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凶手是谁>第四章 水落石出(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水落石出(九)

小说:凶手是谁 作者:晋雨辽尘 更新时间:2018/9/14 9:16:41

桥石峪和里胡林沟,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是两个彼此接壤的小村庄,黑蝎沟正是接壤处。原来两个村的人关系虽然谈不上非常和睦、融洽,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隔阂、矛盾,你来我往,男婚女嫁,太平,安宁。应该是在前清道光年间,忽然有人在这黑蝎沟的河滩里发现了沙金矿,发家致富,两个村子的财主们眼睛立刻红了,豺狼一样扑了上来,争斗得不亦乐乎。本来两村的穷人是看客,后来却被财主们正义凛然的花言巧语蛊惑和煽动起来,于是开始了互不相让的斗争,由谩骂到动手,由文斗到武斗,由零星械斗到大规模械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甚至出了人命。官府不得不介入,各打五十大板,不但查封了沙金矿,而且规定黑蝎沟属于官府直辖,既不属于桥石峪也不属于里胡林沟,才算平息了火烧眉毛的严重事态。后来大清朝没了,两个村又闹了起来。阎锡山主理的民国省政府当然要出面处理,为了息事宁人,仍旧沿袭了前清旧制。结下了血海深仇的两个村子,互不通婚互不来往不说,从此只要有纠纷,哪怕是针鼻子大点的纠纷,马上就会掀起大规模的械斗。梁大河的爷爷、父亲,都曾经参与械斗,都受过伤,所以梁大河心理上非常讨厌黑蝎沟这个地方。既然既不属于桥石峪也不属于里胡林沟,那么这个日本大兵死在这黑蝎沟就跟咱没关系了。终于理清头绪的梁大河,这才平静下来,舒舒服服地出口长气。

但是老谋深算的梁保长眼珠子一转,妙计和鼻涕一起冒了出来,下达命令:“大河,你擅长采药,爬山攀崖不在话下,你上树去把这个日本死鬼解下来!”

“干甚?这个家伙祸害了咱村多少妇女,横行霸道,俺才不管他个龟孙!”梁大河本能地拒绝,其他几个人也不知道保长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面面相觑。

“你们还是年轻,眼窝窝太浅,凡事要往长远看!”梁保长没有恨铁不成钢,而是很耐心地培养着后辈们的心智:“这死鬼挂在这黑蝎沟里,既不算是咱桥石峪人害的,又不算他里胡林沟人害的,两全其美,是不是?”

梁大河和几个本家后生茫然地点点头,还是不懂保长的意思。

“这么多年来,两村明火执仗地斗了几十次,他里胡林沟欠下咱多少血债!今天老天爷总算开了眼,给俺们一个报仇雪恨的好机会,你们说好不好?你们说干不干?”唾沫四溅,老家伙激动得有些手舞足蹈。

看几个人还是懵懵懂懂,梁保长气得一拍大腿,面授机宜:“把这死鬼往他里胡林沟那边挪,挂在他们的地界里,日本人不就找他们算账了吗?”

梁大河和几个本家后生这才明白了梁保长的心思,原来是要移花接木嫁祸于人,让狗日的里胡林沟村人去品尝“十命顶一命”的滋味,立刻就有人大声叫好:“妙,这计策太高了,五叔,姜还是老的辣!”

但是梁大河还是有些迟疑:“五叔,这要是日本人动了真格的,可就是十条人命啊!咱两村有深仇大恨不假,可一下子就死这么多不相干的人,是不是有些太狠毒了太阴损了?”

“屁话!混账话!有本事你到咱老梁家祖坟上去胡咧咧这番没有油盐的淡话,看列祖列宗们不撕烂你的臭嘴!你爷爷你亲大的仇忘了吗?今日这事情由不得你三心二意!你要还是咱老梁家的骨血,你要还是咱桥石峪的后生,你要还算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痛痛快快给老子干!”梁保长端起了长辈的架子,耍起了保长的威风,倒也颇有一言九鼎的气度。

性格内向且懦弱的梁大河,不敢不听保长的话 ,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衣服,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棵三丈来高的野槐树下,手脚并用地开始攀爬。日本大兵的尸体被一根粗大的麻绳捆着,只要爬个一丈来高,抓住麻绳并解开,尸体就能放下来了,并没有多少高难度。

很快就攀上了最下端的树杈,再往上爬两个树杈,就能抓住麻绳了。有好几根绿色和紫色的藤蔓纠缠在一起,正好挡住观察的视线,他便用手去拽它们,期望能扯断它们,以开阔视野。手刚刚一拽,藤蔓断了一两根,叶子也落了不少,随之产生的惯性让他有些摇晃,急忙去抱树干。但是一股冷风由上面袭来,接着飞降下来的坚硬东西猝不及防地打到他的肩膀上。疼痛难忍,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身体像落叶一样掉到了树根处。鼻青脸肿,他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好半天不敢挪地方。

