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的荣誉>005 给这个世界扫扫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5 给这个世界扫扫灰

小说:兵王的荣誉 作者:一指光年 更新时间:2018/7/6 15:17:21

005 给这个世界扫扫灰

燃人类音乐工作室。

方洛然把写了几行曲谱的A4纸挂到炫震麦克的侧挂上,轻轻地抖了抖肩膀,随口唱了几句刚想出来的歌词:你给了一个星球的万物,你无处不在的犹豫里,光只会坠落。

这是还没写好的新歌《重复的世界,重复的人类》。

看起来有些忧郁的方洛然,不断扭转着头,皱着眉。找不到状态,旋律找不到中心点,给不出那么震撼性的一句。

原创就是痛苦——想要给这个世界说点什么,该死的音符就是跳不出来。

这个世界不太美妙,太过沉闷,让人失望吗?

如果世界可以回档……

——音符,似乎不能承受世界如此任性的烦燥。

那干脆烧了它。

好想烧了这个重复的世界。

方洛然终于想出了一句带着强烈感觉的东西,有喷发感,有冲击力,似乎是非正常人类的思维。

我方洛然是正常人类吗?

正常的人类应该象那个山里孩子,每天三点半起来,给这个世界扫涤尘埃。

去看看那个山里孩子。

清晨三点,方洛然穿了一件军大衣,骑上那辆日产的野狼250机车,轰着马达,进了教导队的大门。

唐启一仍然仪式感满满地扫着地。

心无旁骛,执念如旧,波澜不惊。就算听到了机车马达的轰鸣,却恍无所闻,依然故我一板一眼地重复着固定动作。

方洛然把250马力的机车停在了新兵一营CAO场边上,腿斜跨着,歪着脑袋看着后面的教堂上的钟。

三点三十六分,钟跑得很准,跑了二十多年了,还是很准。

钟的频率似乎和那个扫地的少年的扫地动作有默契。

方洛然走近了扫地的少年,看着他。

很想聊点儿什么。

“你想用你的方式宣示你的存在?是想告诉这个世界,你不甘心。”方洛然起句开问。

少年停下了扫地的动作,却没有抬头。眼眶里一下子涌出一些很柔软的东西,却没有掉落,只是回旋了一下,就硬忍着消掉了。

沉默。

有些内心里憋了很久的东西仓促间要诉诸语言,还真是难为了山里少年。

要是在山里,他可以跑到山顶上扯着嗓子不明所以地乱喊半天,却没办法,面对一个奇怪的姑娘,在奇怪的氛围里,整理出人生应该如何如何的一番说词,张开嘴说出来。

这很不公平。

这个世界很不公平。

少年对着心里不知道想了多少遍的漂亮得特别不象话的姑娘有一肚子话想说。

又憋了好一会儿,少年开口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笨法子,别人努力一倍,我努力十倍,只有这样,我才能露出头来,让人重视我,不这样不行,我不想混日子,我没有多少日子可混。”

姑娘点了点头,没说话。

“你跟我不一样,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比不了,我不能跟人比,我拿什么跟人比,这个世界就这样,想要有点儿存在感,我就得下死力,我还要夹起自己的尾巴,藏起自己的愤怒,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一步也不能走错。”

少年看到有人来,头一低,又继续开始他的扫地仪式。

……

8点,新兵训练场。

于小班长很勉强地教了几个动作,就喊稍息了。他自己也不甚了了,凑合着练练而已。内勤兵,在农场里种棉花,用不着军威庄严,又不是要拿枪上战场,糊弄过去就完事大吉。

如果不是看到廖营长铁塔一样站在CAO场上,于小班长干脆就在CAO场上把七班的新兵放羊了,让新兵们自得其乐。

唐启一和邓明军稳丝不动地站着,俩人的余光都盯着廖营长。

这叫人生有目标。用那句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唐启一后来又知道了一句话,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不可能只有在庸人的词典里才会有。说这两句话的人是拿破仑,这个人,在他的心里,也成了巴顿将军以后,第二个记在他心里的人。

当然,新兵连里,两个榜样式的人物是廖营长和方教导员。

训练间隙,唐启一会跟邓明军聊聊西点军校聊聊巴顿将军。那位穿着军大衣骑着野狼250机车的姑娘却不能聊。

只有崔斌少爷才口无遮拦地聊他跟女人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训练结束,到了晚上,崔斌少爷看着唐启一和邓明军做着俯卧撑,就跟于小班长聊见不得人的风花雪月。

