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三>第九章 黄巾马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黄巾马相

小说:三十三 作者:十年前后有只败狗 更新时间:2018/7/21 19:00:35

“林家贼子林文,将于三日后街市问斩。”

林胜在人群中看着告示喃喃道,心里的情感说不出的复杂。一丝欣喜,想到大哥在林家灭门之夜活了下来,他很高兴,但是在看到后面说林文将于三日后问斩,他就觉得脑袋发晕,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喂,小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身旁的扛锄老汉看他身体颤抖,还以为林胜犯了什么病,“额…没事,我没事…”林胜僵硬的笑笑,随即拨开人群离开此地,留下老汉一脸疑惑,嘟囔着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什么毛病?”

林胜没有被通缉,告示上没有他的名字,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是好事,反而感到一丝危险,像是嗅到阴谋的感觉,跟阿宽分手后他在树林里过了一夜,虽然衣服都湿了,不过他早已砍好了柴,生了火后勉强睡下了,在外跟孙道长的两年他学到不少,第二天就找了人少的地方买了一套比大人穿的衣服,幸好他本来个子就高,所以就算是站在人堆里也会被人认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

他并没有去客栈,一来身上没有太多的钱,毕竟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太多,而且住客栈的话要是被熟人认出来就不好了,毕竟在阳东郡见过林家三少爷的也是大有人在,也算他运气好,第二天之后在河的边找到了一个已经废弃的小木屋,现在的他也只能先回住处在想办法了,可他觉得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一点武功的他面对法场上的卫队,会被立刻砍杀的。

林胜顺着原来的路向河边走去,可刚走到木屋附近的时候他站住脚步不走了,因为他好像听到,木屋里有人。他放轻自己的脚步,悄悄的接近木屋,这下屋里的人说什么他都听的一清二楚了。

“老二,你打探清楚没有,那没把儿的真的是法场的监斩官?”

林胜瞳孔一缩,这个厚重声音的人说的好像是三日后林文的问斩,听到这句,林胜觉得要听下去,说不定能有救他大哥的方法!接着一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响起

“我刚去看过了,那大太监就是三日后法场的监斩官,问斩的是这地方赫赫有名的林家的长子林文。”

“哎,咱不管他斩的谁,只要他在就行了,平日里想见都见不到,更别说刺杀了,现在送上门来了,我们可以为老三报仇了!”

“大哥你轻点声啊…”

“没事,这里已经废弃了,没有人来的,你接着说。”

“大哥,这被斩的人还真与我们有些关系,”

“哦?什么关系?”

这个林家前两天被皇帝灭了门,罪名是跟我们勾结,可是我左思右想,这个益州阳东郡林家,我们没有过集吗吧?所以我猜测,这个林家,肯定是被狗皇帝扣上的莫须有,总觉得…”

“觉得什么?你难道觉得同情他们,可怜他们?又不关我们的事,而且我们这次来是要杀了没把儿的,再加一个救人,先不说真给他们林家扣上与黄巾勾结的罪名了,我们这次带的人那么少,你可要小心我们一去不复返啊!就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搭上性命,老二啊老二,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可是大哥……要是不救他,这个林文就因为与我们勾结被杀,总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切!妇人之仁,要是我们都死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张大哥怎么办?我们可是说过了要跟他一起推翻汉室的,现在就为了一个陌生人去死,丢不丢人啊?行了,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我们接着想想三天后的计划。”

“哦……”

爬在门外偷听的林胜此时的内心只能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他没想到里面的两个人竟然是传说中的黄巾,而且还要法场上作乱,本来想着可以求他们也救救他大哥,可是那厚重声音的人的话让他如坠冰窟,心里怅然道:“是啊,人家也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搭上性命。”但是想救他大哥的心情越来越激烈,本来没有任何办法的他现在仿佛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林胜心里叹道,捏了捏拳头,一个箭步冲进木屋。

“你……”

“你是谁!?”屋里两个人完全懵了,下一刻才发现好像刚才的话全被这个人听到了,“要不要灭口呢?”两个人的内心同时升起了这个想法。

林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两个人更懵了,这是在求饶吗?不像啊?

