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凶手是谁>第五章  午夜枪声(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午夜枪声(六)

小说:凶手是谁 作者:晋雨辽尘 更新时间:2018/10/24 8:55:49

蓝城口系列凶杀案破了,但是凶手郭三槐跑了,然后特使加藤和保安队前队长侯维鹏也陆续离开了蓝城口,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平静、安宁的轨道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们依旧不慌不忙地苟活于乱世,但是这仅仅是表面现象,实际上暗流涌动浪涛滚滚,蓝城口再也不可能回归原来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诱因,就是加藤留下的郭三槐的照片。蓝城口首次日本、中国和朝鲜三方高层联合会议的参加者中,犬养、侯良坤和温天平是纯粹的商人,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再过问此事;侯维鹏已经被撤职,同样没有资格没有必要再过问此事,所以他们四人没有得到照片,其他人则都得到了一张。看着照片上怒目金刚似的郭三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慨和解读,其中张殿仁、水西元和魏国忠三个人颇有心得。

张殿仁是观看这张照片最多的人,有意或无意,定期或不定期,上班前或下班前,梦醒时或睡觉前,只要感觉有空闲有必要,他都会很严肃地拿出这张照片,放到桌子上,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端详好一阵子。这是杀父仇人,没齿难忘,终生不忘。每当看到这张照片,张殿仁就会深刻感受到复仇的压力和动力,督促自己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找到这个混账东西,然后不择手段地予以彻底解决,以报父亲惨死在七道圪梁上的深仇大恨,以报张氏家族为此蒙受的奇耻大辱!无论多么艰难困苦,无论多么崎岖坎坷,无论花多大的代价,无论天荒地老,都是值得的,都是可以承受的。苍天有眼,天人感应,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他坚信老天爷是绝对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水西元只是偶尔才观看这张照片,可能是十天半个月,可能是一个月两个月,乃至更长的时间,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照片上的这个人,是一门心思要杀死自己的人,是心腹大患,但水西元却没有任何的畏惧心理,也没有任何的重视心理,因为想杀自己要杀自己的人太多了,数不胜数,防不胜防,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死猪还怕他娘的开水烫?以后再处理类似的案件时,一定要斩草除根,一劳永逸,绝不能放虎归山,或者养痈贻患,这是他之所以看照片的目的之一。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在高高兴兴欢庆各种各样的节日时,必须要拿出这张照片看一看,以提醒自己务必居安思危,以警告自己不要得意忘形。要想为皇军服务更长的时间,要想让自己活得长而敌人活得短,就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知不觉中,水西元已经把这张照片视为一个特殊的座右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的行为和生活。

与张殿仁、水西元不同,拿到照片后,魏国忠只看了一次,就束之高阁,再也没有拿出来观赏。从警察的职业角度来说,案子破了是好事,凶犯逃跑了是坏事,没有痛苦,没有兴奋,只有遗憾。从一个中国人的视角来说,相当复杂:七道圪梁凶杀案发生后,出于对凶手行事方式的义愤,尤其是对其视无辜者性命如草芥的极大反感,自己是坚决主张要破获此案的,并且顺藤摸瓜地开始推理、分析。虽然没有见过郭三槐,虽然知道这个人已经去世的消息,但是根据回雁岭、七道圪梁两个案子的现场情况来判断,凶手应该是既熟悉山地又熟悉蓝城口镇的人,而且既不是军人特务也不是江湖人士,很可能是猎人铁匠一类的精干狠毒角色,这样已经“死亡”的郭三槐便顺理成章地被列为怀疑对象。虽然郭掌柜早就宣布了这个儿子去世的噩耗,事情也过去了许多年,但毕竟蓝城口人谁也没有亲眼目睹过死人下葬的过程,并不知道几百里外的谷山县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要去一趟谷山县,找到其坟墓,看一看棺材里有没有人真相既告大白。把这个怀疑告诉了山田,后者高度重视,制订了“蓝曼之波”计划。虽然山田死了,但“蓝曼之波”计划传到了加藤手中。加藤十分重视,特意派人到谷山县调查,结果发现郭三槐的棺材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尸体,说明此人还活着,于是凶手终于得到证实和锁定,而且最终被生擒活捉。但是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郭三槐居然敢杀山田,而且杀得非常精彩、非常解气。当看到山田尸体时,除了惊诧,还有欣慰,这可能是一个正常的中国人的正常反应。从此时起,自己的心态发生了转变,由希望破案变为不希望破案,由盼望郭三槐落网变为盼望郭三槐远走高飞。荒木被杀,自己在黑蝎沟与秋原爆发了争执,此后更加没有了破案的欲望,甚至暗中祈祷老天爷显灵帮助郭三槐躲过此劫。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没有条件掌控,一切都由加藤主宰,回天无力,只能是听天由命了。郭三槐果然落得一个悲剧的下场,徒呼奈何!

