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1868新风暴>20 收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0 收徒

小说:1868新风暴 作者:红壳花生 更新时间:2018/7/6 15:17:21

1868年,魏源编写的《海国图志》早已出版发行,遗憾的是,这部被史书赋予很高地位的鸿篇巨著在这个时代没有受到重视,清政府毫不关注,只在民间有些影响。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日本人居然将这本书奉为圭典,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精神在日本生根发芽。

  后世用了四十多年才推翻了清王朝,而破除落后愚昧的封建思想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更不知道的是有多少无辜者和被蒙蔽者被卷入其中,最后都化为齑粉。

  要想更快,损失更小地打破这个乌龟壳,需自上而下,用上层建筑的意识来推动,用科举考试来带动,方能实行。看来紫禁城里的那张龙椅少不得要去坐一坐的。

  容闳摆摆手,不想再谈那些糟心事:“我今天过来是想和你去江宁面见曾督,就办大学一事求得他的支持”。

  梁大少爷觉得奇怪了:“我这办学又不需要官府出资,为什么需要他的支持?”

  容闳现在也算是官场中人,他本身也是曾国藩举荐的五品候补同知,面对梁大少爷这个官场小白只能耐心解释:“你想在大清办点事,没有官府的许可是办不成的,人家随时都能来刁难你,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曾督现在是大清汉人官员第一人,这大清南方有许多官员是他的门生故旧,只要有了他的支持,以后就没人敢来刁难你了”。

  尼玛,这大清官场听着怎么象黑社会啊,还得先拜个老大,只是不知道需要交多少保护费呢?梁大少爷一脸郁闷。

  见他这副表情,容闳继续劝他:“曾督为官清正开明,你无须太过担心,再说我们办学本就利国利民,坦荡无私,有什么好怕的?”

  对哦,想想也是,有什么好怕的,梁大少爷点点头:“行,那就去一趟吧,什么时候动身?”

  “按照你的节奏,自然是越快越好,今天就可以出发”。

  两天后,两江总督署衙门。

  看着这座曾经的太平天国天王府,梁大少爷不禁思绪万千感慨不已,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运动,历经十几年,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终被这所房子里现在的主人带人给消灭了,可留给这个国家的除了创伤损失还有什么呢,整个江南江北地带直杀得烽烟四起人头滚滚,曾国藩也因此被人送雅号:曾剃头。

  两江总督署衙内,曾国藩正和其心腹幕僚赵烈文说着话:“京城来信说,都城里满人依旧穷奢极欲,明火执仗之案时有发生,而市肆里乞丐成群,民穷财尽,恐怕会有异变,为之奈何?”

  赵烈文:“天下一统已久,分崩离析之期恐不远矣。本朝创业太易,诛戮又太重,夺取天下太过机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待到抽心一烂之局成形,则土崩瓦解之势无可阻挡也”。

  曾国藩沉思良久:“不会这么快吧”。

  赵曰:“殆不出五十年矣”。

  曾:“会否南迁呢?”

  赵:“南方恶满人久矣,这长毛之乱就是明证”。

  两人不再言语,此时有人通报,容闳来访,曾总督遂示意带人进来。赵烈文忽地双眼一眯,一缕精光瞬间一亮。

  “容闳参见总督大人”,容闳以下官之礼参见总督,可怜的梁大少爷只能跟着行礼。

  曾国藩抬手让两人起来:“纯甫啊,多日不见,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实际上他自然知道容闳还未成家,这是在开玩笑呢,缓解一下刚才和赵烈文谈话的烦闷。

  “大人您又在笑话我了,这位是我香港马礼逊学校的学弟,姓梁名思瀚,是广州十三行天宝行梁家的长孙,我这个学弟可不得了,立志要发展教育事业,现欲在上海购地办学,仿照西洋办一所大学,拟取名为上海理工大学,欲为国朝培养理工科人才,所以容闳特意带他过来,一来向大人汇报此事,二来请大人为学校正式题名”。容闳回国十几年了,言谈举止已接近时下的官场之礼。

  曾国藩拈须微笑:“理工科人才,有点意思,我大清不缺儒生,独缺这格物致知人才,我搜遍全国才找到你们几位,如今都在这江南局了。单凭这份眼光,这孩子就很不简单”随后转头看向赵烈文问道:“惠甫,你说呢?”

