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列土烽烟>第七章国士论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国士论国

小说:列土烽烟 作者:二吧基佬 更新时间:2018/7/9 8:21:37

徐济正待开口,忽听一人高声道:“施兄所言大谬。”

说话间一蓝袍中年已上台,先自报家门原来是高国游子孟术,之后果然以立据不公、混淆视听为由抨击其论点。 

施宣明羞愧不已向孟术拱手:“孟兄高见,施某惭愧。”遂退了下去。

孟术立于台上:“诸位仕子,在下以为列国征战应以变革旧制为主。当今各国大部分仍沿用纪朝时旧制,已不能适应争霸之局面长久不变必将被他国吞并。”

“善!”众仕子齐声高和。吕辛见徐济也面露笑意,知他也是认同孟术说法的。

“如何变革?请明示清楚。”有人问道。

孟术见众人认同自己的观点不由得意:“各国国情不同变革之法应因势而变。以我高国为例,国君将政权与兵权分离大国君掌兵而储君执政,双权分立相互制衡才使我高国能屹立乱世而不亡其国。”

此言一出众学子又是一阵议论,盛势比之前更甚。徐济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对方理念不错可方案不可行。

高国军政分权看似妙手,实则包藏祸根。自古以来天子大权独揽方能维系百官平衡,如今高国老国君领兵权、储君执政事令出多门相互对立百官不知所措最终将会引来政变。

“徐兄不以为然?”吕辛见徐济摇头叹息便知其应有高论。

“客官,蜜汁鹿肉请慢用。”徐济没有开口,却有侍女声音传来。原来是鹿肉已烹制完毕,片刻间侍女们已将桌面重新布局。

待侍女退下后,台上又起变化。

孟术已被另一学子顶了下去,这位学子大致主张乃是无为治世,君主应为国家精神领袖而放权百官。诸事由百官尽心处理则国家大治。

“无稽之谈!”对方话犹未尽徐济便将手中割鹿刀置于桌上低声道,此等误国误民之“高论”徐济平生最恶。

“这位学兄有何高见,在下洗耳恭听。”那学子正慷慨激昂阐述自己观点时却听到台下有人嗤笑自己,不由激起好胜之心。

徐济不想自己一时口快竟被对方听见,还请他上台拆解。

见徐济并未起身那学子继续说:“怎么,只敢在台下非议却不敢上台来么?怕先生平时也是言人背后的饶舌之人!”

此言一出竟还有随声附和的,一时嘈杂之声又起。

“你这人怎如此说话?”徐济还未反应,吕辛却先开口。

徐济起身按住吕辛,转而对台上抱拳:“既学兄有请敢不从命。”些许小事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请问足下高姓?”那人见徐济已至面前开口问。

徐济环顾四周:“高姓不敢,在下徐国学子徐济。”而后又对对方道:“今日在台下私议确有失礼之处烦请见谅。”

“既然上台拆解就不算私议,徐兄有何指教请讲当面。”那人看来也是明理之人,见徐济上台也就不再纠结。

徐济又施一礼:“多谢。”

“先生之说乃空中楼台水中明月,看似美好实则缥缈。”徐济首先抛出论点。

“莫要说空话,如何缥缈请讲明白。”对方自然不服。

“无为者,乃君主知人善任举贤任能,知万事任万贤。方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名曰无为实则万事万物皆在掌握。如阁下之言君主无实权百官职位如何评定?”徐济笑道。

“百官众卿之位自然是世袭罔替。”那学子并未想过此关节回答时心中发虚。

“世袭罔替如何能知贤与不贤,有才无才?”徐济又问。

“这…公卿之家自然学识渊博…”话未说完台下便嘘声一片,显然不认同他的观点。

“多谢指教。”对方见此情景只得匆忙下台。

徐济舒了口气,见此事已了转身准备下台。

“徐兄请慢!”徐济正至高台边缘忽听背后有人呼唤,只得停住脚步回身看去只见一白衣少年站在台中央。

“这位学兄有事?”徐济一愣。

白衣少年拱手道:“在下吴国学子范中,敢问徐兄认为何种国政能真正富国强兵?”

徐济道:“在下并非治国大学,但也知治国之道一在能臣干吏二在君主支持,缺一不可。”

“何解?”范中追问。

“治国理政免不了触碰贵族权益,若主君一味偏袒宗室则国不得治。即便先君支持而新君昏聩反攻倒算则国也不治。”徐济道。

“如何能使治国之道长久?”范中迫不及待。

徐济哑口:“在下才疏学浅并无长治之法。”

此问也是徐济每日苦思不得解之处。如何使一种制度长久地维持下去直到现在各家学说也无行之有效之法。若今日明君主政国事清明,明日昏君当朝便会推翻前法。

“请问,授君主御下之术,内整吏治使政清人和、外强兵士以开疆拓土如何?”范中还未下台,已另有学子上台。

“先生高论徐济受教,多谢。”徐济自然乐得有人上台,便恭维一番顺势下台。

台上那人以术与势结合之法论述治国之道,台下喝彩声此起彼伏,论国会进入了一个高潮。

吕辛见徐济自下台后独自神游,有些担心便开解道:“徐兄,徐兄不必思虑过深一场论辩当不得真。”

徐济还在思索长治之法不觉出神,忽而被吕辛打断方知身处何地,只是心中有事便觉此处喧闹不堪,想快些离开:“吕兄慢用,小弟还有事情就此别过。”

吕辛哪里能放心他这种状态独自外出:“自然一同回去,在此处也待腻了。”

二人走后,邻桌一年轻公子对身边老者道:“齐师傅,此人就是王叔所提的徐国质子徐济?”

那老者点点头:“应该不差。”

“果然有些才能,这徐国国君是发了昏吗?竟流放如此大才,看来徐国国运不济啊。”年轻公子摇头。

他实在不能理解将长幼之分看得比国运更重的迂腐学究的想法。若徐济能入主徐国,不需多时必能使徐国焕然一新重振国威,可就这么一个大才却因嫡长之说流落他国寄人篱下不知是徐济的悲哀还是徐国的不幸。

0

第七章国士论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