让魏国忠感到极其意外的,是当夜发生的武装袭击事件,郭三槐居然奇迹般戏剧性般逃出生天绝处逢生!这个结局当然好的不能再好,一个敢杀日本军官和士兵的普通中国人终于安然无恙,自己终于没有沾染郭掌柜一家一丝一毫的鲜血,可以干干净净问心无愧地睡安稳觉回龙觉了!虽然没有证据来确认袭击者的身份,但魏国忠已经做出了判断,而且十分相信这个判断的准确性与正确性:共产党!确切地说,就是共产党特工!袭击发生的地点,是日本蓝城口警备司令部和蓝城口守备队兵营之间的小马路,对于蓝城口的中国人来说,这个地方不亚于龙潭虎穴,平时躲都来不及,谁还敢去?但是共产党就是不信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硬是闯进这龙潭虎穴大杀大砍,而且自己还毫发无损,这股精气神真令人佩服,更令人汗颜!袭击打死了四个人,另外还致伤十几个人,没有一个无辜者,没有一个不该死的,没有一个不该伤的,这个结局尤其令人钦佩!经常看各地的警情通报,也经常听平州城消息灵通的同僚私下里偷偷透漏相关信息,魏国忠知道目前在上海、南京、北平、天津等大城市,国民党军统、中统经常展开锄奸活动,打死了不少汉奸,其中不乏臭名昭著的大汉奸,另外还顺便干掉了不少日本人,委实大快人心,但是一些行动选择在公共场合进行,不少无辜的市民受到牵连,非死即伤,事发地商家等也蒙受了一定的财产损失,无形中好事变成了坏事,广为各界人士诟病,再搞下去,军统中统恐怕难以在这些大城市站住脚,更谈不上发展壮大。两相比较,孰是孰非孰高孰低不言而喻。无意为之也好,有意为之也罢,魏国忠既为共产党的战斗精神叫好也为共产党的战斗技术叫好,与共产党在一起,或许郭三槐能更加有本事有出息!

别人的事情终归是别人的事情,用不着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放好郭三槐的照片,收回诸多的感慨,魏国忠开始考虑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处境:荒木被杀,秋原在黑蝎沟大发雷霆,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枪毙桥石峪梁保长等人,自己挺身而出,与之辩论是非曲直,最终制止了对方的暴虐行为,救下了梁保长等人的性命,但同时也得罪了秋原和水西元。得罪水西元无所谓,双方本来就不是一路人,翻脸是早晚的事情,彼此同级同薪,谅他也不敢把咱咋样!秋原就不一样了,这家伙是警备司令官,一言九鼎,喜怒无常,又是一个心胸狭窄、瑕疵必报的小人,肯定会记下这个过节找机会跟自己秋后算账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官大一级压死人,面对可以想象的秋原咄咄逼人的欺凌、侮辱,自己咋办?只能是如履薄冰地做事、小心翼翼地行事、忍气吞声地干事,降职、罢官,乃至蹲大牢、上刑场,都要有心理准备,谁让咱是亡国奴呢?已近冬季,魏国忠却提前感受到了三九天的寒冷。黑蝎沟事件后,自己也无数次问过自己:梁保长这样猥琐的中国人,值得自己仗义执言救命吗?没有答案,关键是不需要答案,事情已经做了,再研究值不值得毫无意义。月光如水,妻子和孩子们都已经进入梦乡,鼾声阵阵,站在窗前的魏国忠,没有任何的睡意。为了“家忠”,自己只能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行尸走肉般苟活于乱世,过一天算一天,活一天算一天,以后的事情只能是随机应变见机行事了……

写到这里,本部故事就结束了,不应该再说什么了,但是发生了一些颇耐人寻味的插曲,所以笔者只好再加上一段,让大家一起开开眼长长见识。

这是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的往事,都快要被大家遗忘了。故事中的两个人物,也就是张恒安、张殿仁父子,被1945年后暂时统治蓝城口地区的阎锡山政权列为汉奸,张氏家族的产业也被定性为“逆产”一律充公;1949年成立的新中国也认同这个结论,并且得到了蓝城口老百姓的绝对赞成。张家的后人们,也就是张殿仁的儿女们,无可奈何地背上了汉奸后代的沉重包袱,受过不少罪遭过不少难。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更是经历了不公正、不人道的折磨和蹂躏,有时还相当残忍,令人同情。好在历史终于回归到理智运行的轨道上,张家后代也逐渐回归正常人的正常生活节奏。尽管如此,张家后人并没有过多地抱怨、气愤,而是比较客观、理性地理解和接受相关现实。每逢春节家宴之时,张家的大人们,也就是张殿仁的儿子们,都会非常严肃而诚恳地告诫下一代:“你们的太爷爷张恒安、爷爷张殿仁,数典忘祖,曾经做过不光彩的事情,是官方和民间都公认的汉奸,往大处说对不起国家民族,往小处说对不起蓝城口老百姓。这是历史,无法改变,也无法回避,咱们张家后人唯有老老实实学习认认真真工作勤勤恳恳奉献,才能多干一些对得起国家民族和蓝城口老百姓的事情,也算替你们的太爷爷和爷爷立功赎罪了,切记!切记!”为了更好地体现自己的心声,他们在下一代的排名时用了“孝”字,就是给孩子们取名为孝中、孝国、孝民、孝华等,其言也善,其意也真,其情也殷。张家第四代、第五代大部分人也确实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地学习、工作,或教师或医生或工程师或营业员或邮递员,不敢说有多么大的成就,起码活得真实、充实。

