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户长与神秘女人>第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小说:户长与神秘女人 作者:冯耀廷 更新时间:2018/7/1 6:46:00

第四章

  金玉良对老家石园三队、几乎全都忘的差不多了。那里的兄嫂、侄女、妻儿、好友、战友,已经是一些模糊的记忆,至于刘云中,在他心里多少还有一点点影像。那位刘云中,是他儿时湖边钓鱼的玩伴、媳妇的鸿媒、石园村最信任的人。推掉他的电话,心里不是个滋味儿。想明白时,又催他的秘书,快些接通石园村电话。

县社钱秘书又费五分钟时间接通了石园大队,将送话器递给金玉良面前,一笑说:“金总,接通了,不是原来那位刘云中,是个小姑娘。”

  金玉良接过电话问:“喂,您是哪位?我是临县供销社金玉良啊,我找刚才打来电话的那位刘云中。”

  李会计:“啊,我是石园大队会计李英侠呀,好,我马上给您叫他(用手捂上送话器)刘支书,是金山他爹找您的。”

  刘云中从窗台前走过来,还带着气的说:“什么东西!寻思过味儿来了?”接过小李手中耳机送话器,迟迟不肯回话,有意憋憋金玉良的性子。

  金玉良电话音:“喂,说话呀!我知道您是云中大哥,您说话呀!”刘云中还是有意的抻着,刹一刹金玉良的傲气。

  李会计看着刘云中的表情,心里急,又插不上嘴,在地当央来回踱步。

  金玉良电话音:“是云中大哥吧?您大人大量,别和老弟一样,说句话好吗?”

  刘云中双眉紧锁的表情,愤怒的说:“金玉良,你太让大哥失望了,想一想十五年前你是咋和我说的?我刘云中满指望你金玉良有一点良心呢。看来,是我估计的太好了,我错了,错看了你金玉良。”

  金玉良手持送话器,眼望天花板,一副无所谓表情说:“云中大哥,我实在是分身乏术啊,工作忙是一方面;主要是不想打扰凤云的平静生活。您知道,我每月可是给她寄过去二十元生活费呢。”

  刘云中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大喊了起来:“金玉良,你真浑蛋!只从十年前年李姨下世后,凤云帶两个孩子容易吗?她可从来没当两个孩子的面说过他们的爹抛弃了他们。当孩子们问起爹爹时,凤云总是说,你们爹爹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回家。”

金玉良又有些耐不住性子,带三分气的语气说:“云中大哥,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好吗。咱不提过去的陈谷子烂芝麻行吗?那些话我不爱听。”

  刘云中听出来金玉良心里不耐烦,但他还在和金玉良通电话中,他说:“好,金玉良你听好,后天是你儿子结婚大喜日子,你一定要回来参加你儿子的婚礼。否则,我永远不认你这位战友、朋友、兄弟。”

  金玉良:“云中大哥,这事我知道。我特意给小山子汇来三百元钱做他结婚费用呢,云中大哥,我月工资才六十多元,这是我小半年工资啊。我呢,就不到场了,一切由您代办吧。”

  刘云中:“金玉良啊金玉良,真没想到你是这样无情无义的小人。”

  金玉良:“云中大哥您别生气,我是不敢面对石园父老乡亲,至于我的家人吗,没一个说我好话的,包括我的两位哥哥嫂子。”

  刘云中:“既然如此,我还和你说个什么劲啊?”气冲冲地挂了电话。他又习惯地走到窗前,面对蓝天白云,用心灵去和朵朵白云对话。

放下金玉良和刘云忠的对话,再回到石园三队金山家。金之夏带领妈妈嫂子去了北山,廖凤云要去北山老桑树下祭拜一下廖长顺哥之墓,廖长顺是廖家迁徙北大荒时,从辽南带过来的凤云恋人,原名张长顺,佃户家孩子。一次意外,便与世长辞。

  金山饭碗一推,放下筷子说:“吃饱了,华姐,您要是能把我妈动员出院子,算你为金家立一大功。”

  马新华一笑:“小山子,没记性,以后不许叫我华姐,还有,是咱妈不是我妈。注意家庭用语,在咱这个家里,不准你说出病句。咱妈够得上高级知识分子,将来可能是教授级。咱俩可都是纯高中或大学毕业呀,是一个农村里典型的知识分子之家。”

  金之夏摆手大喊:“打住!打住!我可不是知识分子,小学毕业都不够。嫂子,这年头就知识分子吃不开,城里的不也得被赶下乡吗?”

