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复兴之路1640>第八章 游击金华府(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游击金华府(终)

小说:复兴之路1640 作者:舞蕴大器 更新时间:2018/8/10 15:16:08

“将军,这仗打得汗都没出便结束了,到时候攻打县城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还能怎样,再多出点汉,抓更多的俘虏,不过我倒是在想能否吞下县城”

“急什么,先把你的山沟经营好,等到这季粮食收上来便能稳定民心,才可考虑往外发展,目前攻下的这两座乡镇都不便收取土地,此战最好的结果便是能像武义那样在义乌建立一个募兵点,我们不只是要招募士卒,还要招募流民与愿意入籍的民户”

张天与瞿子藩在军营中的会议上对于今日战斗的对手充满的鄙夷,周承照例毫不客气的反驳张天的布置,目前讨逆军外部环境尚可,缺少的便是时间,以及未来将会成为稀缺资源的人口

“周大个,招流民入营耕作山中的田地我能理解,招民户算咋回事”鲍兴对于招募民户有些不解,讨逆军从来都是直接发动裹挟技能并带走

“大明佃户我等收纳不了,农户却可以,你们在此留守名不正言不顺,山中尚可实行强力手段,外部断不可行,这些愿意跟随讨逆军的民户不需让其入籍军户,可直接安排他们在两镇外垦荒,不管荒地是谁家的,只要是荒着的都算作无主,我等驻守的辅军便有了用武之地

而且由这些拥有民籍的农户出面,你们在朝中的官员也有理由替你等作为开脱以免被四方攻打,以此为基础还可将我讨逆军的税政宣扬出去”

“主意不错,就怕给了外面那些乡绅喘息之机联合起来对抗我们”

“那便是你的事务,你想要什么样的地盘,作为制衡要让地盘上那些人得势,毕竟有你才会有在座的各位集聚”

“我想要世界的太过骇人,慢慢来吧,张禾让赤镇的中队留下两个小队,剩下的三支小队到这里来守卫,最后一个中队我们要留着待在县城”

“是,属下这便命人前往”

张天麾下的兵力再次拙荆见肘,幸好不论辅军怎样拆分正兵一直都齐全,在众人商议明日攻城的细则时,在外侦查的鲍兴下属两名夜不收领着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人来到镇中军营

“将军,我等在镇外五里截获一只十人队伍,其中一人自称是将军旧识,鲍队长让我俩将其护送回军营”

“喔,你俩辛苦了,下去喝口茶再走吧”

“是将军”

来人年过四十,高鼻大眼,面有短须,头戴蓝色福巾,身上穿着青蓝色的丝制深衣,一看便知道是乔装过的打扮

“小小年纪已经成千总啦,时光如梭,当初我等这些青年人已经过时咯”

“这位是,我不记得见过你”

“无事,那时你还小,我与你父亲是同窗,此番前来是有事相商”

“说吧”

“可否屏退左右”

“可是军事,那便无妨,直说”

“利事”

虽然张天有些不愿,周承及时抛来了眼神,张天只好留下散会,只留下周承与瞿子藩,在张禾临走时拉住他吩咐了一番

“说吧”

“确是有你父亲的风范,做事从不拖沓,是这样,我黄某人在青年时便捐了绅员,在前些年又花了五千两捐了知县候补,只是这现任义乌的刘知县因为家变没了上供的利是已占着知县位置多年,时间有些长了,我……”

“我没心思跟你扯皮,暗杀还是意外,我又能得到什么”

“那,这,张千总厉害,当然是意外最好,听说将军与督抚大人有隙,我在省府有些路子,可以做主为将军与督抚讲和”

“我这小军头还上不了督抚大人的眼,你也别去给他上眼药,我替你解决了这罪名谁担”

“当然无需千总出面,黄某只需顺利上任便能揽下案子”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黄某已有告身请小将军过目,事成之前黄某都会留在小将军身边”员外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一旁的瞿子藩,张天打开后发现里边有张黄色的油纸,上边楷书行文简练有力,一看便知是官方文书,上边有对方姓名于外貌体征,还有上任地方及五部大印,经由周承辨伪后应当是真实物件

“你这么信任我,就算你与我父相识,但我才来不久”

“信封中还有一个信盏”