  赵烈文点点头:“我泱泱大国,能人异士辈出,这孩子有此雄心,实乃国家黎民之幸,我辈不如也”。

  赵烈文的评价如此之高,让众人都很诧异,曾国藩深知他这个谋士眼界甚高,今天却对一个孩子称赞不已,也有点不解。但现在不便细问,于是他看向梁思瀚,足足看了约有半分钟之久(传说曾国藩善相面之术),方才开口:“办这类西式学校我等素无经验,但想来耗费肯定不少,你能下此决心想必经过深思熟虑,能与我等细说一二么?”

  梁大少爷面对总督威仪却是不卑不亢,当即上前一步答道:“总督大人,请恕小子信口开河”

  “但讲无妨”。

  “小子七岁时进入香港马礼逊学校,学的大多是西洋知识,了解那英吉利和法兰西等西洋强国的概况,这两国也和我大清一样是皇朝统治之国,而让他们获得强大的原因却正是这格物致知的知识,现如今的欧美强国,遍地都是这一类的大学,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从这些学校毕业,投入到各类科技的发明创造中,他们制造出了火车,轮船,纺织机械,电报通讯等民用的产品,也制造出来战舰,大炮,火药,各式枪支等军用产品。可这仅仅只是开始,将来会有更多的民用商品会被生产出来,也会有更强大的军用武器被制造出来,如今的西洋强国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匹敌,那么长此以往,我们中国还不是任由西洋人予取予求?”

  振聋发聩!绝对是振聋发聩啊!这该是当朝诸公和坐在龙椅上的那位考虑的国家战略,却从一个商人出身的少年嘴里说出,曾国藩和赵烈文对视一眼,总督大人一脸苦笑,他的幕僚却是目含深沉。

 两江总督曾国藩思虑良久,方才开口:“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你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左宗棠,当年的左驴子才倾一时,可若论见地,你却还胜他一筹,毕竟如今你只是个少年郎。”然后他看向容闳问道:“那么纯甫你也要参与这个理工大学吗?”

  “正是,大人,我这学弟欲聘我担任这个理工大学的校长,容闳不才,却对这西式教育感触颇深情有独钟,还望大人能够成全”。

  “好,好啊,这位梁小弟果然不凡,满大清就你这么一位从西洋大学毕业的,居然被他找到了,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曾某人岂能不允,准了,江南局那边的差事你也不用辞,有空时去照看照看就行”曾国藩笑呵呵的答应。

  “谢大人成全”容闳很感激总督大人,不用辞职代表着这官帽子还在,在大清有着一顶五品的官帽子,办什么事都要方便一些,闲杂人等也不敢来找麻烦,更何况每个月还能领两百多两银子的薪水呢。他对曾国藩自然忠心耿耿,不过对他的称赞还是不太敢当:“大人谬赞了,当时去美利坚求学时我们共有三人,其中一人黄胜一年后因水土不服回了广东,我后来在那美利坚耶鲁大学完成学业,还有一位学弟黄宽则去了那英吉利爱丁堡大学攻读医科,刻苦攻读七年,获得医科博士学位,比我还要高两个等级,现已回广州行医授徒,洋人称之为好望角以东最佳外科医生,不过,如今黄宽也受梁学弟的聘请,担任广州医学院的院长”。

  “哦”“嘶”,总督大人和他的幕僚各发出一个声音,一个是惊奇居然还有一位西洋大学的毕业生,另一个是惊叹这个爱丁堡大学的博士也被这个少年招揽过去了。

  曾国藩和赵烈文又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是颇有感触,只是没有开口。

  不过,对总督大人了解颇深的赵烈文已经知道曾国藩起了爱才之心了,只是作为一方封疆,自然不便放下架子开口,不然就是有失面子了(又是面子啊),这个时候,就该身为幕僚的他来说话了:“这位梁小弟年轻有为,我赵烈文深感佩服,不知梁小弟还有没有表字啊?”

  梁大少爷这才知道旁边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赵烈文,此人学识渊博,精通军事,经济,还对医学,易学,佛学造诣颇深,是曾国藩一直留在身边不舍得外放出去的心腹谋士,堪称曾国藩的参谋长,对他自然不敢怠慢,当即拱手答道:“回大人,思瀚只有学名,还不曾取得表字”。

  “既然梁小弟如此大才,却未有表字,不如让总督大人来为你取一个可好”。

  古人所谓的取表字并非只是单纯的取字,还代表着一种师生关系。盖男子年长之后,只有家中长辈或授业恩师方可为之取一表字。梁大少爷却不知这里面的讲究,心想今天是来求人的,就得放低身段,难得人家这么客气,要为他取个表字,岂能推辞,如果不喜欢大不了将来不用就是咯:“思瀚当然愿意,总督大人肯为在下取字,求之不得也”好歹他也是学过古文的,这话文绉绉的用在当下正合适呢。