这就很有意思了。新兵营七班,一边是吭哧吭哧大运动量的考验体能,另一边却时不时地响起荡气回肠下半身发紧的笑声。

这样的一日作息持续了四天。

第五天,训练场上突然出现异动。方唯教授不知是哪股风吹过来了,竟然在周五的下午,叫上自家闺女,站在CAO场边上,饶有兴味地看着新兵一营的新兵练齐步走。

她肩上的军衔加了一颗星,上校了。

升得够快。

年轻的面貌加上气质,加上上校的军衔,吸引了不少人。

这就很有看头了,CAO场外面一群很喜欢到处看新奇穿着各色衣服的人,看着方教授和她那个喜欢弄非人类音乐的闺女,而这两位的关注点却是CAO场上的廖营长和一群刚刚穿上军装的新兵蛋子。

廖营长把四个排的新兵分成了两个排,成大队形的开练。廖营长对那几位排长也看不顺眼,干脆让他们站在队列前一起练着。

方唯教授的手里有一个蓝色水晶球,看起来象是一个挺好玩的东西。

这东西是个很科学很昂贵的东西——可以监测中子层级的能量异动。近期,三道山有十五处节点,出现了不正常的能量跃动,方唯教授兴奋得跟什么似地,不分昼夜CAO持观量,已经完成了十四处节点的能量监测。

最后一处节点,是一处不确定的节点,试了十多次,都测不准位置。

第十五处的能量节点异动,用精准的实验语言描述,是“空间交切”能量峰值节点横移出现了D级不规则星位跃动,能量场的聚合超出C级节点能值一百倍到一百二十倍。

所谓的“空间交切”能量峰值,是指固态生命空间发生碰撞产生的能量聚合,按照索普尔能量侵入理论,分为七级,A级,B级,C级,D级,E级,F级,S级。

在三道山周围不规则跃动的第十五处节点跟第九处节点存在重合并溶的特性。这是非常非常罕见的,方唯教授很想找到这种偶合性的原因。

从某年某月的某次会议后,与生命科学能量有关的官方实验被废止了,方唯教授的研究只能局限于私人实验室的不完全监测。

在某些权威人士眼里,方教授也就是在国外发发文章哗众取宠而已。

说是闲得蛋疼也不为过。

没有办法,生命科学这个东西被鄙视了,有不少象方教授一样有志于这一学科的研究者,只能把目光投到某些不被官方认可的地下世界的黑科技领域。

……

“老万,你不能这么黑,我这论文值这个数。”一个爆炸头中年男人倚靠在吧台上,对着身边的一位妙龄姑娘,伸出了五个指头。

妙龄姑娘喝了一口酒,轻捻着高脚杯等下文。

“四万,我……的底线,你们这些吸血鬼,简直……丧尽天良。”爆炸头中年男人伸手夺过妙龄姑娘的酒杯,一仰脖子,把酒喝干了。

“脏,恶心。”妙龄姑娘撂下酒杯,转身,酒红色高跟鞋踩着吧台右手边的木楼梯上楼。

“钱是好东西,酒也好……人差点。”爆炸头男人盯着妙龄姑娘的身段,脑补着某些不可言说的妙处,跟着妙龄姑娘上楼。

妙龄姑娘属于那种可观而不可亵玩的不可逾越。

黑森酒吧里,有些人叫她异星人万奇,芳龄216。

这里的世界大体上可以说是没人知晓——正常人类很难找到这里。按照地下世界对人类的划分,一共是五类:纯粹人,修行人,附魂人,异星人,机械人。能在地上世界和地下世界间游走的是附魂人、修行人和一些能量双溶的异星人,也有一些机能良善的机械人会被卖给地上世界某些有特殊嗜好的人手里。

爆炸头中年男人叫森帝格,是附魂人,以贩卖黑科技论文资料为职业,有时他自己也能写一些不伦不类的东西卖个三两万。虽然长相不佳,钱却委实赚得不少。

这一次跟异星人万奇交易,不只是一篇黑科技文,还有更大的买卖。

1

005 给这个世界扫扫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