大惊失色的梁保长和几个后生赶紧跑过来救护。跟梁大河一起落到地面的,还有两根削有尖尖头的粗木棍,它们紧紧捆在一起。梁大河这才明白自己就是被它们打下来的。幸亏尖尖头偏离了方向,木棍才没有刺进自己的身体,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见多识广的梁保长,当即就判断出这像箭一样的暗器肯定是杀人者设计的,目的是干掉解下尸体的人。谁会上树解下尸体呢?当然是日本人,所以这暗器就是给日本人预备的。没想到梁大河先中了招数,代日本人受过。好在老天爷保佑老实人,他才大难不死躲过了此劫。本来天赐良机,这“移花接木”之计会让里胡林沟人吃尽苦头会让桥石峪人痛痛快快享受一回报仇雪恨的快乐,谁知道杀人者偏偏设了圈套机关,取消了桥石峪人讨回公道的资格,真他妈的倒霉,更他妈的晦气!不知道树上还有没有“机关”,当然不敢再让手下人上树铤而走险,无可奈何的梁保长只好取消了“移花接木”的神机妙算,吩咐一个后生把梁大河搀扶回家养伤,又吩咐另外两个后生留守在这里,寸步不离。两个人不明白,迷迷瞪瞪地问道“五叔,这一个死人,俺两个守着他有甚用?多吓人!还是放俺们回村吧。”梁保长指着他们的脑袋臭骂:“混账东西,就知道偷奸耍滑,就知道吃喝玩乐!这死鬼挂在这里,路过的人谁看不着?一旦里胡林沟人看见了,人家就不会玩移花接木的把戏?万一给挪到咱们那边,日本人找咱们算账,咱们岂不是白吃哑巴亏?”一番话点醒了梦中人,两个人恍然大悟,赶紧认认真真看守起死尸。梁保长又叮嘱送梁大河回村的后生,让他回村后再多喊些人过来帮忙。布置妥当,梁保长才不紧不慢地走向桑家掌据点,去给日本人报信。

天渐渐亮了,山路上出现了人影,来来往往,都很自然地看到了荒木的尸体,也都自然地驻足观看,他们基本上可以分为桥石峪人和里胡林沟人两大阵营,自己人很自然地与自己人凑到一起,抬头看树上的死鬼子,心里都乐开了花;低头看对面的观众,立刻像吞了苍蝇似地恶心。抬头开心,低头揪心,是他们此时最准确的心理状态。对于他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盯紧传统死敌们的一举一动,防止他们图谋不轨。

半个多小时后,梁保长带着桑家掌据点的日本兵和伪军来了。日军分队长皱着眉头看看野槐树上的荒木,再看看周围乱哄哄的观众,觉得大日本皇军的尊严和威信受到了严重的侮辱和伤害,首先命令手下将看客们驱散,仅留下报案的梁保长和几个桥石峪梁姓后生,然后就准备派人上树把丢尽了皇军颜面的荒木解下来。梁保长赶紧提醒上面布置有暗器,千万别中招。日军分队长便叫过来一个士兵,指着树上的尸体下了命令。这个士兵敬礼后向前走几步,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拉开枪栓,上好子弹,简单地对着树上瞄准了一会,再走了两步,就毫不犹豫地扣动枪机。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拴着荒木尸体的粗大麻绳立刻断成两截,死鬼荒木自然而然掉落下来。在场的中国人都惊讶地喊了起来,为日本兵精湛的枪法而叫好:真他妈的准!怪不得咱中国兵打不过人家哩。

荒木胸膛的正中央,插着一枝铁箭,铁箭上又穿套着一张两个巴掌大小的白茅头纸,纸上有两个醒目的红字――畜生。日军分队长不认识中文,遂问中国翻译官。中国翻译官解释说这应该是中国人最恶毒的骂人话,意思是把对方咒为低等级动物。日军分队长愤怒地大骂了几句,然后召集来在场的日本兵,排成整齐的队列,向荒木表示敬意和哀悼。昨天还是活蹦乱跳的名古屋裹脚布,今天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很多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无论荒木平时如何不着调,毕竟现在已经进了地狱,死者为大,大家的哀悼基本上还是真诚的。然后一块白布盖住了荒木的尸体,日本分队长也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刚才已经将有关情况上报给蓝城口警备司令部,遵照上级的命令,他需要保护好荒木的尸体和作案现场,等待着上级有关部门官员的莅临。

0

第四章 水落石出(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