“你……你谁啊?你刚才都听到我们说的了?”厚重声音的中年人看向跪在地上的林胜,旁边的年轻人也有点茫然。

“两…两位壮士…”林胜并不是不善言辞,他其实交流跟人交流是比较轻松的,但是现在心情激动的他有些语无伦次,“我…我叫林胜,刚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放…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相反…我想要两位壮士帮帮我…”

“哦?”中年人有些不解,问道:“你有什么事想要我们帮你?还有,仅凭一面之词,我们可不会轻易相信你不会说出去,小心下一秒就要了你的小命!”

准备谈到林文,他的表情郑重了起来,有些凄然的笑道:“请两位壮士放心,如果我想要告发两位,那我刚才就已经趁你们还没发现我的时候就跑了,相反,我请求两位壮士能够救下那三日后即将要被问斩的林文…因为他是我的大哥!”

“什么?他是你的大哥?”中年人更晕了,刚才一个林文,现在又蹦出来他的弟弟林胜,这是搞什么?

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年轻人明白了林胜想要表达什么,问向后者:“你想让我们救你的大哥,对吗?”

“对!对!求求你们了,两位壮士,我们林家本来生活美满,就因为那刘衡仗着与皇帝是亲戚,在皇帝身边吹风,我们家一夜满门被杀,我父亲常年有病,他才四十多岁,我二哥刚刚成年被杀害,我妹妹才十二岁…他们刘家不是人啊…现在这世上我只有大哥一个亲人了,如果我连大哥也失去了,那还不如现在投河自尽……”林胜当然不会投河自尽,但为了感动后者,增加后者想要救他大哥的心情,他也只能说一些善意的谎言。

“可是小子你要知道,我们救你的大哥,自己的性命可就不保喽!”中年人笑道,听了后者惨痛家世后,他明显和善了许多,这多亏林胜在话里抨击了皇帝,这让中年人觉得他们是一路人。

“我知道这件事对两位壮士很不公平,不过……”林胜犹豫着,他进来的时候就在想这件事,可是一直下不了决定,现在看两人态度明显好多了,他觉得还是再添一把火,给个定心丸比较好,“事成之后,我可以加入你们!而且我大哥自幼熟读万卷书,有他的加入,煽动百姓,策反敌人,都能有很大的作用!”

“这……”

两人陷入了沉思,林胜说的确实很有道理,现在黄巾里真正有学问的不超过十指之数,如果这林文真的有很高的学问的话,对于他们讨伐汉室是百利而无一害,但是这毕竟是口头上话,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相信,那他二人早就死了千回百回了,“这件事,不是我等二人就可以决定的,我们需要连夜赶回长安与首领商量,如果他同意,林小弟你放心,我们就是拼了命也会救你大哥出来的,反之,如果首领不同意,那就莫怪我们视而不见了。”

“好!我先谢过两位壮士,不过我相信,你们的首领一定会同意的!还望两位快去快回,毕竟三天后就是我大哥问斩之日了…”林胜站起身来抱拳谢过,没有立马同意他有些失落,不过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事关人命,他们也不能马虎。

“哈哈哈…”

“额?壮士您为何发笑?”

“哎呀…你就不用叫我壮士了,虽然把我叫年轻了,但是还是很别扭啊,我叫马相,你可以叫我…马大哥,或者马兄都行!”马相觉得眼前这个小兄弟着实可爱,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样貌柔美,但是眼神中又有着不可磨灭的坚毅,而且正经的样子叫他壮士,可把他给笑惨了。

“嗯…那我就叫您马大哥吧,听起来比较亲切!”林胜同样正经的回答,旁边的年轻人忍俊不禁,“小弟弟,你看起来也不没有十八岁吧,但是举手投足正经的很,表情严肃,而且话语和行为动作都不像是同龄少年,反而给我一种我们首领给我的感觉,哈哈哈,你啊,还是像个小孩子比较好,不然行走在外,惹人奇怪,对你可很不利啊!”

“……是吗…”林胜有些茫然,一周前他还是自由散漫,天真单纯的一个小孩,现在在他人眼里竟成了成年人,果然只有悲惨的经历才能磨炼一个人的心性,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还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林胜凄然的想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林小兄弟,你没事吧?脸色很不好啊,是不是昨天晚上住在这木屋得了风寒?”

“额…没有…我没事…”

“要不要我们二人给你找个住处?”

“啊?不用不用!两位能答应我的请求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还能麻烦二位,我真的没事,况且…住在郡里,我怕被熟人认出…那就不好了…”

“嗯…这也确实”马相摸着下巴想了一想,“我二人初来此地,也没有可住的地方,那就先委屈小兄弟睡在这里,我兄弟二人定会将你的请求转告给首领!”