  “善哉善哉,果然是块一点就通的璞玉,烈文恭贺大人喜收良徒,恭喜恭喜啊”赵烈文对着曾国藩拱手称贺。

  曾总督听得笑眯眯的,闭上眼似乎在思考着给梁思瀚起个什么样的表字为好。

  可我们的梁大少爷却呆住了,他这才听明白了,原来这里面有这个讲究这种规矩啊,他可一点没准备啊,他看向容闳,心说你这个学长也不提醒我一下,弄得差点出了洋相了,容闳却也如赵烈文一般的向他拱手称贺,让他更加不知所措了。

  这时,考虑好了的曾总督睁开了眼,笑着开口道:“就取镇西二字,你们觉得如何?”说完看向赵烈文,因为他觉得这几个人中,也只有赵烈文在这方面的学识能和他相提并论,容闳就是个假洋鬼子二把刀,至于梁思瀚本人吗,以他曾国藩如今的学识和身份地位,给你取个表字就是你们家祖坟冒青烟了,哪轮得上你挑三拣四的。

  “好字,好字,虽然平白,但这股浩然大气却是脱然而出,正好与梁师弟的名字吻合,看来老师对梁师弟的期望颇高啊,这镇西就是镇住西洋的意思,如果取镇洋那就太直白无味了,梁师弟,你明白老师对你的期望了吧,梁师弟,梁······”

  还在懵逼状态的梁大少爷终于清醒过来,他刚才已经想明白了,拜曾国藩为师他可不吃亏,这大清朝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有这种好事呢,他是没想到曾国藩才初次见他,居然会对他如此青眼相加,一时没想明白而已,现在反应过来了,马上跟当初拜两位武林高手为师时一样,对着曾国藩跪下磕头:“学生拜见恩师,谢恩师赐字,学生自当日日自勉,不负恩师的教诲和期望”。

  清醒过来的梁大少爷言行举止自是十分妥帖,看得曾总督笑眯眯的直点头,旁边的两位也是连声称赞祝贺,一派其乐融融之景象。

  曾国藩当即命人准备酒宴,又让人通知两个儿子曾纪泽和曾纪鸿回家。自1864年长毛之乱平定以后,他这个两江总督总算是实至名归了,所以家人也从湖南老家搬到江宁生活,当然此时他并不知道两个多月后,朝廷将会命他改任直隶总督。

  当天中午,两江总督署后院喜笑晏晏,人声鼎沸,曾国藩的亲近下属幕僚和两个儿子都参加了收徒喜宴,众人对总督大人贸然收了一个少年做学生自是有许多不解,其中自然也有羡慕嫉妒恨的,这天大的好事怎么落到了一个商户人家出生的孩子身上,当然他们都知道曾国藩可不是普通人,更不是莽撞之人,这个少年必有其过人之处,否则难得总督大人的垂青。

  曾国藩的两个儿子曾纪泽和曾纪鸿当然了解父亲的为人,真心祝贺父亲喜收爱徒,对梁大少爷也是关爱有加。

  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脑袋的梁大少爷尚能忍住那股晕乎劲,笑盈盈的向两位曾家少爷行礼:“思瀚谢过二位师兄的关爱,小弟年轻识浅,不足之处还望二位师兄多多批评,多多关照,今后还需二位师兄多多提携啊”。

  曾氏兄弟见这位小师弟言谈举止颇懂礼貌,自是满意,曾纪泽开口道:“镇西贤弟不必客气,你如此年少,却要创

  办上海理工大学,我们兄弟二人自叹弗如啊,如果今后遇到什么难处就言语一声,愚兄能帮的上的定当替你办了。”

  梁大少爷一听果然上路子,这曾纪泽后世描述他是个古道热肠之人,心胸开阔,思想开放,是当时不可多得的开明人物,后来从事的外交工作也是成绩斐然,这样的人物是值得相交的。对于今年只有二十岁的曾纪鸿倒是不太了解。他当即称谢:“大哥厚爱,思瀚心领了,如有难处,肯定不会和大哥客气的,只是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人就好。”

  曾纪泽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小老弟有意思,我倒想看看你能有什么烦人之处了”。

  一直在旁边凑热闹的容闳笑道:“大公子你别答应得痛快,到时候可就有的忙了,我和黄宽两人现在就被这位学弟指挥得团团转,不过我们俩都是打心眼里乐意啊,痛快痛快,哦,对了,今天趁总督大人高兴,应该给他提提那个留美学童的事”,说着说着变成自言自语的容闳也不管旁边不解的目光,自顾自的朝曾国藩的位置走去。

3

20 收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