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1868新风暴>21 又定亲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1 又定亲了

小说:1868新风暴 作者:红壳花生 更新时间:2018/7/7 10:59:18

 容闳的留美学童计划已经多次提出,但始终未获清廷批准。

  梁大少爷清楚记吃不记打的清廷是不会平白无故办这种增强汉人实力的事的,历史上直到1871年,发生了天津教案事件,被以法国为首的列强逼得焦头烂额的清廷,才发现我大清真没有了解西方国家的人才,在曾国藩,毛昶熙等重臣的推荐下,这才批准了容闳的留美学童计划。记住,在推荐人里真正起作用的只是毛昶熙,他才是慈禧太后真正信任的重臣,而此时的曾国藩,是处于慈禧要削弱的名单之首,这是太后在长春宫思虑再三后的平衡之道。

  此时的广州开发区,大批的农夫雇工被招工上岛,在梁老六井井有条的安排之下,中国人民对大型工程的施工能力再次得到验证,梁大少爷的洋大哥罗滨则负责分派几个洋人工程师监督工程质量,整个长洲岛就是一个大工地,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一条条道路被平整出来,四通八达的下水管道已经按照图纸施工完毕,星罗棋布的厂房正在日夜赶工,梁大少爷的造船厂和纺织品公司也在其中。

  广州开发区董事会投资的火力发电厂和自来水厂同样也在建设之中,投资比例与开发区占股比例相同。由此可见,罗滨对这个开发区是真正上心的,充满了能量的英国人做起事来也同皇家海军一般神勇无敌,这样的效率就是放在后世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如此这般的溢美之词时常在各家英文报纸上见到,令每每读到这些报道的罗滨喜形于色,大受鼓舞,如同天天给他充电上发条似的,让他第二天又是干劲十足!

  欧洲的另一个强国——法国,自然看不惯英国佬这般嚣张,鼓励法国商人在广州开发区大办工厂。法国人开办了巢丝厂,丝织厂,五金厂,甚至也办了一个造船厂,跟梁大少爷的那家厂形成赤裸裸的竞争。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法国人的造船水平是首屈一指的,要知道世界上第一艘蒸汽动力铁甲战舰是法国人造出来的,而不是世界海军第一的英国人。

  英国人自然不甘示弱,纺织机械厂,通讯设备厂是他们的强项,自然要来争夺中国市场。

  美国人投资建造了水泥厂,电线电缆厂。普鲁士人建了他们擅长的机械机器厂,这个机器厂可以生产普通的机床,也可以生产火车车头和车厢,部分车间只要增添一些设备甚至可以制造枪炮。虽然目前的中国还没有开建一条铁路的计划,但是实力不如英法的普鲁士只能看得更远,相信中国人肯定会修建铁路的,而且中国这么大,市场潜力无限啊。

  连梁大少爷的女同学洋娃娃的父亲,比利时商人雷德尔也开设了一家建筑营造事务所,承接建筑设计和建筑工程。

  意大利人也在这里发现了商机,准备开设一家意式披萨店。

  作为东道主的天宝行自然不能只看热闹,全资开办了一个烟草公司,取名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仿佛一夜之间,荒凉的长洲岛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欧洲城镇。

  导演了这一切的梁大少爷此刻却毕恭毕敬的站在老师曾国藩面前,聆听恩师教诲。

  “镇西啊,你从小读的是西洋学校,如今再开始读四书五经,搏取科场功名的话恐怕为时已晚,为师觉得也没这个必要,还不如发挥你的长处,去西洋继续深造也好,在国内办学经商也好,都是一番历练,年轻人只有经过一番历练,才能成熟成长。你还这么年轻,现在也不必急于求成,多看多学,想必能找到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曾国藩语重心长的教导这个新收的学生。

  “谢恩师指点,学生也是这么想的,学生志不在官场。老师想必也有体验,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做起事来制约也多,有老师和诸位师兄在官场上照应着,学生做起事来必将事半功倍。”梁大少爷的观点独辟蹊径。

  “嗯”曾国藩点点头表示肯定,他门生故旧很多,大多在官场发展,因为有了他的举荐,想在官场上获得一席之地易如反掌,如今他缺少的正是能沉下心来认认真真做事的人,发起洋务运动的曾国藩深知,朝廷是不会真正支持洋务运动的,因为这些事都是汉人在操办,满人又干不了,大力支持洋务运动不等于在支持汉人吗?那满人的统治地位如何保证?拥有大量洋枪洋炮的汉人军队怎么管理?他们要是不听话造反怎么办?紫禁城里的那些人就是这么想的。

  “说起来我虽然收了你做学生,却教不了你什么,只盼你能常怀为国为民之心,勤于学习,多做实事,就是给为师脸上增光了。”