“那就麻烦马大哥了,还望你们快去快回。”

“放心吧林小兄弟!”旁边的年轻人笑道,“这里的河水下游急湍,不出两天就能赶回来的!”

“嗯!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林胜挥手已经准备上船的二人,看着船顺着下游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他相信两人一定能很快赶回来的。

……………………………

…………………………

“王爷,桂公公说有要事找您…您看,是见还是…”

“让他进来吧,正好本王也有事找他。”

“是”

管家弯着腰退下,留下济阴王背着手观望荷塘里的风景,虽然已经入秋,但这荷塘里的荷花莲叶的颜色可是一点未减,反而更有一种远离喧嚣的出尘之美。

“王爷真是好兴致啊,已经秋天了,还在赏荷…”桂公公在后者未知情的情况下悄然来到身后。

“哼,桂公公言外之意是说,本王已经凉了,还在父皇面前献丑吗?”

“王爷真是会说笑,咱家怎么可能辱骂您呢。”

“公公怎么不敢呢?现在公公的手段,可是一人一下,万人之上啊。”

“王爷的俏皮话还真是多啊。”桂公公笑着打断,“咱家这次来,是为了林文问斩一事。”

“怎么?不是已经定好日子了吗,还是父皇下旨让公公担任监斩官,这么好的差事,有个不妥?反倒是小王我因为没能在父皇面前说出林胜一事,被公公捡了漏,今天早朝时被父皇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训斥了一顿,公公是来…取笑小王的吗?”

“不敢不敢…王爷可是皇上的亲儿子,咱家只是个小太监,怎么敢取笑您呢,林胜一事咱家能想起来完全是因为奴才那天去林清河家谈征税一事时撞见林胜,那才有的印象,这也多亏王爷,不然小人可就在皇上面前掉了脑袋啊…”

“呵…公公有什么不敢的,你现在是我父皇面前的大红人,动动手指就是小王脑袋搬家的事,怎么可能会在父皇面前失了性命,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公公请回吧,小王惹了风寒,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呵呵…王爷莫要急着撵咱家走,咱家来啊,是为了向您借那死侍,前夜林家一战里这死侍的功夫可当真惊叹了奴才,所以这次问斩,还望王爷能借我一用……”

“不行!你当这是玩具吗?想借就借?而且问斩之日我父皇肯定派了人保护公公,你还怕甚?”济阴王当场拒绝,这死侍是他费好大的时间才培养出来的,别说让他反感的桂公公了,就是亲朋好友来借,他也坚决不借,出了乱子,他可不敢在皇帝面前担责任。

仿佛是看透了后者在想些什么,桂公公笑道:“王爷放心,出了事情,有咱家在皇上面前说,而且咱家又不是没有报酬的……”

“哦?…”

“嘿嘿…王爷知道咱家为什么借吗,这黄巾已经打到长安了您知道吧,奴才私下里调查过,我的这颗人头在黄巾那里可值钱的很,平日里咱家都在深宫里,他们手伸不过来,但是这次可是他们出手的好机会啊,阳东郡距离洛阳快马加鞭也要一夜时间,他们一定会在法场上作乱刺杀咱家,但是只要我们反过来…拿下贼人,这在皇上面前,可是大功一件啊…怎么样王爷,您觉得如何?”

“这……”济阴王沉思了起来,确实,近年来黄巾神出鬼没,在战场上的都是些普通的百姓军队,真正的黄巾很少有人见过,能得到这个桂公公是监斩官并且敢来刺杀的,一定是高层人士,如果抓到了,送到皇帝面前,说不定对太子一事有人了动摇,心向他一方也不一定。想到这里,济阴王有了决定。

“那…本王就借了一队死侍,不过要是抓到了人…”

“嘿嘿…那当然都是王爷的功劳!”

“如何甚好…公公不愧是父皇面前的红人,这脑子比本王府里的谋士还要聪明。”

“王爷缪赞了。”

“公公请回吧,随后死侍小王会派人送到宫里。”

“那咱家就告退了。”

桂公公行了个礼,离开了王府,济阴王看着着满池的荷花,突然觉得桂公公这种人,与其交恶,不如交善。

0

第九章 黄巾马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