  金山拱手拾礼说:“是,小华,小山子牢记在心;是咱妈不是我妈(看着廖凤云)妈妈,小华说的对,咱家今明两天要来很多人,您还是听您儿媳的吧。”

  金之夏:“哥说的对,妈,咱马上去院外走一走。嫂子,小妹不和你纠缠那些不着调的知识分子之家了。”

  马新华有些不高兴的反应,但毕竟是沒过门子,还是初来乍到。初登婆家门的马新华,立刻把情绪调正过来。

  马新华喜笑颜开的样子:“之夏,知识分子吃不开的岁月马上会过去的,我还是相信那句名言;没有文化的民族,是悲哀的、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廖凤云:“好了小华,你和之夏探讨这类课题,是等于对牛弹琴。”

  金之夏打断妈妈的话:“妈,我是您亲生的,嫂子还没过门呢就偏向她,岂有此理?以后不理你们了。”

  廖凤云:“之夏,向情难向理,我也不和你说了。”

  金山:“妈,千万别生气,之夏不喜欢文学和书法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别太在意这些行吗?”

廖凤云看着马新华:“有十六七年没去北山看你们大舅坟头了,下午咱都去。”

  金山:“妈,我下午要去大队开会呢,是接待安置省城下乡知青的会,很重要。让之夏和小华陪您去好吗?”

  金之夏:“哥,你去开你的会,我和嫂子保驾护航不会有事的。”

  马新华:“之夏说的对,现在正是安排城里知青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中心环节。小山子,记住,毛主席最高指示,千万不可抗拒呀!”

  廖凤云语重心长的:“金山,听到了吧?以后多听新华的话妈就放心了。”

  金山看着马新华:“哎!小华,你是用什么手段把妈拉拢到你那一派的?”

  马新华轻轻的推开金山:“你快去听会吧,我们也该走了。”

  金山拿起外衣,对屋里三位女士做个鬼脸,蹦蹦跳跳的跑出家门。他在妈妈面前,毕竟还是个孩子。在外面是政治队长,二百口人的当家人。在家里又是一番天地,不拘小节。

  金之夏也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领着妈妈嫂子走出家门。廖凤云牵着马新华的手对女儿说:“之夏,别走那么快,咱漫步去北山吧(看着马新华)小华,你看之夏哪还像个女孩子啊,疯疯颠颠的,都二十二岁了,也没个大人样。”

  马新华挽起婆婆一只胳膊:“妈妈,我问一个不该问的事,我和金山后天结婚,公爹能参加我们婚礼吗?”

  廖凤云双眉紧皱一下,抬头看着远方:“小华,妈妈只能告诉你公爹很忙,没时间回来。”

  马新华觉得在家爹告诉过不许问公公的事,果然有问题:“对不起妈妈,小华多嘴了,您千万别在意。”

  廖凤云一声笑:“呵呵,小华,你没有对不起妈妈,我也不会在意什么。小华,妈妈喜欢你的性格,以后金山交给你妈妈放心。”

三人说说唠唠来到北山一棵老桑树下,放下提篮;母女婆媳三人坐在桑树下,不远处一坟头,是长顺的坟。

  廖凤云指着坟头对马新华、之夏,动情地说:“小华,之夏,那是你们大舅的坟,十六七年没来了,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在这里躺了二十四年了。”说着泪落双腮。

  金之夏采来一束野花:“妈妈,我给大舅献上一束野花好吗?”

  廖凤云点点头:“好吧,我也没带些纸来化些冥币,之夏放一束野花也略表心意吧。”

  马新华站起身四处瞭望:“妈妈,大舅是什么病去世的?”

  廖凤云双眉紧锁:“是土匪绑票所至,以后再详细告诉你吧。”

  马新华觉得说错了话:“妈妈,实在对不起,我问了不该问的,引起妈妈伤心。妈妈,请您原谅。”

  廖凤云一声长叹:“唉!那是刻在我心上的硬伤,小华不说我也时刻难以忘怀。所以呀,也就用不着原谅了。”

   对话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最后才想起摆上供品。廖凤云出现二十四年前的一幕幻觉。

  二十四年前春天

  十五岁的长顺在大声召唤:“小云,小心脚下的草芽尖扎脚!”

  十二岁的廖凤云弯腰摘起一棵蒲公英种籽,吹了一口,散开许多伞形小花:“长顺哥,看呐!飘走了,一定会飘去廖家新村小学堂。”

  廖长顺思念生父母而落泪,用袖头擦拭:“小云,咱回家吧,我渴了。”

  廖凤云又摘一支小花跑过来看着长顺:“长顺哥,你哭了吗?为什么哭啊?”

  廖长顺用袖头擦了一把眼睛,微微一笑:“小云,哥没哭,是蒲公英飞絮迷了哥的眼睛。没事的,擦一下会好的。”

  廖凤云端详着长顺:“长顺哥,让我看看好吗?”

  廖长顺弯下腰:“小云妹妹,不奈事的,走吧,咱们回家。”

  廖凤云撒娇似的:“长顺哥,抱抱我,我好累。”

  廖长顺牵起廖凤云的手:“小云,都十二岁了,快成大姑娘了,哥抱不动,牵手走吧。”

看到了长顺哥的坟头,她是触景生情。

1

第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