张孝华是张家后代里活得最出色的一个,因为成绩优秀,考上了北京的一个著名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京城,接着又念了硕士、博士和博士后,由助教、讲师、副教授到教授,由硕士生导师到博士生导师,一篇篇论文洋洋洒洒,一部部图书惊世骇俗,风生水起,后来又成为网络大V,时常在网络上发表见解不俗的意见,因此被不少人奉为意见领袖。无疑他是张家后代中最有学问、混得最风光的人。不知为何,他突然改了名字,不再叫“张孝华”,而是叫“张盖茨”,非常洋气不说,听上去还非常地高大上,果然有文化有档次有品位有水平!

历史学不是张盖茨的研究领域,但是有一天张盖茨忽然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然主要是对自己家族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开始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很快就公布了研究成果:我的曾祖父张恒安,当年是蓝城口地区最有实力、最出色的民营企业家,他先后开办了多家企业,涉及煤炭、钢铁、硫铁矿、金融、运输、商业等诸多领域,为蓝城口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为蓝城口地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进而养活了近千名工人和近万名工人家属,造福桑梓,劳苦功高!我的祖父张殿仁,与当时执政的日本人巧妙周旋,利用自己的聪明智慧最大限度地减小了日本人对蓝城口的破坏,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博大胸怀,忍辱负重,赴汤蹈火,是曲线救国的楷模,是义薄云天的英雄!他们绝不是汉奸,汉奸是强加在他们头上的不公正标签。他们不是汉奸,我们不是汉奸后代,这才是正确的历史,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历史在哪里被颠倒,我就要在哪里把它正过来!从今往后,我们张家不用再沿袭无比沉重的历史包袱,可以扬眉吐气地站起来了!他还在自己的笔记中无限深沉地陈述“每当我漫步在蓝城口街头,看到那些曾经属于我们张家的工厂、煤矿和商店时,没有沮丧和气愤,只有无尽的遗憾。倘若历史一直沿着正常的轨迹前行,也就是按照民主自由的轨迹前行,那么我们张家很可能就是中国的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和杜邦家族,岂止是富可敌国!抚今追昔,感慨万千,以普世价值和上苍的名义,我一千次一万次地谴责非法夺去我曾祖父张恒安生命的非法行为!只有美国人担任审判长、英国人担任检察官、法国人担任辩护人的法庭,才有资格对我的曾祖父和祖父进行审判,我也才承认和接受他们的判决结果!”

张盖茨独特的观点引来一个人的无比赞同,此人叫余鸣飞,也是一个网络大V和意见领袖,经常以“民族的良心”“黎民的先知”“自由的先驱”自居。受好朋友张盖茨的影响,余鸣飞也对蓝城口的历史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也有自己不俗的研究成果:“这场战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双方沟通不力或者沟通不够,例如蓝城口西小川村的李小福,来到村口时看到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如果他精通日语的话,及时用日语呼喊“我是良民”“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来到山西”……,那么随后自己被残忍射杀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也从一个侧面看到了教育和文化的重要性。还有惨死在黑蝎沟的荒木,如果不使用极端残忍的方法处死他,而是让他愉快自由地活着,那么与他发生过两性关系中的某些中国妇女,很可能会生下中日混血的后代。长大成人以后,这些孩子到日本认亲归祖,无形之中多了一个发家致富的路径,我们自己的人口基数也相应减少,两全其美,多么美妙的生活!……”

开放的社会里,张盖茨和余鸣飞有自由思考的权力,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力,也有批评别人观点的权力,同样别人也有自由思考、发表自己观点和批评别人观点的权力。对于张盖茨和余鸣飞的高谈阔论,郭三槐的后人有自己的看法,魏国忠的后人有自己的看法,水西元的后代有自己的看法,关铁斌的后代也有自己的看法,限于篇幅,这里仅公布魏国忠、关铁斌后代的看法:他们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对张盖茨和余鸣飞研究成果的评价——放屁!

故事至此告一段落。相声演员郭德纲说过“观众是演员的衣食父母”,这话我十分赞同,套用在这里,就是“读者是作者的衣食父母”。如果读者诸君喜欢这个故事的话,并且愿意接着往下看这个故事的续集的话,我就再讲下去再写下去;如果不喜欢的话,那么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向读者诸君道一声“辛苦了,谢谢您!”

0

第五章  午夜枪声(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