张天便拿出里边的另一张旧信纸,上面内容不算什么,但是赫然有张肖的签名,张天再熟悉不过其父的笔记

“我相信这信件是真的,但物是人非,一个人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事成黄某愿献上万两白银以充作军资”

“……有钱好说,那知县还在城里吗”张天知道是件大生意便深吸了一口气接下了活

“尚在,只是已备好车马随时准备逃离”

“成了,黄叔便在佛堂修养一日,明天我便能给你带来好消息”

“黄某叨扰了”

“子藩,叫个人这几天便陪着黄老板,再告诉鲍兴,拿到人头便送与黄老板查看”

“老板……”

黄员外被一名亲卫领着走出军营,准备前往一处客栈,刚走出营门便被快步赶到的周承唤住

“黄员外留步”

“哦,是……敢问您是”

“叫我……二饼便是,我是被这些贼徒裹挟的书生”周承有些哭笑不得的自荐弄得自身有些尴尬,好在黄员外马上便出言解围

“二先生,不知先生此话怎讲,是否需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我前来是有事请教”

“但说无妨”

“既然员外出的起如此多的钱财为何不自己另寻江湖人士解决,我听说义乌附近的东阳县社团势力便非常强大,为何还要搭上我们这样背景复杂的队伍”

“江湖人一旦沾染上便难以撇清,再者我是商人,你应该能理解”

“理由确实说得过去,我再请教一个问题,黄员外如不愿作答,我亦不会强逼,那封是书信是何内容”

“婚约”

“我明白了,便请员外在镇上歇息两日,也好瞧瞧这白幡军,断不会让你失望”

“我也正有此意,告辞”

张天并未在佛堂镇等到第二天,在之前便吩咐张禾于戌时造饭,在三个辅军小队到达后便连夜出发,子夜时分便悄悄地来到县城外,胡立苗已带着两百骑兵前出把守县城北面与东面,西南面则是由近三百的正营与一百辅军强攻

随着张天一声令下,数百战士带着事先准备好的云梯冲向城墙,经过事先斥候的侦查,城内守军数量虽众,但能看出都是临时拉来的壮丁防守极为松懈,在讨逆军架起云梯走过护城河,将梯子搭上城墙时才惊动看守,但为时已晚,在看守刚发出警报后讨逆军战士便已经登上城墙

墙上基本没有发生战斗,守军见着讨逆军在夜空中一路飞舞的白幡便跪地投降,打开城门大军入城后在大街上才遭到了募军的抵抗,这些募兵并未上墙防守也准备不住,大多都未着甲,被讨逆军各种投枪飞斧几轮抛射便败下阵,伤亡了五十名士兵后三哨军士便举手投降,驻守义乌县的一总募军便全数被俘

除去看押俘虏的辅兵,以及分别前往县衙与武库的两总旗军士,张天带着剩余的军士直扑杨千户在县城的府邸,到达大院外瞿子藩一马当先跃上两丈高的院墙,一手持刀扒着墙顶翻入院中,几声惨叫后便打开了红漆大门,接着所有人涌入大院,他们都知道又一场血腥屠戮将即刻上演

片刻后,张天在一间阴潮的陋室中发现了阔别五年的生母,张母吴氏年仅三十一,在云儿这般年纪时便诞下了张天,之后三年又为张天添了一个小妹,如今吴氏站在小院的一间砖石平房中,哭泣地看着站在房门口的高大人影

房中并未点灯,张天的面容在月光下黑糊不清,但吴氏透过张天身上细鳞甲的反光还是能认出这光洁面容的少年人,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这般强闯进来找她,顶盔掼甲的张天站在门口也同样瞧着母亲,借着射入屋内的亮光,张天发现自家母亲眼窝深陷非常憔悴,原本光洁的皮肤与黑亮的头发变得干燥枯黄但身材却不消瘦,这便是常见的营养不良

“娘”

“辰儿”

双方相互打量着,在张天一声呼唤下吴氏终于忍耐不住哭喊着张天的小名冲入他怀中

“儿子回来了”

“辰儿,这些年苦了你,让娘看看,再看看”

比张天矮大半个头的吴氏伸出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张天已如刀削般的脸庞,张天感受着粗糙小手的磨蹭心中的怒火渐起,在记忆中张母可是有钱人家的贵夫人,如今却声音沙哑脸庞清瘦,张母被这般折磨气的张天面部肌肉不住地抖动,豆大的泪珠抑制不住滚滚落下

