人,恍然大悟的梁大河连连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你看我这记性,一着急一上火甚事都想不起来啦。几辈人的深仇大恨,俺永远也忘不了,也不敢忘了!青天白日,俺永远日他里胡林沟人的十八辈祖宗!”

0

第四章 水落石出(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