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国之锐士>第三章 血浴1509之“蛤蟆塘”死亡棱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血浴1509之“蛤蟆塘”死亡棱线

小说:国之锐士 作者:天使九斗半 更新时间:2018/7/4 19:35:50

晨6时31分,我方的第二轮掩护炮火又如约而至,激射的炮弹如火犁耕地反复犁扫着刀山主峰和越军占守的诸子阵地。炮声中,我军代号为“17”工程的刀山出击拔点战斗正式打响。

十五分钟,第二轮掩护炮火只有十五分钟,那时,我不清楚冲击发起的倒计时有多煎熬人,体会不到打过仗老兵们内心哪种无法名状的企盼和焦灼交织,我亦不清楚此时一营、二营的情况,我只是漠然的去面对未知的战场,去扑向死神。

“南疆3”“灯塔57呼叫”“收到请回答。”……

“报告57号首长,我是南疆3。”甘旭洪握住884电台授送话器的右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其实,他心里早知道代号57的团参谋长杨树明要说什么。尽管,他心里已经有了应对战场变化的计较,但其心内同样有着一份焦虑和不安。

果然,杨树明发问道:“部队准备情况怎么样?”听出授送话器另一头参谋长杨树明的语气很严峻,甘旭洪不禁习惯性的扭头先看了看,蹲在左身侧的教导员浦正兴以及副营长苗景田。但浦、苗二人目光里透出的信息,分明是在企盼着他尽快决断。另外,从耳机里电流的沙响中,甘旭洪亦听出了参谋长杨树明尽量平稳心境的粗重呼吸声。“报告57号首长,我是南疆3。目前,我营到达马HEI攻击发起位置的除本营原有建制三个排外,另有战前临时配属营部直辖机炮连两个排,共五个排的兵力,其余部队仍未收拢。”

“好!说说你的决心!?”杨树明的语气愈发地严峻。闻听,甘旭洪先自稳了稳心神,再按想好的应对答道:“我的决心是,将现有的兵力组成一个加强连,我和苗副营长分别担任正、副连长,完成营的先头任务,立即抢占59号高地,占领冲击出发阵地,按时发起战斗。”

说到此,甘旭洪兀自先停了停,跟着又补充道:“教导员在后,收拢营主力,完成营的后续任务,如果我和副营长伤亡,代理营长为七连连长。”“好!就这么办!我通知炮兵压制敌炮火,掩护你们先夺取59号高地,保持联络。”说完,“啪”的一声,不及甘旭洪再说什么,干练、果决的杨树明撂下了电台授送话器,甘旭洪清楚他给自己和部下们向上级递呈上了军令状,他就这么“蹂”得一下带着三营官兵豁上了命……

待战斗打响后,我们才发现刀山的实际地形、地貌,在厚重、密实得原始森林遮蔽下,与地图和沙盘上显现的相差甚大,虽经我方炮火轰击,我们仍无法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林、藤叶,看清越军阵地全貌。

八连二排居左,我所在的九连一排为右翼,另,加强机炮重火力排各一担任掩护,营部随七连三排稍靠后居中,我们就这样跟着递次延伸射击的掩护炮火,沐浴着连绵不绝密集细雨,踩跳着弹坑,深一脚、浅一脚得朝59高地直插过去。忽的,前方密林中间豁然露出了一个大口子,宽约十几米的样子,但见口子两边长满了我叫不出名的树木和各种植物,藤蔓枝叶纠结着紧咂缠绕在一起,看长势和密度,生长年头不短。另外,就是豁口外那一片大概四十米长,十几米宽的开阔地上,长满了令我讨厌的飞机草,那草足有一人多高,若是钻将进去的话,像我这样在连队中少有的一米八的身高,也顶多露出半个头来。

“XX的。”我嘟哝出一句江苏地骂,我很讨厌这热带丛林中疯长的飞机草,“它X的。”这玩意是尽管你扎紧了裤腿、领口、袖口,它一样顽固的是有空隙就钻,先且不论此草,直直拔高散开的草叶两边密密麻麻锋利得锯齿,能轻易划破衣服,割伤外露的皮肤,就那草尖如针般的芒刺一旦扎中皮肤立时就起一片疹子,奇痒难耐,越是抓挠越痒,抓破了就感染流黄水,很难愈合。

就在我心怯飞机草的时候,甘旭洪正跟几个营连干部们用望远镜扫量着这个大豁口,镜子中,这密林中突显的豁口周遭显得异常安静,目下,刀山中连潮湿的空气都充满枪弹药子味,更别谈不绝于耳,它处早打成一锅粥的枪炮声了。为啥,唯独这里如此安静?这里,除了细雨浇灌林地的窸窣沙响,就是被枪炮惊吓而四处跑动的野兽脚步声,当然,还有三营兵们透着紧张的呼吸声。

与图现地对照,在1:100万的军用地图上清楚地显现出,此处有个很形象的名字“蛤蟆塘”。原来我们身后且大且深邃的密林是蛤蟆身子,眼前的豁然开朗是蛤蟆张着的嘴,而蛤蟆嘴前那片开阔的飞机草地就是水塘。“它X的!水在哪呢!?”战后,我如是问自己道。