  “学生谨记恩师教诲,一定日日反省,克勤克俭,力争做出一番事业,不枉恩师给我取的镇西二字”。

  “哈哈哈,好!你这孩子,真让人省心啊!行,那就这样吧,你和容闳回上海吧,那个上海理工大学的题字已经给他了,另外,你纪泽师兄近期会到上海海关任职,如果遇到什么难处就去找他,相信他能帮你处理的。”曾国藩又交代了一番,梁大少爷随即告别老师,回上海去了。

  历史在这里已经改变,本来已经年届三十的曾纪泽此时并没有出仕,直到1878年为父守孝期满的的曾纪泽才被派往欧洲任驻英法公使,可见清廷对曾家的刻薄寡恩。也许是受了这个学生的影响,知道清朝已经时日无多的曾国藩也有了一些改变。

  回到上海的梁大少爷得知,父亲已经把苏州河边的那块地给买下了,花了不到三万两银子,果然比外滩的三十五亩地还要便宜啊。一事不烦二主,干脆这上海理工大学的建设也让父亲负责吧,至于学校的设计就让容闳去操心吧,已经离家许久的梁大少爷想回广州了,想必现在的海南基地已经建设得差不多了吧,那里才是他的用武之地。

  梁父这时却对他说:“帮我们设计天宝行上海分部的法国设计师莱恩想见见你,我跟他说了你上次提出的修改意见,他经过修改后觉得很满意,对你非常推崇,说想不到在远东也有人知道电梯,而且大楼加高两层后确实更加高大气派,你要不要见见他?”

  “那就见见吧,这个设计师的水平还不错,要不教育中心的设计也交给他,虽然我们现在先建理工大学,但其它的各个学院迟早要建的,让他做一个整体的设计比较好,到时候要建哪一个直接按图纸建造就行了。这样整体的景观更漂亮。”

  “行,有生意可做法国人肯定高兴,我让人通知他明天早上过来”,梁父显然觉得这是个合理的选择。“哦,父亲,上次你买的几个孩子怎么样了?”梁大少爷突然想起一件事。

  “嗯,那些孩子过得很好,她们学习粤语很用功”,梁浩业有点奇怪儿子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我是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全国各地多买一些这样的孤儿,特别是聪明伶俐的孩子。容闳有一个留美学童的计划,这个计划估计就在这两年会被朝廷批准,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委托他带一批孩子去美国留学,等这些孩子学成归来就是有用的人才,现在大清缺的就是这样的人才,要不然办这些学校也不用缩手缩脚的”。

  “嗯,这个主意不错,我们自己培养的用起来肯定更贴心,我来通知其它地方,让他们留意一下,只是到底需要多少数量呢?”梁浩业看着儿子问道。

  “越多越好,除了容闳这边,我不是还有个洋人结拜大哥嘛,让他帮忙送一批孩子去英国留学,还有那个普鲁士人勒夫跟我关系也不错,他也可以帮忙送一批去普鲁士留学,那普鲁士是个工业强国,孩子们在那边学点工业技术回来都有用。”

  前两天和容闳在回上海的船上谈了很多,容闳当然是现在上海理工大学校长的最佳人选,可是他心中的梦想就是组织一批学童去美国留学,和他一样在美国完成高等教育,如果他的计划被批准,他肯定会离开上海去美国的。到时候还得找一位合适的来接任校长,难呐,这大清缺的就是这种人,唉,只能到时候再说吧。实在不行就让容闳找个洋人来顶一阵子。

  他们又商量了各个学院的开办顺序,师范学院和船舶航运学院可以先开办,因为这方面的教师相对容易找,当然是找洋人,在上海的洋人中这方面的人才多一些,接下来是商科律法学院和通讯工程学院,然后是铁路交通学院,医学院排最后,因为现在的医学人才先满足广州医学院,等那边有了第一批毕业生,那就可以分流一部分教师和学生到上海。

  黄宽这些日子在上海成效斐然,依靠教会的介绍和黄宽的学识,邀请到了八位医学人才去广州执教,所以在回程中一直是喜笑颜开,心情比原先开朗了许多,见了老同学老朋友,事情办得顺利,事业有了盼头,想必任何人都会开心的。

  “黄学长,容学长说他喜欢美国姑娘,所以一直到现在还是单身,你是不是也喜欢英国姑娘?”闲着无聊的梁大少爷和黄宽开着玩笑。

  黄宽为人刚直,很少跟人开这种玩笑,面对这个学弟的调侃,只能无奈的笑笑:“我跟容闳可比不了,有个能理解我的女人就可以了,可就这点要求也很难满足啊”。

  梁大少爷拍着他那小胸脯道:“学长你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如果在中国找不到,我就去那东瀛日本找一批过来让你挑,听说那日本女子伺候男人特别温柔,又懂事听话,学长你想要几个?”