“娘没事,娘好着,辰儿回来便好,娘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一家还能团聚……你爹呢”

“……”吴氏感受到张天的情绪而出言安慰道,只是对于吴氏的提问张天只能摇头

“没事,辰儿在便好,辰儿在便好……”

吴氏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再次伏在张天怀中痛哭,直至一刻钟后吴氏才安静下来,张天发现她已经昏厥在自己怀中,于是张天便将吴氏横着抱起走出偏院

此时在前厅中讨逆军战士已将杨千户家连同护院家兵以及下人孩童百余口全数抓获跪在厅堂上,张天抱着吴氏到来后没有细看地上的众人,倒是接着火光发现自家母亲脖颈上有多处青瘀,脸颊上还有两处明显的抓痕,张天顿时双目充血

吴氏出身书香门第,是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张天想过自家母亲被凌辱,被砍头,身首异处,就是没想过会遭受虐待,这无关罪恶只关荣辱,铜山张家,西村吴家,这两家人都上了张天的黑名单

张天正想着怎样报复祖父与外祖父的两个家族,跪在地上许久的众人中,体形壮硕自知今日必死的杨千户便忍受不住开始大叫

“张家小儿你得意什么,还不是从贼得势,就算你得了余杭千总又如何,你永远都是个贼头,某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大明正统,被你杀了也能落个忠烈谥名”

“你就是个喝兵血,杀良人,欺男霸女,强占民宅,披着官皮的恶徒,大明百姓有资格骂我,大明皇帝有资格数落我,就是你这种人渣没资格在我等面前猖狂,我们这些贼寇是你们大明的正统文武给逼出来,讨逆军何在”

“讨逆军在此!”“末将在”“将军”厅堂中的讨逆军战士们纷纷大声响应张天

“把他架起来,别让他太痛快,我们先从孩童开始,不论是谁家小孩,只要是在这宅内的全都给我拖出来在他面前砍了”

“好啊,我正想瞧瞧贼头的手段,尽管砍”

一阵哭喊声响起,瘦弱的下人,小巧的妇人怎是讨逆军大兵的对手,堂中七八个孩童被纷纷拖到张天与杨千户的跟前

“刀下留人”

正当几个战士在一片哭声中举起腰刀时,周承突然闯进来

“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看看他们是谁,你们这么干与噬人魔鬼有何区别!放下,我以大明顺天府府尹主傅的名义!都给我把刀放下”

在厅中的战士们被先前张天的一番言语捣鼓的还有些激动,看着张天并未把刀放下,但倔强的周承并不打算放弃

“张天!你不是要破天吗,破了之后呢,啊!便如这匪兵这般随心所欲为非作歹吗,张天那这是底线,你要是踏过了便再也无法回头!那样你与北边的吃人闯贼,与三百年前的屠城元军有何区别!还打什么土绅分什么田地,还做何减税扶持,进山当大王多好多快活!你在听我说吗”

张天还在沉默,但脸上的狰狞已经褪去,战士们见状便放下腰刀,受惊的孩童纷纷挣脱大兵回到自己亲人身边

张天知道周承说的噬人魔鬼指的是什么,但经历了长期不断的杀戮,来自未来和平世界的张天也在慢慢改变,在广信府的作战时张天便有发出杀俘的命令,那时戾气沉重的张天便有失控迹象,只是当时察觉出异样的张启忙于应付广信府大军无暇顾及,在今天借着辱姆之恨终于爆发

好在关键时刻被周承拦下,张天此时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强行将他留下,张天知道真下手屠戮,别说驱除鞑虏逐鹿中原,讨逆军很有可能再次重蹈红旗军的广信府之役,而这回拥有精锐募军与衢州守备和钱塘守备的浙江讨伐大军将完全埋葬掉张天的势力

“对不起周先生,我有些乱,他们便麻烦你来处理”

张天对周承鞠了一躬,便抱着吴氏走出宅院,在瞿子藩的陪同下前往被杨千户占据当作偏府的张天家,命人取来伤药后便大门紧闭不再理会混乱中县城

1

第八章 游击金华府(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