图示,过了那片没水的飞机草塘,再爬上草地边那道约20度的陡坡,往东走十几步,就有一条早年间采药人踩踏出的山道直上59号高地东侧。

“如果我是越军指挥官,不会不想到,图上那道坡的棱线就是59号高地的警戒阵地,也不会不设防?如此安静?除非是预判出我军战术意图是隐蔽接敌、秘密穿插、侧翼突破、侧后攻击、分割包围、多路向心攻击后,弃59号高地不守,转而收缩兵力,固守主峰以及东西两侧的21、22、45、50、54、56、57诸子高地,全力阻击我军攻击,以待后援。”甘旭洪脑细胞翻腾,心里嘀咕至此,忍不住喊出声来。“他X的,越南人会这样轻易就把半边‘屁股’露出来给我打!?不大可能吧!?”

“南疆3,南疆3,目前我团对刀山三面合围已经形成,但战况焦灼,二营在西侧打得很艰苦,你们的行动要果敢、迅速,抢时间占领冲击出发阵地后,沿东侧打过去,缓解二营的压力……”

战情如火,团前指亦再三严令我营迅疾前出,更没有多余时间判明越军防御态势和企图了。于是,甘老虎命令道:“按原战斗位置,交替掩护前进,迅速抢占前方坡地棱线。”再于是随着命令声动起来的兵们,撞进了那片有草没水的“蛤蟆塘”里。

“轰隆!”突起的爆炸先是闷响了一声,还不及我们反应,爆炸眨眼就连成片。真的就只是眨眼的功夫,我顾头不顾腚的来了个老太太钻被窝,再与大地亲密接触的那一刻,我眼里尽是爆炸带起的火烟,高溅的泥土、草叶,还有飞散的弹片,以及腾空的兵们。片刻,洒落在我钢盔和身体上的不光是草叶、泥土,还有战友们的残肢断臂和血肉。

剧烈爆炸带给我的耳鸣尚在嗡响,“嚓嚓……嚓嚓……嚓嚓嚓……”一型我不熟知的机枪射击声依稀可闻,断续的点射过后,连射就嘶叫起来。

“卧倒!”甘老虎声嘶力竭着。我们和他猛拍脑袋也不会想到,XX的越军,竟然完全预判准了我们的穿插攻击路线,不单将雷障前移了几十米,还以亚洲人特有的狡诈和耐性等着我们。

我刚想挺起身,不知是谁使出一股狠力又将我摁倒在地。恰时,我听到子弹击中人体的穿肉透骨和凄厉的呼救声……

战斗以一种出乎寻常的惨烈向我展现,我甚至没看见敌人在哪?不光是我没看见,我相信所有的兵们都没看见,越军一上来就把我们打懵了。确实是打懵了,就在这片大约四十米长,十几米宽,有草没水的“蛤蟆塘”坡地棱线,越军用高射及轻、重机枪、82毫米迫击炮,还有我当时叫不出名的各式步兵武器,组成了密不透风的拦阻火力。从那道近在咫尺的坡地棱线喷吐出的条条火舌正在舔舐生命,恰如死神扑扇着黑翼,挥舞手中巨大镰刀收割着死亡。

“火力压制!”五分钟,被越军压着打的五分钟,当子弹嗖响着穿过头顶与身体四周,置身真实的战场环境,这五分钟我觉得尤为漫长。就这么一会我真切体会到了啥叫煎熬。

连长喊出火力压制,我还在嗡响的耳朵听到后这才忆起,哥们的枪呢?惶然中,忙抬头寻找,幸甚,我的56式自动步枪,它就在我头前。拾起,开保险,卧姿,抵肩,据枪,瞄准,越鬼在哪?不知道,反正朝着坡地棱线有火舌喷出的地方照死打!我抖索着右手食指一紧就搂住扳机不放了。枪在我手里欢跳着,机匣不停的复进中,滚烫的弹壳亦不停的欢蹦。很快,一匣子弹全突突出去了。

待我,抖索着从胸前弹袋掏抠出一满弹匣,再退掉空弹匣后,手却抖索的越发厉害,怎么也无法将弹匣装上枪。

“X的,抖索个啥?”我咒骂着自己,骂音刚歇,我只觉头顶卷起了旋风,熟悉的呜响由远及近,不待我细辨,爆炸又惊彻天地了。我急撂下手中枪,双手捂头闭眼张嘴,恨不得将身置于地下。

甘老虎通过电台要来了炮兵压制敌火,炮兵兄弟们很是奋勇,硬是生生用炮弹在坡地棱线从左至右,从右至左,来回横扫出一道火墙,130火箭、152加榴、122榴弹、130加农,又一次不停地合奏“圆舞曲”,我身下的大地又再不停地抖颤,这不是我抖索的手指,那真的是怒吼。

现在想想初上战场的我,真的很不尿性,战前对越鬼的轻蔑,以及对战事的漠然,注定要用战争来验证。

成长亦是一种态度,这亦是我经年以后得出的答案。那时,初历战争的我,真的不懂军人真正的含意……

0

第三章 血浴1509之“蛤蟆塘”死亡棱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