  “你小子!”黄宽说不下去了,手指着梁思瀚大笑起来。

  轮船航行经过长洲岛时,岛上到处都在施工的繁忙景象让黄宽吃了一惊,这才刚过了一个月,长洲岛就大变样了,梁大少爷倒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模样,站在甲板上笑眯眯的欣赏着他的作品。

  回到天宝行,梁老六高兴地拉着他的手:“奇迹啊,我们的广州开发区创造奇迹啦!大部分土地已经租出去了,你这个主意太绝了,那些洋人们争先恐后的进来租地办厂,你不知道啊,刚开始我还以为很难办成功呢。”

  梁大少爷知道这个四叔一激动话就多,就给他泼冷水:“四叔,麻烦事还在后面呢,你啊赶紧找你们董事会那些人商量,这么多工厂开工,需要多少工人,我们广州有这么多现成的工人吗?肯定没有,那就马上办工人培训学校和技工学校,否则到时候大家找不到工人怎么开工?这个问题太重要了,迫在眉睫啊!”

  梁老六一听这个,顿时傻了:“对,对,哎呀,还是你想得远,我这就找他们去”,掉头就出门了。

  梁大少爷在后面看得咪咪笑,这些事情现在都不用他出面了,那些洋股东们肯定比他还着急,培训工人的事他们上赶着都会去做的。

  对了,这个四叔跑的太快了,还没问他五叔在哪儿呢,想起这茬的梁大少爷问了一位天宝行的管事,才知道五叔出去几天了,还没回来过,这位管事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梁大少爷明白了,他五叔肯定去了海南基地。

  这管事还告诉他,梁老爷子最近也住在城里,经常会过来看看,只是今天没来。

  看来现在事情多,老爷子放心不下啊,那就先去看看他吧,在上海定亲的事情还得跟他老人家汇报呢。

  匆匆回到梁家宅院,发现院子里的树荫底下放着一张竹榻,梁老爷子正优哉游哉地躺在上面纳凉呢,看到孙子进来就说:“回来啦,快到这边来坐下歇会儿,这么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咱爷孙俩好好聊聊”。

  “爷爷,五叔是不是去那边了?”梁大少爷最关心的还是海南基地。

  “嗯,是去那边了,已经好些天了,估计快要回来了”。

  “那这电报线路通到哪儿了?”

  “好像快到宁波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啊,估计能在上海往家里通电报了”老爷子边说边笑,止不住的乐啊。

  梁大少爷也很开心,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因他而改变,让他有一点小心的成就感:“爷爷,电报通了我们梁家的网就能真正通畅了,现在我觉得应该考虑的有两点,一是怎么样充实我们的商行,也就是说不能光做外贸生意,也要做内销,我们有了这么多商业网点,能辐射到的区域很多很大,这些地方也需要更多的商品。二是培养更多的商业人才,将来要把网点铺向全国各地。”

  “嗯,你想得很远是好事,不过目前我们先把计划中的事情做好”老爷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你在广州发动了这么多的工厂,他们的产品不就是我们的商品嘛,瀚儿,你现在是名声在外啊,洋人称你为“神奇少年”,最近有好多洋商上门来要和你合作,可惜你到上海去了,错失了好多商机啊”。

  “还有这种好事啊,那我明天就呆在天宝行等着洋人来上门咯”梁大少爷笑嘻嘻的说道。

  “岂止这个呀,你还有一件大好事呢”老爷子也是笑眯眯的说道。

  “哦,还有好事?看来我最近运气不错噢,爷爷,是什么好事啊?”

  “爷爷给你定了一门亲事,就是潘四爷的亲孙女,闺名叫做潘月蓉,比你小一岁,已经看过八字了,那算命先生说你俩是天作之合,你说是不是好事?”

  “啊?”梁大少爷傻了,又是亲事啊,怎么最近桃花运这么旺啊?

  “你小子发什么傻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这个年龄定亲很正常,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听说潘四爷那孙女长得花容月貌,天仙一般的人儿,要不然怎么会叫潘月蓉?”

  梁大少爷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名字跟长相有关系吗?那凤姐呢?他终于发现在这个时代最接受不了的事:就是婚姻不能自主。在上海时,他就在现场,可也做不了自己的主。现在呢,干脆老爷子决定了只是通知他一声。

  “爷爷啊,我也想跟你汇报呢,在上海,我爹也给我定了一门亲事”梁大少爷哭笑不得地说道。

  “啊?”这下轮到梁老爷子呆住了。

4

21 又定亲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